今天

全球化东南亚华社发展趋势

17/01/10

作者/来源:曾少聪 (24-5-2009) http://www.chinausnews.com

全球化背景下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发展趋势

内容提要: 全球化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客观进程,是在现代经济和高科技发展国际化的历史新阶段,国际移民是全球化的一个重要特征。中国的海外移民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先锋,他们遍布全世界,形成今日的华侨华人,其本身既为全球化的参与者、贡献者,也是全球化过程的产物。在中国的海外华人中,东南亚华人约占海外华人总数的80%,这一比例足以说明东南亚华人族群在海外华人中的地位。在全球化背景下,东南亚华人朝着当地化(或称本土化)、国际化的方向发展,她与中国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发展趋势,大致展示了海外华人的发展趋势。

关键词: 全球化 东南亚华人 发展趋势

全球化作为一种观念或一种进程,已经波及整个世界。据学者考证,全球化一词是1985年莱维特(Theodore Levitt)在其《市场全球化》一书中首先提出来,[①]该词很快地在学术界和政界传开,现在已经成为人们非常熟悉的一个词汇。关于全球化的定义,戴维·赫尔德等指出:全球化是“一个(或一组)体现了社会关系和交易空间组织变革的过程——可以根据他们的广度、强度、速度以及影响来加以衡量——产生了跨大陆或者区域间的流动以及活动、交往以及权利实施的网络。”[②]全球化的内容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价值观、民主、人权等领域。有关全球化的理论,国内外学者已经做了广泛的讨论。[③]

在全球化进程中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发展趋势,这是笔者感兴趣的问题。有关海外华人的发展趋势,陈碧笙在《世界华侨华人简史》一书中,从以下八个方面对华侨华人的发展做了展望:第一,从中国大陆的形势看,今后会不会仍有大量华侨出国?第二,华侨华人在海外的分布会不会继续扩大?第三、华侨华人在海外的接触会不会日益频繁?第四,华侨华人的经济会不会迅速发展?第五,华侨华人的科学技术会不会进一步提高?第六,在当前祖国统一大业中,华侨华人将起什么样的作用?第七,在未来亚洲太平洋地区经济发展中,华人将占有何等地位?第八,华侨华人会不会迅速被同化?[④]笔者拟从全球化的角度,探讨海外华人的发展趋势。在本文中,笔者只就海外华人的当地化(或称本土化)、海外华人经济的国际化、海外华人与中国的关系进行讨论。

一、 东南亚华人的当地化

二战以后,东南亚各国的华人大多取得所在国的国籍,政治上认同所在国,文化上与所在国的文化日益涵化,华人经济成为所在国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些现象说明东南亚华人日益当地化。

华人取得所在国的国籍,法律上成为所在国的公民,政治上必须认同所在国。政治认同主要有三个不同的层次,即“身份、观念与行为”。[⑤]身份是外在的法律地位,而观念是内在的意识,行为则是实践。换言之,华人的政治认同除了获得公民权还不够,还必须在观念和行为上认同所在国。衡量华人政治认同的标准很多,而华人对参政议政的态度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在菲律宾,华人参政议政主要表现在介入菲律宾社会、积极参加投票选举和参与政府官员职位的竞选上。如果仅从参加投票选举这个层面上来看,菲律宾华人“参政”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当时,一些已获菲律宾国籍的华人已有了选举权,不过,他们的人数还非常有限。他们参加选举,还谈不上是为了争取自身的利益,仅是为了巩固已获得的菲籍身份。华人较普遍地通过行使投票权“参政”是在1975年集体归化后的事情。但在初期,由于仍处于马科斯总统独裁统治时期,华人投票选举,主要还是出于履行菲籍公民的义务考虑。在八十年代,一方面是受到北美华人 “参政”的影响,另一方面是马科斯总统在此期间委任了一些华裔和华侨担任各级的政府官员,华人的参政意识有所提高,在报上也出现了华人参政的议论。菲律宾华人参政比较普遍化是从1986年的紧急总统选举开始的。随后还有1987年的国会选举和1988年的地方选举。在1986年的总统选举中,华人“参政”不但表现在马科斯和阿基诺双方对华人选民的争夺及争取华人在财政上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在这场关系到当时菲律宾国家命运及前途的重大选举中,华人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姿态参与和介入。这不但表现在当时华人的选票是有史以来最多的,更表现在华人从来没有过像这次选举那样关心及参与菲律宾的国家大事。在随后发生的“二月革命”中,众多的华裔青年和菲律宾民众一起上乙沙大街,并以各种方式支援乙沙大街的百万群众,这无疑是一种实质性的参政。进入九十年代,更多的华裔和华人被委任为政府的高官,这是华人积极参政议政的又一体现。当然,菲律宾华人的参政议政,不能仅满足于华人积极的参加投票选举以及参与政府官员的竞选,“真正意义的参政,概取决于华人在多大程度上把菲律宾作为自己的国家来关心,愿意为她尽多大的责任,冒多大的风险,以及在多大的程度上对菲律宾有一种主人翁的姿态。”[⑥]

在经济上,“东南亚国家的经济结构基本上由政府资本、当地民族资本、外国资本、华人资本等四种力量构成。当代东南亚的华人资本,具备两种政治经济的性格。其一是‘东南亚当地资本’的性格。在东盟各国的统计中,华人资本均被作为当地资本处理。其二是与各国的土著民族资本相对而言的‘华人资本’的性格。在东南亚各国,许多华人资本至今依然聚集在传统的中华总商会的旗帜下,努力主张并保持其民族性。”[⑦]不过,在东南亚各国华人资本的性格表现不大一致。实际情况是东南亚华人资本已经成为华人所在国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华人资本发展的前景来看,一是与当地民族资本合作;二是与当地民族资本既竞争又合作;三是受当地民族资本的排挤。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华人资本处于当地民族资本和外国资本之间,如果当地民族资本得到发展,并直接与外国资本合作,这对华人资本的发展极为不利。[⑧]在目前的情况下,华人资本与当地民族资本进行合作,华人资本将会有较大的发展。

华人当地化过程中最难适应的是华人文化的当地化,也就是华人文化必须融入当地社会的主流文化。在欧美,华人在文化上比较容易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由于西方科学技术比较先进,华人比较容易接受。而在泰国,因为它是佛教国家,与华人的信仰大致相同,华人也比较容易融入主流社会。在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前者是天主教国家,后者是伊斯兰教国家,这与华人传统的信仰有较大的抵触,再加上华人与马来人相比较具有文化上的优越性,认为中国有数前年的传统文化,且连绵不断,因此华人强调保留自己的文化传统。当华人在强调传承自己的文化时,实际上他们已经看到了华人文化的危机。任何一个民族和一种文化,都不可能是单独地成长,并且恒久不变。从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来看,中华民族是以汉族为主体,并融合了其他民族而形成的;中华文化也然,它以汉族文化为主,包容了其他民族的文化。

如果我们详细地考察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种族与社会文化,我们将会发现像菲律宾民族是以马来民族为主并包括西班牙人、中国人、印度人和美国人等血统的一个多元民族,其文化也是以马来文化为主,并融合印度、印尼以及中国文化等要素而形成的。那么,作为少数族群的海外华人文化与当地主体民族文化的接触,必然会产生涵化的现象。涵化是人类学的术语,通俗的说法就是融合。在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历史上已经形成了混合文化,只要看看华菲混血儿和的文化现象,就可以看出华人文化与当地土著民族文化融合的情形。现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政府采取多元文化的政策,多元文化虽然没有反对种族歧视,但是它允许不同种族和不同文化并存。菲律宾政府也明确地强调尊重少数民族的文化传统,实际上也是奉行多元文化的政策。“多元文化政策并不意味着在文化上要自我孤立,自我封闭,拒绝与主流社会进行文化融合。相反地,在保持本民族某些文化特色的情况下,与主流民族实行文化融合是一种最佳的选择,也是不可避免的历史性的选择。”[⑨]周南京指出:“所谓文化融合不是一方消灭另一方的文化特性,而是彼此取长补短,相互吸收对方的优良特性,使之形成一种崭新的混合文化。”[⑩]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历史上已经形成一种混合文化,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使这种混合文化更加完善和更加丰富多彩。

二、 东南亚华人经济的国际化

在经济全球一体化的进程中,拥有雄厚资本的东南亚华商也必然会加入这个进程,使得自己的资本和企业国际化。东南亚华人要在国外投资,在国外兴办企业或跨国公司,首先会利用早已形成的华人商贸网络。

在西欧开始工业革命前的两个多世纪,欧洲人在世界各地建立了海上霸权。这个霸权的建立由伊比利亚(Iberia)半岛的西欧人在16世纪初组织印度政厅(Estado da India)为发端,由西北欧的欧洲人在17世纪组织印度公司(India Companies)跟其后,凭借这些组织欧洲人几乎在世界各地掌握了政治优势和经济资源。惟一例外的是从马六甲海峡、东印度群岛北部到日本群岛的东亚水域,也就是欧洲人所说的远东地区,就国际贸易而言,当时东亚水域的贸易优势始终掌握在华人手中。11 1511年葡萄牙人攻占马六甲,他们发现有六艘中国帆船停泊在当地港口。1572年西班牙人占领马尼拉,在马尼拉他们很容易找到华人帮忙建筑王城,买到中国的商品。1619年荷兰人占领巴达维亚,他们发现很多华人在那里经营小买卖,该地还使用中国的铜钱和铅钱作为市场流通的货币。12 几乎在东亚水域的各个贸易口岸都有华人,这些华人经营各种生意,早在欧洲人进入这个水域之前就已在这些口岸立足,并形成东亚水域的散至网。有趣的是,随着欧洲人东来,海上贸易的幅度扩大,华人的商贸网络也变得更大更密。

与商贸网络同样重要的是华人的“社会资本”,社会资本往往可以转变成经济效益。华人的社会资本主要体现在人际关系网络上,即信用与关系在华人社会中具有重要的意义,以至有的学者把华人资本主义定义为“关系或网络资本主义”。13 华人的社会资本与商贸网络的结合,促成了华人经济发展的国际化。东南亚华人在国外的投资,首先会利用已经形成的华人商贸网络,在东南亚和东亚区域有10多个国家,有广阔的市场。由于东南亚华人与中国同文同种,自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成为东南亚华商投资的首选地区。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吸收的外资中有相当一部分的资本来自东南亚。例如“新加坡对中国的投资(以协议计),1979—1991年12年期间为629件,8.9亿美元,而仅1992年上半年即达195件,2.19亿美元(比上年同一时期增长5.5倍)。14

东南亚华人资本为什么要进行海外投资,特别是对中国的投资?到目前为止,学术界提出的解释主要有以下三种。第一是“资本膨胀说”。这种观点认为东南亚华人在所在国的国内市场已经构筑了巨大的企业网络,完成了对市场的控制,因此要寻求新的投资市场,赚取更多的利润,因而向海外发展。第二种观点是“资本逃避说”。这种观点认为由于东南亚社会政治经常不稳定,华人往往成为“替罪羊”,华人资本成为当地土著人反华人的借口,因此华人为寻求资本的安全保障,向海外投资。此外“危险分散说”亦属于这种观点,它认为有些华人资本的成长是与某政权结合而发展起来的,企业家预见到所依靠的政权有可能或即将崩溃,就赶快向海外转移资本,特别是在排华倾向比较严重的国家尤其如此。第三是“故乡投资说”。这种观点认为,在殖民地时期,东南亚的华侨积累了资本以后,受乡土观念乃至爱国思想的影响,汇巨额款项回家乡或投资祖国,铺桥修路、建学校等等。现在,东南亚华人在中国的投资,仍然受爱国爱乡的影响,换言之即超越利润范畴而进行的投资。15 上述观点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其中第三个观点在二战以前是比较明显的。二战以后,特别是东南亚华人大多数已取得所在国的国籍,并认同当地社会以后,东南亚华人对中国的投资主要是为利润着想,他们看到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充满无限商机,因此到中国投资。至于东南亚各国华人之间的商贸往来以及东南亚华人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华人之间的商贸关系,实际上是在利用华人同文同种及其早已形成的商贸网络和社会资本。

三、 东南亚华人与中国的关系

东南亚华人与中国的联系,学术界已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16 此外,几乎所有与东南亚华人有关的著作都会涉及到海外华人与中国的关系问题,前人研究得比较多的,在此笔者不拟赘述。在这里我们只想谈三个问题,第一是东南亚华人与中国的资源互补;第二是东南亚华人与反独促统;第三是中国对东南亚华人的影响。

1、 东南亚华人与中国的资源互补

海外华侨华人与中国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为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作出巨大的贡献。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海外华侨华人积极地参与辛亥革命、抗日战争、四个现代化建设。孙中山先生用“华侨为革命之母”来褒奖海外华人所做的贡献。毛泽东高度评价陈嘉庚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赞颂他对祖国教育事业和革命事业的贡献。邓小平指出:“中国与世界各国不同,有着自己独特的机遇。比如我们有几千万爱国同胞在海外,他们对祖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17。江泽民指出:“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广大华侨华人,是中华民族一个重要的人才资源宝库。”18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日益深入,综合国力不断地增强,中国已经顺利地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与国外的商贸关系将越来越密切。几千万华侨华人拥有雄厚的资金,大批高科技人才,遍布世界各地的商业网络,已经成为当今国际社会中一股强劲的力量,中国可以在互利互惠的原则下,充分地利用海外华侨华人的力量,为中国的繁荣乃至世界的繁荣做贡献。

二战以后,东南亚华人从移民社会向定居社会转变,华人与中国的关系实际上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在遵循资源合理流动、取得最佳利润的原则上,东南亚华人与中国发展互补的合作关系。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自然资源丰富,具有巨大的市场、劳力、物产、科技(或科技潜力)资源。而东南亚华人具有雄厚的资金、完善的营销技术和牢固的商贸网络。对这两种资源进行重新配置和资源整合,既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东南亚华人的利益,同时还符合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利益。华商到中国投资,不是资本外流,它像西方发达国家的跨国企业一样,到外国投资是为了赚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由于推行对海外华人到中国投资的优惠政策,再加上中国市场大、劳动力便宜、政局稳定,吸引了大批的东南亚华人到中国投资。随着中国进行西部大开发、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无限光明。一方面中国鼓励外资对中国的投资,当然包括东南亚华商对中国的投资,另外一方面,中国的发展为东南亚华商提供了无限的商机。可以预见,东南亚华人与中国的联系会更加密切。

2、 东南亚华人与反独促统

台湾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问题本属于中国的内政问题,但由于美国和日本的干涉,才成为影响中美关系及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局势的一个敏感问题。因此,解决台湾问题在中国对外战略中居十分重要的地位。

台独势力的产生,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第二次大战中,美国军事情报局远东战略小组“台湾问题专家”柯乔治在给美国政府提出的“台湾战后处理计划”中,就主张战后对台湾实行国际管制。1942年7月,他在致美国政府的备忘录中,指称战后台湾有三种前途,即独立和自治、交还中国、实行临时托管。柯乔治声称,台湾对美国在远东的战略意义如此重要,因此不能轻易地将台湾交还给中国控制。19 战后台独的发展,正是起源于此。1950年1月5日,美国杜鲁门总统曾宣布美国对台湾采取不干预政策。随后不久,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改变了对中国新政权的观望态度,派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阻挠我解决台湾的计划。从此,台湾问题变成中美之间的国际争端。正如毛泽东在1959年10月说:“台湾问题很复杂,又有国内问题,又有国际问题。就美国说,这是一个国际问题。……就蒋介石说,台湾是一个国内问题。”20

1972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建交,美国公开承担了与台湾“断交、撤军、废约”的三原则。然而,美国出于全面维护其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考虑,对“断交”后的美台关系问题,由美国国会通过《与台湾关系法》,并于同年4月4日由卡特总统签署该法来加以处理。这一编号为P.L96-8的《与台湾关系法》作为美国的法律一直实施至今,美国对该法竭力加以肯定,绝口不提对海峡两岸关系造成的危害。《与台湾关系法》企图通过长期维持“两岸分离现状”保护美国在亚洲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的霸权利益,反映了美国强权政治竭力延缓中国统一进程的实质。

在一小部分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下,台湾在李登辉执政期间,积极地推行台独路线。陈水扁执政以后,在民进党的蛊惑下,台独势力愈演愈烈。张富美在就任台湾“侨委会委员长”之前,接受了美国《世界日报》记者陶允正的专访。张富美指出:“拿中华民国护照、从台湾出去的侨胞将是侨委会服务的第一优先;其次是与台湾有过相当关系的人士,像曾来台的侨生、就业、投资的侨民;第三才是具有华人血统者,像传统的侨社、侨团人士。只要认同中华民国者,我们都非常珍惜这份感情。如果仍对华文、华语有兴趣者,侨委会不会有任何排斥,也会提供侨胞的另一种选择。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北京方面也积极拉拢海外侨社,各种处心积虑、打击、挖墙角的作法,也压迫我们的空间。”21

张富美将海外华侨华人分为三个等级,又将传统侨社列为第三等级服务对象的说法,在全世界海外华人中引起前所未见的反弹与抗议。“在美国,正在芝加哥开会的全美中华会馆联谊会、中华公所暨全美洲华侨总会昨(2000年5月7日)在芝加哥联合发表严正声明,重点为(一)抗议张富美侮辱传统侨社侨民,分化侨社,要求陈唐体制‘重新考虑适当人选担任侨务首长’,人选须对侨胞一视同仁。(二)会中决议一致认为张富美之言论是走台独政策。(三)全美中华会馆决议,将不参加国府台北经文处主办的海外各项新总统就职庆祝会。(四)决议‘不悬挂新总统照片’,但其他国府定纪念集会则照常举办,以支持中华民国。”22

由于张富美将海外华侨华人分为三个等级,引起全世界华侨华人的不满。为了反对台独,世界各国的侨社纷纷成立“反独促统联盟”,并召开全球华人反独促统大会,并通过反“台独”宣言。23 国家的统一、中华民族的统一是全中国人民的愿望,是大势所趋。2002 年2月21日,中国和平统一——全球反独促统大会在澳大利亚悉尼隆重召开。来自全世界近70个国家和地区的、热心中国和平统一大业的华侨华人代表约7百人出席了大会。本次全球反独促统大会组委会主席、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邱维廉首先致辞。他希望这次大会之后,能够成立全球反独促统大会的常设机构,协调全球的行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罗豪才说,海外华人华侨反独促统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参与人数之多、范围之广、积极性之高、投入精力之大是非常罕见的,这充分体现了中国和平统一是大势所趋。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武韬说,广大海外华人华侨积极投入到反独促统的行列,必将进一步推动祖国和平统一大业的进程。全球反独促统活动发起人之一、台湾海峡两岸统促会会长梁肃戎与来自台湾和世界各地的代表们在发言中,强烈呼吁台湾领导人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放弃“台独”立场。24

海外华人在反独促统方面有其深厚的根基,海外华人的祖籍地主要在闽粤地区,他们认同家乡、认同中国。由于孙中山建立民国,海外华人的民族主义高涨,具体表现在爱国主义上。蒋介石败退台湾,加强对海外华人的拉拢,年纪较大的海外华人还秉承“忠君”的传统,所以才保持与台湾国民党的联系。现在民进党执政,妄图分裂国家和民族,必然遭到海外华人的坚决反对,东南亚华人也积极地加入反独促统的行列。

3、 中国对东南亚华人族群的影响

中国经济快速地发展,综合国力不断地增强,这一发展态势必将对东南亚华人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二战以后,东南亚一些国家受到民族主义思潮的影响,有些国家推行种族歧视的政策,反华排华的现象时有发生。在70年代以前,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封锁,也由于中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推行“闭关”政策,中国与东南亚许多国家没有外交关系;加上中国当时的国力还比较弱,当东南亚一些国家发生反华排华的时候,中国想帮助东南亚华侨华人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中国政府在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情况下,也非常关注海外华人的生存状况。20世纪60年代印尼排华,中国政府派船接运印尼难侨回国,尽管接运难侨回国的效果学术上有争议,正如吴文焕所言:“(20世纪)60年代中国派船接运印尼难侨回国并非明智之举。中国实际上并无充实的国力来安置所有遭难的侨胞。而且许多归侨回国之后,对国内环境感到不适应,又纷纷出国。”25但它充分表明中国政府对海外华侨的关心。

在70年代,越南发生大规模的排华事件,邓小平指出:“越南借口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不管对华裔、华侨统统全部剥夺财产,家家户户被抄了家,抢走财务,强占房子,然后赤条条地把他们赶到所谓的‘新经济区’去,其实是变相的集中营。越南还在与中国接壤的几百公里地区搞‘净化边界’,把大部分在那里住了几代、并且加入越籍的华人赶到中国去,人数达17万,其中有少部分是华侨。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不讲话是不可能的。如果中国政府对此一言不发,我们的子孙后代就会骂我们。”26而1998年在印尼的五月骚乱,引起全世界华人的极大愤慨,中国政府也非常关注事态的发展。尤其是暴徒对华裔妇女的野蛮强暴,已经不是“内政问题”,而是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暴行,全世界人民都有权利予以谴责。

在东南亚,华侨华人的经济收入和生活水平普遍高于当地的土著民族,这就成为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政客煽动反华排华的借口。当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政局不稳定时,为了转移目标,华人往往成为替罪羊。面对这些问题,我国政府将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我们保护华侨的利益无可厚非,而在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情况下,我们可以从人道主义、人权方面对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排华现象进行谴责,促进海外华人在其所在国更好地发展。

四、结论

在讨论全球化背景下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发展趋势,只是就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共性而言。其实,东南亚华人社会并不是一个同质的社会。首先,东南亚各国社会、经济和文化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这些差异直接影响到华人社会的发展。再者,东南亚华人政治认同于其所在国,并成为所在国的公民,因此不同国家的华人社会有其自身的特点。有关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差异,拟在另外一篇文章讨论。

二战以后,东南亚华人加入所在国的国家,成为所在国的公民,从族裔的角度看他们是中华民族的后裔,但从国族的角度看,他已是所在国国族的一员,属于所在国的公民。现代民族国家的理论认为:“人民主权的观念一直假定对构成民族国家公民的那些‘民族’(people)的本质及其边界有一个清晰的认识。通过成为‘民族’中的成员,个人才被赋予了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只有成为‘民族’中的成员才能成为公民,并得到只有民族国家才能赋予的公民权这种现代性所带来的种种实惠。只有那些享有公共文化的人,那些遵循民族国家的‘公民信仰’的人,才有资格享受那些构成公民权的权利和义务。”27东南亚华人为了生存和发展,他们大多已加入所在国的国籍,成为所在国的公民,他们将享有所在国的“公共文化”和“公民信仰”,并被赋予了所在国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因此,东南亚华人将朝着当地化的方向发展。

经济全球化加速了世界各国资金和人员的流动,东南亚华人也将朝着世界化方向发展。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东南亚华人建立了许多跨国公司,另一方面世界性的华人社团不断成立。从东南亚华人社会形成和成长的历史来看,它与亚洲海域的商贸圈有着密切的联系。“这片海域与其它海域不同,被大陆、半岛、岛屿所环抱……,各个海域形成了贸易圈,在贸易圈的周边建成了贸易港和贸易城市。在贸易圈相互交错的地方又形成了中转城市(转运城市)。这些城市完善了市场,成为商人云集的居住地,健全了发行货币等的交易条件。”28早期的华人移居东南亚,虽然可以经陆路(到达“大陆东南亚”)和海路两条线路到达,但以海路为主。从海路的移民,他们首先驻足在贸易城市,然后才向周边地区拓展。回顾历史,我们会看到围绕这些海域,位于周边的国家、地区以及贸易城市之间一直相互影响。这一历史事实正是东南亚地区的一大特点,也是东南亚华人经济发展的一大特点。在全球化时代,这一特点还将继续延续,只是东南亚华人活动的范围将比以往任何时期更广阔,它不再局限于亚洲区域,而是涉足整个世界。

历史上,东南亚华人与中国保持密切的联系,那是建立在与移民活动相关的血缘关系和中华文化认同的基础上,尤其是区域经济和社会资源互补的基础上。二战以后,东南亚华人大多加入所在过国的国籍,但是他们基于血缘、地缘、同文和同种等原因,与祖籍国仍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为东南亚华商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商机,华商携巨资到中国投资;东南亚华人也纷纷地到祖籍地省亲,送子女到中国留学等,加强了与中国的联系。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加强了与世界各国的贸易,尤其是提升了与东盟国家的贸易。在“10+1”经济合作中,东南亚华人必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区域资源互补是东南亚华人与中国密切合作的基础,中华文化又为东南亚华人与中国密切合作架起了桥梁。可以预见,东南亚华人与中国的关系将日益密切。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东南亚华人社会将与时俱进,发生一些变化。但是,华人社会的组建原则将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历史上,随着中国海外移民的增多,华人社会也就逐渐形成,直至二战前,华人社会的性质属于移民社会。迄至二战以后,东南亚华人纷纷加入所在国的国籍,东南亚华人社会才从移民社会向定居社会转变。尽管华人社会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但是华人社会的组建原则却没有变。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建构,离不开华人社会的组建原则。华人社会的组建原则主要有:以血缘结合的宗亲会、以地缘结合起来的同乡会、以同业结合而形成的同业公会,这种组建原则在东南亚华人社会中已经绵延数百年。在全球化时代,华人社会的组建原则将依然发挥作用。

总之,在全球化背景下东南亚华人社会将朝着当地化、国际化的方向发展,她与中国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发展趋势,大致展示了世界海外华人社会的发展趋势。

曾少聪,副研究员,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北京,100081

[①] 江时学:《全球化与拉丁美洲经济》,载《拉丁美洲研究》,1997年,第4期。

[②][英]戴维·赫尔德等著,杨雪冬等译:《全球大变革——全球化的政治、经济与文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22页。

[③] 有关全球化的问题,国外学者作了比较广泛的讨论,例如:[英]戴维·赫尔德等著,杨雪冬等译:《全球大变革:全球化时代的政治、经济与文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英]罗宾·科恩、保罗·肯尼迪著,文军等译:《全球社会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法]雅克·阿达著:《经济全球化》,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等等。中国学者也积极地探讨全球化问题,例如李慎之《全球化与中国文化》,载自李慎之、何家栋著:《中国的道路》,广州,南方日报出版社,2000年版。等等。

[④] 陈碧笙:《世界华侨华人简史》,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417-420页。

[⑤] 施振民:《文化与政治认同》,载洪玉华编:《华人移民:施振民教授纪念文集》,马尼拉:菲律宾华裔青年联合会联合拉刹大学中国研究出版,1992年版。

[⑥] 洪玉华:《菲律宾华人的参政、融合和认同》,载《融合——菲律宾华人》(第2集),马尼拉,菲律宾华裔青年联合会出版,1997年,第75-81页。

[⑦] 自岩崎育夫:《东南亚华人资本的海外投资动向》,载陈文寿主编:《华侨华人的经济透视》,香港,香港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第92页。

---

分类题材: 南洋华社_nychinese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