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聪明人信任政府

25/04/06

作者: 林琬绯 日期: 25-4-2006 来源:参考消息http://www.huaxia.com/tw/sdbd/rw/2006/00450061.html

说新加坡人“笨”的台湾名嘴李敖,终于也发现新加坡人有个聪明的地方:知道政府可以信任,也选择信任政府,“因为他们清楚知道自己的处境,跟政府对着干的时候啊,下场会比我李敖更悲惨!”李显龙总理以“对李敖来说,很多人都很笨”回应李敖,李敖的感受是“非常欣慰”。他说,自己从李总理小时候“就看出他是个很宽大的人”,如今有此回应,“证明我对他的判断,完全正确!”

新加坡人“全体都不笨”

因为一句“新加坡人比较笨”而在狮城掀起满城风雨的李敖,尚未“单刀赴会”赴新舌战群儒,就先在台北接受了本报“单刀赴会”的挑战,是在“笨蛋”论引发风波后第一次面对新加坡媒体。不过这回,他要说的却是新加坡人为什么“聪明”,而李光耀父子又为何是“出类拔萃”。

单刀直人地间他:“ 新加坡有谁是不笨的?”

李敖答得爽快:“ 全体都不笨! 新加坡最大的特色就是,政府值得信任,而人民选择信任这个政府! 不像我,一辈子都在跟‘政府’ 捣乱!”

“因为信任政府,新加坡人跟政府的冲突几率很低,或者说,还不够…可这是聪明的呀! 因为他们清楚知道自己的处境,跟政府对干起来,下场可能比李敖还悲惨! 哈哈哈哈! 当然聪明! 当然聪明!”

李敖是在去年9月结束中国大陆文化之旅返台后,在机场即兴说了一句:“台湾人还是比较好的,虽然混蛋,但是可爱。香港人比较坏,新加坡人比较笨,大陆人比较不可测。”间隔了大半年,这句话却在本月初新加坡传媒制作的《敢问总理》节目中让电影导演梁智强重新挑起,问李显龙总理有何回应。同时,有新加坡观众致函李敖,要他“给个说法”。李敖随后在凤凰卫视《李敖有话说》节目中,用了一整集时间“解释新加坡人的笨”。

这次访问中,李敖收起平日嚣张狂妄的姿态,说明自己要不是收到观众来信,也不会刻意用一集时间去解释,“谁知道越解释、越想开玩笑,反而越描越黑…” 节目播出后引发的争议也让他始料未及:“一笑置之算了,怎么还去深究? 对极小部分的人反应那么大,倒真的觉得有点笨了。”

对于“笨”的字眼,李敖一再强调没有恶意,“笨”在他的定义里,“其实充满友善跟关怀”:“我那么喜欢骂人,骂台湾人混、骂香港人坏、骂大陆人不可测,都是很重很重的话;‘笨’对我而言却是非常轻的字,其实是疼爱的话,要放在一起对比看。单独挑出一个‘笨’字,认为我在骂新加坡,这就太断章取义了,不太符合真相和用心。”

李敖花了很多时间,对所谓新加坡人“种”不好的说法进行澄清:“请注意啊,我所说的‘种’,是指文化水平、文化基础,不是人种学上的。真要说人种学的,我告诉你,黑人种最好!运动细胞强、有韵律感、性功能好! 但我不是说这个,不从人种看问题,要从文化水平看。”

他举例说,英国人其实“种”最坏,属于北欧海盗的“种”,但经过世纪轮转提炼,文化水平提升了:“从一个海盗的种,变成非常高的文化水平。”虽然新加坡沿袭了英国体制,但发展过程却出现了关键落差。

“英国是经过百家争鸣才变成法治国家;但新加坡没有这个机会,忽然就被马来西亚排挤了、不要它了;忽然就经过李光耀这种了不起的紧急处理,变成了一个国家,很快进入法治阶段,却从来没经历过百家争鸣。”

“新加坡太严厉”

他说,过分的法家政治是要自食其果的,“没有人喜欢法家领袖,因为太严厉”,历史上许多例证就证实这点。以新加坡的情况来说,“太严厉了,人会变得…个人活泼度比较低。当然,群体方面是好的,群体方面表现当然特别好。但我要跟你说,蜜蜂也是这样的! 这句话又要惹麻烦了,哈哈哈!”

有关李显龙总理对“新加坡人笨”有所回应,李敖还是听好友陈文茜说才知道。“陈文茜告诉我,说新加坡总理有个很宽大的反应。”经记者再详细转述情况和李总理原话,他频频说:“觉得非常欣慰、非常欣慰,证明我对他的判断完全正确。”

李敖显然有备而来,马上从身边文件夹里掏出一张放大的泛黄照片,照片中,年轻的李光耀资政抱着幼年的小显龙。他指着小显龙,很得意地说:“你看你看,他看着我呢! 从他小时候我就能看出来,他会有这种宽大的看法!”

小时见 “ 宽大 ”,长大“ 成龙 ”以后呢? 李敖最佩服的是李显龙总理在2004年就任前几个月,到台湾访问,作了非常敏锐的观察和判断:“他说台湾只注意岛内小事,缺乏世界性的超然眼光。如果两岸打起来,大陆打美国可能胜可能败,可是台湾毁灭了。他用了这么重的话,‘毁灭’! 可是台湾人自己不知道! 这个李显龙总理多么敏锐,冒着危险来了解台湾、规劝台湾,而台湾人却浑然不知自己的处境。执迷不悟! 连笨都不够! 混!”

他说,李光耀父子和新加坡给他的印象是:“虽然小,但很有世界性眼光,也会跟这个世界来玩儿。”就像李光耀资政过去修理美国中央情报局等例子,“都展现了他独到的政治技巧和世界性眼光…”

说着,大师忽然词锋一转:“哈! 我过分捧你们…我看新加坡人以后也不会喜欢我了! 所以我对新加坡相当赞美,当然也会挖苦新加坡。哈哈哈…”

“去新加坡会很快乐”

李敖本月11日在台北隔空向新加坡下战书,表示只要新加坡人“有肚量”,欢迎新加坡政府或大学邀请他到新加坡,他愿意“单刀赴会”亲自说明。

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我用‘单刀赴会’四个字,是故意激你们新加坡人的,表示说你们可能对我很敌意。但如果去得成新加坡,我想我会是个快乐的人。”

他有感于李光耀、李显龙父子的优秀,新加坡那么小的地方都可以搞到全世界都注意, “如果李光耀当时统治的,不是跟芝加哥一般大的小地方,而有更大的空间和舞台让他施展,他人尽其才的成绩不是会更宽、更大吗? 新加坡对他来说太小了,我觉得不足以让李光耀充分运用他的能力”。

他希望到新加坡说这些话吗? “会,我会说。如果我能活着去的话,哈!”

如果有机会到新加坡,李敖想见哪些人? 大师答得很“狡诈”:“我去北京的时候说过,我不见政治上的人物。我当然很想见李光耀和李显龙啊,但我说过不见政治人物,就把自己的路给堵住了呀!”

至于可有哪些地方是他特别想去的,李敖又狠狠地幽了新加坡一默:“哈哈哈…我得要先问,是涨潮的时候 (去) 还是落潮的时候 (去)? 要去哪里我还不敢说,还得问问潮水!”

不过他倒是坦言,最想看晚晴园,“还有你们鞭刑的那个刑具”,要实地看看中华民族革命遗址和大英帝国法治遗产是如何结合,创造出这么一个“大小问潮水”却“让世界都认识”的新加坡。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