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能否富过三代?

10/09/02

作者: 未详 日期: 10-9-2002 来源: 环球时报http://www.china.com.cn/chinese/WISI/202061.htm

新加坡年轻一代似乎不那么爱国,因为有不少青年人想出国,而且是一走了之。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以至于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在国庆大会上大声质问:如果新加坡陷入危难,你是当“逃兵”还是当“守将”? 新加坡全国上下为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有赞成留的,更有选择走的。其中一个17岁学生的直白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说他愿意呆在新加坡,但是一旦新加坡发生战争或灾难,他会立即拿起包袱走人,而不是端起枪保家卫国!

这就是被宠坏的新加坡年轻人:只想逃离的一代。

多半是教育惹的祸

有人说,新加坡面向英文的教育体制引发了全面的社会和文化危机。这话虽然言过其实,但也从一个侧面提出了新加坡的社会凝聚力问题。因为没有根,人们才想要离开。有教师曾直言,20年来母语教育失败是问题的所在。以华文为例,由于新加坡学校普遍实行英文教育,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新一代华人子弟思维西化,华文水平很低、讨厌学习华文并连带讨厌它所承载的华人文化。所以,出国读书成了新加坡年轻一代的必然选择。条件好的更是举家迁居异国他乡。目前,移居海外的新加坡人总数约在15万人左右,占总人口的5%。

过度保护的负面作用

吴作栋总理还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新加坡究竟能不能富过三代?

今天的新加坡人普遍生活非常舒适,居住在花园国家里,拥有良好的环境和生活条件,衣食无忧,这让周围的邻国既羡慕又嫉妒。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年轻新加坡人因过度受到保护,缺乏克服困难的毅力和自力更生的能力。其实何止是对待孩子,新加坡政府对待国民以及所有的事情,莫不是关怀备至。老百姓早已习惯了政府的呵护和引导,变得极端遵纪守法,政府不让做的事坚决不做。与此同时,新加坡人的心态也日趋保守,最突出的就是怕输,没有政府担保或是倡导,很少有人会越雷池一步,更别提冒险打拼了。

于是,就有人替第三代的新加坡人发愁。翻开新加坡的历史,李光耀那一代人被公认为是“独立年代”的国民,新马分家后,李光耀领导新加坡人白手起家,在逆境中顽强地生存下来,并在10年之后成功使岛国经济开始腾飞。到了20世纪90年代,第二代新加坡人掌权,他们不仅守住第一代人创造的财富,而且还大大提高了新加坡人的整体生活水平,并把教育和保健制度发展到世界水平,因此被称为“提升一代”。那么第三代呢? 有人称是“香蕉人”,即外黄里白,虽然长相是亚洲人,但内在却是受英文教育的影响,思想观念全是西方那一套。在新加坡,有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在欧美留过学,其中绝大多数是拿了政府的奖学金学成后归来,按照合约到政府部门打工,有些成了重点培养对象,也就是精英分子。可以这么说,接受良好的英文教育是迈入精英阶层的必由之路。而第三代就是由这些精英所统领的。

吴作栋认为,随着全球竞争日益加剧,区域环境发生着深刻变化,充满变数,伊斯兰极端分子也带来威胁,第三代新加坡人将面对更为艰巨的挑战。他说,新加坡很快就会由第三代新加坡人领航。他们的心态和对新加坡的使命感,将决定新加坡的未来。因此,第三代国人不应仅仅关注个人的事业和生活,应认识到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是息息相关的。他要求国人在享福的同时,也要为新加坡挺身而出。

在东西方的夹缝中求生存

新加坡独立后的37年是社会不断西化而又不断抗拒西化的历程。新加坡在奔向富裕的道路上,既无法阻挡西方道德文化的渗入,又需要利用西方的文化和道德价值去推动这一进程。因此在商业观念和商业道德领域,新加坡与西方没有太多的差别:金钱主宰一切,人们只祈求法律来保护他们的利益。据当地媒体报道,西方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和享乐至上的价值观念给新加坡人的传统文化、道德氛围、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造成巨大冲击,动摇了新加坡的家庭、群体和国家意识的根基。新加坡现今两代人之间出现一道深深的文化鸿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崇尚个人主义、物质主义、无国籍主义及福利主义。

新加坡的反对党议员指出,人民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都以“专制”的手法治理国家,要人民听命和服从政府,因而抹杀了新加坡人的创意,现在发现这套制度是迈向知识经济的绊脚石,得不到年轻人的认同,所以才提出重造新加坡的论调。

不管怎样,新加坡政府郑重其事地提出了“新新加坡计划”,鼓励人民要有创新的精神。新加坡副总理李显龙甚至提出要重塑新加坡人的性格,要使新加坡人拥有更多的冒险精神和企业家的精神。第三代新加坡人能不能维护过去两代领袖和人民所创造的财富,并把国家建设得更富强,更有坚韧的个性,这是一项严峻的考验。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