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式華語

02/07/06

作者:皮皮 日期:2-7-2006 来源:三聯生活

http://magazine.sina.com.tw/lifeweek/389/2006-07-03/000712998.shtml

新加坡的一位領導人曾經在群眾大會上講過一個笑話,說有個新加坡商人來中國做生意,去一個餐館吃飯,想吃“炸雞蛋” ,但從他嘴裡就變成了 “炸彈” ,差點沒嚇著我們的店小二。原來,他不知道一個念二聲,一個念四聲。

新加坡雖然有70%是華人,華語卻和中國的普通話千差萬別。也難怪,一個小小的地方,英語、淡米爾語、馬來語和華語普通話、潮州話、廣東話、福建話,摻在一起,用其中任何一種純正的語言講話,都會被看成怪物。大家喜歡的就是“摻摻的”,直到摻出道地的 Singlish (新加坡式英語)和新加坡式華語。

新加坡人的形容詞很少,一個“美”字就能大行其道。老太太可以在菜場望著一條魚感歎:“ 真美!”小姑娘也能為“美美的”一雙鞋子搶得頭破血流。此外,量詞也很貧乏,新加坡藝人張玉華小姐就曾在台灣鬧過不少笑話,說,“眼睛很大粒”。其實,不光是眼睛,凡是圓形的東西都是“一粒粒的”。小至“一粒西瓜”,大至“一粒地球”。這還算好的,再看看這個“只”。新加坡不說“一頭豬”、“一匹馬”,“ 一隻雞”,所有的都是“豬只”、“雞隻”、“牛只”,就連人也是“大只”、“小只”。我一個朋友一去公司,就被人讚為“好大只”,害得他整天擔心有人將他送去過磅。

近年來,新加坡人學習華文的熱情一浪接一浪,有機會他們也喜歡找中國人搭話。不過,用的一些詞,還真讓同胞覺得有些不愉快。在中國,我們的“工人”是老大哥,可在新加坡,千萬不要說你的媽媽是工人之類的話,他們會以為是“家庭女傭”。中國的白領去工作,說是“上班”,或者乾脆“去office”,而在新加坡,三百六十行,無論高低貴賤,全部是“去做工”。一大早,鄰居笑著說,“出去做工啊?”心想,“我是去工作,又不是拿著鋤頭務農”。還有一個朋友,剛來新加坡,向我們抱怨,老闆開口閉口總是教訓他“你懂不懂?”其實說白了,這很平常,意思就是“你知不知道”,因為他們直接把“know”簡單翻譯成“懂”了,而他們不知道中文的“懂”等於英文的“understand”。

在新加坡待的時間長了,自己難免也會受影響,講得一口新加坡華語。很多時候,常覺得鬱悶,尤其是生氣想罵人,居然憋了半天,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只好乾脆作罷。在這個乾淨有條理的城市裡,從語言到想法都變得簡單化了,於是,想念家鄉漢口的公共汽車上,兩個中年婦女互相對罵。那詞彙才叫豐富,真是翻江倒海、上天

入地、旁徵博引、氣吞萬里如虎,一個字“爽!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