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义安学院官方版历史

02/01/10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根据学院网站的历史记述,其内容既反映了官方版本的历史观亦凸显了新加坡主流历史观的片面与误导性。

义安学院官方版的历史内容大意如下:义安学院创办人连瀛洲在1956年参与民办南洋大学的创立。到了1961年部分教授和理事意识到他们所向往的华文大学不可能实现而离开南大。当时南洋大学面对学术表现不佳,捐款者争夺权力,以及共产党势力的介入。为此,连瀛洲,刘英舜以及一些高层职员脱离南大另行组织义安学院。

在1963年5月开课的义安学院,成为南洋大学之外的另一选择 – 一所不受到共产党控制的华人高等学府。1000名学生在登律的临时校舍上课,由于场地小并且要和端蒙中学分享校舍,所以学院每天只能开讲三堂课。虽然如此,学院理事会依然有意把学院办成一所大学。

1964年10月开始在金文泰动工兴建学院的工艺部建筑。虽然义安公司内部对兴建这项工程有不同意见,但理事会主席连瀛洲还是决意完成学院的发展工程。学生会主席也认为这项建筑工程是悠关学院存亡的重大事件。

1966年5月兴建中的工程停顿。学生会在学院礼堂举行抗议要求义安公司尽早复工,并呼吁学院早日发展为一所完整的大学。同年6月,1000名学生罢课两天以表示抗议义安公司在处理事情上的躲闪态度。在历时三句钟的紧急会议之后义安公司决定立即恢复工程的建筑。然而,在学生会庆祝胜利的两周之后,学生会再次以义安公司缺乏诚意为理由而进行长期罢课。这次停课长达27天,在这期间学生数度尝试到教育部举行抗议活动。

1966年10月,汤寿栢报告书建议理事会进行改组学院,不再只以华语为教学媒介。学生会反对报告书的多项建议,认为这是反向的做法,施行这些建议会使学院发展倒退,并且会把义安学院降级为一所初级学院。

1966年11月,义安学院学生例队游行到市议会大厦抗议汤寿栢报告书。

1967年,义安学院接受汤寿栢报告书,决定把办院方针集中在开办文凭级的工艺学科。

1968年,义安学院 (Ngee Ann College) 从登律搬迁到金文泰院址,同时改名义安工艺学院 (Ngee Ann Technical College) 。

1971年,义安学院改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语,并录取非华人学生,完成学院变质政策。

1982年,学院再次改名成为今日的义安理工学院 (Ngee Ann Polytechnic)。

这篇官方版本的义安学院历史与史实不符,有违高等学府求真求是的崇高求知理想。义安理工学院是一所优秀的高等学府,不应该有一篇如此草率的自家历史篇章。

首先,年份与史实不符,虽然在2008年11月有读者去函置疑,学院把过失转嫁手民之误后修正,但是其内依然还是有年份与史实不符的状况。学院理应认识到史实正确的重要性,要更慎重的编辑自家的历史,以免贻笑后人。从另一个层面来看,这也显示了学院本身忽略义安草创历史在新加坡发展历史里的重要性。

其次,‘1961年部分教授离开南大…连瀛洲和刘英舜等脱离南大另行组织义安学院’,这一段历史陈述完全不正确。一,林语堂一伙人是在1955年4月3日领了巨额遣散费后离职。二,根据国大的学者资料,刘英舜在南洋大学开学后受邀担任教育系主任,直至筹办义安学院为止;即1956年3月过后至1961年初,刘英舜是在南大工作。三,连瀛洲和南大始终维持着关系;1980年3月24日连瀛洲以南洋大学理事会理事身份就合并事件致函李光耀,而李光耀的回函是致南洋大学理事会理事连瀛洲。

其三,林语堂一伙离开南洋大学并不是因为他们心目中的南大和陈六使要创办的南大有所不同。在这一课题上己有足够的历史文献可以正确的反映当年的真实情况。长话短说就是林语堂要全权处理南大校务,不仅要求认捐款项立即到位,还要掌握财经大权,把部分建筑拆毁重建,更要支付世界一级的教授薪酬等等,林语堂这种办学理念完全不符民办大学在财经困难上的实际情况。当然,这其中亦有政治立场不同的等等其他复杂因素。

其四,南洋大学是否学术表现不佳並不是义安当局应该或者可以置评的问题。学院要凭借什么身份与资历去评价南大的学术水平?真实的情况是,南洋大学的学术水准从来就没有问题,南大文凭的困境主要是政治因素造成;刁难先是来自林有福殖民政府,后是来自李光耀政权。义安与南大的学生来自同一中学体系,何以资源更为薄弱的义安学院从未受到文凭不承认的困扰?那是因为政府的原本政治意图是要以义安学院取代南洋大学,就如华校分为政府与自主学校一般。华文教育体系的素质是不容置疑的,因为华校是东南亚华人经济之所以能夠成功的一个基本因素,华校生是当地社会发展的重要人力资源。事实上,持这种观点的学术文献相当的丰富。上世纪80年代末的儒家思想有利经济发展的理论就是来自这类观点。Lucian Pye,即当年受连瀛洲邀请为义安学院献计的美国学者,就是此类议论中的佼佼者。

其五,指控捐款者争夺权力是很严重的说词具诬蔑与诽谤性。华商出钱出力办教育是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东南亚华社的文化传统,办学是为社会公益而非名利之事。当年梹城商人林连登出资50万元兴建南洋大学图书馆,也就是今天南理大的华裔馆所在地,但南大并没有命名图书馆为林连登图书馆。相反的,当年的南大图书馆所在地如今却鹊占鸠巢出现了一所王庚武图书馆。

其六,指共产党介入南洋大学是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说词和史实不符。C M Turnbull (2009: 303) 指出自1954年以来北京不再干预海外华人事务,即便是1967文革期间,新加坡政府所担忧的北京干涉并没有出现,‘事实上,不干预政策一直都在持续的执行’。此外,刚出版的《华惹时代》引用英国档案馆珍藏的殖民政府文件,证实没有证据显示共产党或者北京当局介人新加坡的政治活动。相反的,当年的林语堂有秘密走访在新加坡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的事实,林语堂亦清楚表明南大是反共堡垒,所以比较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美国反共势力介入南洋大学。

备注;义安学院官方版历史是根据学院网页资料,并经适当修正与补充而成,其正确性还是有待进一步考证。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