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黄奕欢对南洋大学的贡献

27/12/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黄奕欢对南洋大学有极大的贡献,是大学的主要创办人之一。南洋大学历史务必要记载这一历史事迹。《黄奕欢先生记念集》里记录了先生的生平与事迹,其内的多篇文章中叙述了有关先生对南洋大学所作出的贡献。

黄奕欢生于1908年,卒于1985年6月21日,享寿78岁。祖籍中国福建南安县,1923年,时15岁南渡新加坡。先做学徒,小贩,后经营源泰京果行小本生意。业务蒸蒸日上,延伸至马来亚。1934年得陈嘉庚推荐加入亚洲保险有险公司任侯西反的助理。1939年侯西反因政治理由被遣返中国。创办人李亮棋辞世后,集团在先生全力领导下发展为本区域华资大机构之一。

潘国渠,前南洋大学秘书长在《悼黄奕欢先生》写到:先生一生的大部份时间为人群社会服务,任劳任怨,不居功,不争名,他在社会上所作所为有目共睹,不但新加坡人知道,马来西亚人也知道,东南亚的人都知道,他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有名望的人物,因为他是实实在的为社会工作,对社会做出很大贡献,所以他确是一位真实的社会公仆,凡事只要对社会有益,对大家有利,不论是为教育,为慈善,为故乡,为国家社会的任何事情,只要他看得到,做得到,或是大家向他提出意见,他就毫不犹豫切实去做,没有一件事情不尽心尽力做到彻底圆满,这是最令人最钦佩的认真,负责,大公无私的服务精神。

陈国庆,即陈嘉庚长子的有关文字是:在华文教育方面,他更是不遗余力,负责多间华校董事,对于南洋大学的创办,他也多方奔走,出钱出力。

释广洽的《黄奕欢居士的豪杰精神》提及:老衲于1952年创办弥陀小学时,他正与陈六使先生积极筹办大学,庄丕唐居士要介绍他担任弥陀小学董事,有人认为他忙于办大学,一定没有兴趣于小学。但结果,他很高兴的接爱庄居士的邀请…。

杨进发的《黄奕欢先生》在社会事业一节写及:先生似于三十年代加入福建会馆…在福建会馆的主要两个建树是,一,建立一间华文大学的思想意识,二,购地于裕廊路共九百依葛以便建立南大。建立华文大学的思想发生在1946年,这是他,陈六使与李光前三人探讨后的结论。福建会馆主席陈嘉庚本人持异议,认为新马华人教育需要的是师资学校,以训练师资,从而解决战后华文教育面临的严重问题。40年代国共内战,新华社会大分裂,这当然阻碍了创办华文大学的进程。待陈嘉庚于1950年5月返中国长居后,这创立华文教育最高学府的思想始再复燃。根据黄奕欢本人于1982年的透露,福建会馆首先卖了城市干榜爪哇一段地皮,共值六百余万元,后找到武吉知马一地嫌小,最后在裕廊十五英里地购得近一千依葛的土地,价值为二百余万元。在购裕廊地皮,原有一华人与一印度商人投票,最后通过陈六使,柯进来及其本人,成功地劝该两商人自动退出投标,盖福建会馆购此块地皮为建闵人之义山之用。自福建会馆购得此地区,其主席陈六使始于1953年正月正式宣布建立华文大学和意念,并宣布献地之策。南大建立的风风雨雨,并非此文所能分析。不过,黄奕欢的贡献应该是肯定的。在创办之初,黄氏与连赢洲等先生,多次前往全马及砂婆等地,大事鼓吹,得以形成舆论,蔚为建校热潮。在南大于1956年开学后,事无大小,亦必躬亲料理以求完善。他曾任南大各届理事会之常务理事外,尚兼财政等职位,为南大及新马培养了千百人才而奔走伤劳,鞠躬尽瘁而后已。

中国蔡仁龙的《黄奕欢》:对兴办华侨学校推广华文文化教育事业也极为热心…担任过华侨中学校董(l945至1965),弥陀学校副董事长…培风中学…道南学校…光华学校,爱同学校,崇福学校及南侨女中等不少华文学校积极支持,赞助。此外…参加南洋大学的筹建及办学工作。…12个大侨团代表组成南洋大学筹备委员委员会,黄奕欢亦是其中之一。黄奕欢在会议上发言说:学校南洋大学为名,含义深远,且能纪念古时到南洋来之祖先。…为了向马来亚广大华侨宣传解释办南洋大学之意义并动员大家踊跃捐款支持…连赢洲与黄奕欢两人到马来亚各地做此工作,他们两人自备旅费,风尘仆仆,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先后三次到马来亚九个卅及二个埠头奔走鼓吹,从大城市到穷乡僻址及山村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和动员。…黄奕欢返回新加坡后…的报告中说:所得感想,为全马同胞对南洋大学期望之殷,有如久旱之望云霓,故知南大乃不能缺,亦不能再缓办者。

纪念文集里收录了一篇《黄奕欢先生口述历史访谈录》,是在1981年4月3日在亚洲保险公司的访谈《日治时期的新加坡》文稿,其内容包括从头细说先生在新加坡的创业与华商经济等等课题。这是一篇重要的新加坡华人历史文献。这个访谈因先生身体不适而停止,所以访问尚末全部完成。唯可惜为其时限所制,其谈话内并末涉及南洋大学,所以不能亲睹先生对南洋大学兴亡的看法与感想。

回顾历史。‘先生一生的大部份时间为人群社会服务,任劳任怨,不居功,不争名’应该就是南洋先贤的无偿无私奉献精神。1980年,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关闭了南洋大学。而新加坡社会就在不到20几年光景,沦为李显龙认为是一个‘没有人能够拒绝金钱的社会’。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李光耀会意识到:‘如果失去南大精神,(新加坡)就会很麻烦’。无可避免的,历史必定要追问:人民行动党从关闭南洋大学中得到了些什么?新加坡共和国又从关闭南洋大学中失去了些什么?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