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奇迹被忽视的一面

30/01/06

作者:寒山 日期:未详来源: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20061

李光耀是亚洲二次大战後少有的成功领袖,在他的领导下,弹丸小国新加坡避免了政治动乱,成为亚洲经济发达,社会安定的小国,人均生产总值从李氏接任总理的1959年的400美元,提高到1990年他卸任时的1万2200百美元,翻了30倍,即使除掉美元贬值的因素,大概也翻出15倍的实值。

所谓 “新加坡奇迹”一直是学者专家争论的话题,例如,许多人相信儒家文化和价值观是新加坡经济奇迹的原因之一,也有人强调完善的法制,廉价高效的政府加上吸引外资的优越环境,等等。

所有这些都是新加坡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但是都没有考虑到一个先决条件,即新加坡政府成功地解决了共产党问题,只有这个问题解决了,新加坡社会才能安定,经济才能持续成长。关於这个问题,看李光耀回忆录的有关篇章就可以明白。

新加坡1962年建国时,和东南亚很多新独立国家一样,面临著势力强大的共产党和左派组织的挑战。这些共产党势力拥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展起来的组织和武装,背靠苏联或者中国,利用刚刚获得独立的人民对西方的不满和高昂的政治热情,以建立一个平均主义的社会作为号召,在社会上有相当的蛊惑力。尤其在东南亚华裔社群中,这种对理想社会的向往和大中国情结搅和在了一起,特别有声势。新加坡的共产党分子和马来西亚的共产党分子属于同一个马来亚共产党,他们模仿中共和其他共产党的行动方式,建立了统一战线组织“社会主义阵线‘作为在新加坡公开活动的掩护。

回顾当时共产党的气势,李光耀说:“在90年代新加坡的政治气候里,人们不可能想象共产党在50和60年代,是如何牢牢地牵制著新加坡和马来亚华人的心理。那时,共产党人使许多人相信马来亚可以象中国那样,历史潮流在他们那一边,那些反对他们的人,最终将会被历史淘汰“。

然而,在新加坡,最终被历史淘汰的不是别人,正是共产党自己。共产党是如何在新加坡被历史淘汰的呢?

首先,在1962年决定新加坡是否同马来西亚合并的公民投票中,新加坡共产党人因为属于马来亚共产党,所以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立场为名,反对新加坡独立,结果落还。然後,在1963年的选举中败给了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但即使如此,社会主义阵线也仍然有33%的得票率,是第二大党。

但当新加坡正式独立後,社会主义阵线仍然坚持反对独立的立场,说新加坡的独立是假的,还不断抵制议会,这样自己把社会基础逐步搞垮了。社会主义阵线的主席李绍祖在1965年放弃了合法的议会道路,发动支持者走上街头游行,打出 “新加坡国会民主已经死亡” 的标语,和警察发生冲突,结果很多参加者被告上法庭,罪名是恶作剧和参加暴乱。这次事件更削弱了社会主义阵线的力量。

在这一系列打击下,新加坡共产党组织内部发生分裂。社会主义阵线的国会议员、反对党领袖林焕文不同意李绍祖的政策,认为在新加坡已经独立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国际共产主义立场,不承认独立的事实,不符合新加坡人民和民族的利益。他发表这个言论的第二天就被社会主义阵线开除出党。不久,社会主义阵线的另外两个议员也表示李绍祖的极左路线把党带进了死胡同,宣布辞职。还有一个因参加街头游行而被关押的社会主义阵线议员声明放弃共产主义,永远脱离政治。

於是,我们在新加坡共产党历史上看到了在其他国家共产党历史上履见不鲜的一幕:党的领导人坚持把国际共产党的利益放在本国和民族的利益之上,导致党在本国丧失了支持,然後内部发生分裂。接下来发生的也不陌生:由于党拒绝参加议会活动,丧失了合法的反对党地位,於是只得诉诸暴力。新加坡共产党人参加了马来亚共产党控制的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从事暴力和恐怖活动,70年代先後在新加坡的两处地点制造爆炸事件,死者中包括一名英国军官7岁的女儿。

李光耀在他的回忆录中说:“在90年代新加坡的政治气候里,人们不可能想象共产党在50和60年代,是如何牢牢地牵制著新加坡和马来亚华人的心理。那时,共产党人使许多人相信马来亚可以象中国那样,历史潮流在他们那一边,那些反对他们的人,最终将会被历史淘汰”。

但是,随著新加坡民主进程的确立,隶属于马来亚共产党的新加坡共产党分子在新加坡独立後丧失了群众基础,走上了建立地下组织,发动武装暴乱和恐怖活动的道路。面对这样的局面,李光耀政府只能采用暴力反击,建立了内部安全局,关押了一些重要的共产党分子,剩余的新加坡共产党分子或更准确地说马共成员逃出了新加坡,在马来亚、泰国和中国活动。谈论新加坡奇迹的人往往只注意李光耀的经济、外贸、投资和教育等政策,却忽视了他也是一个对共产党有著极其深刻认识的政治家。在冷战
时代,身处一个共产党活动十分活跃的地区,一个政治家如果没有这个品质,就根本谈不上什么治国才能。从李氏的回忆录来看,在和共产党作斗争的过程中,他特别强调三个问题。

第一是必须具备和共产党人一样顽强的斗志,他说: “他们都是不容易应付的对手。在这一场意志竞赛中,我们必须展示同样坚毅和顽强的定力“。即使公开的共产党势力瓦解了,“对他们潜藏在地下的势力,我们都会在政治算计中列入考虑,以防他们突然发动暴力事件,或决定重建公开战线,或两种情况同时发生。内部安全局每周情报使我们提高戒心,知道他们在新加坡的一举一动,以及他们和马来半岛武装组织的秘密联系“。

第二,必须对共产党人的活动能力和灵活多变的策略时刻保持警惕。李光耀说 “由于清楚他们在渗透和操控方面的手法非常灵巧,足智多谋又顽强,我们决心不让他们有任何机会重新建立战线组织,特别是职工会。他们只需几名同志就能渗入一个组织并控制大局的能力,委实令人生畏“。

第三,不让共产党利用非政治组织从事政治活动和玩弄所谓合法斗争和非法斗争相结合的策略。李说 “为使他们不能轻易地操纵非政治组织,我们规定任何人要进入政坛就必须成立他们的合法媒介—政党。如此一来,他们就被迫走到幕前,使我们的监督工作容易得多。此外,这也能防止我们的职工会被渗透,以及其他社会、文化和职工组织受到共产党的影响“。

除了这些基本经验,李光耀也认识到如果共产党不惜使用一切手段搞乱社会以便乱中夺权,那么政府就必须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不能当君子。例如,新加坡当时对被逮捕的从事颠覆和暴力活动的共产党分子采取未经审讯就加以正式拘留和不准许他们申请人身保护令的措施。这些行为在原则上违背了英国留给新加坡的让犯罪嫌疑人享有充份司法权利的制度,因而受到国际舆论的抨击。但李光耀说,事後回想,当时如果不这 做,政府很难在那场和这样一个特殊对手的斗争中取胜。即使如此,新加坡
对共产党人的镇压和亚洲其他地方相比还是十分温和并在法律范围内进行的,除了判刑就是驱逐出国,没有搞屠杀、暗杀、绑架或者折磨等等。

在新加坡独立後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马来亚共产党的存在就像是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在头顶上,让李光耀政府兢兢业业,如履薄冰。

李光耀说: “我不断地强化我们所占据的中间主导地位和群众的支持,使反对党只能徘徊在极左或极右的边缘。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切不可滥用人民授予我们的绝对权力…我们学会不让对手掌握任何把柄,不然就会被他们毁灭“。在这个意义上,为国际舆论所赞誉的新加坡政府的效率和廉洁,就是共产党威胁的结果。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