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全球金融危机与大马经济

11/12/09

作者/来源:梁志华 http://www.merdekareview.com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在上周公布的一份报告《全球金融危机与马来西亚经济》(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Malaysian Economy)显示,马来西亚在研发与创新方面的竞争力,远远落后区域新兴发达经济体(New Industrial Economies),凸显出我国根本还未具备与先进经济体竞争的本钱。

这份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策略与国际研究院(ISIS)以及马来亚大学联合公布的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在公共与整体研发(R&D)方面的投资严重不足,以及从事研发方面的工程师与科学家占人口的比例非常低,已经导致我国企业在提升产能容积与竞争力方面面对局限,以至无法与区域新兴发达经济体,如韩国、台湾、香港以及新加坡的企业保持竞争。

我国研发投资与专才严重不足

该报告指出,新加坡在2006年的研究人员与工程师对人口比例是,每100万人口中有5713人是研究人员与工程师;相比之下,马来西亚在这方面的比例是每100万人口中,只有367人是研究人员与工程师。

该报告得出的结论是,研发投资的极度不足,以及严重缺乏研发人员,导致我国现有的企业难以转型,走向更高附加价值的研发与设计经济活动。此外,该报告也发现,从发达国家,亚洲四小虎,以及中国的经历中显示,在长期科技发展的竞技上,研发开销是无法被替代的。

因此,该报告建议,这一波的金融危机,应该被视为一个纠正现有问题的契机,马来西亚政府的经济刺激措施,也应该导向这一方面的发展。

基本上,这一报告所得出的结论,真真实实地反映出马来西亚目前所陷入的困境。尽管纳吉政府一再重复,马来西亚经济已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刻,不能继续停留在我国已没有竞争优势的低价值链经济活动,而是走向更高层次,以创新、创意以及高附加价值为导向的高价值链经济体。但是,无论是从硬体到软体基础设施来看,马来西亚还没有具备经济转型的条件,而这些基础条件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建立起来的。

由世界银行(World Bank)资助的增长与发展委员会(Commission on Growth and Development)在2008年5月发布的《成长报告:持续成长与全面发展策略》研究报告显示,全球有13个国家/地区在过去25年以来,每年保持平均7%的经济成长表现。

尽管这些国家的投资额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25%以上,但是,最终只有六个国家/地区真正达到先进国的生活水平。而其他国家/地区则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之中。

中等收入陷阱的特征在于,这些经济体在一开始将享受短暂的强劲经济成长,随后则进入一个成长下滑或放缓的周期。最终,这些经济体无法与低收入的廉价成本经济体,在制造业出口方面保持竞争优势;同时,又无法与先进经济体,在高价值与以创新和技术为导向经济活动中一争长短。

无形资产投资是经济转型关键

从先进国家的经验来看,维持经济长期稳定成长的动力,来自于持续性的资本投资,以及有效的资源配置;而提升经济竞争力与层次的关键则在于对无形资产(intangible assets)的投资。同时,在以知识和创新力驱动的知识型经济下,无形资产的创造、运用以及扩张,是各个国家提升竞争优势与推动经济成长的关键因素。

根据卡拉多(Carol Corrado)、查勒斯(Charles Hulten)以及丹尼尔(Daniel Sichel)在2006年的一份研究文献《无形资产与经济成长》(Intangible Capital and Economic Growth)中指出,无形资产对提升生产力方面,起着正面的效应。该研究显示,在美国,无形资产有助于提升20%的劳动生产力成长率,促使每小时的产出增加10%-20%。

此外,另一项学术研究也显示,无形资产投资对日本在1980年代与1990年代的年平均经济成长率做出0.4%的贡献,并促使日本在1990年代的劳动生产力成长率提高23%。同时,根据一份名为《投资率与台湾经济成长》的研究报告也显示,台湾在2001年至2007 年之间的无形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加,有利于台湾朝向知识型经济转型。

研发投资落后他国

从先进国家的经历,以及上述研究一再显示,包括研发支出、软体支出以及教育支出等各方面的知识投资/无形资产投资,对于国家转型成为高收入先进经济体,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然而,马拉西亚在这些关键投资方面,明显落在后头。

比方说,OECD国家在整体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ERD/GDP)比率则平均达2.14%。相比之下,马来西亚在这方面的比率只有0.64%,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

此外,马来西亚的私人领域在研发方面的投资,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2%,全球排名第50,远远低于全球排名前五大经济体的表现。其中,排名第一的瑞典,其私人领域的研发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6%,而排名第五的美国,在这方面则占1.7%。

新加坡Centennial Group Holding经济学家马努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就指出,马来西亚在经济上的竞争挑战,来自于生产力(Productivity)与创新力(Innovation)。他引述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今年三月公布的全球创新力排名指出,虽然马来西亚在全球创新力方面,以第21名超越亚洲新兴市场如泰国、印尼、菲律宾等,但是,却远远落在其他新兴先进经济体,如新加坡(第一名)、韩国(第二名)、香港(第六名)等。

此外,根据经济学人智库(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在今年二月公布的2009年度创新力指数也显示,台湾、新加坡、韩国以及香港纷纷跻身前25大排名之中,反观马来西亚落在头后。这些亚洲经济体在1980年代,曾经与马来西亚属于同一等级,但是,经过了20年的发展,这些经济体已经晋身高收入先进国的档次,而马来西亚却还在原地踏步。

同时,马来西亚在知识产权管理(以专利注册衡量)方面,也远远不及先进经济体。其中,经济学人智库在今年二月公布的资料显示,马来西亚的专利注册对人口比率,只有每100万人口对四个专利注册,比较日本的每100万人口对1274个专利注册,显示我国还有非常大的进步空间。

教育体系僵化 难以培育创新力

马努巴斯卡兰指出,马来西亚的教育素质下滑,是导致创新力停滞不前的主因之一。他指出,要提升创新力,就必须拥有一个能够生产卓越知识劳工的教育系统。只有知识型劳工才能创造新产品与程序,并带动与加速国内的创新力量。

不过,种种趋势却显示,我国的教育体系的素质正在逐年下滑。其中,在数学和科学科系的获得第八级的学生的平均分数,从1999年的519分与492分,大幅滑落至2007年的474分与471分。

此外,马来西亚只有三所大学挤进全球1000所顶尖大学的名单中。相比之下,中国和泰国则分别有高达16所与9所大学晋身全球1000大排名。同时,我国大学生的失业率大幅增加,也显示出马来西亚的高等教育体系已经与市场脱节,无法培育出符合市场需求的劳工。

总体要素生产力逐年下滑

马努巴斯卡兰表示,正因为马来西亚在创新力方面停滞不前,导致马来西亚的总体要素生产力(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成长一直处于疲弱表现。根据2008年度生产力报告(Productivity Report 2008)的资料显示,尽管马来西亚取得强劲的经济成长,但是,总体要素生产力从1980年到2000年,一直保持着负数状态。这基本上反映出,马来西亚缺乏创新与专业分工,以及资源配置缺乏效率。

此外,他还引述其他近期的研究报告显示,马来西亚的经济成长,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增加生产资源(input)拉动(即投入更多的劳工或资本),而非来自总体要素生产力成长(即生产资源不变,而是通过科技或生产效率的提升)的带动。

他认为,这样的经济成长框架在长期内很难维持下去,因为马来西亚的人口,根本就无法与其他人口庞大的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印度以及俄罗斯对抗。同时,马来西亚在吸纳外援方面,也面对一定的局限。

如果纳吉政府有心要让经济转型,走向更高附加价值的经济体,那么,新经济模式(New Economic Model)就不能只是停留在口号上,而是必须采取实际的行动,彻底解决根本性问题。任何经济改革政策的推动,必须是以全民的利益为出发点,而不是纯粹为了提高政治人物的受欢迎程度而做。如果是以后者为归依,那么,这样的政策一般上都不会兑现。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