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经发局全球商务的建筑师

05/05/07

作者:杜 新日期:5-5-2007 来源:新华社广西分社 “泛北合作” 研究小组http://www.gx.xinhuanet.com/ca/2007-05/05/content_9957803.htm

摘要:新加坡,从全球化走向区域化;绵羊和山羊的故事与竞争原则;经发局:积极进取的脑库;李显龙讲述的经发局创业故事

从全球化走向区域化

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是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刚出版了关于竞争战略的大作。他为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的官员建立了知识基础,靠他的价值链分析理解全商务,使经发局得以从维持竞争力的价值链观点重新审视经发局一切的活动,并在相当广泛的程度上带动了经发局的转型,而这也形成了经发局的新宗旨:“把新加坡发展成为具有全商务能力的全球化城市“。

20世纪90年代,新加坡经历了艰巨的经济挑战,在全球化与科技进步这两股力量的推动下,经发局开始定位为“全球商务的建筑师“,以协助企业构建、分配与结合本身的作业,进而从价值链与经济关系网中创造出最理想的价值。

很多人认为,经发局主要是与跨国公司有关,但很少有人知道,经发局也很努力地培养中小企业。而且从一开始,经发局就面临一项挑战,这就是如何培养中小企业与跨国公司互补相成。既然经发局能有跨国公司的优势,为什么不看看它有什么作用?经发局把本地公司视为跨国公司主要的关键供应商与支援厂商。经发局引进了本地工业提升计划,撮合中小企业与跨国公司,并充分运用外包、缩编与分权等趋势。

经发局还进一步从新加坡公司的概念演进到“无界限的新加坡“。1990年,时任副总理的李显龙率团访问日本京都,日方介绍了“借景“的概念,就是把远景结合到庭院的景致中,美丽的庭院就会变得更美丽。这个概念对于新加坡的启示,就是小国也可以利用伙伴的资源与吸引力来产生共同的竞争优势。如此一来,有限的新加坡就可以变成无界限的新加坡。这正是新加坡全球化与区域化的基础。

从全球化走向区域化,是新加坡近十来年发展的一个重要取向。经发局此时的全球观点被修改为两个同心圆,“外全球化” 强调新加坡要吸引第一世界的投资,“内全球化” 则是推动新加坡企业的区域投资。

绵羊和山羊的故事与竞争原则

这是曾任经发局规划署处长林得恩亲历的故事。

1989年6月22日,刚刚从经济衰退中触底反弹的新加坡,急着寻找大型投资,以巩固成果。经发局这一次盯住了领导世界潮流的通用电气塑料(CE Plastics)。经发局的创新已经超越了原来的新型工业范围,来自工业化国家的竞争意味着新加坡必须更有创意,并且提供更多的奖励给现有的新兴工业公司,以鼓励它们留在新加坡并提升价值链。

通用电气对本身投资的科技价值很有信心,所以它要经发局考虑直接给予后新兴工业优惠的保证。通用电气一幅 “大牌” 架势,而且居高临下。林得恩的助手立场妥协但务实:应该竭尽全力地敲定并锁住通用电气塑料的新加坡投资案!

通用电气出席会谈的是总裁格连.海纳(Glen Hiner)。海纳一开口就不留情地问:“年轻人,你有得到授权来协商吗?“那是一个和煦的春天的早晨,但是林得恩顿时感觉一股寒意冷到骨子里。

首次率团谈大个案的林得恩面临选择:是让步,给出更多的优惠,还是坚持原则? 又该坚持什么样的原则? 急中生智的林得恩讲述一个凸显道德力量的寓言故事:

有一天,牧羊人放牧绵羊群时,突然间雷雨交加,牧羊人赶紧把羊群赶到附近的洞穴里。在这里,牧羊人早已备好了应急用的少量粮草。

就在此时,几只野山羊也跑到洞里躲避风雨。牧羊人看到了增加的羊群数目的大好机会,于是便把粮草也分给这些野山羊吃。

雨过天晴,绵羊跑回草地,后面的野山羊却开始调头离去。牧羊人又惊又气,他对山羊喊道:“你们为什么要跑走? 我对你们不好吗? 我没有给你们庇护吗?我不是连洞里仅有的粮草也给了你们吗?”

野山羊闻声停了下来,领头羊回答:“我们很谢谢你的好意。你对我们很好,不但给我们庇护,还给我们东西吃。但是你给我们的东西本来是要给你的绵羊的,你善待了我们,结果却亏待了你的羊群,所以我们不想成为你的羊。”

海纳立刻了解了新加坡人的原则,那就是必须公平对待新加坡的其他投资者。这向来都是新加坡的原则 — 对投资者一视同仁,以诚信待人。

通用电气最终选择了新加坡。

经发局:积极进取的脑库

1992年9月,经发局咨询团主席曾振木受命率团为加纳政府提供经济发展的顾问服务。

曾振木和助手对加纳与韩国过去30年的经济发展情况进行了一个对比。加纳的发展始于1957年脱离英国完成政治独立后不久,而韩国的发展则是从朝鲜战争结束后开始。起初两个国家的情况几乎不相上下,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都是250美元。但是到了1990年,韩国的经济产值几乎已经是加纳的八倍!

曾振木先来到华盛顿,他想看一看世界银行对于非洲与东亚悬殊的经济表现有什么看法。世界银行官员见怪不怪,说:“这个差别至少有一半是因为韩国懂得怎么吸收与利用知识。”

这是一个极其宝贵的启迪。当曾振木来到加纳访问,便验证了这个论点。加纳的矿藏相当丰富,这里拥有可观的黄金矿藏,还有铝、铁矾土等。在农业方面,有全世界最好的可可豆与最甜的凤梨。加纳人工作勤奋,六成以上的人口是基督徒,甚至具有加尔文教派的职业道德。

显然韩国胜出,是因为韩国更懂得怎么吸收与利用知识。曾振木在对别人的资讯服务中得到对自己珍贵的启发,这就是新加坡必须像韩国一样,学会吸收和利用知识,才能维持发展。

世界银行是20世纪最大的发展经验宝库,它把知识分为两类。一类是商业知识,一类是技术知识。新加坡具备了相当丰富的商业知识,现在需要的是拓展商业知识,并创造更多的技术知识,必须在价值链上再次升级,以进入知识密集工业。只有知识是报酬不会递减的资产;只有应用知识才有可能使得报酬无限增加!

(新华网广西频道5月5日电)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