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鉴赏新加坡国宝李光耀

04/05/05

作者: 李威 日期: 4-5-2005 来源: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5/5/4/35791.html

新加坡有总统,按照新加坡宪法他没有任何权力,只是个摆设,权力都在总理和他所领导的政府手里。新加坡的三位总理按时间顺序排列:李光耀、吴作栋、李显龙。

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国宝」,这话是他那流氓儿子、现总理李显龙说的。

李光耀强行禁止华文教育

李光耀母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华人,在大陆出生,一生讲华语,但李光耀这个血管里流淌着中华民族血液的华人却十足的反华。

新加坡是华人的世界,人口约三百多万人,华人占77%左右、马来人占约15%,而印度裔占约7%。以新加坡社会说,华族是主要族群。在1965年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时,操华语(以闽、粤语及普通话为主)的华人家庭占了98%以上。到了1980年跌到了大约94%左右。

1980年,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关闭了以华文为媒介的南洋大学,并强行全面施行以英文取代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体的教学制度。

根据1990年的人口调查数据,操英语华人家庭增加到21%,华语家庭跌到了79%。根据2000年新加坡教育部公布的数字,来自英语家庭子弟,占了报读小学一年级学生的大约40%,这说明操英语人士的数目,在十年内大幅度急升。

从此新加坡的华人青年人英文呱呱叫,却看不懂自己祖父母、父母老祖宗的文字,失去了根。而李光耀本人中文最多能连续讲五分钟,不停止就要出丑了。

律师邓亮洪胆敢竞选国会议员让李光耀恨之入骨

澳大利亚大洋报 (THE PACIFIC TIMES) 在2000年8月31日第335期有一个系列报导《与李光耀较量》,说的是一位从以前的华文学校毕业的学生邓亮洪,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在1968年跻身成为以英文为载体的律师界的著名律师,并在2000年要竞选国会议员,随即遭迫害的事。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除专业事务外,邓亮洪主要是活跃于华人社会之中,他曾担任过南洋艺术学院董事主席十多年,历任著名的华侨中学、华中初级学院及其他中小学及两家医院的董事职位。他是华侨中学毕业生,就读过南洋大学,是新加坡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因为律师专业和执行各个组织职位所赋予的任务,他必须和官方行政单位、政界、文化学术界及商界有较多交往;因此,他是一位为各界所接受的人物。

在考量之后,律师邓亮洪在几个在野党邀请中,选择了接受在野党「工人党」的邀请去竞选国会议员,这触怒了前总理、现国务资政李光耀,他直接参与迫害想用肉体消灭达到无竞选对手,无奈之下,邓亮洪携全家匆匆出逃至今流浪海外。

这件竞选只是李光耀千万件罪孽中的一件,但也足以鉴赏到新加坡「国宝」的独裁丑恶嘴脸。

走进真实的新加坡

和中共国一样,新加坡除了执政党「人民行动党」以外,也有几个在野党,但哪个在野党要竞选政府要员,都是不可能的,不是让你丧命,就是让你破产,最好的结局就是出逃。邓亮洪律师至今逃亡在外,拣了一条命,包括妻子的财产都被“合理合法”的拿走了。

靠近看,新加坡给世界的印象是,有着傲人的经济成绩、绿化成荫的市容和整洁的马路、严厉的法律制度和富裕安定的生活。但是走进新加坡才会发现那严厉的法律制度是对付不同政见者和人民的,谁敢呛声,富裕安定的生活就顿时消失殆尽,原来所谓的“富裕安定”是独裁者要人民封口为代价的。

经历了三十多年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岁月,律师邓亮洪要参选国会议员的消息一发表,整个新加坡就开了锅!

敢竞选就将其一生摧毁

据大洋报专访邓亮洪的文章说,1996年的圣诞节前夕,各种迹象均表明:一场不可避免的大风暴即将来临。

李光耀为资政,吴作栋为总理的「人民行动党」政府五年执政期又告届满后,于是在1996年12月底宣布,订于该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为大选候选人提名日。1997年1月2日为投票日,准备选举下一任政府。顿时,整个新加坡社会及国内外媒体,都在殷切地等候各党派将要公布他们各自的候选人名单。

慎重地考虑了几个邀请后,邓亮洪选择了工人党的邀请,和知名的印裔律师惹耶勒南先生及其另外三位党员搭档,组成五人小组,参加静山集选区竞选。

1996年12月23日,当新加坡工人党宣布其参加国会议员竞选名单中,出现了邓亮洪的名字,一时间,整个新加坡为之哗然!

国民皆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执政几十年以来,从来不能接受、容忍或放过异议人士;如果有人敢和他们竞争、对抗或和他们对着干,他们都必然会开动国家机器,用各种各样的名堂,各种各样的手段,把他们拖垮;或使对手陷入各种法律或经济的困境之中,弄得你半死不活;或索性动用公安法令,不须经过审判,将你长期监禁。二三十年后,在各种苛刻条件之下,才把你释放,废去你一切的能力,就像著名政治扣留犯谢太宝那样,将他一生摧毁!

于是,鲜有人敢出头来和行动党抗衡,争夺国会议员席位。这说明为何历届大选,行动党候选人,总是在没有对手的情形之下,不费举手之劳,持续独裁执政达几十年之久。有些参选人的妻子为了一家平安,以激烈的“跳楼自杀”来威胁,逼迫丈夫放弃参加竞选计划。新加坡是个纯纯粹粹的独裁国家,但迷惑人的是它装扮成天真浪漫的少女。

1996年12月24日(圣诞节前夕),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召开了那一届的最后一次内阁会议。当内阁正式会议议题讨论一结束后,内阁成员即时紧急讨论邓亮洪的“不寻常的出现 ”。在会议上,各部部长和出席会议的议员们,各自回忆了以往和邓亮洪的个人交往经验。最后,内阁资政李光耀柏板定调:邓亮洪是个危险人物,必须尽早将其抹掉 (Demolish)! 否则,人民行动党三十多年来在操作华人社会所下的功夫,将毁于一旦(此系李光耀事后于1997年5初在新加坡高等法院控告邓亮洪诽谤案件中,发誓作供时所透露的)。

动用国家机器造谣诬陷满天飞

邓亮洪的厄运由此开始,不论他到什么地方,总有多位便衣人员,如魔鬼随身,到处跟随。他们当然是有关当局刻意安排来的人对付邓洪亮这个“烫手芋头”。连邓亮洪的家庭成员也得到特别的“照顾”,出入有人跟踪,使得家中大小日夜不宁,坐立不安。他们哪里会料到,只因邓亮洪参选,更大更多的苦头,还在后头等候着他们去尝呢!

圣诞节假日一过,中、英、印、巫文等各家报纸,恢复出版。众所周知,新加坡所有的大众传媒,不论是报纸,电台或是电视台,全由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所控制及操纵,毫无例外。李光耀独家代表新加坡政府,新加坡政府发出的声音只代表李光耀。

李光耀控制的媒体每天夜以继日,集中火力,重炮轰击邓亮洪,犹如一颗颗的原子炸弹在爆炸,阵阵热浪,直向他逼去,直叫他喘不过气来。邓律师说,撇开别的不说,只要随便翻翻一下,由他所累积到的一叠又一叠的新加坡华文报剪贴,看到那些大字重墨而又刺目的标题,就足以令人心惊肉跳,目瞪口呆: “李光耀资政:采用邓亮洪做法,我国将成波斯尼亚”、“吴总理:邓亮洪是危险人物,不应让他进入国会”、“邓亮洪在玩火”、“多位议员指邓亮洪言论极端 ”、“邓亮洪若当选议员将像(澳洲)汉森掀起风波”、“吴总理指邓玩危险游戏,利用宗教课题鼓动情绪”、“别让邓亮洪破坏社会安宁”、“李资政:静山是关键战役,关系总理与两位副总理前途”、“吴总理:静山是总理对邓之战”、“吴总理:如果邓亮洪中选,我在国内外声誉将受打击”、“陈庆炎副总理;阻止邓亮洪进入国会,不是反对华族文化”、“偏激煽情者,应严厉对付”、“李资政:行动党若输掉静山集选区,将是整个新加坡的大失败”、“把组(官)屋翻新与选票挂钩,并不是在威胁人民”、“吴总理:以计票结果决定组屋翻新快慢,是民主过程,并非威胁选民”、“李资政:静山区集选区共有25个计票中心。哪个区最支持行动党,组屋将最优先获翻新”。

这种作法简直就是中共的翻版,现在我们不难理解为何李氏父子甘愿做中共的走狗,因为本来就是一丘之貉!

借刀杀人和倒打一耙

上面所列的只不过是从大量报道中挑选出来的几个标题罢了。其文章内容重点主要是,指邓亮洪是个反受英文教育者、反基督教徒、反回教徒、反马来人的大汉沙文主义者的危险人物,如果不制止他传播他的言论与思想,那他将把新加坡带入像波斯尼亚、斯利兰卡和非洲卢旺达等国家处境一样,因种族、宗教或语言的争拗而引发流血冲突事件,使到社会发生动乱不己,危害国家与人民。

文章说,观察力及分析力极强的邓律师当然洞晓行动党政权所发的强势不但空洞又没有根据的舆论攻势的用意与目的。邓律师说:“首先,那是「借刀杀人」的毒招。用意是在煽动基督教徒及回教徒伤害我及家人。刑法禁止任何人(包括行动党人在内)通过报章、电台及电视台,针对我个人而发动带有挑衅及煽动性的指控,说我是反基督教徒和反回教徒。这样的做法,目的是使教徒们对我产生憎恨,甚至进而伤害我及我家人。那是绝对触犯刑事法的”。

在独裁者眼里他就是法律! 邓亮洪还没把李光耀的豺狼本性看透。

邓亮洪将各家报纸所登载的资料集中起来,于1997年1月1日傍晚,交给警方入案,并要求警方保护人身安全。完全出乎邓律师预料之外,他向警方备案的记录资料副印本,本属警方机密文件,竟然全部出现在隔天(投票日)各家媒体的报刊上。

因邓亮洪向警方备案记录资料上,列有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等言论发表者的十一位行动党领导人名单。所以投票日的报刊上,十一位行动党领导人一个不落,全部倒打一耙,说是邓亮洪及惹耶勒南两位律师促使报界登载这些资料的。这又构成了他们多宗控告邓亮洪及惹耶勒南诽谤案的根据,要求赔偿名誉损失。警察局在独裁政府的控制之下,当然必然是李光耀等的御用工具。

紧跟着而来的,李光耀命令重拳猛击邓亮洪夫人张秀霞,也把她列为这许多大诽谤案子的第二被告人,她的个人财产,连同子女的银行户口,也被法院查封!她的护照也被移民局没收取消,不准出国门。

李光耀运用的如此纯熟的卑劣手法简直就是中共的一面镜子! 新加坡人民及国际媒体将此看作超法律的闹剧。

安全局是李光耀的私生子

李光耀掌握着新加坡所有的媒体,他与上层高官诬陷邓亮洪是个反受英文教育者、反基督教徒、反回教徒、反马来人的大汉沙文主义者的危险人物。为的是搞中共“群众斗群众” 的那一套。

在行动党发动媒体炮轰邓亮洪一两天内,邓亮洪住宅及办公室就收到,由李光耀们操纵的所谓“基督教徒”和所谓“回教徒”签发的一些恐吓信件。有的要邓亮洪到教堂去道歉,不然对他不利,有的直接威胁他和家人的生命安全。

邓亮洪宣布竞选后,内政安全局人员对他的住宅及办公室进行24小时的严密监视,所以包括政府在内的所有人都完全清楚是哪些人马将恐吓信放进置于邓宅门前的邮信箱内。

2000年1月3日傍晚,邓亮洪将这些恐吓信,再次拿去向警方报案,但都没有下文!所有人都知道报案决不会有下文!

多了一层民主面纱的独裁

邓亮洪明白,李光耀掌控的行动党指控他是危险人物,说他将会危害社会安宁,是独裁政府准备大选后算帐的布局。不论邓亮洪是否当选国会议员,行动党政府都会像过去那样,肯定会引用公安法令将其扣留,除去后患。同时极力制造骇人的白色恐布,阻止及防止今后再有像邓亮洪这样的人物,敢挺身而出和李光耀打擂台。

邓亮洪明白,李光耀指控他反对回教是要断决他的退路及防止回教徒对他的支持,因为周边邻近国家都是以回教徒为主。李光耀想断绝他可能的避难后路。这个前总理是如何的心狠手辣。

邓亮洪明白,指控他是反英语人士及反基督教徒的大汉沙文主义者是想要防止西方人权组织及媒体对他的声援和支持。

虽然届时总理是吴作栋,但行动党政府依然掌控在李光耀手里。它向选民发出明确而又强烈的讯息:投行动党票者,其组屋将得到翻新,其市价增值,将享有经济效益甜头;投反对票者,则相反,其组屋得不到翻新,将尝经济损失苦果。威逼利诱,兼而有之,整个一个流氓!

行动党政府居然公开地、厚颜无耻而又毫无忌惮地动用国家资源,利诱及贿赂支持他们的选民,及动用国家行动机构及行政权力威逼选民,妨碍他们自由自主的运用他们的选举的权力。这比中共根本不许民众有直选权还多了一层民主的面纱,但都是不折不扣的独裁暴政!

强奸新加坡民意的“民主选举”

身为参选人之一的李光耀,居然在投票前夕公布说,静山这一选区,将有25个计票中心。他明白表明他本人已经取代了本应保持独立、中立及公正的选举监督官的职位及功能。

这一特殊举动,向选民们发出强烈讯号:行动党政府将会知道,这些选民把他们的选票投给什么党,他们投票的取向,这将决定他们的组屋翻新,是否得到优先对持。法律赋予选民的选择保密权力都被赤裸裸地强奸了。

李光耀无耻的讲话使参选的工人党手忙脚乱:工人党在很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找到足够的人员,敢于担当又有能力担当这25个计票小组的组员。

这个小组的工作范围包括:选举投票时间结束时,监督选票箱被密封,避免有人作诈;监督选票箱从投票站被运载到计票中心处,防止有人在途中对选票箱作手脚;监督选票的点算,以免选择工人党的选票,归给对方;就怕象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前重庆市委书记贺国强在重庆唱票时一样,把别人的票唱到自己名下,搞出投票人数多于出席人数的大笑话。

另外,如有计票争执,还要和监选官交涉或和工人党领导人联系处理等。最后工人党只能临时凑合了几组人应付,离25个计票中心所需人数相差甚远。

奇怪的是,工人党计票人员都不准跟随运载装有选票箱子的车辆。自己备有车子的工人党代表,只能尾随官方车子到计票中心去;没有车辆的,只能自己想办法,尽快赶到各自被指派的计票中心去。而那些没有工人党代表到席的计票中心,只能任由监选官代理人和行动党代表去处理了。猫儿腻当然就出现了。这种“民主选举” 简直是强奸新加坡!

无耻的作弊

邓亮洪大略的描述了他本人所在的那个计票中心的蹊跷情况:

邓亮洪所到的一所计票中心是一间学校的礼堂。座位早已搬空。讲台下摆着一张大桌子,是临时由好多张书桌拼在一起凑成的,是拿来当计票时用的。他早些时候在投票结束时,在一个投票站,把票箱封好然后签名做记号,工作人员才把票箱转载到计票中心。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被送到别的计票中心去。首先他注意到摆在讲台上供检查的票箱子,许多是用表面光滑的厚纸皮摺成,运抵计票中心时,许多粘性封条早已两边都作弧形朝外拱起,只作象征式的粘着,唯独还没有完全脱落掉地而已,这当然无法达到封密的作用。

当选票从箱子里倒出来时,邓亮洪即时注意到,有许多选票是一叠一叠的从箱里落下来。在正常的情况下,当选民把划好的选票,一个人一张地投进箱子里去,倒出来时一叠又一叠的选票落下来的现象不该出现。邓亮洪即时伸手从裤袋里,掏出照像机,要把这不寻常的现象拍录下来。一位跟随在邓亮洪身边的女性监票官,马上阻止邓亮洪这么做。并说,如果邓亮洪有任何投诉,过后可用书面方式提出,总监票官会作出答覆。看来监票官的真正作用是监视邓亮洪的,这样的选举也能算民主选举?这样的政府也能叫民主政府?

稍后,当邓亮洪和另一参选人惹耶勒南碰面时,大家交换了情况。两人都注意到另一不平常的现象:有很多在选票上所划的叉,非常端正整齐,所划的线,从一个角顶,划到对边角顶,再从另一角顶,划到另一对角顶。一般选民在投票站接到选票时,都会随手打个叉,不会那么费神,去划个工工整整的叉。即使有个别选民会这样做,但也只是鲜有的个别现象,不像他们分别看到的那么多,而且一叠一叠的。如果不用调包来解释,没有人能解释得通。

公开的拉票

除了上面所提到的各种不合理又不合法的现象之外,邓亮洪说,在这次选举进行过程中,还出现了其它违反国会选举法令事件。例如,总理吴作栋和其他行动党领导人,居然到各处投票站,去和正在排队等投票的人交谈。这是违法的行为。他的解释是:他只是到各投票站巡视。这是讲不过去的。首先,选举开始前,整个内阁已经解散了,吴作栋和其他行动党领导人已经不是总理或什么部长了。在新的内阁组成之前,他和其他行动党领导人,只不过是党的领导人罢了,而不具任何官衔,他们的权利与地位和其他反对党领导人无异。他们根本没有所谓“巡视”的权利。他们“巡视”的目的,不外乎选举期间去拉票。这在西方民主国家不但违法,还会被取消当选资格。但在新加坡却相反,因为那里是假民主、真独裁!

邓亮洪代表的工人党向警方投诉后,检查署决定不起诉吴作栋等。总检查长的理由非常“充份”,他解释国会选举法说:该法令只是禁止任何人士出现在 “离投票二百米的范围内” 。这 “二百米的范围” 不包括投票站本身! 只从投票站 「外边」计算,而吴作栋等人只是出现在投票站「里面」,所以并不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吴作栋等人是飞进投票站里去的吗? 代表新加坡第一号的法律人物如此荒谬的解释国会选举法,证明这个国家的法律已经被独裁者玩弄于股掌之中;新加坡政府本质上与中共恶党一党专制根本没有丝毫区别!

新加坡法律置人于死地

从以上不合法规的现象看来,工人党是有足够的法律根据,向法庭提出申请,挑战李光耀把持的行动党人的无耻行径,要求法庭宣判静山区这次选举结果无效,但是,根据过去的经验,不论反对党有多大的理由,法庭总是作出对反对党不利的判决,而且还要他们负担沉重的惊人诉讼费用。新加坡从经济上搞垮对手的作法简直就是中共的翻版。

其实,邓亮洪和李光耀的争斗,在邓亮洪决定进入政党参加大选之前就存在着。到邓亮洪参选时,他和李光耀父子还有一场未打完的官司呢。

邓亮洪这个案件不是孤立存在的,这种事情在新加坡还不断的发生。所以我想花些时间稍加整理,希望能把李光耀的皮再划开的深一些,露出黑骨头,让大家看到那其实是和中共独裁一模一样的骷髅!

提要:澳大利亚大洋报( THE PACIFIC TIMES)在2000年8月31日第335期有一个系列报导《与李光耀较量》,说的是一位从以前的华文学校毕业的学生邓亮洪,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在1968年跻身成为以英文为载体的律师界的著名律师,并在2000年接受在野党工人党的邀请竞选国会议员。邓亮洪的不畏强权和人民对他的拥戴让李光耀魂飞魄散,李光耀在自己把持的「行动党」要输掉的关头,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把选票偷梁换柱,并派人追杀邓亮洪──这就是自诩为民主国家的新加坡发生的事情。

李光耀贪腐的罪证

其实,1997年初的国会议员大选前,邓亮洪就戳了李光耀的马蜂窝,这让独裁的李光耀咬牙切齿、誓死要报复!这就象刚进京的江泽民被大明星刘晓庆嘲笑后,设计陷害把她投入监狱一样,江派人把她的房产统统超低价卖掉,让她生无立锥之地,并且至今还时不时在媒体上臭臭她。

大洋报透露,1996年,新加坡出现地产热,物业价格飙升,人们都在排队购置物业。而就在这个时候,新加坡的HPL公司分别以5%和11%的优惠售给李光耀和李显龙父子4000多平方尺的大宅四座。这件事在新加坡炒得很厉害,特别是在民众中间和网络上。

由于舆论压力太大,新加坡届时的总理吴作栋装模作样表示要做调查,但他没有让「贪污调查局」去查,而是让财政部长和他的部下的一个副司长来牵头调查。财政部长敢查李光耀,他还要不要脑袋了?

政府是李光耀手里的橡皮泥

国会准备在5月20日进行三天辩论会。但就在前一天,5月19日,HPL公司的董事会却抢先一步邀请新加坡本地传媒召开记者招待会,解释他们为何要给予折扣卖楼给李光耀父子。是因为,他们希望名人效应。李光耀来个先入为主,先造舆论。李氏父子打着滚儿睡也不需要那么多房子,说到底还是要转手卖出去赚钱,但这绝对不属于受贿,更不属于贪污!

5月23日,当新加坡国会正在为此进行辨论的时候,香港《亚洲周刊》的记者就此问题在采访了很多人之后,又采访了执业律师邓亮洪。邓亮洪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个事件应该由新加坡的「贪污调查局」来查,而不能由所谓的政府官员调查。由新加坡的政府非专司调查就等于李光耀自己查自己,这显然是个笑话。

法庭是李光耀的嫡孙孙

邓亮洪的访谈被引用在《亚洲周刊》中,并成为当期一篇醒目文章的结论。这好比一个炸雷,使民众看清了政府的虚伪和李光耀的腐败。「腐败」在新加坡非同小可!

文章刚一出来,《亚洲周刊》和邓亮洪就分别收到李光耀父子的律师信,要求道歉和巨额赔偿。《亚洲周刊》当即发表了道歉启事,并赔偿150万新币,他们知道这是最明智的作法,否则后患无穷。而邓亮洪拒绝赔偿,因为他认为他是“公道评价”。这对于李氏父子来说简直是老虎嘴边拔毛。

他们的律师蛮横的说:邓亮洪对李氏父子含有恶意。具体“罪行”为:李氏父子是以发展西方经济模式为目的。而邓亮洪在1992年曾和一批教授上书政府要求增加教育中的中文含量由5%提到25%,罪名是「特别文化要求」。新加坡敢向李光耀呛声的人又一次看到敢揭露李氏父子的决没有好果子吃。

官司一直拖着,等着上法庭。其实上不上法庭邓亮洪都注定要输,因为法庭是李光耀的嫡孙孙!

背负着这个官司后,伴随着又一次大选的开始,邓亮洪再一次戳到了李光耀的霉头,这次李资政玩得更狠了。

媒体是李光耀的舌头

新加坡大选五年一次,历来都是走过场,谁敢跟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作对那就是活腻味了。所以很多参选人在老婆要跳楼的死谏下而放弃。如上文提到的1996年底,邓亮洪的出现以及他带来的优势,使人民行动党十分紧张,他们就以“大汉沙文主义者”和“反基督”、“反回教”的名义诋毁邓亮洪。「造谣诽谤」是独裁者的三餐,哪顿都缺不了。

1996年12月29日,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登门造访邓律师,问道:“您对李资政和行动党人的指控,有什么看法。”邓律师回答:“他们在撒谎。”

新加坡的媒体是李光耀的舌头,邓亮洪的讲话当然又成了一条小辫子。第二天,记者的访谈录已登在了《海峡时报》上。同时,邓亮洪也收到了人民行动党的律师信,信中宣称:限定邓(一天后)在元月1日晚9点钟以前,可以在任何工人党的群众大会上作公开道歉,并收回对李资政和行动党人的指责,收回所谓“撒谎”的指控。

人民拒绝暴政和谎言

进入大选以来,在新加坡各地,到处是普通的人民群众,他们扶老携幼,携带餐具、食品等,把选区的会场,变成了野餐据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工人党的支持者。

元月2日是投票日,前一天、1997年1月1日工人党召集的群众大会上,被诬陷的邓亮洪问群众:“我不答应收回对他们的批评,不向他们(李资政和行动党人)道歉。”

数以万计的群众振臂高呼:“不──”

邓律师又郑重宣布:“我要和他们 (行动党人)在法庭上见,我不但不道歉,而且要去警察局告他们!”

群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对邓律师成功的演讲和坚强的意志,群众报以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事实证明独裁者李光耀和他所把持的党是失去民心的!这和中共的处境何其雷同。

整个局势已经明朗化了,明眼人也看得出来,邓亮洪所代表的工人党拥有了超过半数的支持者,选票约在65%以上。而去参加李光耀的行动党群众大会的仅三、二千人。

这时,行动党的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已发出了信号。李光耀的儿子、副总理李显龙登台亮相。公开说行动党一定会赢得大选。这和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已经把当选名单交给海外江氏嫡亲网发表一样,独裁者的所谓“选举”都是耍弄人民的把戏。

邓亮洪获民意支持的原因

在圣诞节和新年期间,邓亮洪和惹耶勒南两位律师及其竞选搭档人,顾不得休息。白天,邓亮洪律师的身影出现在银行区。傍晚,他的身影又出现在后港、静山和麦波申等选区。

因此“静山区已经不平静了”!“新加坡也不平静了”! 邓亮洪和惹耶勒南两位律师,每到一群众大会场址,会前或会后,都受到群众,特别是年青人热情的包围,好像他们是追星族极度崇拜的大明星一样!

当邓律师乘坐他的奔驰骄车进入群众会场时,一位警官探进身子,见是邓律师,他竖起大拇指,那眼光在说:“我们是支持您的。”

邓亮洪的异军凸起,让李光耀领导的行动党政权有了强烈的不安全感,他们清楚知道,邓亮洪的异议在立场上及本质上,和其他异议分子所持有的意见完全不同!那些人顶多表示“老爷您的袍子脏了,应该脱下来洗一洗了”,而邓亮洪是出于对现政府的不满才加入竞选行列的,这样的人对于独裁者来说是极其可怕的!

李光耀 “半仙” 还原成独裁者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联合邦而独立。李光耀代表新加坡人民发表独立宣言:“新加坡将永远是一个自主、独立与民主的国家,我们誓将在一个更公平、更合理的社会里,永远为人民大众谋求幸福和快乐。”

但是,阴谋家李光耀一上台就置新加坡占77%左右的华人于不顾,限制汉文化、推行英文教育,妄图让华人失去和忘记自己的根。从人民行动党成立开始,李光耀就耍尽手段成功夺取了行动党的领导权,并进一步取得政府政权。自从他把持政权以来,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国会议员选举,只不过是重新确认强权的仪式,只有“选举”之形,没有“选举”之实。新加坡成为地道的独裁统治国家。

邓亮洪多次在私下或在半公开的场合,曾强烈地表示不赞同行动党的排斥华文教育政策,不认可将华社全面边缘化!邓亮洪曾经多次用强烈的语言指出:华社是国家主流族群,不能只是行动党政策的应声虫,只配充当行动党政治大爷们巡视选区时,为他们抬轿子、吆吆喝喝的鸣锣开道的“小鬼”!

在1月1日集会的临时演讲台上,参选的邓亮洪律师时而用流利的英语,时而用马来语,时而用普通话、还用福建语、广东话和潮语等,对行动党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政策发表了慷慨激昂而又严肃的批评。

邓亮洪问群众说:“我原是华校生,现在是一名用英文工作的律师。为何李光耀指责我是反「受英文教育」者?”台下群众的应声,好像巨浪般的热烈回响:“李─光─耀─怕输”!

跟随传来的是排山倒海的热烈掌声! 在场为李光耀探听消息的人被这种阵势吓得目瞪口呆。邓亮洪又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得到的回应都是那么的热烈。

“李光耀怕输”已经成了群众对问题的经典式回答! 这大大出乎邓亮洪律师的预料之外!邓亮洪律师说,这几十年来,在新加坡媒体已经习惯于把李光耀捧成了神仙。经过这次大选,新加坡人民第一次把这个“半仙”还原成了独裁者!

鼠肚鸡肠的李光耀怎能容忍有人抢了他头上的耀眼光环? 邓亮洪已经成了他的眼中钉,上了他的死亡名单!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