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简介 新加坡的国家建设与国民政治

19/07/07

Hill and Lian (1995) The Politics of Nation Building and Citizenship in Singapore.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的国家建设与国民政治》两名作者是在大学任教的社会学者。

作者尝试以新加坡的建国经验,来探讨后殖民时代的政府在独立建国的过程中,如何通过国民政治来塑造国家以及国民意识。在塑造国民意识里,教育与文化是两个大政治课题。

新加坡国民意识是建立在人民行动党制定的政治思想意识形态的基础上:多元种族主义,务实主义以及唯贤主义。新加坡的种族隔离意识是殖民政策的结果,而多元种族主义,持续了殖民时代的种族隔离政策。务实与唯贤主义,则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政治思维。

新加坡推行双语政策:英语以及另外一个第二语文,这一般上是指母语。这政策塑造了新加坡是以英语为主要语言的国家。教育政策压抑了种族语言文化的教育。而政府为了管制种族文化活动,主动领导族群社区进行塑造国家意识运动。

政府充分利用公共住屋政策来规范社会行为。住房分配政策让政府,对社会架构进行任意的调整。社区组织让政府参与居民的活动,并进行监管。购房贷款负担逼使公共住屋居民,成为供应新加坡人力资源的主要来源。

家庭为新加坡建国承担义务。政府把家庭提升为调解个人纠纷,与灌输价值观念的重要社会单位。因此,政府可以通过影响家庭的政策来改变社会。比如人口条件与教育优先权,人口条件与住屋分配优先权等等,都是用来重新塑造社会结构。

政府在进行巩固政治权力的过程中,让半官方的机构崛起,以取代社会里的传统民间机构。华人的宗乡组织,与类似的马来组织都走向没落。政府领导的社区组织,成为主持民间活动的积极分子。

务实主义下的教育政策,带来物质主义与个人主义的思想。因此,政府试图通过族群文化的再教育,来重新把断根的文化再续上。政府先后推出了儒家思想,宗教教育,亚洲价值观,以及国家的共同价值观,来重新进行国民意识教育。

民事权力与政治权力是国民意识的组成部分,也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力。人民参与国家文化建设的过程中,追求原创性的新观念,所以对不利的政策进行批评。民间开始寻求政治参与,民间组织在政府的严密监管下渐渐兴起。

民间组织多数是政府认可的社团组织,因为社团组织的建立是在政府的行政权力范畴之内。政府试图通过受管制的渠道,让受过高深教育的国民,参与不带政治意义的创意性社会活动。这一政策可以看成是政府,回应中产阶级对参与民主议程的索求。

---

分类题材: 书评_books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