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黄鸿年的金融危机预言

03/11/09

作者/来源:赵 磊(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http://blog.huanqiu.com

《两个预言,三种前途》

2009年10月中旬,应著名金融投资家黄鸿年的邀请,我赴新加坡与他作了三次畅谈。当谈话涉及中国大陆政治经济时,黄先生和我,各作了一个预言。

黄鸿年先生的预言是:“五年之内,中国必然爆发金融危机”。

这位熟读毛主席著作、喜欢吃回锅肉、酷爱唱红歌的富商,60年代被乃父送来北京“让毛主席管教”,亲身经历了文革和上山下乡,对中国有一种欲说还休的复杂情结;70年代初回印尼继承父业,“在游泳中学会游泳”,成了实业界的“过江猛龙”;90年代因“中策现象”而名噪一时,被刘国光视为企业改革的一代范式;2000年以后杀进虚拟经济,驰骋股市,颇有斩获。

然而,这个被称为“股市金手指”的金融投资家,据说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也损失了十个亿(新加坡币),并因此与花旗私人银行叫板,而成为媒体焦点。

马克思说,“存在决定意识”。以黄先生的身份和立场,如此明确唱衰市场经济,恐怕不仅需要有相当的自信,而且需要有相当深刻的反思。当我问“依据何在”时,也许是天机不可泄露,他没有展开自己的推理过程,而只是说了四个字:“物极必反”。

我发现,越是资本主义体制中的人,越是不大相信西方主流经济学的那套“黑板经济学”——比如金融大鳄索罗斯,他说的一句“市场经济具有内在的不稳定”,就曾令我刮目相看;而越是资本主义体制外的人,却越是把“黑板经济学”奉为圣经——比如我党党校许多教授,就以嘲笑马克思为荣。

与关在笼子里的教授不同,黄鸿年、索罗斯这样在市场经济中摸爬滚打的人,其认知基本上来自于实践,而不仅仅是书本。当书本与实践发生矛盾时,他们相信谁呢?我想他们只能相信实践,而决不会去相信书本上漂亮的假话和懵人的模型——想当年,红军在长征路上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最终抛弃了能写满一黑板公式的海龟们,因为继续相信李德和博古同学,那可是要死人的。

我很认同黄先生的预言,这不仅是因为丰富的人生阅历,已经把他磨炼成了一个老谋深算的“两报一刊”,更是因为:从今天全球金融危机的逻辑中,我发现,由“透支消费”引发的金融危机,同样是中国未来无法摆脱的宿命。所以,理解其中的“必然性”,对于读过《资本论》的人来说,应当是没有什么障碍的。

问题是,把时间精确定位在“5年之内”,是不是有点占卜打卦的味道?回国后才想起,忘了当面请教黄先生。都说“预测越具体,越容易出错”,即使是相当专业的人士,也不敢整得太精确了。

不过,按“透支消费”在中国展开的速度来大致推算,类似美国次级贷款那样的“道德风险”,几年之内已有足够时间积累起一场不小的风暴能量了。尽管会有许多不确定性,黄先生的“5年之约”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最近银监会急匆匆推出“消费金融公司”,好象连5年都等不得了。届时如果房地产价格暴跌,中国金融系统将会死得很难看。

我也做了一个预测,并概括为三句话:

第一句话: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私有化的经济基础与共产党执政的上层建筑),是当前中国的基本矛盾,这个矛盾是中国当前一切矛盾的总根子。

第二句话: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不和谐,是当前中国最大的不和谐,今天中国的一切不和谐,都能在这个“不和谐”中找到源头。此“不和谐”一日不除,一切有关“宪政”的、“政治体制改革”的主张和分歧,就决不会休矣;一切有关中共前途的意识形态争论,就决不会平息。

第三句话:这个基本矛盾如何解决,将决定中国未来几十年的前途命运。大致说来,这个基本矛盾有三条解决途径,并由此形成三种前途:

—-第一条途径,如果保持目前经济基础的变化趋势,让上层建筑来适应越来越私有化的经济基础,那么10年之内,中国共产党的招牌必然摘下——这是右派的目标;

—-第二条途径,如果维持目前的上层建筑不变,左派必将以共产党的名义进行反击,以求收回失地,逼迫日益私有化的经济基础做出让步——这是左派的期望;

—-第三条途径,如果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均互不相让,二者的矛盾就只能通过“革命”来解决了,果如此,则中国难免血光之灾,天下将大乱矣——这种结局,不仅善良的人们不愿看到,而且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右派,恐怕比左派更为担心害怕。

黄先生认为,以中共的历史传承和可以预见的权力更替格局,第一种前途决无可能;最有可能的发生的,将是第三种前途。或许,我和黄先生的分歧就在这里。

在我看来,第一种前途不仅“可能”,而且是“相当滴可能”。因为不论“历史传承”如何正统,都无法抗拒“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无情法则。尤其是在第二种前途的压力下,右派心知肚明第一种前途才是“上上策”;为了避免第三种前途,右派使出吃奶的劲,也要把第一种前途变为现实。

所以我们不难理解,“宪政”、“民主社会主义”、“全民党”、“军队国家化”、“共产党非法”之类的东东,为什么能够成为最近几年来最为蛊惑人心的口号。而这些口号之所以气焰越来越嚣张,就在于它们有“自己的”经济基础撑腰。

作为华人,黄先生对中国充满了感情;作为中共的老朋友,黄先生的父亲和黄先生本人,与中国政府几代领导人都有着良好的友谊。从内心深处来讲,黄先生一定担心中国陷入晚清那样的乱局之中。私心以为:“与其陷入第三种前途,不如走向第一种前途”,也许才是黄先生潜意识里的选择吧,不知黄先生以为然否?

我也不希望中国陷入晚清那样的乱局之中。虽然我看到,走向第一种前途的可能性正越来越大,但若要我在一、三之中作出选择,我是宁愿投票给第三条途径的,因为我实在不愿看见“胡汉三又回来了”。用毛泽东的话说:“革命死了几千万人,为了什么?你们想过没有?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那么多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实在是不甘心啊!

当然,黄先生也在想这个问题,所以临别时给我出了一道题:

新加坡是资本主义国家吗?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难道不是吗?难道是吗?
是耶,非耶,容另文讨论吧。

(2009-10-25)
注:该文未经黄鸿年本人审阅,如果误读了黄先生的思想,责任在我,与黄先生无关。再次谢谢黄先生的好酒、回锅肉和麻辣排骨!

(江西李建军091103批评)

近日在网上看了一位名叫赵磊的作者,发表的一篇题目为《两个预言,三种前途》的文章,貌似在阐述客观规律,实为改旗易帜制造理论依据,流毒不可小视,必须进行批判。

一.落后的经济基础“决定不出”先进的上层建筑!

我认为,赵磊这篇《两个预言,三种前途》的文章的核心思想体现在下面文字中:

“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私有化的经济基础与共产党执政的上层建筑),是当前中国的基本矛盾,这个矛盾是中国当前一切矛盾的总根子。这个基本矛盾有三条解决途径,并由此形成三种前途:

第一条途径,如果保持目前经济基础的变化趋势,让上层建筑来适应越来越私有化的经济基础,那么10年之内,中国共产党的招牌必然摘下——这是右派的目标;

第二条途径,如果维持目前的上层建筑不变,左派必将以共产党的名义进行反击,以求收回失地,逼迫日益私有化的经济基础做出让步——这是左派的期望;

第三条途径,如果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均互不相让,二者的矛盾就只能通过“革命”来解决了,果如此,则中国难免血光之灾,天下将大乱矣——这种结局,不仅善良的人们不愿看到,而且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右派,恐怕比左派更为担心害怕。”

一些网友们针对文章的上述观点,已经进行了批判。网友和我的批评如下:

1.落后的经济基础“决定不出”先进的上层建筑—-改旗易帜的第一条路是灾难。

网友【donghe008】回复:作者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无情法则,为资改派的合法性堂而皇之地辩护,实为资改派争取合法地位的代言人。

【金牌民工】回复:“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宣扬鼓吹右派的政治理想,在左派中间给自己拉选票”。

【只要肯登攀2010】 回复: 作者不要忘了经济基础是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诸因素组成的,而最强大的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觉悟了的革命阶级必将把阻碍他们前进的落后生产关系及其腐朽的上层建筑打得粉碎。

【xu1013】回复: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资本主义的铁的法则。中国如果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在这个丛林中,帝国主义是成熟的狼,中国是刚出生的羊,中华民族的命运,很可能会步印地安人、巴勒斯坦人的后尘。结论:只要不是中华民族的叛徒,就应力争走社会主义的道路,就算一时难以成功,也要尽力避免资本主义复辟,同时还要避免国家分裂。

【背负青天】回复:中国前途的第一种可能性很大。说穿了,资产阶级政党统治已经33年了,因为真正的共产党是不会实施私有化路线的。在广大民众不至于饥寒交迫,尚有一口饭吃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流血革命事件。历史上的农民起义改朝换代都是因为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状况下才会发生,近代的社会主义革命都有一、二次世界大战做背景。在目前世界没有大规模战争的形势下,二、三可能几乎没有,倒是第一种可能性最大。如果发生革命性的暴力反抗,就会发生大规模镇压。官僚资产阶级绝不会自动放弃政权。

江西李建军回复: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铁律。但是,先进的经济基础将决定先进的上层建筑;私有化剥削化的经济基础将决定腐败落后的上层建筑。而腐败落后的上层建筑,最终将被先进代表先进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阶级所推翻。

可见,落后的经济基础,“决定不出”先进的上层建筑。即使中国的官僚和学术资产阶级及四大窃贼们,凭借其窃取的经济基础,有可能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改旗易帜,取代G产党而上台。但是,由于其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反动性、落后性和腐朽性,最终,随着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的激化,代表先进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无产阶级将埋葬之。所以,反公有、反公正的剥削阶级的最终失败是必然的。冒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法则,为右派资产阶级取代共产党的阴谋张目也是徒劳的。

所谓第一种前途,还得有一个假设条件,即所有的真正共产D人都死绝了。事实上,人类对公有公正的追求是永恒的,真正的共产党人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反复证明,无数革命者、尤其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领袖和骨干分子,都不是因为活不下去才去革命的,而是为了公有公正的信仰去革命的。由此可以反证出关于无产阶级革命不会到来的悲观失望论是极其错误的。

2.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战胜反动的剥削阶级—-中国回归公有公正的第二种前途是必然的。

【狂剑客】回复:不过我觉得必走第二条途径(无产阶级收复失地)。

【hc46jwzm】回复:作者为什么非要在1、3种选择呢?我看第2种最好。解放前都是资本家、地主的私有制经济基础,它决定了那种上层建筑必然被推翻,何况现在还有众多40-70年代出生体验到公有制好处的民众。

江西李建军回复:

在帝国主义虎狼围剿的当今世界,如果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必定四分五裂。中国的近代史已经反复地证明了这一点。推进私有化的官僚资产阶级、学术产阶级和窃贼资产阶级,实质就是为帝国主义服务的走狗汉奸和卖国贼!虽然他们的忽悠欺骗会得逞一时,但决不会永远得逞。公有公正公平公开竞争,必然取代私有剥削垄断买办竞争;计划指导下的市场当经济裁判,必然取代剥削阶级贪婪无计划的无序市场当裁判;公有公正公平公开的政治竞争、无产阶级当政治裁判,必然取代剥削阶级金钱操纵的伪民主竞争、垄断资产阶级当裁判。

3.为粉碎剥削阶级的最后疯狂,无产阶级要做好出现第三种情况的准备!

【youguoyoumin】回复:我觉得发生第三条的可能性最大!资改派不会主动修正其反动路线,同时,资改派都已经留了后路,手里揣着外国护照,实在撑不住,可以立马溜之大吉,投靠帝国主义,所以资改派才敢如此疯狂,因为无所顾忌!再者,资改派可以在局势最危险的时候,勾结帝国主义,按照零八宪章要求,将中国大卸八块甚至数十块,那么,发生革命的机会就丧失了!千万不要认为资改派会良心发现,浪子回头!不可有此幻想!

【zw_ls】回复: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就是要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消灭私有制,如今中国大行私有制,所谓特色,不就是大兴资本主义,革命先烈在天有灵,他们能同意吗?

【胡宝燕】回复:我看最好的选择就是资产阶级放弃金钱,和人民大众同呼吸共命运,免遭血光之灾,真要出现第三种情况,最后的胜利还是无产阶级,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江西李建军回复:

为了捍卫人民的利益,为了不让革命先烈的血白流,无产阶级要牢记毛泽东同志的教导,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在剥削阶级专政条件下,拿出枪杆子闹革命。

现在的中国,剥削阶级已经复辟私有剥削经济过半,无产阶级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随时准备粉碎剥削阶级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的最后疯狂。认为“资产阶级会放弃金钱、剥削阶级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观点,无异于以虎谋皮,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无产阶级及其共产党人必须丢掉幻想、拿起武器,准备战斗。

4.保持现状的拖延战术、听天由命的无所作为态度,实质都是渐进式复辟资本主义之术!

【zxyrrr】回复:第一条路维持现状不变。第二条路精英走回计划经济。第三条路人民醒来,世界大同。

【山筋】回复:摘下G产党的招牌,是不行的,人民不答应;逼迫私有化经济基础做出让步,是不可能的,既得利益者不同意;重上井冈山,是不现实的,国共争夺的枪炮声还在耳畔回响。唯一的出路是像两岸关系一样—-维持现状。当然,这种现状绝对不会维持100年!

【lisa860000】回复道:如果给任何一个人机会,让他来改造世界,那么这个人就会变成最不可能改变世界的人,因为他的高度并没有决定了他的视野,站得太高反而会很彷徨。直到等到大家不断的用实践在检验这种做法是不是真理的时候,那么掌握这些真理的人也都死去了。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国家,也许只能这样混乱下去,我们作为个体,也只有在这个乱世寻找自己的位置,谋求生存,更好的生存。

【飞鸿雪泥】根据最近的三十年说法,其实还有四年的持续状态,也就是说目前的状态还有四年可以维持,四年后将进入危险期,这一时期将持续六年,然后好转迎来明亮的14年。

江西李建军回复:

维持现状论、听任混乱下去的听天由命论,实质是渐进式复辟论。渐进式复辟论,实际上是告诉官僚资产阶级和四大窃贼:时间不多了,要加紧抢劫、加速复辟,加快改旗易帜!

明摆着私有化剥削化和买办化,与公有公正为目标的社会主义不能久处一地。非要维持现状、听天由命、无所作为,其反动性与渐进式台独一样,就是为官僚资产阶级全面复辟资本主义争取时间,用时间换空间,最终达成罪恶的目标。

所谓“第二条路精英走回计划经济”,是对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回归公有公正为目标的社会主义的正义事业的恶毒污蔑。

所谓第三条路将“世界大同”“ 迎来明亮”的谬论,是彻头彻尾的忽悠和欺骗。私有化全面达成之日,既是剥削阶级群魔狂舞之时,也是无产阶级革命反抗之日,那有什么“世界大同、迎来光明”可言?!

二.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奥林匹克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赵磊在文章的最后抛出了一句半明半暗的试探之语:“新加坡是资本主义国家吗?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吗?难道不是吗?难道是吗?是耶,非耶,容另文讨论吧”

我的批判如下:

1.公有经济和私有经济的比重决定该社会的性质。

新加坡是不是资本主义国家,要看其私有剥削经济的比重有多大。如果新加坡的私有剥削经济的比重大于公有经济的比重,整体上就是资本主义国家;反之,如果新加坡公有经济的比重大于私有剥削经济的比重,整体上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如果公有与私有经济的比重相当,就是一个半社会主义、半资本主义的国家。

2.栓在资本主义腐败躯体上的“蚂蚱地区”的发展模式不具代表性。

一些弹丸之地的小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或靠码头经济、或靠转口贸易、或为帝国主义搞加工贸易,或与帝国主义军事同盟依赖帝国主义的输血发展起来,加上当地劳动人民的勤劳和创造,这类地区的经济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取得快速发展。

但这些地区,是栓在资本主义腐败躯体上的一只“蚂蚱”。这种“蚂蚱地区”的发展模式,其本质仍然是极少数国家和地区剥削和掠夺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极少数垄断剥削阶级和剥削剥夺绝大多数无产阶级的强盗式、海盗式、类兽人式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这些“蚂蚱地区”,人与人之间仍然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而且这种 “蚂蚱地区”与帝国主义同呼吸共命运,帝国主义一“感冒”,他们就跟着犯“流感”;帝国主义一危机,他们就跟着疲软。试想,把这种“蚂蚱模式”移植到有 13亿人口的中国,能成功吗?决不可能!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实行了数百年,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人民相对贫困、绝对贫困、南北差距、东西差距越来越大的现实,彻底揭穿了资本主义可以救中国、救人类的反动骗局。所以,“蚂蚱地区”的发展模式不具代表性,更不可能成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样板。

3.作者说半句留半句以探听虚实,有人就跟进附和。

如【mgld120】回复:资本主义体现的是人的全面发展。

【万方】回复:试着解读黄鸿年的问题:新加坡是资本社会主义,中国是社会资本主义。呵呵!

【明月当空】回复:中国姓资也好性社也好都无所谓,只要革掉社会主义的弊端使其能正常的运行能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这就是好主义。

江西李建军回复:

所谓的“资本主义体现的是人的全面发展”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只要这些选择性失盲者睁大眼睛看看资本主义国家和世界各国无产阶级的苦难,就能让这些剥削阶级的代理人哑口无言。

所谓的不问姓资还是姓社,实质就是要姓资。混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实质是为渐进式复辟私有制炮制理论基础。因为,要么公有公正竞争,要么私有剥削竞争,两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而私有剥削竞争制度,实质就是反公有、反公正、反公平、反公开的类兽人制度,

一些人打着改掉社会主义的弊端的旗帜,实质就是要渐进式改掉社会主义。

4.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奥林匹克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人民科学家钱学森生前说得好:“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中国就完蛋了!”此乃至理名言,后人当永远牢记!

我理解的毛泽东思想加公有制,就是走向公有、公正、公平、公开竞争的经济政治理想。没有公有,就没有公正! 没有公有公正,十多亿人口的中国,就会四分五裂、重返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苦难深渊!

中国和人类的前途只有一个,即创建公有公正公平公开竞争、底层无产阶级当政治裁判、计划指导下的市场当经济裁判的奥林匹克社会主义!最终消灭人剥削人、人吃人的私有剥削经济制度、用公有公正的真民主取代剥削阶级金钱操纵的伪民主。

历史已经证明还将继续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公有公正竞争的奥林匹克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人民的共和国。

让那些变着法子宣传人吃人的剥削制度的类人猿和类兽人见鬼去吧。

公有公正公平公开竞争的奥林匹克社会主义万岁。

---

分类题材: 财务_finance,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