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应该怎样认识新加坡

13/06/06

作者/来源: 长江短笛 http://bbs.service.sina.com.cn

最近,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访华时,说过大概这样一句话,大意是新加坡在东南亚国家中不谋求与中国最友好。其实,过去多少年,这个国家都是这样做的。

有国人对此深感不解或不满,还有人从外交角度对新加坡低调的华人情结进行批判。笔者认为,这是因为国人的华人情结太重的表现。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形势下,大可不必明说或多提“我们应该是兄弟”、“我们是亲戚”之类的话。除了英美同种同文,似乎是铁打了同盟外,有多少国家因为是亲戚有缘源,就可以放弃本国利益和生存的原则呢? 阿拉伯兄弟们怎么样? 南亚兄弟们怎么样?更不要说东欧兄弟们了,即使是西欧兄弟们,也有人不加入欧元,也有人中途从欧盟中退出。为什么,国家利益至上。

至于共产主义是全社会、全球性的理论,那是一个非常遥远的理想和目标,是当今人们认识上的一种境界,大概不能直接解决目前国与国之间关系方面的问题吧。

何况我们中国并不强大,国内自身的实力和在国际上的影响都不足以左右全球局势。我们作为一个大国,都在“冷静观察,站稳脚跟,沉着应对,韬光养晦,善于守拙,绝不当头”呢。我们不能以美国的心态来观察和要求一些小国。一来中国是不谋求霸权的,二来就中国目前实力,对外除了示好,如最近印尼地震救灾等,过去海啸救灾,你没有能力去庇护需要庇护的国家,也不有必要。我们过去曾经庇护过欧洲某个国家和亚洲某些国家,也搞得不欢而散。

所以,我们对新加坡,这个除中国之外的唯一的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我不知道外蒙该不该算华人国家?),不要以中国的国家利益去要求它,更不要以陈家庚为标准去期待那儿的政治家和实业家,也不要以对中国非常主动友好的国家来比较它。它的亲美亲西方政策、它对中国在东南亚国家中不带头示好的态度,都是根据它的国家利益来决定的。它在台海两边曾经有损害中国的行为,虽然不能被大陆及绝大多数中国人接受,值得我们 “强烈反应” ,但站在新加坡国家利益的角度想,那也是正常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借鉴新加坡社会管理和经济建设方面的成功经验,并有收获,大概没有人公开反对和否定。但有人以新加坡对外对华政策为由(实际上是低调的“华人情结”),对新加坡建国以来政治制度建设和文化及道德建设予以否定,尤其是说它在文化道德上“不东不西”、“不伦不类”,这就比上面的偏差更大了。

其实,笔者认为,新加坡可以算是融东西方文化为一体,将文化道德建设与国家建设协调发展的成功的一个典型。他们的做法说明,华人社会对西方进步文明是有能力和胸怀接纳消化的,同时也有能力抵御西方消极颓废文化。我们国家现在开展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实际上是运用国家力量的一次新的文化道德建设。有人以道德建设动用国家力量为悲哀,我不敢苟同。新加坡的文化道德正是以动用国家力量为主建成的,它的许多做法我们应该借鉴。

新加坡独立40多年,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国崛起为令人钦佩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在东南亚地区可算一个政治强国。除了国家幅员太小给人以缺憾外,对于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可圈可点的的经验确实很多。原以为,号称“开明的独裁”的国家,只是法制完备严厉而已,细究根源,举国坚持不懈推行公民道德教育可谓功不可没,它们构筑全民价值体系的做法,我们中国可资借鉴。

一是在复杂的民族背景基础上培育共同的价值观。新加坡国民中有华人、马来人、印度人,他们信仰的宗教有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等。在这样复杂的种族宗教背景下,新加坡国会通过的《共同价值观白皮书》将“国家至上,社会为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关怀辅助,同舟共济;求同存异,协商共识;种族和谐,勇敢宽容”作为新加坡国民共同价值观念体系的基础。20世纪70年代,新加坡的道德教育目标是培养做好公民。随着经济发达程度的提高,又不断融入国际社会,新加坡德育目标又转向重振传统文化、弘扬东方美德、抗拒西方颓废思想的侵蚀。

二是在悠久的儒家文化基础上培育现代的东方价值观。新加坡坚持倡导以儒家思想为基础的东方价值观,对传统的“八德”即“忠孝仁爱礼义廉耻”赋予了现代意义:所谓“忠”,就是爱国,忠于国家,旨在把国民培养成为具有强烈凝聚力的新一代新加坡人;“孝”就是要孝敬父母、尊老敬贤;“仁”与“爱”则是主张国民要富有同情心和友爱精神,要关心他人;“礼”和“义”,是要讲究礼貌和礼节,对外国人不要卑躬屈膝,对同胞应一视同仁;“廉”指为官的德行,要求新加坡的官员树立为国、为民众服务的思想,并且在一整套严密的反腐化制度监督下、在“自律”与“他律”的共同约束下,廉洁奉公;“耻”就是指人们的羞耻之心,号召国民堂堂正正做人,为社会进步、富国强民做贡献。

三是在社会生活实践的各方面夯实公民道理的基础。新加坡的道德教育并非简单说教和高调宣传。一方面,道德教育从小抓起,注重实践。政府颁布了详细的思想政治教育大纲,从小学到大学,课程循序渐进。不同年级的具体要求各不相同:低年级偏重培养良好的行为习惯,而高年级则注重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新加坡政府还经常在社会上举办“忠诚周”、“礼貌周”等活动,培养和强化公民与人为善、互助友爱的良好品德。

四是以法律规范公民的道理行为。新加坡是个法制国家,但不以法代全,而是依法促德,出台了完备严峻的法律法规,强制人们遵守必要的道德规范。比如一旦被发现乱丢垃圾,违者除了要课以20至1000新元(1新元约合0.56美元)的罚款外,还可能要穿上标有“我是垃圾虫”的黄马甲,参加扫大街的强制劳动。随地吐痰、乱丢垃圾、擅闯红灯。新加坡政府认为,这些“小事”关乎整个社会的道德建设,一旦道德体系崩溃,其他就无从谈起,经济的发展也就偏离了本义。

结合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开展的几次公民道德建设,还有如下问题值得思考:

把共同价值观上升到国家意志,并确实能代表人民意志。无疑,新加坡立国后一直是人民执行党执政(大概是这样吧),而且威望一直不错,全民道德体系构建肯定是执政党的执政理念,但在国家社会管理面前,国家意志更能让各方面的政治力量和群众接受和遵从。

宗教信仰是这个国家道德建设在中国媒体没有公开说明的意识形态基础。在中学生中就有多数人已经信仰宗教,而且是以基督教为主。不管什么教吧,不是强调罪感就是强调耻感,从小就耳濡目染,民族素质的基础就这样打起来了。新加坡的多元文化,其实主要还是吸收了英美方面的文明成果,在现代化的强大压力下,那儿的政治精英坚持保留代表中华文明的儒家文化的底线,并使之现代化。

道德建设更要强调以人为本。凡涉及道德层面的,或者是不违法的事,一般不动用司法力量介入,这样也保持了国家法律的尊严。而且注意分类对待,比喻在校学生做了有违道德和规定的事,也使用鞭刑,但不是国家法律意义上的鞭刑,也不报警。而是校内自己的鞭刑,对违纪违规的学生进行公开的象征性的鞭刑。这种做法既严厉又有度,让受罚者知羞耻,又不至于今后无法面对社会。

中国进行某种教育有一个说法,叫言传身教,言传不说了,身教一般就是典型示范、树立榜样。但新加坡好象不止于此。对公民的每一种行为都有人有制度在进行具体的管理和约束。除了上面所说的对乱丢垃圾等行为的处理外,还有,比喻电梯门口先出后进的规矩,比喻上了厕所必须保洁的习惯,比喻公共场合排队的要求,政府都安排专门的人在那儿矫正各种不规范的行为,多年坚持,不是说说了事,也不是罚款了事。你用了厕所没保洁,就是用你自己的衣服去擦,也要擦干净了才能走,看你第二次还敢不也懈怠,一个国家公民的素质就是这样提高的。

现在,新加坡也面临着国家对公民、特别是人才的向心力凝聚力的问题。因为世界开放度越来越大,而新加坡国家太小,很多人不甘心囿于小国发展和生活。所以,它们非常注意培养公民对国家的识同感和责任感。这同我国因为太穷,一些人不不甘心囿于贫穷的状况类似。我们国家人才外流其实远比新加坡严重,因为人才资源基数大,也就没有新加坡那样的危机和压力

新加坡对华、对美、对英的某种态度,是维护国家尊严? 还是生存智慧? 是不是宏观外交的缩影?

新加坡不与中国大陆套近乎,有人会说,还不是我们不够强大。其实不然,它的原殖民宗主国英国如何? 大家认为它最倾向的美国怎么样?一个是老牌强国,至今雄风犹在。一个是当今唯一的超级大国,举世无双。但在关乎新加坡国家尊严时,你看它如何表现?

1994年,一位美国青年来新加坡旅游,用涂料在许多汽车上涂抹,违反了新加坡法规,新加坡判处他6次鞭刑。美国舆论哗然,强烈咒骂新加坡的判决。美国总统克林顿还亲自致函李光耀,要求新加坡免刑。但新加坡法院不予赦免,经再次审议,只减免为4次鞭刑。此人被打了4次鞭刑后,才让他返回美国。

美国公民在国外犯事不少,在日本和韩国更多。往往所在国处理这类事都看美国眼色行事,结果闹得所在国当地民众怒不可泄,酿成事端。而比日韩弱小的新加坡坚决顶住美国朝野压力,即使克林顿出面求情,也只给了减少两次鞭刑的面子。

英国在新加坡开设的巴林银行行长尼克·里森,在这儿搞金融投机,结果,1995年3月使巴林银行倒闭。他知道自己违反了新加坡法律,新加坡严刑竣法,就畏罪潜逃到德国。新加坡立即通令,德国不得不在法兰克福机场拘捕了他。尼克·里森向英国首相寄信求情,希望回英国受审。但新加坡不受左右,最终决定把他引渡回新加坡受审。法庭根据他仿造交文件、虚报数目和骗取保证金,给金融交易市场造成了重大损害,判处他6年监禁。

要知道,正是在1994年以前,新加坡最高法院判决后,如果罪犯不服,还可以上诉英国最高法院枢密院重审。就是在当年,新加坡才修改宪法,规定新加坡最高法院上诉庭为终审法院。仅仅是在次年,新加坡就以实际行动捍卫了自己国家法律的绝对权威。

这似乎说明新加坡这个国家有点儿六亲不认,民族血脉不认?国家沿革不认?最大来头不认?还是赤脚不怕穿鞋的?不是,它不是赤脚,它的政治制度、法律制度、道德体系、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相当成熟。它也不是不认各方“神仙”,它其实是一种理性的示强,是通过自己的坚持维护国家的尊严,从而提高了国格,这对于一个小国更显重要,这也是新加坡作为小国的一种生存智慧。当然,此举无法代表新加坡亲美亲西方的宏观外交策略,只是一种非常重要、十分有益的补充,但很重要很珍贵。

当国人埋怨新加坡人不认“亲戚”时,我不知道美国人和英国人有没有相类似的感觉。我觉得中国人通过新加坡的“六亲不认”,该要放下不必要的历史包袱了,反而应该深省:国家尊严需要自己维护。维护国家尊严需要自己强大的实力和底气。办好自己国家的事不要瞻前顾后,尤其不要自作多情束缚自己的手脚。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