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其实是个坏榜样

15/01/07

作者: 未详日期: 15-1-2007 来源: http://bbs.tiexue.net/post_1760735_1.html

全球范围内,新加坡政府算是大陆政府和大陆媒体最热衷于吹捧、评价最高的政府了。

新加坡位于马来半岛的最南端。这是一个海岛国家,总面积618平方公里,人口400万,现已发展成一个漂亮的现代化国家,成为亚洲经济“四小龙”之一。新加坡建国短短的几十年,经济发展却取得了巨大成就,综合国力大为提高,2005年人均GDP约2.5万美元,累积外汇储备已经超过1300亿美元,跻身世界发达国家行列。

而今天我们通常把新加坡的成功归结为新加坡政府的威权体制和其精英治国特色上。新加坡选择性的继承了很多,英国殖民新加坡制度中‘稳定压倒一切’ 的成分, 总理李光耀1959年上台执政时,是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总理,至今在位已有31年,是世界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新加坡政权的稳定之所以会在全球政体中独占鳌头,这当然与它奉行的‘高薪养廉’ 的文官体制,严格控制群众集会,严密控制新闻自由不无关系。再加上有关新加坡的其他一些特色制度,最有名的内安法和鞭刑。还有不能吃口香糖,还有重罚吐痰和乱丢杂物等等,总之可以确定新加坡是一个非常威权的体制。

诚然当年新加坡的人口大部分为来自福建潮汕的目不识丁的苦力和在逃的一些罪犯,时至今日新加坡能有现在的成就非常不容易,但我们假若新加坡建国之初并没有李光耀的设计,也没有处在这种威权体制的指挥下发展,其命运又会如何呢?

我想假如没有李光耀,新加坡还是同样会成功。要知道比起新加坡奇迹,另外两个汉人社会台湾和香港也同样获得了成功。谁又能肯定没有这套威权体制,新加坡就不会获得成功呢?

放眼华人移居的东南亚地区,可以发现,东南亚地区的发达程度恰恰同华人所占当地社会的人口比重成正比。像华人比重最多的新加坡 (或者还有台湾、香港、澳门) 都成了发达地区,华人比重较多的马来西亚、泰国发展较好,而华人比重最少的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较马、泰两国就差了很多。居住在东南亚的汉族人,大部分都被其他民族管理着,特别是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的汉族人,受到广泛的歧视,限制,但是,经过自己的努力,华人的经济表现远远超出了当地民族。而在欧洲、在美洲的华人也丝毫不逊色于欧美白种。

现在可以作一总结,海外汉族人的经济能力在世界上绝对一流,只要制度上不是搞过社会主义,就没有发展不上去的。以此我们也可以做出判断,把今天新加坡的成就归功于其特色的威权制度,是新加坡政府贪图了民众能力的功劳,假如新加坡政府领导的70%不是华人,而是马亚人、印度人、非洲人等,它就绝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假如今天的世界上还有另外一块像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一样的华人聚居区,那么只要不搞社会主义那一套,这个华人聚居区会像港、澳、台、新一样,成为发达地区。

一直以来新加坡威权体制下的种种政策都是大陆政府的积极学习对象,但大陆学新加坡也有学崩了的时候。在两年之前,李光耀就批评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称这是中国的一大负面。大陆人口老龄化问题是严厉的一个孩子生育政策导致的结果。至今还没有一个国家是在致富以前就先老化的,但中国是个例外。”

李光耀批评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而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却恰恰是学习了新加坡的经验制定的。新加坡在70年代提倡过限制生育,但没有强制执行过。1978年11月,邓小平访问新加坡,对这个小国的经济成就赞不绝口。新加坡政府当时还在实行生育限制政策,也让邓小平印象深刻。当时,文革十年之后,面对崩溃了的国民经济,面对与四小龙之间的巨大差距,中国大陆中央政府急需要一套说辞。此时,新加坡的限制生育政策正好给了邓小平和共产党政府以灵感,中国穷的原因是人口太多了,所以我们也得像新加坡一样进行计划生育。

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在谈四项基本原则时,第一次开始大谈狠抓计划生育工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文选》第二卷。) 1982年,大陆又将计划生育写成宪法,变成国家的基本大法。由此可见,把中国的经济落后归咎于人口过多而实行“计划生育” ,其原因不外两种: 一是寻找1949—1979年失误的经济政策的替罪羊;二是特定年代下有病乱投医的产物。

也正是在大陆的计划生育政策方兴未艾之时。新加坡的限制生育政策却已经开始了大转变,先是鼓励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多生育,到80年代末,开始鼓励全民多生育。现在新加坡公民生第二胎,就可以每年拿到500新元的育儿奖金(约2500元人民币),一直延续到小孩六岁,生第三胎奖金还要再翻倍到每年1000新元,此外,还有房屋贷款优惠、 延长产假、税务回扣、每年有亲子假等等。

时至今日,中国大陆强制计划生育已经有三十年了。而新加坡种种鼓励生育的措施,也实行了近三十年。对比之下,历史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也正是在强制计划生育的同时,大陆开始搞改革开放了。与强制生育在全国范围的雷厉风行相比,大陆经济改革开放的幅度小得多了。起先只在沿海搞几个特区,然后一步一步的、一点一点的、慢慢的放开,由此也形成了今天,中国大陆范围内由南到北、由东到西不同水平的发展等级。还是北京人说得对,特区发展的好,全靠中央给的政策好。沿海发展的好,全靠中央给的政策好。南方发展的好,全靠中央给的政策好。自然嘛,那像西部、中部、东北发展的不好,主因也是中央没有给好的政策了。

在我看来什么叫做政策好,就是中央管得少。海外华侨的表现已经说明了,只要汉族人生活在合适的制度下,就不可能不会富裕。那个地方能少受中央管制,那么它必然会自动得、自然得富裕起来,这种富裕来自于汉族人的经济能力,而非中央的管理能力。在今天大陆政府和媒体,把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原因归结为中央政府的管理和执政水平,就像把新加坡的成就归功于其威权体制一样,在我看来都是贪人民之功的不要脸表现。

当然大陆学习新加坡还是会不断下去的,随着中国大陆经济的提升,大陆被冻结了的体制的改革终究还会提上日程。在今天,所有的海外华人地区中,或者在全世界范围内,最为大陆中央所倾慕的也就数新加坡政体了。新加坡和中国大陆一样是多党并存,一党独大。人民行动党一直是新加坡独立以来的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领袖一直是政府首脑。新加坡议会选举产生新加坡内阁,内阁由总理、副总理和政府各部部长组成,内阁集体向议会负责。然而新加坡内阁的全体成员都是议会会员,所以议会中仅内阁成员就占了绝对优势。因此,几十年来,在新加坡不曾发生过任何倒阁现象,这样的一个超稳定“民主”政体怎么不会让大陆执政的共产党为之绝倒。

前面讲了,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只取决于华人的经济能力,实际上新加坡的超稳定威权政体促进经济发展的功效并不大。但这种政体却会产生其它的效果。新加坡威权体制的优点在于它带来了良好的社会秩序、进行了花园式的城市规划和政府“组屋”保障了最低国民的生活水平。这里,我最赞叹的是新加坡的政府“组屋”策略,但可惜的是大陆政府对此却偏偏不学,却总是与之背道而驰,以至于中国人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不禁让人生出“学坏容易学好难“的感叹。

上面说了新加坡政府威权体制带来的优点,但它的缺点也十分突出,但在大陆却鲜有所闻。新加坡政府以强硬态度,大幅度的规范和指导群众的行为,带来最严重的后果就是,新加坡显著的文化荒漠现像。大凡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必然也会带来文化上的兴盛。四小龙中,从香港经久不衰的功夫电视、到台湾众多的文化名人,成龙、李小龙、李连杰、刘德华、邓丽君、金庸、古龙、琼瑶、李熬。。。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多如天上繁星。而再到韩国的韩流阵阵,说到文化这三小龙各有特色,都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像。但是讲到新加坡文化给人的印像就只有“苍白”二字。

诚然新加坡自吹自垒过,其文化高度融合了多种文化的精髓,华人、马亚人、印度人、阿拉伯人不同民族的人,不同民族、国家的文化交融在一起,兼收并蓄发展出了一种高超的新加坡文化形态。但是新加坡真能拿出手的,能对其它国家和地区造成影响的文化却甚为鲜见。除了一个政坛人物李光耀,其他能让人记住的新加坡人物倒真是少有。文化成果的离不开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试想在一个威权政府的言论控制之下,新加坡怎么可能发展出好的文化成果。所以新加坡除了花园之城的华丽外表,就只有它那苍白的城市灵魂和空荡荡的思想。

中国大陆今天的处境和新加坡的文化处境也是非常相似,几十年来鲜有能让人看上眼的文化成果。号称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在今天只能徘徊在非常低的文化层次上,以至于今人呼唤中国要来一场自己的文艺复兴。但是中国文化能否复兴还是要看政体的开明程度,言论的开放程度。大陆的经济高速增长或许还能持续十多年,但经济的增长未必能带来文艺上的复兴。假如大陆的政权只是一味的向新加坡体制靠拢,言论仍旧不能够大幅度放开的话。那么政府的控制欲望,终究会把国人期盼的这场文艺复兴幻灭为泡影。

或许,历史还会再一次的轮回,在中共比照新加坡体制更新了自己一党独大式的威权体制之后,新加坡也该放弃威权体制,转向民权体制了。或许,过30年之后,李光耀的儿子李显龙还会站出来说:“限制言论自由是中国的一大负面。中国的文化荒漠问题是政府严厉控制媒体言论的结果。至今还没有一个国家有经济增长却无文化成果的,但中国是个例外。”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