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简介 李氏法律:新加坡如何摧毁异议者

23/06/07

Chris Lydgate ((2003) Lee’s Law: How Singapore Crushes Dissent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氏法律:新加坡如何摧毁异议者》的作者原是在新加坡的一名自由新闻从业者,目前是美国一家新闻社的专职撰稿人。

在1997至1998年间,作者在新加坡为几家出版机构追踪工人党秘书长惹耶勒南的司法诉讼案件。从而开始对新加坡的政治与司法之间的关系有所认识。这一本记录惹耶勒南的政治官司的书是在得到当事者,当事者家人,以及其他对此类官司有所认识的人士的协助下完成。

由英国女皇律师Geoffrey Robertson所撰写的篇首介绍中可以一睹这个个案中的玄机:‘即使惹耶勒南胜出,他还是输了:他在安顺区的历史性竞选胜利,引发了一连串的行动以蔑视并摧毁他…人民行动党政府热衷于摧毁他,而不是视他为一名竞争者来击败他,因而使用超越常规的手法来修理他。不滿足于对他的判刑,破产,与逐出国会,卑鄙的渴望着凌辱他,使他失去执律师业的资格,一个他用来维持生命的谋生之技…英国枢密院审核惹耶勒南案时,严厉批评新加坡法庭的错判。’

女皇律师的精简介绍浓缩了,这一本书所要呈现的政治与司法过程的千丝万缕关系。书本基本上是记录了人民行动党政府如何动用国家资源,以及运用司法制度,进行合法又有效的各种各样的法律行动来摧毁异议者。

从书中的一些小案件可以体会到警察与司法资源是如何的对付异议者:三张支票案开庭后的不到一个星期内,惹耶勒南收到传票要他交出过去21年来的工人党中委会会议记录。这将使工人党的内部机密文件成为公开的资料。

1983年,三张支票案是指控惹耶勒南与党主席黄汉照没有把三張捐款支票:分别为2000元,400元与200元记入在工人党的帐目内,因而被控犯了做假帐的欺骗之罪名。

法庭审讯过程中逐渐显出捐款并没有被误用。2000元支票是一名周医生的捐款,钱的用途指明是由惹耶勒南自由决定。200元与400元的支票则是按捐款者的意愿使用。工人党证实其中并没有盗用行为。审讯结束后,承审的邱法官判定对前两張支票的指控不成立,第三張支票则罪名成立,罚款1000元。

根据新加坡法律,现任国会议员若犯了刑事罪而被罚款超过2000元将会自动的失去国会议席。假如当时惹耶勒南被罚超出5000元也将会失去竞选资格。1984年底惹耶勒南在安顺区再次竞选,以更大票数蝉联国会议席。

1984年8月承审三張支票案的邱法官,转任总检查署成为众多主控官之中的一员,从此不再担任法官职务。

从1984年初开始,人民行动党因为即将来临的大选,而在国会里加强对惹耶勒南的攻势。3月李光耀称惹耶勒南为‘mangy dog’也即是癞皮狗,6月指惹耶勒南‘a psychological deformity of mind’即心理变态,7月说惹耶勒南是国会里的‘pestilence’也即是瘟疫。

李光耀在1984年7月25日的国会演说指出(大概意思是):我们有责任揭发,拆除与摧毁工人党和他,因为他并不接受一个基本的前提,即我们必须捍卫新加坡…。

按英美的西方法制惯例,刑事罪在同样的证据条件下只能审讯一次。新加坡控方却用技术性手法要求高庭翻案。新加坡首席法官在审讯后,指邱法官犯了多项错误,从而推翻邱法官的判决,判定原有指控完全成立,并下令初庭重新就原控诉进行再次审讯。1985年重审后罪名成立,判两名被告入狱三个月。

1986年9月国会就惹耶勒南在法庭的有关行政干预司法的说活进行五天的调查,随后进一步扩大演变为对惹耶勒南的调查。

1986年11月法庭再次就惹耶勒南的上诉听审,法官把入狱刑期减至1个月,却另加罚款5000元。惹耶勒南在入狱1个月后,也因为5000元的罚款而失去国会议席。与此同时,在五年内不可以参加竞选。

1987年10月惹耶勒南失去执律师业的资格。

1988年10月英国枢密院审核惹耶勒南案,判决时驳回控诉,所有罪名不成立,并指出惹耶勒南是严重的不公正司法的受害者,并下令恢复惹耶勒南的律师资格。

1989年5月惹耶勒南向新加坡总统申请宽恕令但被驳回,理由是惹耶勒南并没有对所犯的过失表示深刻后悔。惹耶勒南也因此没有恢复国会议员身份。

这本书并不是一个严肃的学术研究文献,其手法是专题调查与个案分析惹耶勒南的政治生涯。作者是通过惹耶勒南30年来的际遇,具体的表现了新加坡政治的真实面貌与现状。除了展示政治与司法之间的关系层面,也突出了人民行动党,尤其是李光耀在对待反对党与异议者的政治考量与手法。

这一本书对研究新加坡政治,尤其是反对党的政治斗争课题的学者而言是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此外,对专题研究李光耀课题的学者也是一部丰富的资料文献。

---

分类题材: 书评_books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