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前左派分子 想念新加坡亲友

21/09/09

作者/来源:机器人 http://tttan.com/HT/boards/NewsBot

当年潜逃或被放逐的前左派分子,如今已步入晚年,但仍不允许回返新加坡。

  曾任总理公署政务次长的陈新嵘,在1963年潜逃到廖内群岛。他以亲共分子的身份匿居印尼,并在70年代在泰国和马来西亚边境成为游击队员。

  1989年,当马来亚共产党接受马来西亚和泰国政府的和平协议后,陈新嵘就与超过1000名游击队员,放弃武装斗争,恢复平民生活。

  70岁的陈新嵘于2003年在泰南和平村接受《白衣人》访问时,是一家船务公司老板的私人助理,职务是将英文的电邮和信函翻译成泰文和华文。

  当年和他一起发起罢工的黄信芳(69岁),则是一家旅游公司的助理董事经理。

  在和平村里,大约有30人来自新加坡。他们自从多年前离开后,就再也不能回来了。

  陈新嵘等人透露,其实非常想念住在新加坡的家人和朋友。

  他们说,令他们不解的是,他们已步入晚年,对行动党政府也无法形成威胁,为何不能回来?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到新山和亲戚朋友见面。

  当黄信芳的女儿在1998年出嫁时,她为了让父亲出席,还特地在马国摆喜酒。

  前左派分子为何不能回新?

  事过境迁,前左派分子为何不能回新?

  原因是新加坡并没在1989年的和平协议中签字。新加坡政府的立场始终是,只要前左派分子愿意放弃共产主义思想,和马共断绝关系,并得到内部安全局的同意,就可以回国。

  李光耀在2005年受访时重申政府的立场。他也说,如果前左派分子不知悔改,可能重新建立联系并造成麻烦。

  他说,虽然政府提供他们途径,但他们却要求无条件回国,因此被拒绝了。

  就如被李光耀形容为“马共全权代表”的方壮璧,曾多次要求回国,政府也曾提供他和妻子1个星期的社交准证,条件是这不能是其他共产党员的先例。但方壮璧拒绝了,他在2004年过世。

  有趣的是,虽然陈新嵘等人不能回返新加坡,但新加坡人却能探访和平村,还能参观记录马共历史的博物馆。

  没想到维护政治理念竟要作大牺牲

  一些前左派分子感慨,当年年轻,没想到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治理念,竟要作出这么大的牺牲。

  过去数十年过着流亡生活的一对前马共夫妻,曾伪装小贩、店家和技术人员,暗中进行共产党活动。回想起过去的日子,丈夫坦言,年轻时没想到为了维护政治理念,竟要作出如此大的牺牲。

  他说:“我们只是跟随着时代的潮流,但我们愿意为信念而牺牲,然后就无法回头了。”

  他透露,当年曾多次险些丢命,有一次在森林里遇到敌人,对方用枪指着他,幸亏对方子弹已用完,否则性命难保。他的妻子则说,多年来生活虽很苦,但这些经历却丰富了他们的人生。

  当年政敌如今不时聚会

  当年从朋友反目成政敌,退休政坛人物如今不时举行聚会,畅谈时事。

  自70年代起,这些政坛人物就开始在星期六举行聚餐。到了80年代,曾加入社阵的前行动党党员也受邀出席,林清祥、林猷英、张金陵和何佩珠都来了。就连脱离行动党、加入王永元领导的人民统一党的黄庭坚,也出席聚会。

  以脾气暴躁出名的杜进才,因无法忍受曹煜英经常迟到,而不再出席。

  不过,有些行动党政治人物却不认同与过去政敌寒暄的聚会。一名前议员激动地说:“别忘了,如果是对方获胜,我们早就被扫除,他们今天也不会和我们社交。”

  不过,聚会发起人、行动党前议员陈志成却说:“我们当年是朋友,后来有些去了社阵,有些留在行动党。当我们退休后,没有了政治,回到了正常生活,因此也恢复友谊,不会介怀。我们过去的政治分歧都没关系了。”

  另一名前行动党领袖也说:“我们见面时,不提过去的政治分歧。但身为前政治家,我们还是会讨论时事,并畅谈政府政策,有时甚至作出严厉批评。”

  前左派分子每年大年初三都举办聚餐,2006年共有150人出席,同时纪念因心脏病逝世已10年的林清祥。

  从朋友成了敌人,又从敌人恢复友谊,这些政坛人物也算是走了一圈精彩的人生。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