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马来特权政治

29/08/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在09年8月19日国会就新加坡信约的辩论时指出:“我们明确地在宪法中列明政府有不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的义务。因为平等原则并非现实,也是不实际的。如果我们完全遵照这一原则行事,将造成严重而且无可挽回的损害。所以,这只能是我们的抱负” 。根据新加坡宪法152条和153条规定政府有责任肯定马来族作为新加坡原住民的特殊地位,并确保他们在政治、教育、经济、宗教、社会、语言及文化等多方面的权益。

在这一场辩论中李光耀旗帜鲜明标榜出一个马来特权维护者的形象。然而,这一个潜伏在新加坡宪法内长达44年却和信约精神背道而驰的马来特权是否是新加坡的社会现实又或者只是人民行动党政府尚未落实的‘抱负’?在认知这个课题之前有必要先回头看看新马历史里的马来特权是什么回事,李光耀对此有什么样的政治立场。马来特权沉睡44年后苏醒是否有些什么特别意义?

根据《个案:马来社会》一篇为学生撰写的有关新加坡马来社会的文献中有关马来特权的叙述是:‘马来社群缺乏特权优惠(这和马来西亚的马来人不同,他们是当地土族因而享有特权)的现实反映了政府的思维;虽然在过去曾面对过一些问题以及偶而的种族冲突,所有的族群都必须在一个统一的政治架构内生活…’。新加坡马来人不享有特权既是政府的政治思维也是一个社会现实‘因为在其他族群内的共识是如果马来族群不能在新加坡的资本主义下进行强烈的竞争,那他们失败后就得靠边站…’。这一段叙述是真实的反映了马来社会的面貌。

马来特权的政治斗争是李光耀和巫统马来政治之间互不让步的对抗,也是导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的个中原因之一。维基《二战后马来特权历史》记载了这段历史过程:‘1963…李光耀强烈指责宪法153条给于马来人的特权,李光耀问:这是不是为了让几个马来百万富翁享受大汽车和大房子?他批评153条是在马来西亚人之间制造不公平的歧视区别。他认为移民自苏门答腊的马来人历史不过几百年,他们无权决定谁可以成为马来西亚公民;他无视于这是社会契约的规定。(所谓的社会契约是指以让非马来人享有公民权的权益来换取马来人享有马来特权的权益)。政府为此把李光耀看成是种族主义分子,最终新加坡被逐出马来西亚’。这篇文献记述了李光耀反对马来特权的坚决立场以及新加坡为此付出的政治代价。

在新马合并的历史里种族政治是社会动乱的基本因素之一,马来亚学者撰写的《新加坡分离》分析了新马分家的历史,其中有关的文字叙述是:‘1965年5月8日李光耀组织了包括马来半岛与婆罗卅的反对党大联盟去争取他所谓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是要求各种族有平等待遇。“各个民族的特有合法利益必须在所有族群的总体权力,利益和责任架构内得到保障和推广”李光耀如是说。这个在5月8日之前的言论令中央领导层惊醒,他们意识到李光耀是在挑战马来人的特殊地位。巫统领袖为此要求中央拘捕李光耀并在群众大会上焚烧李光耀肖像。东姑就是在此刻感受到马来西亚的治安有每愈况下现象,这也是为何他会要求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1965年8月7日双方签定分家协议书,过后在8月9日匆忙中召开的国会上通过’。这篇文献记述了新马分家的重要因果,而李光耀挑战马来特权是一个主因。在新马历史里有关组织反对党大联盟的事件过程并不明确,有报导说李光耀否认大联盟是他的意见因为当时他正外出公干反而指出是杜进才代理职务时的决策,杜却断然否定这一说法。所以其真相如何是有待考证。

维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指出:‘这个1960年代的口号来自反对党大联盟是用来反对马来西亚宪法153条。这一条文明确规定马来人与土著享有公务员配额,公共奖学金,政府大学入学配额以及商业执照方面的特权。条文也允许政府在一些行业上让马来人享有垄断权。…这一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概念和李光耀息息相关,他是人民行动党的领导,是反对党大联盟的主要伙伴,是这一种族政策的最强烈反对者。在一场演讲中李光耀嘲讽社会契约的歧视性…所以是错误与不逻辑性的允许某个族群认为自已比别人更有资格称为马来西亚人,而其他人却必须仰赖他的鼻息去成为马来西亚人。…巫统领袖认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在挑衅马来人在马来西亚的持权。他们认为李光耀是危险人物和妨害治安的麻烦制造者,更有一名马来领袖称李光耀为国家叛徒。…东姑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法是让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这篇文献也重复李光耀反对马来特权的强硬立场。杜进才在一篇历史访谈文献中也指出李光耀在此段历史期间发表过好些反对马来政治的激烈言论。回顾新马历史中种族之间的冲突是极为少有的偶发事件,所以1960年代的种族暴动从其发展轨迹来看应该是因为不负责任的政客的挑衅言论导致社会上的种族情绪紧张而引发。当然,其真相如何也有待历史学者考证。

收录在回教社会发展理争会网的《马来西亚人看新加坡马来人》(2003)提及马来特权,并引述了李光耀回忆录中两小段文字。其一是‘马来前锋报报导了亚末达夫,一名在新加坡的巫统领袖,他也是两名前新加坡上议员之一,要求宪法委员会把马来特权明文写入新加坡宪法。在马来西亚宪法内规定的马来特权没有包括新加坡在内’。这段文字可以解读为当新加坡是马来西亚的一卅时,新加坡的马来人不享有马来特权;新加坡的马来持权是新加坡独立后才写入新加坡宪法。换言之,巫统中央政府没有给于新加坡的马来人特权,是新加坡政府给于新加坡的马来人特权。假如如此这般解读这段文字没有错误,那么政治逻辑方面就肯定出现了问题,因为那是李光耀取代巫统成为马来特权的维护者。显然的,这是历史学者必须考证的历史关键重点。其二是‘李光耀在回忆录里强调:“新加坡的政策是建立多元种族国家,让平等的公民享有平等机会,每一个人对社会贡献的衡量是取决于他的成就不论其种族,语言,文化或者是宗教”’。这段文字是强调新加坡是以事业成败论功行赏而不考虑种族因素。那么应该如何去解读李光耀回忆录的一件事例两种现象的说法?更何况这是自相矛盾的说法?因为种族特权是非公平社会而多元种族是公平社会。这也就是新加坡信约和宪法152条和153条背道而驰之处。客观与合理的解读是,马来特权有宪法保障与新加坡以成败不以种族论功行赏皆是实事,关键处是前者为虚而后者为实。在新加坡这种虚实之例俯拾即是,宪法不也保障4种语文平等?事实却是如何?

综上所述,正确的历史认知应该是:李光耀从09年8月19日开始正式成为新加坡马来特权的维护者,而在此之前的李光耀立场则根据历史资料是名坚决的马来特权反对者。李光耀改变政治立场的作法历史上早已有之无足为怪。当年李光耀由仇美到亲美的立场转轨是因为英国人即将撤离新加坡基地而李光耀需要美国的资金,技术和市场。近年李光耀从积极反共到热烈亲共也是因为扶持新加坡经济的西方资本世界已经快要日落西山而红太阳却正在东方逐渐升起。今天李光耀把马来特权扶上台面却又所为何事?马来西亚政坛的六国大封相不就是一个大契机可以让李光耀一展其合纵连横谋略?事实上,这也是大马前首相马哈迪对李光耀的评语:能夠从别人的危难中谋取政治利益。

回顾新加坡历史,1963年李光耀正面对政权瓦解的危机,殖民政治与马来政治害怕林清祥的华人政治借势崛起,所以联手以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计划化解李光耀的政治危机。李光耀凭借马来西亚转危为安从而保住政权。从危机处理这一个层面来看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政权不知是否也正在面对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新加坡危机,所以有必要以新政治议题来转移社会焦点或者组织新政体来化解这一危机?人民行动党政府把许多资讯列为国家机密,所以许多政经事件不为外界所知,但是人民不知道的事并不等同不存在的事;不论是否为外界所知一件坏事终究还是件坏事,一件坏事如果能夠适当的即时解决那这件坏事就可以大事化小从而不了了知。但有些坏事却不是短期内可以妥善解决的问题比如国家金库黑洞就是一例。历事有重演的先例,不知新加坡是否正面临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重大事件或者危机?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thinkquest.org/26477/spore3.htm
http://en.wikipedia.org/wiki/User:Johnleemk/A_History_of_Malay_Special_Rights_Post-World_War_II
http://www.malaysianbar.org.my/echoes_of_the_past/the_separation_of_singapore.html?date=2009-08-01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laysian_Malaysia
http://www.mendaki.org.sg/content.jsp?cont_id=302

备注:有关新加坡马来课题的专题研究见Lily Z Rahim, (1998);文献馆《简介:马来社群在政治与教育上的边缘化》。有关杜进才的历史谈话见 Melanie Chew (1996)。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