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敖话说新加坡的民主

06/06/06

作者:李敖 日期:6-6-2006 来源:凤凰台

http://www. blog.phoenixtv.com/more.asp?action=comment&id=141869&page=5 –

在我们台湾这么多年来,出了一些人才。可是人才里面,常常会在世界的竞争里面,会给比下去,什么原因呢?因为这个人才你有别人也有。好比说一些科技的人才,一些经营的管理的人才,一些搞金融的人才,你这些本领很快的,别人也会超过你,你的这些知识,这些绝活,本来是你的优势,慢慢就不是了。譬如说,就算十年以前,台湾的一些企业管理人才,他到了内地,到了大陆,他有很多发展的机会,可是大陆曾几何时,他们的人才也是辈出,他很快的就是你会的,我也会,甚至我比你还好很快的赶过你,或者说我跟你一样好,这个人才你就吃不开了。所以台湾对祖国说起来,你的特色越来越不是特色了,本来你有钱,现在祖国比你还有钱,本来你有些人才,现在祖国也风起云涌人才辈出,那么台湾还有一些什么特色,能够说,我显摆的或者说能够说,我有你没有的,或者说我可以展示给你,你可以向我学的,这种人才我必须说对比之下,越来越少,越来越凋零。

可是我必须说,还是有一些个人他们光芒万丈,不是一时能够取代的,因为他太有个人的特色。好比说像陈文茜,好比说像李敖,好比说像李敖的一些朋友,他们的优秀,可能我们一时看不到,甚至一时无两,没有第二个,我的好朋友陈耀昌医师,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台湾省人,就是陈耀昌医师大家注意。就是陈耀昌医师,他请大家看陈耀昌医师,看到没有?他是台大医科的,他是美国芝加哥,这研究血液学的,他是台大医学院的教授,他也是台大法医学会的理事长,他是这个,那么他写这个书是什么书呢? 叫做生技魅影我的细胞人生,它的英文,My Cell Career,看到没有C-E-L-L,可这个英文的名字应该说是,我李敖所专有的,C-E-L-L虽然是细胞,可是它也是一个东西,什么呢?监狱里面的一个一个小房间,也叫 C-E-L-L。所以这个题目一看就很清楚,他是写我李敖的,这个他是这本书里面,有很多新奇的观点,可以看出来这个陈耀昌医师,他的这个见解。当年他是中学毕业以后,他没有考台湾大学,就直接上去了我们叫做保送,功课好的不得了。

他这本书的唯一的缺点是什么,我告诉大家,没有李敖的序。为什么变成没有我的序,因为我要写序,别人都拒绝写,所以他找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人写序,反倒没有我李敖的序,就这本书的缺点。陈耀昌跟我什么关系?我告诉大家,我来台湾五十年的时候,我公布宣布我死了以后,我的尸体捐出来给台湾大学医院,你们可以把我千刀万剐,可以把我大卸八块,然后剩下的最后那个骷髅,那个骨头架子,就放在台大医学院的骨科,恨我入骨的人可以来看,李敖就在这骨头在这,这是当时我的一个心愿,就是由陈耀昌医师跟,韩毅雄医师他们两位收代表,代表台大医院就跟我,达成了协议。所以将来我死了以后,你们要找李敖就唯他是问。

看好这就是陈耀昌医师,陈耀昌医师文笔非常好,他在五月十七号写了篇文章传给我,我一看之下我说我愿意,在我的电视节目里面把它全部念一遍,他听了很高兴,今天我就履行我的承诺,我把它全部念一遍。大家就奇怪,为什么李敖要全部念一遍,因为这篇文章等于,是替我写的一篇文章,大家看看蛮有趣的,我念给大家听,矛盾的新加坡。最近马英九访问新加坡,新加坡记者问他,你对新加坡式的民主,有什么感想?如果问我陈耀昌,我大概会这样说。怎么说呢?在一般民主国家反对势力,如能维持如能获得,百分之三十三.四的选票,就大约百分之三十三.四,大概三分之一大约可以获得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二十五的国会席次。换句话说呢,只能在新加坡的国会里面,八十四席中的两席得到,这就是新加坡式的民主,就是你可以获得这么多的投票,可是得到的席次这么少,作为新加坡的人民,的确是心理上是很矛盾的,有人把世界各国政府分成四级,顶级的是既有效率又清廉,第二级的是有效率但不太清廉,第三级的是效率差但是清廉,等而下级的,第四级的是既没有效率,又不清廉,连我印象很好的日本,陈耀昌医师说,都只能列入第二级,就是说有效率但是不太清廉,第一级的政府自是寥寥可数,而新加坡是全世界公认的,公认的第一级政府,就是又有效率又清廉,新加坡人民有这样的政府,应该很有福气了吧,然而我在二十年前,第一次到新加坡的时候,在樟宜机场坐了出租车,第一次在国外遇到会讲台湾话,就是他们叫做福建话,就是闽南话的司机,自然很兴奋的跟他讲,我说新加坡好干净喔,你猜司机老兄如何回答,他说管一个同国民小学很容易,管一个国民小学很容易,司机是讲了这么一句话,不知说新加坡小的,像国民小学呢,还是说政府以管理国民小学的,手法来治理新加坡,有什么了不起的,司机毫不保留的说出,他对政府管理多的不满,害我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不知如何回答。

来看一个笑话,有一个新加坡人,一个香港人一个台湾人,三个人受困在荒岛中,新加坡人最痛苦不知所措,因为没有政府,他自己不知道要怎么活,新加坡人最痛苦,可是香港人老神在在,马上去找食物饮水,因为他们早就习惯了,有政府好象没有政府一样,训练出一无所有时,自己要如何求生的本领本能,台湾人如鱼得水,因为没有政府扯后腿,他正好可以发挥台商本色,于是开始盖房子造马桶,大赚香港人和新加坡人的钱,陈耀昌医师说,我不知道这个笑话,原始制造的本意,到底是讽刺新加坡笨呢,抱歉喔,他说用了用上了这个字,太敏感了,还是在讽刺香港政府,与台湾政府的无能,这个笑话让我想到了,八字命相学的一句术语,叫做母慈灭子就是过度保护,过犹不及之意母亲照顾太多,太慈爱了小孩子不能发挥,能力不能发挥母慈灭子,这就是新加坡人最大的矛盾,新加坡政府像一个,非常能干的母亲,母亲自然事事为儿子着想,把抚养儿子,当作自己最大的成就,无关金钱或利益,所以新加坡政府不贪不污,不但如此新加坡由国母,李显龙夫人操盘的淡马锡公,淡马锡公司赚取了钱,还全民发股利,全体都大家一起赚钱,世界上哪里去找这样好的政府,只可惜这个好政府,却立足于一个,不是很正确的心态,新加坡政府是牧民政府,换句话说政府不是人民的公仆,政府扮演的是人民的母亲,人民的牧者,这是有违现代民主政治的,精神与宗旨的,当年新加坡独立李光耀,初掌政权时周遭的国家,有些是军人独裁,有些是不成熟的民主体制,然而三四十年过去了,新加坡周围的国家,固然经济远不如,但在民主体制方面,包括因总理塔克辛和新加坡,淡马锡公司不当交易,而下台的泰国等等,可说除了缅甸以外,现都比新加坡健全,所以新加坡式的民主,包括精心设计的父子接班模式,是不可能不被诟病的,虽然李显龙的确是个人才,以及几乎保障执政党,既寿永昌的国会议员,产生制度是不可能永远存在的,虽然执政党的的确是个好政府,执政的的确是好政府,但执政党得票率与上届相比,下降到百分之八?七,这个警讯执政当局,绝不可等闲视之,李光耀先生的好友,蒋经国晚年顿悟,解除戒严并开放组党,实施公平选举让台湾人,怀念至今相信全世界,公认与尊敬的智者,李光耀先生父子会自其中,有所领悟,这就是陈耀昌医师的全文。

我念给大家听告诉大家,,,我们没有任何误会,我们承认新加坡目前非常好,做得非常好,可是我私人有两个感觉,我必须把它讲出来,第一个感觉我再讲一遍,以李光耀先生那么出类拔萃,优秀的人包括他的儿子,新加坡对他或对他们太小了,我觉得李光耀那么了不起的人,他能够施展的范围,就是新加坡这么大,他的能力虽然是世界级的,也引起世界级对新加坡的重视,可是他从统治地区,以他的能力比较起来,我觉得应该更大不是吗,

所以我认为新加坡,这个地理注意不是别的,这个地理区域对李光耀先生,说起来大才小用,不能够人尽其才,不能够充分发挥他的才干,看到没有新加坡从,当时从那个混乱中,爬起来做这么好,受到世界的尊敬,今天做得这么完美,可是什么是最后一步呢,好到不能再好了,这是第一点李光耀没有,人尽其才这就很可惜,他的才干比新加坡大,可是第二点我李敖忍不住要问,难道不能够再锦上添花,一件事情吗,难道不能够打牌一样,像杠上开花再一件事情吗,什么是锦上开花,什么是杠上开花,我在上一集的节目里面,我做了一个很有趣的假设,就是我们中国的智者胡适先生,他如果到了新加坡,如果他见到了李光耀先生,他会讲什么话他会做什么建议,以胡适先生对人的诚恳,并且讲真话,他会不会跟李光耀先生说,难道你们不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吗?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