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廿五年风雨话南大(三)

16/12/82

作者: 易行 日期: 16-12-1982

原自1982纪念南大创校二十五周年特刊

 五、关闭(1977─8O)

 南洋大学,是马新两地华裔志坚不渝、排除万难,集资兴办的华文教育最高堡垒,南洋大学光荣诞生以后,虽然备受歧视,但在作为一间民办大学的基础上,力争上游,取得学术上的成就,扬名国际;南洋大学,在自力更生,谋求向善向上发展的过程中,由於外来的干扰纷至沓来,人们对南洋大学的前途,不得不时时提高警惕,密切关注,对南洋大学可能被英化变质,可能被强制并入新大,甚至可能被关闭的种种命运,常怀着隐忧,对不利南大沿着创办宗旨继续发展的各种意图,一一加以无情的揭露,使之却步,藉以捍卫南大的纯洁性。但回顾南大的历史,一九六五年进行改制,一九七五年除中华语文一科外,全部课程改用英语作为教学媒介语,一九七八年,南大新生被安排在武吉知马南大与新大联合校园上课,这一连串的“改革”,违背南大创办宗旨,已愈来愈远,本质已变,特色丧失殆尽。一九八O年,南大更被迫接受并入新大的人为安排,成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部分,堂堂学府从此关闭,南洋大学成了历史名词。这些事实,有力的证明人们以前对南大前途抱着的疑虑,绝非毫无根据的杞忧,而是知人论世,具有科学性的预见,因此南大的关闭,可以说是某些人蓄意安排的结果,绝对不是经济有困难,学术水准不够造成。

 暂无校长 联合校园

 南大理事会于一九七七年八月十三日宣布吴德耀教授从十五日起辞卸代理校长职,续留任研究院院长,南大从这时起暂时没有校长。

 八月廿三日,南大理事会执行委员会举行会议,会后宣布:

 (1)南洋大学在委任出校长前,将由一个特任委员会负责管理校政;

(2)为了达致长期的目标,将与新大进行更密切合作。

 十一月一日,南洋大学宣布借调新大前任副注册主任胡桂馨女士为注册主任。十二月廿七日复借调新加坡社会事务部常任秘书陈祝强出任南大秘书长,负责执行特任委员会之决策,以及处理大学的日常行政工作。

 十二月廿三日,李光耀总理在新大政治学会主办的演讲会上谈到南大今后发展,强调政府有责任确保南大的改组事在必成,政府决不再袖手旁观,使南大改组事宜,迁延今日,并强调英语的重要性,特别指出大学生必须具有运用第二和第三语文的能力。

李光耀总理在南大历史学会另一次演讲中则指出:南大改革为用英语媒介的大学,所遇到的障碍,在於南大校园是根深蒂固的华语环境,英语的应用不容易在这种环境里建立起来,认为南大生必须全面浸入才能掌握英文。

 李光耀总理的讲话,成了南大新大建立联合校园的基础。

 一九七八年三月四日,南大理事会和新大理事会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由本学年起,新大在武吉知马的校园,将成为新大和南大这两间大学共同课程的联合校园,让南大学生能够在讲英语环境里学习,提高英文水准,并希望藉此能够消除某些私人界对南大生存有的偏见和成见。

 在联合校园计划下,将提供的文科及社会科学课程,包括中文、经济、英文、地理、历史、历史学政治、马来研究、哲学、政治科学、社会工作、社会学、统计学、数学等,学生可任选三科修读,但不包括南大三个学组的课程,即大众传播学组、社会学心理学组及东南亚研究组。

 在联合校园计划下,联合遴选委员会将负责招生,但申请入学的学生则继续享有自由选择他们想要进入的那一间大学。

 在联合校园上课的南大学生,将与新大学生一样,接受共同的课程,共同的讲授及共同的考试。

 当两年的过度时期的安排结束了,南大生回到裕廊校园后,有关共同校外考试委员会的安排则持续下来,以便使新的南大学位将会同新大学位一样被接受。不过,新大、南大将继续颁发各自的学位。

 三月七日,南大秘书长陈祝强发给南大全体同学一份“使用英文”的通告,披露校方将举办三项计划,即:职业指导、假期英语课程,以及活学英文课程,旨在协助在南大校园内建立起讲英语的环境。文告指出,南大在一九七五年起除中文系外,所有学系的讲课和研讨课皆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这是协助学生掌握英文的最有效途径,而且是在南大建立讲英语环境的第一步骤。因此南大正在经历一个达致英文具有更高水准之大学的转变与挑战时期。

 七月三日,新学年伊始,一千八百名一年级大学新生被安排在联合校园上课,其中南大一年级新生约五百八十人。南大二、三年级旧生则继续留在裕廊校园上课。

 八月十二日,新加坡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蔡崇语在南大第十九届毕业礼上称:南大将大刀阔斧,全面更换教学媒介语,与新加坡大学在同等的地位上携手合作,为社会造就精通华英两种语文的高等人才,并希望三年后南大的毕业生,将更能适应社会的需求。

 成见难消 校园荒凉

 南大、新大实行联合校园制度,目的是要让南大学生在讲英语的环境里学习,以期提高南大学生英文水准,并希望藉此消除某些人士对南大生的成见和偏见。但联合校园制度实行之后,部分人士对南大的成见和偏见,未见消除,仍然持续流布,各种企图以语文、就业观点来贬损南大校誉和学术水准的论调,仍然放任自如,横行无忌。

 新加坡某些报章,便经常发表具有误倒性的报导,指许多南大毕业生在寻找工作时遇到许多困难。新加坡教育部长在南洋大学第十九届毕业典礼上,也一再地旧调重弹,认为南大毕业生找工作遇到较大的困难,其中最大的原因是英文水准未达到雇主的要求。

 针对此类论调,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在第十九届毕业典礼上,特加以廓清,黄氏引述事实和统计数字,有力的说明南大普通学位毕业生的就业率,事实上已经由一九七五年的六十二巴仙,提高到一九七七年的七十巴仙;南大荣誉毕业生的就业率也已经由八十六巴仙增加到九十四巴仙。根据一九七七年度有关南大毕业生就业展望的调查亦指出,南大商学院荣誉毕业生,其就业率是一百巴仙。

 另外,新大经济研究在七八年十一月间向报界发表对联合校园学生的调查报告,又是一项对南大学生不利和不公平的调查,提出的报告违情悖理地要求在联合校园上课甫六个星期的华校生,把英文从第二语文的水准,提高到第一语文的水准。

 针对这份立场偏颇的报告书,南大毕业生协会出版的“燎原报”特发表以“对待联合校园南大生应合情合理”为题的评论,对该调查报告提出批评。

 “燎原报”社论指出:

 “在联合校园中的华校生(不论是六十点二巴仙,还是五十一点一巴仙,因两间大学所调查的巴仙率不一样),从上课到这个调查(开课后的第五个和第六个星期进行),才不过六个星期,学生在语文的学习上,绝不可能就能从第二语文的程度一跃而至第一语文的水准。这是一般人都明白的道理。那么,这个调查所得的资料,又怎能直截了当的指出南大的华校生英文(第二语文),比不上英文源流学生的英文水准呢?”

 “一个学生经过了十二年以华文为主,英文为副的教育之后,他们的英文(第二语文)当然不比第一语文(华文)的强,若以后要使他们的英文水准能赶上第一语文的水准,必然要给予一定的学习时间;而绝不是如上述所作的调查,经过六个星期在联合校园上课,就要求华校生把英文(第二语文)提高到第一语文的水准。同样的道理,如果把一个英校生调到云南园去上课,他的华文(第二语文)绝不可能在六个星期的学习后,就能提高到他的英文(第一语文)水准。”

 由於实行联合校园计划,南大新生都被安排在武吉知马联合校园内上课,南大校园内上课的二、三年级学生人数日减。根据南洋大学一九七八/七九年常年报告书所透露:在此财政年度中寄宿生有1464名,该校园原可容纳寄宿生26OO名,在所有可供住宿的1531间宿舍中,只有822间有人住宿,其他7O9间闲置。

 南大当局为了善加利用闲置的学生宿舍,学生辅导处采用了出租临时住宿的办法,为有组织的团体和机构提供临时寄宿的方便。

 由此报告,不难想见,当年朝气蓬勃,人物丰茂的云南园,此时此情,已是日趋荒废倍觉凄凉了。

 各界反对 合并之议

 一九八O年三月七日,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致函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提出南大今后命运的问题;他基於(一)南大师资缺乏,难以聘请资格高深的师资,(二)学生宁愿选择进入新大而不愿进入南大的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的两点理由,并在丹顿报告书的基础上,建议南大新大进行合并,李总理在信上列举三项选择,让理事会作出决定:

 (一)新大和南大合并为一间国立大学,一个校园;

(二)合并为国立大学,但保持两个校园;

(三)在联合校园的三年过渡期届满,让南大重新开办。

 李总理并在信上表明他的意见:南大的解决办法 ,就是新大和南大合并成一间新加坡国立大学。

 三月十日,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复函李光耀总理,明确的提出南大应继续存在的两点理由:第─、深信新加坡需要而且拥有资源来维持两间互相竞争,同时又相辅的大学;第二、南大是新加坡及本地区的各阶层人民出钱出力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对於南洋大学的创立有贡献的人士,包括了三轮车夫以至百万富翁。

 针对南大面临的危机,新加坡南大毕业生协会秘书长何家良在同日发表谈话,表示希望南大永垂不朽,永远发展下去。

 至此,南大的存亡兴废,成为舆论焦点,马新华裔社会众情哗然,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三月十一日,马来亚南大校友会对李光耀总理建议合并南大新大为一间大学表示遗憾。

 三月十八日,马来亚南大校友会复举行特别理事会议,一致通过议案,坚决支持南大存在,会后并发表声明,明确指出:

 “南洋大学对於星马建国大业的贡献,是任谁也不能加以抹杀的。在庄竹林校长与黄丽松校长掌校时期,南大曾有辉煌的表现,享誉国际学术界,但是,由於南大1965年被迫改制后,非学术性因素的不断干预,南大的校长不断易人,而致近几年来,连起码的校长都没有,只由一位执行秘书管理校政。

1975年,南大的教学媒介语彻底改为英语,沦为配角的英文大学,丧失了南大原有的特质,而且南大新大又实施联合校园,统一招生,所有新生都在武吉知马联合校园上课,致使南大校园逐渐成为空壳,构成一幅凄凉的惨景,再加上改制后的南大文凭也没有受到与新大文凭同等对待,毕业生的就业机会比不上新大;新大拥有好些专业学系,如医学系、法学系与工程系,南大没有,而新大没有南大拥有的马来语文学系、教育学系,现代语文学系,化工系均被停办,余下的学系与新大没有多大差异,凡此种种,均是造成近年来学生宁愿选择新大的原因,也是造成南大教职员士气低落纷纷离职与难以聘到资深新教职员的原因。要解决南大问题,必须对症下药,从根本原因着手,而不是倒因为果,将人为的阻挠归咎于南大本身,进而建议把星马人民历经千辛万苦树立起来的南大招牌拆下,通过南大新大合并消灭南大。”

 “虽然南大新大合并早已是有关方面的一项‘最终目标’,看来势在必行,但是,我们仍然认为,南大与新大应各自独立发展,互相竞争,相辅相成。正如南大研究院院长吴德耀教授所说的:‘新大可以侧重于应付来自西方的发展需求,而南大则可以应付来自东方的发展需求’,两间大学各自保留其特色,相得益彰,这对李光耀总理所强调的‘东方价值观念,西方科技’的新加坡,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南大与新大现在都是新加坡政府资助的大学,按政府政策办,要确实解决南大当前困境,我们看不出为什么非采取合并途径不可,如果‘在两个校园里开办一间大学,把联合大学的重要学系安置在南大校园里’是‘正确的解决办法’,为什么不可以在‘两间大学,两个校园’的情形下作出类似调整呢?很显然的,要策划南大的未来前途,解决当前‘吸收优秀学生和良好师资’的困难,必须首先平等对待两间大学,让南大与新大各自设立重点不同的学院与学系;停止联合校园与统一招生,让南大学生回到云南园上课,恢复南大朝气蓬勃的气息;尽量排除非学术性的干预,让南大有一位学有专长的资深校长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发挥其特质。”

 “南大在国际上享有良好声誉,许多拥有高级学位的南大校友在海外著名大学执教,只要具备上述条件,拥有良好的教学环境,优良师资是不虞缺乏的。学生方面,不同学系自然会吸取不同的优秀学生,而且南大本来是为了应付此地区的教育需求而创办的,际此强调东协区域合作,南大可以在为东协地区提供教育及人力训练机会方面扮演一定角色。从长期来看,教育合作也就是经济合作的一环,这对缺乏天然资源的新加坡本身也是迫切需要的。因此,只要南大之门为东协国家的学生打开,哪怕没有优秀的学生前往深造?”

 “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先生公开发表致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先生的信,目的在於‘方便所有与南大有密切关系的人都能针对南大的前途应如何策划发表意见’,我们以上的坦诚之言,希望能够得到适当的表达与采纳,以便共为发展南大而努力。”

 三月廿六日,大马工商文教界派代表团,团员包括黄文彬(马华工商联合会会长)、许平等局绅(马华工商联合会名誉会长暨槟威华校董总主席)、李成枫(大马树胶总会会长)、林晃升(全国董总主席)、沈慕羽局绅(全国教总主席)、陆庭谕(全国教总副主席)、刘锡通律师(马来亚南大校友会会长)傅孙中(马来亚南大校友会副会长)、孙勇南(马来亚南大校友会理事)等一行九人专程赴新加坡会晤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藉了解南大与新大合并事态的发展,表明支持南大继续存在的宗旨,并建议南大与新大采用不同学制,开办不同学系,以及应及时聘请一位校长主持校政,使南大能够继续发扬光大。

九位大马工商文教界代表并发表书面谈话:

 “南大是星马人民历经千辛万苦创办与发展起来的,她的一举一动,一草一木,均受两地人民的密切关怀与爱护。自从今年三月十日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先生发表他致给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先生的信后,对於李光耀总理的主张南大新大合并成新加坡国立大学,马来西亚的华人社会无不深受震动,议论纷纷,咸认南大新大应独立发展,不能把南大并入新大。”

 “虽然南洋大学已是新加坡政府资助的一间大学,但基於历史渊源以及东协合作的精神,我们认为有必要在此提出我们的看法与建议。”

 “南洋大学对於星马经济发展与文化教育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她是星马人民引以为豪的千秋大业。这种人民对教育的热忱,不仅不应扑灭,相反的,应该发扬光大。

 “我们完全支持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先生支持南大存在所列举的两点理由,即第一:新加坡需要并且拥有资源来维持两间互相竞争,同时又相辅的大学,第二:南大是新加坡以及本地区的各阶层人民出钱出力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我们对南大创办人负有责任,以不遗余力确保南大在新加坡高等教育与国家发展中继续扮演着具有贡献的重要角色。”

 “根据李总理的公函披露,南大目前所遭遇的困难是:─、教职员缺乏,难以聘到资深新教职员,二、学生宁愿选择新大而不愿进入南大,我们认为,要克服这些困难,必须先找出其根源,然后对症下药,治病救人。”

 “南大创办至今的廿五年中,曾有辉煌的表现,深受国际学术界的重视,为什么近年来,却是每况愈下呢?管窥所及,我们觉得下列几点原因是不容忽视的:”

 “1。南大於1975年改为英文大学后,丧失了其原有特质,与正统英文大学的新大比较,相形见拙。这是很自然的;倘若将新大改为华文大学,其下场也是一样。”

 “2。南大近几年来连基本的校长都没有,只由一位秘书长主持校政,这如何能够吸引到良好师资在其旗下服务?”

 “3。南大新大实施统一招生与联合校园,从1978年起,所有新生都被安排到新大武吉知马校园上课,这使南大人丁逐渐稀少,缺乏朝气,怎不令人触景伤情而生去意?”

 “4。改制后的南大文凭仍然不能得到与新大文凭同等对待,在新大文凭比较吃香和南大又丧失其特质的情形下,学生宁愿选择新大是不奇怪的。”

 “5。新大拥有好些被认为经济价值比较大的专业学系,如医学系、法学系与工程学系,这对优秀学生是很具吸引力的。而南大拥有的学系,与新大其余学系大同小异。”

 “有鉴及此,我们建议:”

 “1。在南大与新大开办不同的学院与学系,采用不同的学制,南大可以侧重于应付来自东方发展的需求,新大侧重于应付来自西方发展的需求,两间大学相辅相成,这与黄祖耀先生等南大理事所提出的建议及南大研究院院长吴德耀教授所发表的意见相似。”

 “2。南大应及时聘请一位资深的学术人员来担任校长,并停止统一招生与联合校园,使南大能在稳定与独立自主的环境下发展校务。”

 “我们深信,只要能做到上述两点,以南大在国际上所拥有的地位及不同学系可以吸取不同的优秀学生,要克服缺乏优秀学生与良好师资的困难是可以做到的。问题是:我们在观念上是否已先入为主认为新加坡只应该拥有一间大学,那就是新加坡大学,这种看法在廿五年前南大创办时曾被提出,现在丹顿爵士又老调重弹,其目的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丹顿爵士的论点能够成立,这岂不是美国应该只有一间哈佛大学、英国其他大学都应该并入牛津大学?”

 “南大的创办宗旨之一,大家都知道,是为了应付本地区的教育需求及促进东西文化教育交流。际此东协五国强调区域合作,马新工商界每年都举办联谊座谈合,设法促进两地的经济合作与工商发展。为了使经济合作更有意义,更能达到互惠互利的目的,教育合作是不可或缺的。在这方面,南大可以贯彻其创办宗旨,为东协地区多提供一些教育与人力训练的机会,这不但有助于吸收优秀学生到南大深造,而且有助于促进本地区人民的合作与友好关系,加强区域合作的精神实质。”

 同日,南大学生会召开紧急会员大会,虽然路途很远,交通不便,在年终考试后都已搬出校园回到家中的同学,出於对南大的热爱,都踊跃赴会,会上绝大多数同学赞成保留南大,学生会并决定把讨论的结果,草拟报告,把意见提呈有关当局考虑。

 其后,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槟城南大校友会、比叻南大校友会、砂拉越南大校友会等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强烈反对南大新大合并之议,一致支持南大继续存在。

 新加坡方面,许多读者也纷纷向报章投函,强烈表示应保留南洋大学,使新加坡拥有两间独立的大学,分别开办不同的学院。

 具体建议 保存南大

 一九八O年三月十五日,新加坡总理公署发表丹顿报告书。李光耀总理于一九七九年六月访问伦敦时,曾与英国学者丹顿爵士讨论新大和南大聘请教职员问题,一九七九年十月丹顿爵士应聘莅新进行初步访查,并提出报告书,建议新加坡只要在肯特岗(新加坡大学校址)建立“一间单一而且强大的大学”。他的理由是:

 (1)现代社会有许多部分是相互关连的。大学生应该了解到这一点,这是很重要的。他们在学生时代,便应把自己投入这样一个环境中去接受多元学科的训练。例如,工程师应该有一些金融和经济方面的认识;会计师也应对一些技能的问题有所了解,这只有在不同学科的教职员与学生之间,作经常的接触、交流和合作才能做得到。

 (2)只有一间大学,将能使每一种学系和每一种研究科目,办得更好更出色,同时有更多机会从事多元科目的教学与研究。

 (3)目前一些科目的教学人数太过少,将南大和新大合并为一间国立大学,将使大学朝向更有力,素质更好和更加专门化的方面发展,这样,所培养出来的专家,他们的种类和选择能力增加和提高,大学也可获得更好的设施和配备,而新加坡也将可进一步改善单一的或多元科目的专门研究能力。

 同一天,李光耀总理私人秘书发表致报章读者公开信,提出可在南大校园内建南洋工艺学院的意见。针对丹顿报告书,著名学者、南洋大学研究院院长吴德耀特发表评论,指丹顿爵士并不了解南大过去的历史与发展,也无法理解人民创办南大的热心,他只对新加坡作三天的访问,即作出肯定的结论,未免有草率之嫌。因此吴教授认为丹顿的“一间大学一个学园”的建议是不健全的。

三月十八日,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复函李光耀总理,提出两个建议:

(一)建议南大采用美国大学制度,并跟一间有名望的美国大学建立联系,并建议政府邀请一批美国学术界的专家,负责深入研究这项建议。

(二)如果专家认为上述建议行不通,则建议可以考虑不必拥有两间互相竞争的大学,而是要拥有两间相辅的大学。在这个建议下,可以把目前各学院及学系分配在新大和南大开办。

 复函最后表示,如果这些建议不被接受,南大只得与新大合并。

 嗣后,南大理事林继民亦致函李光耀总理提出建议,让南大采用美国学制,并在此之前先请一批美国大学的专家前来研究新加坡的需要,以便另提意见,作出相应的全面性建议,如果这些专家不赞成南大改组,则应撤消此议。

 南大另一位理事连瀛洲亦致函李光耀总理,强调南大在这个时候不应失掉其特性,并建议在南大增设旅游和旅馆管理、工艺和电脑科学,藉以吸引学生前来攻读。

 三月廿六日南洋大学学生会召开紧急会员大会,调查结果,逾七十巴仙在籍三年级及荣誉班学生反对南大同新大合并,支持新加坡应有两间大学;南大学生会并在四月三日发表声明,陈述反对合并的理由,对丹顿报告书提出质疑,并表达大多数同学意见:

 反对合并的理由

 当天会议上不少同学反对合并的理由如下:

 1。由於资源有限的关系,大学教育无法普及,而只是提供给有独到性的少数份子。因此,假如两间大学合并的话,我们担心未来的大学毕业生会有过度的优越感,造成由国家栽培的精英份子与广大民众脱节或隔膜的现象。

 2。南大是由社会各阶层人民出钱出力才创办成功的,南大学生不会忘记他们有机会受大学教育,应归功于上一代辛劳的结果。如果我们希望新加坡少数大学精英份子能了解“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道理的话,那么,南大创校的特殊背景,将提供很好的历史教育。

 3。我们赞同吴德耀教授的见解,让两间大学相辅相成,保持各自独有的特色,这样,可以避免只有一间大学制造出同一模式大学生的弊病,同时南大可以跟新大一样为配合国家需求造就各种不同人才,进一步还可以继续发扬优良的东方文化传统,促进东西文化交流,这对新加坡的社会与文化,将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4。两间大学的并存,除了相辅相成的功用外,还能让彼此之间互相竞争,进而提高我国的学术水准。实际上,随着时代与社会的进步,大学教育的学科将会更复杂,更精密地划分。一间大学决不足以应付未来的需求,我们不应该为着目前一些可克服的困难,而提出收一时之利的合并主张。

 受歧视的原因

 南大生在社会上遭受歧视,是由於下列因素所造成:

 1。大众传播媒介在报导有关南大的新闻时不够客观,有时甚至歪曲事实。例如某报章曾经大事渲染南大毕业生做低薪金的工作,蓄意降低南大的市场价值,破坏南大生的形像,这种从薪金的高低来判断大学生的素质及其对国家的贡献根本就是要不得的。最近,又有一家报馆对南大学生会紧急会员大会作出歪曲事实的报导,指出在会上发言反对南大跟新大合并的学生,多数都以华语为媒介,企图让公众人士产生这样的感觉:只有华文源流的南大生才反对合并。我们对这种类似街头小报的所谓“内幕新闻报导”深表遗憾。

 2。一般社会人士对南大实际情况的漠视。早在1975年起,南大已开始改用英语为媒介。可是,大多数社会人士仍然把南大当作是一间华文大学。这无形中也影响到南大毕业生的出路问题。

 3。南大缺乏专业性的学科。许多学科在有限的资源下,又面对新大的强大竞争。这也削弱了就业机会。

 针对丹顿爵士的报告书。我们认为丹顿爵士虽然在造访新加坡之前,曾参阅过一些有关资料,但以他独自一人在短短两天内的实地考察,主观地对新加坡的大学教育作出大胆的建议,这是极难令人信服的!丹顿爵士在他的报告书里提出许多反对两间大学的意见,我们觉得他的立场有商榷的必要:

 质疑丹顿报告书

 1。丹顿爵士从肯特岗校园能容纳较多的学生,而建议将一间大学设立在那里,并且认为南大的现有设备可用为教育学院或某种未及学位水平的商业教育学院。这种以容量来决定一间大学的建议,不知是那一门逻辑;况且南大若有充裕的资金,要建设成较肯特岗校园更优良的学府,并非难事。

 2。报告书指出:某些学院出现教学人员严重不足的现象,最显著的是法学院、工程学院、商业行政、会计学院及牙科学院。这大都是新大的专业性学科,因此以经费不足为借口要求两间大学合并,不能成立。

 3。报告书指出大多数优秀学生选择进入新大,南大似乎没有希望能够以平等的地位和新大竞争。丹顿爵士根据统计数字,发现了竞争的不公平,却不曾要求公平竞争的途径。这种以“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观点来分析教育问题,我们不能信服。

 4。丹顿爵士强调一间大学可拥有更好的设备与师资,似乎以为新加坡政府无法负担两间大学的经费。

 5。丹顿爵士反对邀请一些高等教育家来深入研究新加坡大学教育的问题,因为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这无疑是轻率的说法,教育本就是百年大业,岂能在一两天内作出结论?况且丹顿爵士所探访的是联合校园计划实行后的南大,所作出的判断必然不够客观。

 因此,我们认为单凭一份“游记式”的报告书来决定新加坡大学教育的前途,是极端没有说服力的。因此,这次南大问题能有机会让公众人士在报章上公开讨论是健全的现象。我们更不能不参与发表意见,与会的多数同学认为:

 大多数同学意见

 1。要促使两间大学可以相辅相成,同时能够互相竞争,最好的方法便是两间大学设立不同的学科,例如让新大专办医学院、法学院、工艺学院等,而让南大专办数学系、物理系、电脑科学系、语言中心学系、中文系与大众传播学系等。如果能够平均地(或多少是合理的)在两间大学分配不同的学科,两间大学施教的对象不同,招生问题必可迎刃而解,同时减少重复的学科所带来的师资与设备难题。如此一来,两间大学才能在平等的地位上互相竞争,各对国家的发展作出更多贡献。

 2。南大应开办更多专业性的课程,同时调整现有的某些学科,使它们更趋於专业化。这种彻底的改革,肯定可以吸引更多素质优良的学生选择南大。

 3。彻底整顿南大内在的行政问题。我们深深感到目前没有正式的校长,对一间大学的声望具有极度不良的影晌。大大增加了聘请优良师资的困难,并且促成内部行政系统的混乱。因此,我们恳请有关当局尽速为南大物色适当的校长人选,使南大今后的发展有一个明确而统一的方向。

 4。黄祖耀先生提议让南大改为美国学制的意见,不失为解救南大困境的另一途径。不过,我们相信任何新制度的实行,必须获得各方面的有力支持。同时也须要细密的调查与研究。我们不愿意看到未来的南大生继续被当作试验性的牺牲品。

 最后,我们要强调的是:南大今日的困境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脱这困境,也绝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达成的。教育是百年树人的长远事业,我们认为两间相辅相成的大学,将更能符合国家利益,同时南大有潜力发展成为具国际地位的大学,合并不是唯一途径。我们一方面是负责任的大学生,另一方面也是负责任的公民,我们或许不能全面了解南大的问题及国家的长远利益,不过,我们还是认为南大问题的解决方案应该是以国家长远利益及学业或就业创造为依归。

 理事会议 接受关闭

 三月廿九日李光耀总理复函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提出南大的三个选择:

 (一)物色一个美国学者团,对於要把南大改为美国制大学的计划提出意见;

(二)在联合校园期满后,重新开办南大,提供商业行政会计和它目前教导的其他学科;不过,新大将继续提供它目前的学科,南大必须同新大竞争招生。

(三)把新大和南大合并成为新加坡国立大学(国大),使南大成为两个校园之一;一间理工学院将设在南大校园里。这间学院将是国大的一部分,并且和肯特岗的工学院保持联系八到十年,它将是南洋理工大学的核心。建立南洋理工大学的预定日期是一九九二年。在这之前,必须清楚确定的是:将获得国大学位的学院毕业生具有和肯特岗毕业生同等的水准,而用当该院学生在一九九二年获得南洋理工大学的学位时,该院将继续保持同样的水准。

 李光耀总理的复函还附上南洋理工大学成立的时间表:

 1。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理工学院将设在南大校园里。

2。南大校园需要大事修葺并增建校舍,以供理工学院之用。在修建工事进行期间内,校园的学生人数越少,工作就越能早日完成。

3。事情如能及早作个决定,理工学院应能于一九八二年六月招收第一批学生。这些将都是第二年级学生,因为由一九八一年六月起,所有工程系学生(不论是肯特岗或理工学院的学生),一律都必须在肯特岗校园修读共同的课程一年。

4。理工学院将和肯特岗校园的工学院连在一起,达八到十年之久,即至一九九O─一九二年为止。它将是南洋理工大学的核心。南洋理工大学预定在一九九二年成立。

5。理工学院的学位,暂由新加坡国立大学颁发,直至南洋理工大学成立为止。

 李总理的复函,提出三项选择,并请理事会主席黄祖耀“抉择由您决定,判决将由学生宣布”,形格势禁,南大实际上只有选择与新大合并一途。

 四月一日,南大理事会召开马拉松式会议,讨论李光耀总理所提出的三项建议,会后,理事会向报界表示,将于两三天内发表关系南大今后前途的决定的声明。

 四月一日,李光耀函南大理事连瀛洲,表示很难相信南大增设旅游、旅馆管理和电脑等科目,就能够扭转目前学生由南大转向新大的趋势,信上并强调,“设立南洋理工大学的建议,提供了保存南大名字,并且跟新加坡前途最有关系的情况下利用南大校园的好机会”。

 四月五日,南大理事会发表声明,决定接受李光耀总理的建议,把新大与南大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由南洋大学与新加坡大学组成),理工学院将设在南大校园,称为 “南洋理工学院”,于一九八二年开始招收学生,并将为一九九二年之前所建立的“南洋理工大学”的核心。

 

关闭厄运 新马震惊

 当李光耀总理提出南大问题以后,由於形格势禁,南大接受关闭,劫数难逃,早已成为定局,只待正式宣布而已;但由於南大是马新各阶层人民出钱出力,流尽血汗,一砖一瓦,从无到有缔建起来的,马新华裔社会出於爱护南大和华文教育的热忱,无不奔走呼告,进行最后努力,期望新加坡政府俯顺舆情,从善如流,撤消原议,解除南大的危机,让南大得以继续存在,发扬光大。当四月五日,南大理事会宣布接受南大、新大合并的建议以后,形同判决南大的死刑,令马新华裔社会为之震惊,舆论哗然。

 四月十日,雪华总商会召开会员大会,通过议决案,对於将南大与新大合并成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之举,表示失望和遗憾。

 四月十五日,马来亚联合邦华校教师会联合会主席沈慕羽局绅在教总常年代表大会上致词指出:南大的存亡是人为的政治,只要李光耀总理愿意,是可以对症下药把南大救活过来。

 四月廿一日,大马九位工商文教团体代表(马华工商联合会会长黄文彬、名誉会长拿督许平等、大马树胶总会会长李成枫、全国董总主席林晃升、全国教总主席沈慕羽局绅、副主席陆庭谕、以及马来亚南大校友会会长刘锡通律师,副会长傅孙中、理事孙勇南),发表声明,对南大理事会将南大拱手让出,接受南大并入新大,感到非常失望和遗憾!声明指出:

 “备受关注的南大新大‘合并’以及南大发展前途问题,随着本月五日南大理事会发表声明,宣布放弃将南大改组为美国制大学以及开办不同学系与新大相辅相成的建议,改而接受李光耀总理的第三项建议,把南大与新大‘合并’,接着李光耀总理于本月十二日复函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先生,表示已要求新大副校长及南大秘书长,提出迅速和有条理实行合并的建议,以便新加坡国立大学能在今年七月初新学年开始时就进行,南大被并入新大的命运,已然成为定局。”

 “南大是星马人民出钱出力所共建,旨在完整华文教育体系,应付本地区的教育需求及促进东西文化教育交流,我们对於南大理事会不能坚持保有南大特质,接受将南大改组为英文大学于先,现在又进一步将南大拱手让出,接受南大并入新大,感到非常的失望与遗憾。”

 “虽然南大理事会面对各种人为的压力,有其身不由主和不得不然的处境,但是对於涉及南大存亡绝续这样重大的问题,在没有深入和从长研究各方面所提出可行的建议之前,就放弃保卫南大的责任,遽然接受南大并入新大的一意安排,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项极不恰当的决定,历史将会作出批判。”

 “南大新大‘合并’之后,南大的所有学系停办,或被并入新大,南大已降级为一间‘南洋理工学院’,不再是一间完整的大学,而须从头开始,到1992年始建立‘南洋理工大学’,这样的此‘消’彼‘长’,岂能谓之为‘合并’?这是道道地地的‘并吞’!再说十二年人事几翻新,到了1992年,‘南洋理工大学’能否出现,尚有待事实的证明。”

 “李光耀总理与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先生均已表示,新加坡国立大学将遵循南大的政策,热烈欢迎来自马来西亚和南洋这名字所包括在内的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学生,我们希望只剩一间大学的新加坡,在面对其本国学生深造的强大需求下,能够切实做到这一点,而不会只是一块‘充饥’的‘画饼’而已。”

 四月廿七日,马来亚南大校友会举行会员大会,对新加坡政府将南大并入新大,表示极度的愤慨与遗憾。会议并通过下列有关提案:

 (一)强烈抗议及谴责新加坡政府强制将南大并入新大,以达到消灭南大的最终目的。

(二)对南大理事会,轻易接受新加坡政府将南大并入新大的蓄意安排,表示极度的愤慨与遗憾。

 五月廿日,大马五个校友会(马来亚南大校友会、比叻南大校友会、槟城南大校友会、新山南大校友会及砂拉越南大校友会)联合向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黄金辉提呈备忘录,强烈抗议新加坡政府强制将南大并入新大。备忘录全文如下:

 “南大被并入新大,已引起了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的公愤。近日来,我国各主要工商文教团体与乡团总会,均纷纷发表声明或通过大会议案,对此表示非常的失望与遗憾!”

 “我们以下五个马来西亚的南洋大学校友会,除了会分别公开表明坚决反对南大新大‘合并’外,并受广大南大校友的敦促,在此提呈这份备忘录,强烈抗议及谴责新加坡政府将南大并入新大,以达到消灭南大的最终目的。”

 “我们坚决认为,南大被并入新大,是新加坡政府蓄意安排的结果。”

 “大家都知道,南大是为应星马华文教育发展的需要由人民出钱出力创办和发展起来的,旨在为中学毕业生广开深造之门,培植中学师资和造就专门人才,并负有沟通东西文化和发展马来西亚文化的使命。在创办最初十年,南大虽然没有得到政府分文的支助,而且学位不被承认,经常遭受各种人为的阻挠与打击,但在南大董教学的艰苦奋斗下,犹能欣欣向荣,在国际上逐渐奠定了她的地位。

 “1965年,南大被新加坡政府强迫根据‘最终将沦南大为配角英文大学’(当时星洲日报社论评语)的王赓武‘南大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改组,南大一些特有学系,如马来语文学系、教育学系、现代语文学系、化工学系被令停办。南大在大马各地举办之新生入学考试,也于1974年在所谓‘为了配合南大新大统一招生的原则’下被令停止。”

 “虽然新加坡政府在改组南大的协议中,曾一再公开向人民保证:‘南大将永远是一间华文大学,永远以华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但改组后的南大,样样以新大为模式,越来越脱离南大的创办宗旨,而终於在1975年将教学媒介语完全改为英语,沦为新大的附庸。”

 “南大被改为英文大学后,丧失了其特质,元气大伤,加上改组后的南大文凭并没有得到与新大文凭同等对待,非学术性的因素又不断干预南大校政,在随后的几年里,南大连基本的校长都没有,谈何发展?另一方面,为了加强英文教育,南大新大又实施统一招生与联合校园,所有新生均被安排到新大武吉知马校园上课,致使南大校园逐渐被荒废,而陷入缺乏优良师资与学生的困境,这一困境却倒过来变成南大必须并入新大的理由,实在令人气愤!”

 “为了支持南大独立存在,解决南大困境,南大理事会及大马工商文教团体曾建议南大新大开办不同学系,采用不同学制,互相竞争,相辅相成,但这些可行的建议得不到新加坡政府的支持,迫使南大理事会作出没有选择的‘选择’,只好接受李光耀总理的第三项建议,把南大与新大‘合并’。”

 “我们已经指出,进行中的南大新大‘合并’,根本不是一种平等基础的合并,而是由新大‘并吞’南大,因为南大的所有学系将被停办,或被并入新大。南大已不复存在,而须从头开始,试办‘南洋理工学院’,到了1992年如果条件成熟,始建立‘南洋理工大学’。这是南大被消灭的明证,虽然‘南洋’二字仍然保留,实际上已‘名存实亡’。我们对此不能不提出最强烈的抗议,历史将会给予严厉的批判。”

 “请将我们这份抗议备忘录转呈贵国政府;虽然‘南大新大合并’已是既成事实,我们仍然希望新加坡政府能够考虑撤销‘合并’计划,使南大能够继续独立存在。贵国在经济发展与城市重建方面很有成就,希望不要因为消灭南大引起公愤而在历史上留下污点。”

 八月十六日,南洋大学举行第廿一届毕业典礼,最后一批毕业生领取南大文凭。弦歌於是辍绝,堂皇黉舍,被逼停办,南洋大学,成了历史名词。

 结语

 南大终於被迫关闭了。南大诞生在殖民地时代,遇到多种阻难;当马新踏上自治、独立以后,两地人民已当家作主,虽然不再有殖民地统治者对民族教育的歧视,但是南大的发展,仍不断面对着各种干预,某些人士对南大的偏见和成见,也持续存在,甚至变本加厉。因此,马新热爱南大的各阶层人士,对南大的处境,对南大有可能变质、被合并、被关闭的命运,从不松懈警惕,声气应求,捍卫南大。

 对於华裔社会的多种疑虑,新加坡政府曾经一再的提出保证:

 一九六O年六月一日,当马来亚大学马新分家时,由於传言蜂起,甚嚣尘上,李光耀总理即宣称:南洋大学不会并入马大(即后来新大)。

 一九六三年十月二日南大理事会代表与新加坡政府代表举行会谈,政府代表保证无意改变南大的教学媒介语。

 一九六四年六月五日,新加坡政府与南大理事会双方代表签订协议,新加坡政府代表再三保证:南大继续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

 尽管有上述的一再保证,南大还是在一九七五年全面改用英语作为教学媒介语(只中文一科例外),一九七八年南大新生被安排在武吉知马联合校园上课,这是南大并入新大,最终被迫关闭的前奏曲,一九八O年,南大劫数难逃,终於被迫接受人为的蓄意安排,关闭停办。

 南大在发展过程中,一再出现波动,并非是经费方面的因素有以致之;当南大还处在民办的阶段,没有得到当局的分文津贴,但在经费、开支方面,并未面对什么大难题,事实证明,能够自力更生。南大在校权易手后,受新加坡政府的管制,也获得新加坡政府的财政资助,但由於新加坡政府执行“英文至上”的语文、教育政策,从小学到中学,选择进入华校新生人数锐减,根据统计数字指出:由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的十年间,新加坡新生入华校人数,即由33%下降至14%,南大当局复于一九七四年停止招考大马学生,一九七五年改用英文教学,南大实质上已沦为二流英文大学,加上社会上某些人士对南大、对华校生持有的传统偏见和成见,变本加厉,使南大毕业生在就业方面,遇到不平等对待,凡此种种因素,使到南大学生来源逊减,选择进入南大学生人数迭降,一九七八年,南大新大实行联合校园计划,偌大的南大校园,更有日趋荒凉,形同空壳之虞。南大式微,人为因素、政治因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是不争的事实。

 廿五年来,南大面对一系列人为的、外来的因素的困扰,但南大仍然持续发展,士气如虹,朝气蓬勃,取得骄人的学术成就,扬名国际。一九六八年五月廿五日,新加坡教育部长王邦文在南大第九届毕业典礼上宣布承认南洋大学学位时,面对着确凿不移的事实,不得不言出肺腑,肯定南大的学术成就,他说:

 “较政府承认来得更重要的,是其学术界的其他高等学府所给予的承认。这种承认,不是藉官方的宣示,它必须以优良的学术水准和实际的成就始能取得。南大经已赢得其他大学的尊重,可以从为数众多的南大毕业生获准进入海外著名大学深造得到证明。到一九六七年八月止,有二百三十八名南大毕业生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日本、澳洲与纽西兰攻读高级学位。这个数目占南大创办以来所培养的三千三百卅九名毕业生中的百份之八.六。”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廿日,大马教育部长拿督胡先翁也表示重视南大学位的价值,只是基於“国家利益”的理由,不能承认南大学位。

 南大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南大校友对马新社会的贡献、建树,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在马新政、经、文、教、工、商各领域,都有南大培植出来的学生,在为社会的繁荣和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在新加坡方面,许多政府中的部长、高级官员,是南大出身的校友。在训练师资方面,南大甚至大大超越了它最初创办时的宗旨,不但为马新两地的中学培植了大量素质良好的师资,更为本地区的大专学院,培植了优秀的教学人员,为数不少的南大出身校友,目前正在马新各大专学院担任教席,在教学领域,肩负起继往开来,发扬中西文化的神圣重任。在工商、文化界,为数众多的南大校友,更在发挥他们积极的作用。

南大虽已被迫关闭,但南大的种子已遍布马新社会以及世界各个角落;南大精神,将永垂不朽,与日月同光,与天地同存!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十六日稿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