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新战略的中国背景

29/11/00

作者: 段培君 日期: 2000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http://www.gzii.gov.cn/middle2/jjrd/09/91006.htm

今年8月9日是新加坡35周年纪念日。在这一纪念日,新加坡政府的注意力更多的不是放在对往日成就的回顾上,而是面对国内外的诸多挑战,适时地提出了新的战略目标,这就是抓紧十年时间,打造新的新加坡。吴作栋总理在国庆演说中提出了实现战略目标的五大战略方向:积极全球化,开拓新市场;塑造富企业进取精神的新加坡;提高革新能力;重组经济,加强出口和国内行业竞争力;扩大人力资源及提高素质。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加坡新十年战略中,中国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吴作栋总理在演说中有专门一个章节是讲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可以说,中国经济的崛起是新加坡制定新的十年战略的重要背景,与中国的关系是新的十年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在其全球经济战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新加坡实施这一战略,不仅对新加坡未来十年将产生重大影响,而且也将对中国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中新的经济关系和文化关系也将发生相应的变化。

新加坡对中国的经济新战略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正确对待中国的挑战,为自己寻求合适的立足点

制定对中国的经济新战略是以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正确认识为前提的。吴作栋总理在演说中特别强调,要正确对待中国的挑战,为新加坡寻求合适的立足点。

中国的挑战有哪些?

—中国的经济已经崛起,已经对周边地区产生了影响。吴作栋说:“在九十年代初,流入东亚(不包括日本)的直接投资有20%被中国吸收,东盟则吸收了50%。今天,这个数字倒转了:中国拿走了50%,东盟只有20%。”中国已成为“世界的二手承包商”,连印度也满是价廉物美的中国产品。为此他呼吁:“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在中国向世界销售价廉物美的产品时,如何为我们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立足点。”

—中国经济潜力巨大,相当于10个日本的规模。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广大,工人的薪金低于新加坡工人的1/12;中国的地域辽阔,深圳的工业用地每平方米不过10美元,而新加坡则达300美元。如吴作栋所说:“我们必须问一问自己:新加坡怎么跟10个战后同时工业化,同时向世界出口的日本竞争?”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国际经济体系,新加坡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这种竞争已经进入或将要进入新加坡原先领先的一些领域。原来新加坡生产的产品,中国将在几年后以更加便宜的价格生产。中国已经成为信息科技的强国。

二、进入新的经济领域,保持对中国和其他周边地区的领先地位

这是新加坡立足点的首要含义。其内容是,用十年的时间对新加坡的经济进行调整和改造,创造一个符合新经济要求的经济体系,以保持领先优势。具体的说,这一新的经济体系处于新加坡经济发展的第四阶段。第一阶段是劳力密集型;第二阶段是电子和高增值工业;第三阶段是晶圆制造、化学和金融服务;第四阶段是信息科技、生命科学和其他知识型的活动。完成从第三阶段到第四阶段的转变是新加坡新的十年的任务。这也就是所谓的进入新的经济领域。

新的领域是信息科技领域和生命科学领域。新加坡政府当前特别强调要迎接生命科学发展所带来的新的科技革命,认为新加坡要捷足先登。新加坡对经济的调整和改造还包括:在金融、电信和能源实施竞争开放的基础上,对服务业也实行对外的竞争开放,以提高整个行业的经济效率。

如果完成了这一转变,新加坡就能像美国、日本和瑞士那样攀登经济高峰,就能与它们在创新、科技和管理方面并驾齐驱,成为世界经济领域的领先国家之一。这是新加坡新战略中保持领先地位的一般含义。

保持领先地位的特殊含义是:通过这样的转变,保持新加坡对周边地区,特别是对中国的经济优势,使得新加坡成为东亚地区经济发展的领先力量。这是新加坡政府面对中国经济发展挑战的根本对策。这一对策的战略思想是,回避中国经济发展的优势,扬长避短,轻车捷进,快速进入经济发展的更高阶段,保持对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高位势。只有这样,新加坡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挑战面前,才能不会丧失自己的优势,也才能在地区经济体系继续保持领先地位。

三、把中国作为自己的经济腹地,使新加坡成为中国与世界经济联系的一个桥梁

这是新加坡在地区经济战略乃至全球经济战略中的一个基本设想。这一设想的前提是:中国经济迅速发展,正处于全球化进程之中;新加坡在经济水平方面对中国保持着领先地位;新加坡与中国具有特殊的地缘和其它方面的关系。

新加坡首先是在积极推行全球化战略的一般意义上提出这一命题的。新加坡认为,作为东盟地区的马来西亚和印尼固然重要,但在经济全球化的形势下,经济腹地需要扩大,况且马来西亚和印尼的形势不太稳定。因此新加坡提出,把所有距离新加坡不超过7个小时飞行时间的国家和城市都当作自己的经济腹地,在范围更大的亚洲区域把新加坡发展为一个枢纽。按照这样一个划分,中国和印度都在新加坡的经济腹地之中。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菲律宾,或许还有日本等国家都将成为新加坡的经济腹地。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战略设想。去年,新加坡已经开始实施这一设想。它与新西兰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试图扩展经济空间。今年它又和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家进行这方面的谈判。新加坡正在建立以自己为枢纽的经济贸易区。

在新加坡的全球化战略中,中国处于重要位置。把中国纳入经济腹地,是新加坡当前实施全球化战略的重点。这也是新加坡中国热迅速升温的原因。新加坡副总理李显龙指出:“我们必须迅速加强我们对中国的认识,深化在中国这方面的专长。这将允许我们应用我们的全球联系,成为中国与世界其余地方的其中一个桥梁。”“中国与他国通商,我国应合力搭桥”。

四、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

新加坡贸工部长杨荣文用这句话表达了新加坡把握中国经济发展机遇的战略思想。在笔者离开新加坡前夕,他已经身体力行,率领有26家代表本行业公司参加的经贸代表团,包括贸易、旅游、咨询、饮食、工程、基建、房地产服务、教育服务等行业,来到中国加强双边经贸关系,开拓商业机会。此行的一个重要目标是考察中国西部,配合中国开发西部的战略,寻求新的投资机会。

据李显龙副总理透露,贸工部在未来几个月将就如何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拟订战略细节。他强调,中国的兴起是个最大的新变数,它吸去了本区域的70%的外来投资。新加坡在把握中国机会方面具有优势,要事不宜迟、群策群力地做好此事。

笔者在新加坡期间,曾受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总裁郑国枰博士邀请讨论有关战略问题。他所关心的重点是,新加坡、特别是GIC如何在中国制定和实施长期有效的投资战略。新加坡的中国热正在迅速升温。在新加坡期间所接触的各方面人士,不论是政府的,还是企业的,抑或是学术界的,都要谈到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新加坡能够在这一发展中所获得的机会。新加坡的报纸每天都在报道中国的进展并讨论进军中国市场的问题。可以说,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这一战略思想正在成为各界人士的共识。

当前,新加坡正密切关注中国参加WTO后以及北京举办奥运会所带来的发展机会。新加坡政府正在组织各方面的人士分析研究中国的情况,为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确定具体的政策和措施。

五、利用特殊资源,发展新的经济关系

新加坡政府认为,新加坡在与中国发展关系中具有特殊的资源。这不仅是因为新加坡政府与中国政府具有长期友好的关系,而且还因为新加坡人口中70%以上是华人。因此,如何运用这种特殊资源来发展新中经济关系,就成为新加坡政府制定政策的一个着眼点。新加坡官员曾发表讲话认为,新加坡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具有自己特殊的优势:第一,新加坡与中国有广泛的往来;第二,新加坡商家有在中国长期营业的经验和网络;第三,新加坡人通晓华语,保留了他们的华族文化遗产。如果新加坡能把这些优势发挥出来,新加坡与中国就能建立某种特殊的经济关系,从而使新加坡能在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的联系中起到桥梁的作用,从中国经济的成长中得益。

利用特殊资源,与中国建立新的经济关系,还有一个地区经济的战略考虑。随着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同时加入WTO和台湾对大陆经济政策的改变,大陆、台湾和香港经济一体化的进程正在加快。这一进程势必对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地区经济产生影响。对此,新加坡有关部门认为,需要对这种新态势作出战略性的回应,积极参与这一进程。利用华人背景资源,探索和发展与中国的新的经济关系,是参与这一进程的实际步骤。新加坡的企业也在考虑与台湾企业联手进军大陆市场的问题。

总的来看,虽然新加坡对中国的经济新战略还处于完善发展之中,它的一些实施策略还不明朗,但它的战略倾向是清楚的,其基本轮廓已经凸显出来。

首先,新加坡向经济发展的第四阶段转变的战略,其立足点虽然是为了保持对中国和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优势,但由于它与中国实施的产业结构调整战略和科教兴国战略具有相似性,因而它的实施对于中国也提供了一种机会。鉴于新加坡经济较为发达,产业结构的调整速度较快,因此其经验、高科技发展的成果对于我国来说具有借鉴意义。同时,考虑到中美关系的长期复杂性和新加坡与西方国家的特殊关系,保持和利用新加坡这样一条高科技渠道是必要的。中方应充分利用新加坡产业结构调整的机会,尽快缩短与新加坡某些方面的差距,发挥和发展自己的优势,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关系。

其次,基于新加坡意在发挥“桥梁”和“枢纽”作用,也基于新加坡特殊的地缘位置和华人背景,我们需要从地区经济战略和政治战略的高度,对新加坡与中国经济和政治关系的重要性进行再认识。新加坡的战略重要性基于下列背景需要重新估量:1、考虑新加坡在经济发展方面向中国倾斜的战略动机,和新加坡不愿自外于大陆、香港和台湾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想法,建立和发展某种类型的以大陆、台湾、香港和新加坡为主的华人经济圈,不仅具有直接的经济利益,而且可能对于大陆和台湾的关系也具有积极的影响。2、未来10年到20年,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和海洋资源重要程度的上升,南海领域将是一个多事和复杂的区域。在此背景下,与新加坡可能建立的特殊经济关系将具有潜在的战略价值。考虑到日本国内的复杂情况和东海领域的可能争端,这种战略价值还有上升的可能。

第三,新加坡欲搭上中国经济这班车,对中国而言意味着多种机会。招商引资是直接看到的利益。新加坡是中国排名第五的外来投资者,截至2000年,它在中国的投资已近170亿美元。根据新加坡的经济战略动向和新加坡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的地位,如果中国方面的战略决策和政策得当,新加坡在中国的投资在未来十年预计将会有一个大幅的上升。贸易是另一个机会。今年上半年,中国和新加坡贸易增长5.5%。中国向新加坡出口的产品达28亿美元,新加坡向中国的出口产品达25亿美元。新加坡鉴于世界经济的疲软和中国经济的强劲势头,正在加强对中国的贸易。还有一个重要的机会是新加坡服务业向中国的进军。新加坡服务的规范、诚实和守信,被新加坡人认为是服务业在中国竞争的最大优势。从我国市场经济加强规范管理的进程来看,新加坡服务业进入中国是一个有利的因素。特别在中国即将进入WTO和举办奥运会的情况下,新加坡服务业的进入有着特殊的意义。这对新加坡和中国都是一种发展的机会。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