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新加坡信约看李光耀政治

23/08/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信约引发的社会辩论不是一起偶发事件,而是李光耀政治方案中的一个重要政治过程,是李光耀为了达到一个预定的政治目的而执行的政治手段。

首先,一反往年的例行公事惯例,新加坡信约是今年国庆庆典中别有意义的重心活动,晚间0822更是全岛鸣放警笛号召国民一起站立同时宣读信约誓言。在海外的一些新加坡外交使节也组织同步的0822宣誓。不是国家动员何来如此劳师动众之豪举?看来0822应该是人民行动党政府特别设计的群众动员活动。显然的,其动机是在引发人民关注这一已经耳熟能详的新加坡信约。

其次,点燃此次社会辩论的官委议员是被动的在受到今年国庆庆典主席邀清的情况下撰写有关信约的感言文章,过后在国会演说的开场白中也先提及这一段事故缘由。庆典主席虽然身份高居新加坡武装部队准将,但按惯例应该不会也不敢自作主张,这些动作想必是在按政治高层旨意办事。重要的是主席与撰稿者之间对这一信约课题有着相当的互动,所以文稿中那一部分是主席的意见而那一部分是撰稿者的观点,则只有当事者明白个中情况。看来主席与撰稿者都只是任人摆布的政治棋子,只知道公事公办未必知悉幕后操纵者的政治意图目的。

其三,官委议员原本可以单独发表个人的国事观点,没有必要以国会动议议程来引发国会辩论,可见信约辩论是高层指示。官委议员是和一名人民行动党议员联名在国会上提出有关的动议,所以人民行动党是知晓並同意动议的主要内容。前者是印裔后者是欧亚裔,两人同属新加坡少数民族,所以这是一起少数民族要求公平社会的政治诉求。这一人选配搭应该意在反映新加坡多元社会特色。从这些政治布局来看新加坡信约辩论不会是个偶发性事件。

从09年8月19日海峡时报网以毫无激情的平铺直叙报导内容来看,有关言论是很正面的高度肯定信约对新加坡建国的贡献,並以此为基础要求国会重申信约的重要性並承诺以信约作为设立国家政策的准绳。很明显的这项动议是在肯定而不是非议新加坡信约,是在赞许而不是否定李光耀的政绩。诡异的是,那为何人民行动党要动员国会与媒体资源对这一亲政府的动议口诛笔伐大动干戈?

辩论是由一名初级部长啟动,但这些都是配角的杂七杂八之声并非主调,只是在为即将登场的李光耀制造必要的社会舆论气氛。李光耀的真正意图是在根基上彻底摧毁新加坡信约多年来所塑造的相沿成习,约定俗成的新加坡意识。

李光耀是如何以及为何要重建新加坡政体?

首先,李光耀将新加坡信约重新界定为建国历程中的抱负而不是政治意识形态。李光耀表示信约追求的公平社会是不实际的政治目标只能通过长期努力去追求。这种否定公平社会的说法的目的是要让不公平的政治安排合理化。其次,李光耀更强调新加坡是一个转变中的国家,借此把原已经抵达的建国终点挪动移后,将一个已经到达的终站转换为一个中途站。这种否定旧龙门的说法让李光耀另创一个新的政体空间。换言之,李光耀就是通过这些新诠释把原本已经定型的新加坡意识解体以便从这一破坏过程中重塑一个新颖的新加坡意识。

李光耀为何要把不公平的政治安排合理化?

8月20日大马通讯社以新加坡马来人有特殊地位为标题详尽报导了这一则新加坡政治新闻。同日,星洲日报也以公民信约不易落实为标题仔细报导新闻。马来西亚的两家报社都详细引述了新加坡宪法中保障马来族的少数种族权益。而这些详尽的内容看来也是得益于新加坡有关当局提供的新闻稿。人民行动党政府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在马来西亚传达这一政治信息?新加坡华文媒体不知是否也大幅度报导或解读马来人特权的课题。如果新马的新闻焦点不一,那么何以两地的新闻各有不同?更重要的问题应该是为何尘封在宪法中44年的马来特权要在李光耀迟暮之际浮现出来?马来特权课题多年以来是新加坡政坛的禁区,任何谈论都要背负挑拨种族情绪的莫须有罪名。显然的,李光耀之所以要把不公平政治安排合理化为的就是要让新加坡重新接受马来特权是理所当然的社会现实。

《李光耀的两道海峡两岸难题》指出李光耀之所以向台湾的马英九喊话叫停是要利用两岸关系的空间来维持自已的国际政治资本。李光耀在西方的政治资本已经因为政治朝代的变迁而流失殆尽,淡马锡的巨额亏损就反映了李光耀已经完全失去了取得西方资讯的优势。印尼苏哈多时代结束后李光耀在东盟的政治资本也快速流失,原本寄以厚望的泰国达信政权倒台后,如今台海两岸关系是李光耀唯一的国际政治空间。李光耀不愿意大中华区早日落实,因为这种地缘政治将进一步消化李光耀残存的国际政治资本。这一国际政治资本是李光耀维持自已和马来西亚重新谈判新马合并的政治筹码。明显的,过气政客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看来李光耀确实是非常在乎并且十分努力的争取自已在新加坡历史上的定位。

《李光耀走访大马所为何事?》解读李光耀走访马来西亚的原由与政治目的。在这些政事轨迹上,新加坡信约辩论应该是李光耀北行大马的后续发展;把不公平的政治安排合理化则是此次北行的实质政治结果。显然的,李光耀对政治思维进行必要的修正是在为新加坡重返马来西亚作好准备,因为在当年导致新马分家的各种错综复杂的因果中,马来特权是一个很突出的无法妥协的争议。回顾新加坡历史,1963年李光耀以冷藏行动清算新加坡华人政治来作为和巫统马来政治进行政治交易的条件。从新加坡信约辩论的政治过程中看出,如今的李光耀应该是愿意以新加坡允许马来特权作为和巫统进行新一轮政治交易的条件。

新加坡意识此后何去何从?新加坡意识是否会在不久之后走入並消失在马来西亚历史之内?这一个疑虑除了李光耀之外无人有资格解答。这就是李光耀政治在新加坡本岛至高无上的具体表现。如此高龄的政治老人在今时今日还是如此执着的要操纵新加坡的明天与未来。这是一件值得庆贺又或者是件极其悲哀之事?看官,您有主见吗?那您的看法又是如何?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