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显龙会成新加坡的蒋经国吗

29/11/05

作者:田湘 日期:未详 来源:凤凰周刊总第157期
http://www.phoenixtv.com.cn/
home/phoenixweekly/157/42page.html

从李光耀到李显龙,他们是否会通过两代人的作为,在新加坡实现 “一家两制” 的和平过渡— 李光耀造就了威权政治的辉煌,而李显龙开启了宪政民主的转型?

8月12日,李显龙宣誓就职新加坡总理。子承父业,终成现实。新加坡的前途和威权政治模式的命运,面临新一轮的考验。

李光耀卸任了,新加坡在繁荣,在发展; 吴作栋卸任了,新加坡在繁荣,在发展。虽然李显龙在经济建设、维持人民的凝聚力等方面,可以有所作为,但这方面的成就,都只能显示李显龙是守成者,而不是开拓者。如果仅此而已的话,这就意味着他是生活在李光耀的光环之下—李显龙当政,却还是李光耀时代。

更何况在外界看来,李显龙之所以能够登上总理宝座,多少是靠父亲的荫庇。李显龙需要继续用胆识和行动,向观望的国际社会和新加坡民众证明自己。

那么,李显龙上台是将原来的模式进行到底,还是会开拓革新呢?

李显龙能够走多远,只能由历史的进程来给答案; 但李显龙应该走多远,更确切的说,新加坡应该走多远,却可以从李光耀和吴作栋的忧虑中找到部分答案。

尽管李显龙说新加坡的未来充满希望,但他的两位前任不约而同地看到了威权政治在新加坡的生命力出现问题。

1990年10月,在为新加坡31年来“一直由英明又正直的人统治“而感到“特别幸运“之时,副总理吴作栋也看到,“正当正直的人仍然在位的时候,我们应慎重地为政治制度引入制衡的制度,不应指望幸运之神永远眷恋我们,在未来的30年中仍会有又英明又正直的政府出现“。

李光耀则思考着他和同僚们建立的政治体制能否多维持一代人,在变化不大的情况下继续运作。李光耀说他“有所怀疑“。他清醒地看到,科技与全球化趋势正在改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新加坡人将有新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方式。在资讯科技时代里,作为知识经济的一个国际枢纽,新加坡受到外来影响的程度将是史无前例的。他说:“行动党能否继续主导新加坡的政坛,打着民主旗号的反对党将会形成多大的挑战,这将取决于行动党领袖今后如何对教育程度更高的人民不断改变的需求和愿望做出反应,以及如何在影响民生的决策过程中满足他们享有更大参与权的欲望。”

对这一形势与时俱进的顺变过程,就可能是一个人民行动党不断收缩和放弃的过程。放弃和收缩,需要胆识和道德勇气。毕竟新加坡的现实政治就像李光耀80年代所说的那样,“人民行动党就是政府,政府就是人民行动党“。而李氏家族在人民行动党中有着非常的权威。在谈到李显龙时,李光耀说过这样一段话:“其实,我大可再留任几年,等他取得成为国家领袖的足够支持时才卸任。但我没有这样做。“李光耀是没有这样做。但是,这句话却明白无误地表示李光耀有能力这样做。这既显示李光耀作为政治家的老到,也透露了新加坡威权政治的秘密。

这样一种威权政治要良性运转,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治精英的道德水平和责任感。在离任总理之前,李光耀在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上就说:“我国政治文化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当领袖的人不能自私自利或以自我为中心。人民行动党的每个干部都必须抱着利他主义,有一种肯为同胞做事的气概。”

但这种政治文化是不可靠的。李显龙能否承前启后,开拓出一条新加坡治理新路,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他的胆识。

有时,放弃也是一种伟大。蒋经国在1986年开始推展政治革新,其中包括开放党禁报禁、革新党务等重大举措。台湾经济社会发展的显著成就,没有成为维系原有制度的借口。蒋经国晚年大刀阔斧地在民主宪政体制的基础上推动革新措施,认为惟有如此,才能与时代潮流在一起,才能与民众永远在一起。为此,他甚至表示可以不惜“个人的生死毁誉“,也要“向历史交代“。

李显龙在他的总理任内,会用什么向新加坡国民交代呢?仅仅是竭力成为李光耀合格的“接班人“,让李光耀感到“你办事我放心“,还是成为新加坡的蒋经国?从李光耀到李显龙,他们是否会通过两代人的作为,在新加坡实现“一家两制“的和平过渡—李光耀造就了威权政治的辉煌,而李显龙开启了宪政民主的转型?

李显龙和他的国家到了十字路口。在这个十字路口,确实存在着成就李显龙时代的机会。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