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從離岸美元看離岸人民幣

07/08/09

作者/来源: 蘇偉文 曾啟豪 中國窗 http://www.hkcd.com.hk

2008年8月,中國人民銀行宣布新設匯率司,其中一項職能是根據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去研究和發展人民幣離岸市場。由此可見,中央政府對開展人民幣離岸中心作為人民幣市場化的其中一步,是抱開放態度的。研究離岸金融中心是如何發展下來的,不妨先回顧倫敦和新加坡的離岸金融發展。

倫敦離岸美元市場

英國離岸金融中心的發展,可追溯至上世紀50年代,二次大戰後各國重建經濟的一段時期。布雷頓森林協定於1946年簽訂後,美元成為國際貨幣,用作國際貿易支付及清算,各國貨幣則與美元掛恥,以固定匯價兌換。當時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國家擔心若把手上的美元存入美國的銀行,會被美國政府以政治理由凍結,於是轉為存巴黎及倫敦等歐洲地區,促使歐洲離岸金融的發展。

同期,美國政府為加強貨幣政策的控制,改變借貸市場的結構,對金融機構訂立相對嚴苛的監管措施,例如限制銀行借貸的利息、以存款準備金控制銀行的借貸能力,以及管制銀行所提供的金融產品等。這些措施令美國銀行的美元借貸業務受到約束,促使金融機構向海外發展,在歐洲各地開設分行,提供美元借貸服務,亦因此開創了歐洲美元市場(Eurodollar Market)。所謂歐洲美元市場,即是非在美國本土的美元借貸業務,而利率計算方面,在不同的歐洲美元市場會採用不同的利率指標,而最為人熟悉的有倫敦銀行同業拆息(LIBOR),即是在倫敦歐洲美元市場,銀行之間借貸美元的息率。

在英國,美元借貸交易不受美國聯儲局監管之餘,亦不受英倫銀行對借貸的監管,因為美元的波動對英國本土經濟不會構成重大影響。再者,英國更放寬對離岸金融的監管,例如對銀行要求較低的存款準備金、提供優惠的稅率等,以鼓勵外資銀行設立分行,加速倫敦離岸金融的發展。美國為減少美元外流,曾設立利息平衡稅(interest-equalization tax),向本地居民購買歐洲美元債券(Eurodollar Bond)所得的利息抽稅,但卻弄巧成拙,反而鼓勵美國銀行將美元匯離美國,在外國發展歐洲美元借貸。

倫敦能在眾多歐洲大城市中脫穎而出,成為全球最大的歐洲美元市場之一,是有其優越條件的。除了倫敦本身有完善的金融制度外,跟其他歐洲城市不同,許多不同種類的金融服務都集中在倫敦這區域,包括保險、商品交易、期貨市場及債券市場等,令美元可用在不同的金融產品上。其次,倫敦的法定語言是英語,與美國及其他英語使用國家溝通更為有效方便。第三,倫敦位處的時區正正在日本及美國之間,跟許多中東國家時間接近,除了可以延續24小時歐洲美元借貸外,也方便中東國家參與歐洲美元借貸活動。

新加坡亞洲美元市場

1960年代開始,西方企業轉移向東南亞地區投資,因此這些地區對外幣金融服務的需求大幅上升,而美國限制資金外流的措施,亦令美國銀行積極尋找更多合適的地區開設分行。新加坡政府抓緊機會,引入美國的銀行,開拓亞洲的美元借貸市場。自1968年開始,新加坡政府批准美國的銀行在新加坡分行經營亞洲貨幣經營單位(Asian Currency Unit),為非新加坡居民提供外國貨幣的存貸及外匯金融服務,建立了亞洲美元市場(Asian Dollar Mar-ket)。

新加坡亞洲美元市場取得成功,建基於新加坡高標準的監管及適當的開放政策。起初,新加坡對離岸金融採取嚴格的管制,待金融市場逐漸成熟,才逐步放寬。新加坡政府在1968年批准外國銀行開展離岸業務後,同時開放亞洲美元市場的外匯管制,令美元可以流入新加坡作為存貸貨幣。其後,新加坡在 1976年開放對東盟的外匯管制,及在1978年全面開放所有外匯管制,正式開放其資本帳,讓資金自由流動。

在開放外匯管制的同時,新加坡政府其實不斷改良對金融市場的監管,旨在建設一個穩定的金融市場,同時能吸引更多外資銀行參與其中。在貨幣管制方面,新加坡政府對新元進行嚴格管制,金融機構必須分離新元及美元帳戶,金融機構亦不可進行新元金融衍生產品交易。在未成熟的金融體制下,分隔在岸及離岸金融,的確有助金融體系平穩發展。對金融機構的監管,新加坡政府要求銀行資本充足率須達12%,遠高於《巴塞爾協議》所訂的標準,雖然金融機構需要預留更多資金去達到這個指標,但穩定的金融市場為新加坡的金融機構帶來更多的機遇。至於鼓勵措施,新加坡政府不斷為離岸金融提供稅務優惠、增加離岸銀行的新元借貸額、透過貨幣互換讓離岸銀行取得新元等,以吸引外資銀行參與新加坡的離岸金融。

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碩士課程主任蘇偉文 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碩士曾啟豪

---

分类题材: 财务_financ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