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開賭不止為錢

20/04/05

作者:呂大樂

從香港人和本地媒體對新加坡解除賭禁這項消息的報道和反應,可知我們故步自封到了甚麼程度。我想說的是,我們對於鄰近地區不同國家(理論上不少是競爭對手)的狀況不求了解之外,而且還常常以過時的理解框架,或以一向所持有的偏見來看事物。我們不但沒有從鄰國的經驗學習,更不時流露出一份沾沾自喜,輕易的否定了別人值得我們參考的地方。

本地媒體報道新加坡解除賭禁時,焦點就只會集中在興建賭場、發展旅遊和經濟效益等問題上,不會將這項政策的轉變,放在更宏觀的背景(例如:四月二十二日,何洋在《蘋果日報》專欄〈新加坡發展模式〉一文中,所指出的政府角色的轉變,又或者新加坡在發展旅遊方面多年來的規劃與部署)。

至於社會人士的反應,就更令人失望。不少香港人依然理所當然地認為新加坡是一個沉悶和「沒有甚麼好看」的城市,於是開賭就是要提高一下趣味,吸引一些遊客的伎倆而已。而在政界人士眼中,新加坡要興建兩個大型娛樂中心及賭場度假村,正好方便他們重提在大嶼山通過興建賭場來發展旅遊的意見,他們的眼界就只局限在經濟競爭,只求分得一杯羹。

對於今次新加坡計劃開賭,我們不應只看賭場與賭業的表面,而是應該從它長遠及推動整體旅遊業,和將新加坡發展為一個全球化城市的角度來理解。

其實,過去二十多年,新加坡一直在規劃及推動旅遊業發展的問題上進行思考。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因為到訪遊客數字出現顯著下降的情況,於是在一九八四年成立「Tourism Task Force」 ,並委託該小組及另一間顧問公司分別完成兩份報告,供制訂未來策略時參考。

踏入九十年代,又有兩項項目,分別是一九九三年的「Strategic Plan for Growth 1993-95」及一九九六年的「Tourism 21」。今天我們到新加坡旅遊,能看到唐人街重建(如「牛車水原貌館」)、殖民區的亞洲文明博物館、由老建築重修而成的讚美廣場、展覽本地及東南亞創作藝術的美術館、克拉碼頭和駁船碼頭的消閒區、濱海藝術中心等新景點,都是之前規劃工作的成果。

今年一月,新加坡旅遊局提出了 「Tourism 2015」的願景和發展大綱,當中強調三個發展焦點:繼續強化作為亞洲區內重要的會議展覽中心(即發展商務旅遊)、為旅客提供新加坡獨有的旅遊經驗、和確立新加坡作為亞洲的服務中心(例如在醫療及教育服務)。在提出興建賭場度假村之前及同時,新加坡亦投入了不少資源去發展文化旅遊。

與此同時,新加坡政府也很清楚了解,今時今日要發展為一個全球化城市,必須在「軟」的城市建設方面下點功夫。全球化城市作為財經、商業服務、會議展覽中心,除了需要緊扣全球經濟之外,還必須在吃喝玩樂方面有一定的吸引力。全球化城市也需要是一個好玩的城市,在文化、娛樂方面搞搞新意思。

開賭能否給新加坡帶來種種預期中的正面效果,還是未知之數。事實上,過去十年它在文化方面的建設的成績,亦沒有一致的評價。我認為我們應該認真認識新加坡的經驗,倒不是因為它是否成功;而是它在認定方向之後,有投入,有結果。更重要的是,對於其他國家、城市的經驗,我們應該打開眼睛,好好認識和學習。現在,我們不認識新加坡,也不認識台北、首爾…,但卻不覺得是甚麼一回事。這絕對是一個大問題。

刊載於《文匯報》2005年4月20日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