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走访大马所为何事?

05/07/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自新马分家后的44年以来始终无法改善和吉隆坡马来政治的关系,是李光耀个人政绩中的最大败笔。李光耀十分在意盖棺论定后的历史留名,所以理应会在改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关系的政绩上留下至少一些善后的功业。

李光耀已经成功执行隔代传位,而此次北行看来也是企图隔世授策要左右后李时代新加坡政府的新马政策。从这一点来看,李光耀走访马来西亚的政治目的应该是要为后李时代新加坡的马来政冶政策订立指导原则。

在时机上,除了李光耀个人有迟暮之虑以外,也取决于国际与地缘政治上的变更。在国际政治大环境方面,2009年4月G20峰会后新世界秩序已经进一步明朗化,新加坡有必要在这个新国际环境架构下快速的从新定位。

新加坡模式赖以生存的西方资本世界如今自身难保,也在寻求新方案。这个改变对李光耀有非常的影响。李光耀原有的国际政治资本看来也已经因为环境改变而大幅消退。淡马锡的庞大亏损也在某个层面反映了李光耀不再享有从重要的国际人脉关系中获取优质资讯的好处。

在地缘政治方面,东南亚周边国家如大马政治正处在一个新旧权力过渡的关键时刻,其发展过程和将来的可能结果都会对新加坡的政治与经济带来相当的冲击。因此,李光耀走访大马为的也就是和其中的重要政治角色接触以亲身评估及确认大马政局的新动向,以便有效的调整与执行新应对政策。

李光耀对大马政治了如指掌,应对之策也应该已经胸有成竹,关键只在于如何快速有效的落实改变新马关系的新政策。在李光耀的种种政策选择中新加坡重回马来西亚或者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组织联邦制政治平台应该是其中的优先选择。李光耀行程中的不公开接待访客以及拜访东道主的几次洽谈,应该是在处理重要的机密事务。

马来西亚的原有政治体系已经十分僵化,即便是两党轮替格局的成功出现也未必能够有效的让大马旧政体重获新生命力,因为旧制度的原有影响力是不会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完全消失无踪。旧政治文化是会持续影响社会的政治行为,而前大马首相持续干政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然而面对新世界秩序的新挑战,无论是执政党或者在野党都必须仰仗新元素指导与带动新方向。新元素来自新生代的新思潮和新世界观。除此之外,能够彻底冲击旧政体的另一个途径就是创造新元素:组织新马经济联邦平台。想当年早在马来西亚概念之前就已经出现过新马共同市场的合作建议。事实上,上世纪90年代的成长三角卅经济概念以及今时今日的依斯干达经济发展区计划都是建基于新马经济合作的构思上。在解决当前经济困境方面,恢复新马经济合作对双方都有立竿见影之效。一来新马经济资源的重新整合能够创造新财经投资机会有利经济发展。二来经济量效益能够提升区划经济的资源与所得分配效率有利政治稳定。大马新首相有意解套原新经济政策的约束,看来也是为了引进包括新加坡主权基金在内的外资,来刺激资源重新整合以提高国民的所得分配。

另一方面,李显龙的重塑新加坡运动看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所以有必要在明年成立一个新的经济委员会以再次重估新加坡的经济新方向。当前新加坡的现实状况是,由李光耀一手塑造的新加坡模式已经僵化到非改革无以继续生存的十分艰难处境,更况且培育新加坡政经的西方资本世界本身也今非昔比,未必还有能力继续庇护李光耀政权。这也就是为何李光耀要转右向左极力靠拢中国的基本原由。想当年李光耀指责华人政治要把新加坡变成笫三中国,如今看来却似乎是李光耀要把新加坡变成外资入侵中国市场的古巴。大马前首相讽刺李光耀是小中国的小皇帝或许也就是这个意思。

此次北行,李光耀在槟城的谈话主要交代了地方和中央政府必须合作:合则两利,分则两伤的观点。笫3大桥和放宽沙出口的讲话,无非也在说法明政经互动必须等值交易:半斤要换回八两。换言之,李光耀寻求在等值合作的基础上重新启动新马关系。综合李光耀的言行,或许李光耀也是在估量在槟城参与经济开发的可行性。

大马的政治与经济目前都陷在困难的多事之秋,对在政治上善于混水摸鱼与化力打力的李光耀而言,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一来可以图谋个在有利条件下让新马重新合作的新方案,二来也可以试图减少新大马政策对新加坡的敌意。

李光耀要在新世界秩序中重新为新加坡模式定位,特别是要为新的新加坡对马来西亚的政策订立方针应该是北行的基本目的。因为这些政绩成就都是决定李光耀历史地位的关键因素;新马分家就是暮年李光耀的历史陈年心结。

自李显龙执政以来,李光耀风尘仆仆东南西北周游列国。回顾新加坡历史,李光耀到底是为辛苦为谁忙?昔日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李光耀从政一生所为何事?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