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和新马华人政治

27/06/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和马来亚的华人政治在早年历史上本为一体,华人社会通过血缘、宗亲,经济和文化等等多层次组织而紧密相连。二战后,在反华人政治运动的干预下新马华人政治逐渐分道扬镳,随着时日发展这层关系越离越远。实质上,今时今日在新加坡本岛上华人政治已经完全消失不复存在。然而在马来西亚,华人政治依然存活还是能为华人社会利益提供一定的庇护;传统华文教育能够持续在大马培育华裔子弟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华人政治在新加坡之所以全面崩溃以及在大马之所以势微和李光耀政治有直接的关系。换言之,在新马华人政治发展的过程中李光耀扮演了一个关键性的角色。从利益集团政治的角度而言,李光耀在反华人政治联盟中:英国政治和马来政治-是英国传统殖民政治伎俩中的以华制华的战略棋子,在反华人政治斗争中有实质上的贡献。这也部分解释了在新加坡政治历史上,李光耀在本土政治角力中为何会得到英国殖民政府的政治护航与全力扶持而最终胜出的基本原由。

这一段历史认知应该是合理并且是可以接受的。在这一基础上,那么李光耀在这一反华人政治的历史过程中扮演了些什么样的角色。换言之,在反华人政治是危害华社利益的观点下,李光耀在新马华人政治发展的历史过程中要承担何种责任。这其中的最关键时刻是在马来西亚成立以及其形成最终结构的这一政治演化过程中李光耀有些什么历史责任。这一新马合并的政治过程从本质上改变了新马华人政治生态。事实上,新加坡进出马来西亚政体的政治结果是在种族结构上根本改变了华人人口在大马种族结构上的比重。这一政体的变迁更是改变了大马华人政治在大马政坛上的轻重份量。

回顾历史,马来西亚是建立在马来亚必须并合东马的非华人人口以平衡来自新加坡的华人人口的基础上合并而成。因此,当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之后,大马华人人数立即急速下降,而非华人人口则相比之下马上大幅度上涨。这一增一减的政治操作在根本上改变了原有的马来亚人口结构以及其种族人口比例,华人人口减少表示华人选民减少;华人选票减少也就反映了华人政治走向势微的发展方向。此外,李光耀参与在大马半岛上的政治竞争是试图团结抑或是要分化华社原有的政治凝聚力?对马来政治而言,华社越是分化则华人政治的威胁性越少。

亚历佐西解释李光耀之所以在宣布新马分家的记者招待会上呜咽,是因为李光耀想起还留在大马政体内的华人。真相是否确实如此,那还有待学者考证,但佐西的这一点说法至少可以反映了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的确是会影响大马华人政治发展的一个现实状况。

得益于李光耀政治的操盘运作,反华人政治联盟在战后的打击华人政治运动中取得辉煌胜利战果。政治联盟的其中各个成员都成功的达到并满足其预定的政治目的与意愿。

首先,1963年,新加坡在加入马来西亚的前夕,李光耀执行的冷藏行动彻底清算新加坡华人政治,以致反对党势力从此一蹶不振。1979年与1980年李光耀先后结束了传统华文教育体系以及其最高学府南洋大学之后,能够培育华人文化意识的社会架构与制度至此全面结束。而华人职工组织之政治动员能力则早已通过制度改变与职工法令的修订而消失殆尽。此外,宗乡会馆与中华总商会的原有传统社会责任如族群利益与文化和办校活动也逐步让政府机构取代。这就是新加坡华社组织日益凋零的基本原因。这也基本上完成了英殖民政府早在1920年就开始系统化的打击华社政治活动与削弱华文教育的政治规范。

其二,1965年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后,马来政治在大马政坛上从此所向无敌,顺利完成了巫统的最早与最终极的政治目的:马来人的马来亚。马来政治一举彻底挫折了华人政治的锐气,让华人政党臣服于由巫统领导的国阵政治权力架构之下。随后,在一个分化华社无能抗拒原住民新经济政策的制度体系下,华社原有的经济优势亦逐渐受到蚕食。至此,马来政治与华人政治两者之间的强弱之势已成定局,很难再有所改变。马来政治如今可以一分为二也表示了马来政治领袖们在心态上已经无畏华人政治的潜在挑战能力。为此,成立巫统以保护马来人利益的政治目的也得到了相当的满足。

其三,西方资本世界成功的持续利用新加坡作为在亚洲经营政治,军事与经济利益的首选基地。从新帝国主义的理论来看,李光耀领导的新加坡还是一个在本质上和殖民地并没有太大改变的政体,主要还是为西方利益服务。事实上,西方国家至今依然影响新加坡的政经作业。这在战后独立国家之中确是异常之象。当年社阵主席李绍祖置疑新加坡独立的真实性,并称之为伪独立;这一说法也多少反映了新加坡在独立前后和西方资本世界的关系并没有多少落差。这一现状完全符合战后英国人要永久保留新加坡作为殖民地的政治意愿。

其四,李光耀自1959年新加坡自治以来始终独揽岛上的政治生杀大权,完全满足了李光耀要取代英国殖民主统治新加坡的个人政治意愿。

这就是李光耀政治塑造的新马华人政治生态。新马分家已快45个年头,为何李光耀却还是藕断丝连不时的提起新加坡重回马来西亚的话题?前不久李光耀的大马华人边缘论所为何事? 南洋理工大学又为何如此锲而不舍的寻求复名南洋大学的可行方案? 是否如今东风强劲西风弱让华人政治后市看起?掌舵智者有必要务实的见风使舵?

假如这一解读确实是有理有据,那么研究新加坡历史的学者就必须进一步思考另一个更重要的讨论议题:新加坡之先后加入与退出马来西亚并非是偶发事件而是反华人政治联盟精心设计的政治分赃各取所需,在这一政治过程中又是谁为此付出了代价?是什么代价?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