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金庸金大俠

25/06/09

作者/来源: 大公網 http://www.takungpao.com

中國作家網刊登鄭彥英文章《金庸入作協誠如香港回歸》,文章認為,金庸想起加入中國作協,是有其歷史原因的,這與香港回歸是有聯繫的。

前些天,聽朋友說金庸要入中國作協,筆者「噢」了一聲,朋友愕然,問筆者為什麼這麼平靜,筆者反倒對他的愕然很不理解,他說網上都炸鍋了,喊聲一片,關鍵字是:一個江湖人士怎麼能入廟堂之門?

筆者認為,首先要弄清楚什麼叫江湖,什麼叫廟堂。

在寫作上,不管是寫驚天地、泣鬼神之作的作家,還是寫民間文學、鄉土文學、傳奇故事、奇幻志怪的作家,只要寫得好,有讀者,都是好作家,趙樹理當年戲說自己的作品是地攤文學,難道能抹殺他在文學上的地位嗎?魯迅、巴金、茅盾的作品,至今受到眾多讀者和學者的推崇,但張恨水等鴛鴦蝴蝶派的作家,照樣受到廣大讀者的熱愛,誰能說他們這些作家,一個是江湖,一個是廟堂呢?更不用說金庸,在筆者的心目中,金庸是新派武俠小說最傑出的代表作家,被普遍譽為武俠小說史上前無古人的「絕代宗師」和「泰山北斗」,一些金庸小說的發燒友狂熱地稱他為「金大俠」,說明了他在讀者心中的地位。但不能因為稱他為大俠,就成了江湖人士,就必須在文學場地上殺出一片獨特屬於自己的地盤,威風凜凜在屹立在這個地盤上當起嶽不群甚至任我行。與全國重要作家勢不兩立、劍拔弩張。

筆者說,金庸到了85歲高齡,想起加入中國作協,是有其歷史原因的。

1955 年,金庸開始寫《書劍恩仇錄》,在《大公報》與梁羽生、陳凡開設《三劍樓隨筆》,成為專欄作家。1957年進入長城電影公司,擔任專職編劇,著有《絕代佳人》、《蘭花花》、《不要離開我》、《三戀》、《小鴿子姑娘》、《午夜琴聲》等劇本,合導過《有女懷春》、《王老虎搶親》等,當時用林歡作為筆名。

金庸的理想是當一個外交家,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不久,他來到北京,想圓了做外交家的夢,未能如願後,便重返香港,從事武俠小說的創作。

1959年,金庸離開長城電影公司,與中學同學沈寶新合資創辦《明報》,任主編兼社長。長達35年。在此期間,又創辦《明報月刊》、《明報週刊》、新加坡《新明日報》和馬來西亞《新明日報》等。金庸主持《明報》期間,《明報》成為香港最有影響的報紙之一,甚至有人喻其為香港的《泰晤士報》。此間金庸從未中斷寫作,至1972年宣佈封筆,共寫武俠小說15部,為中國文學開創了一個種類,並且親自走到了頂峰。

這個時期,金庸在香港。由於香港當時還屬於英國管理,限制了香港眾多作家和大陸作家的來往。這並不是金庸不想加入中國作協,更不是中國作協不願意接受金庸。硬要把因此沒有入作協的金庸劃為江湖,把大陸廣大作家的聚集團體中國作協看成廟堂,實有割斷歷史、硬要把金庸放到廣大作家的對立面之嫌。

其實,金庸本人一直是和中國作協、中國廣大作家保持著良好關係的,1981年後,金庸數次回大陸,先後受到鄧小平、江澤民等領導人的接見,1985年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1986年被任命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政治體制」小組港方負責人。所謂江湖,就是和所謂廟堂的正統一方勢不兩立,那麼,金庸怎麼能和國家重要領導人親切會談、並欣然出任官方重要職務呢?

其實金庸入不入中國作協,中國作協都把他作為中國作家中的泰斗式人物,中國廣大作家也視他為朋友,一個大作家、老作家,辦沒辦過什麼入會手續,大家並不在意,作家們見面,難道還要問一聲你是否會員?

但是人老了,許多事情是需要整理的,香港在手續上已經回歸了,難道金庸老人不能一起回歸嗎?其實他辦不辦手續都是廣大中國作家的好朋友,是我們隊伍中的一員,我們以他為驕傲,但是手續辦了,不是更好一些嗎?

不能否認,有一些寫作水準達不到加入中國作協水準,而又非常想加入作協的人,拿金庸作為他們的遮羞布,這塊遮羞布的突然失去,怎麼不會讓他們憤怒呢?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