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1978年的致李光耀公开信

20/06/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背后的真相:1963年2月2日的新加坡大逮捕》是收录在《李光耀:此人,他的职权和他的黑手党》一书中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主要是讲述李光耀以名为‘冷藏行动’的大逮捕一举彻底清算反对党势力的政治事迹。此书的作者Malcolm Caldwell是一名左翼作家。这本书于1979年在伦敦印刷出版,早已绝版,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和本地的大学图书馆皆没有藏书。伦敦大学的非洲与东方学院藏有一册供公众阅览。

文章内有一份清单例出当年遭受清算的组织团体名单以及其遭逮捕的人数:
社会主义阵线,24人
人民阵线,3人
人民党,3人
工人党,1人
新加坡郊区居民协会,6人
新加坡乡村人民协会,2人
新加坡普通雇员工会,7人
新加坡巴士工友工会,1人
商店雇员工会,3人
咖啡店雇员工会,1人
新加坡全国海员工会,2人
书店,出版与印刷工人工会,1人
海军基地工会,1人
小贩工会,1人
木业工人工会,1人
金属制罐工人工会,1人
汽车修理雇员工会,1人
纺织工人工会,1人
华文学校教师工会,1人
新加坡牙科技术学习协会,1人
人民协会,1人
校友协会,2人
新加坡大学,2人
南洋大学,11人
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3人
记者,5人
(这份清单仅是131名遭逮捕人士中的86人)

另外,这篇文章之首附有一封女皇律师John Platt-Mills致李光耀的公开信,其译文如下:

我记得此刻时值由你执行的冷藏行动正在步入第15个周年的记念日,也让我想起我们自上一回见面以来也已经超过了15个年头,当年我有幸和你在你们国家的下议院一道喝茶,当时你也为我拥有的那一本由你撰写的书签下大名,我们当时谈及我们彼此都认识的一些律师朋友的状况,你也托我代你问候一些你的朋友,其中特别是毕氏 (Pritt)。虽然我们是礼貌的相互道别,但那次却是你强行的把我遣走。

你或许还会记得,我受到你的几名公民的委托尝试以蔑视法庭的罪名把你绳之以法捉入牢里。不过整件事情随之流产因为正如你的辩护律师所言,在我能够逮着你之前,你却先行一步把我赶走。

我记得当时有几名到目前为止还在受到囚禁的年青人,其中有林福寿医生,赛佐哈里,何彪,以及李治同,他们在我离开后不久就被逮捕,至到今天他们还被扣押在牢狱里。

假如你之所以要对付他们是因为他们尝试在你的高等法院检举你蔑视法庭,那么你的这一作为是在我的预料期许之外。

假如你是因为他们有不轨行为而扣押他们,那么他们应该知晓自已犯了些什么错失,他们也应该可以和指控他们的投诉者当面对质。

在当前情况下,他们不论是犯了何等的罪行都应该早已受到很足够的惩罚,你不可能期望世界停止改变,改变是不可避免的,你不能执行这种令人发指的长期监禁的酷刑。

能否允许我提出另一种的解决方法。

当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的那种思想应该是足于让你在今时今日把自已捉进牢房里。你为何不能释放这些人,他们还年青,和他们对话,看看他们的看法之中是否有些什么东西值得你采用。假如你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就不会辜负了你所享有的崇高名声。

1978年2月10日于伦敦

备注:
1.毕氏是一名伦敦的女皇律师,当年到新加坡为几名新加坡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成员进行辩护因为出版的杂志内容而被控于的诽谤罪名,李光耀是这起案件的助理律师。

2. John Platt-Mills 曾当选英国工人党国会议员,是名声誉崇高的女皇律师。1962年2月2日新加坡政府限令Platt-Mills 必须在当日离开新加坡。巧合的是,一年后的这一天就是李光耀采取冷藏行动的那一天。或许2月2日是一个别有玄机的日子?

3. 清单中有大半是译名而非原有华文正名,敬请有识者指正。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