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学派的特性

20/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官方的一项不明文政策是,学者只能在其学术专长的领域内,从事纯技术性的研究工作。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尤其是更要避免提出,不利社会安定的研究结果。这是因为提出与既定政策的假定利益相左的观点,会被视为反社会言论。在惯例上,反社会行为会带来,相应程度的严厉惩罚。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的经验累积下,学者学习自我约束,避免提出有损人民行动党的政治利益的政策评论。新加坡学派在自我审批的思想意识控制下,理性的自动放弃了追求学术独立的个人权力。于是焉,在自我利益的前提,与明哲保身的大原则下,自愿的画地为牢不逾雷池半步,从而认同政府的政策。

新加坡学派刻意回避具政治意识的立论立场,以豁免不可预测的政治后果。为此,新加坡学派的经济分析沦为纯技术性的统计分析,强调量的分析而忽略质的分析,在有意或者无意之间避开了对政策提出负面的批评。

这一行为的结果是,课题研究几乎完全忽略了,政治变数对社会发展的影响,特别是政策对社会发展的负面影响。换言之,纯技术性的统计分析,不考虑政策的社会成本代价。

政治变数是改变社会素质的最原始,以及最重要的因素,所以任何探讨社会发展与民生问题的研究,如若欠缺了这一个最基本因素的考量,其分析无疑只是纸上谈兵,脱离了真实世界里的水深火热现实。

社会科学研究如若忽略了政策的社会成本,那分析只会是片面的,严重的话更会带来具误导性的研究结论。新加坡学派对政治代价的恐惧特性,使到这一派学者排斥政治评论,乐于对政府政策作纯技术性探讨,所以对新加坡的研究结论,往往会有锦上添花的倾向。

新加坡学派偏重于内窥性的研究方法。这一种作业方式是在假设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仅仅专注于研究政策的某一个层面,其结果是刻意的,把规范社会行为的外在环境视为特定因素。因此,学者不评论由执政党制定的特定因素,只集中探讨课题所规范的学术范畴。

外在环境的制定是一个政治过程,是一个大是大非的敏感政治课题。外在环境约束社会行为,规范社会发展,所以欠缺了对政策制定的政治过程有所了解,其分析会有所偏差,可以导致井中观天的研究结果。

新加坡学派的无政治慨念特性,也造成了其中一些文献会出现高估了政府政策的有效性,也同时低估了,或者忽略了政府政策对社会的负面影响的现象。

此外,新加坡学派因为作茧自缚,在研究选材与取向两方面,都陷入进退维谷的困境,受到颇大的局限,某些明显的社会现象,会在有意或者无意之间被完全忽略。因此,新加坡学派在研究内容方面会有所欠缺,没有对新加坡发展的真正现实现象,作出一个全面性,与独立性的探讨。

比如,新加坡学派为了避免涉及华人政治的讨论,鲜有学者对政府政策如何影响与改变,华人经济以及社会发展的课题作深入的专题研究。而在不可不提及的情况下,分析则把新加坡华人经济的衰落,归咎于华人传统的贸易心态,不适合于工业经济发展的立论上。

这一种片面的说法,似是而非,颇具误导性。在实质上,新加坡华人经济的衰落,是人民行动党,的华人政治战略下,的一个必然性政策结果。新加坡学派在为人作嫁衣裳的心态与行为下,其形成一个欠缺全面,独立与公正的研究特性,并非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新加坡学派是新加坡言论的主流思想,也是新加坡文献的最重要贡献者,是研究新加坡课题时不可缺少的资料来源。新加坡学派的形成,与学者的能力没有太大的关系。实际上,这群学者中许多都是学富五车的饱学之士,具有很高的专业资格,所以其关键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由于新加坡学派有其特别的学术性质,所以必须仔细的审察此类文献,从而作出更客观的认知。新加坡学派虽然有其缺点,但只要小心谨慎的处理,其文献还是有许多可取之处。实际上,新加坡学派是研究新加坡课题的最重要的资料来源,也是非新加坡学派的最原始资料源头,所以不可以忽视新加坡学派的重要性。

显然的,要全面的研究新加坡的发展经验,是一定要充分了解这两个不同学派的论点。新加坡学派与非新加坡学派各有其特点,可以相互配合,从而对新加坡的发展课题做出一个全面与公正的研究结论。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