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旅游业经济

17/06/09

作者/来源:黄琳《望东方周刊》http://finance.sina.com.cn

  旅游业在新加坡经济中到底处于一个什么位置?对于这个问题,新加坡旅游局助理局长刘安健给出的答案是—-目前,旅游业占新加坡GDP的比重超过3%,“而我们的目标是在2015年达到5%~6%。”无独有偶,一份世界经济论坛最新发表的世界旅游业竞争力报告显示,和去年相比,新加坡旅游业竞争力上升了六名,在全球排名第十,是唯一进入前十的亚洲国家。

  在金融危机肆虐全球的当下,有“钓鱼高手”之称的新加坡旅游局有什么样的举措从金融危机中突围,从而保持一贯的激情与活力?新加坡如此高度重视参展2010年世博会,又意味着什么?就此,本刊记者独家采访了新加坡旅游局助理局长刘安健。

  危机也是一个机遇

  《望东方周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专门出席了6月7日上海世博会新加坡馆动工仪式,并做了现场演讲,是不是在利用这个机会推广新加坡旅游?

  刘安健:总理参加这个仪式,显示出新加坡对上海世博的重视。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我们过去参与五届世博会,均收到良好的效果。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想利用这个机会加强中新两国的关系,我们非常重视和中国的关系。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在世博期间,新加坡馆会有1000万的参观者。但我们比较大的一个整体目标是,让中国人甚至全世界的人能更全面了解新加坡,以便能吸引他们来新加坡旅游和投资。

  《望东方周刊》:李显龙在发表2009年的新年献词时说,经济衰退并不意味着没有机遇。在金融风暴中,新加坡旅游业受到什么影响?又有什么样的机遇呢?

  刘安健:2009年对于新加坡是充满挑战的一年。经济衰退其实是从2008年7月开始的,前几年来新加坡的旅客人数一直在增长,我们一直享受着这个带来的好处。从今年1月到4月,新加坡的入境旅客人数和前一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2%。但危机是全球经济的整体现象,并不只是新加坡受到影响。因为危机下,全球的游客对于自己的花费会更加谨慎,企业和商务旅游相关的预算也会减少,而新加坡是一个商务旅行很重要的城市,所以不可避免会受到较大的影响。

  尽管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可是整体上我们对于未来充满信心,因为新加坡有很好的基础。我们在未来数年内,将有一系列的发展计划。金融危机对新加坡来说,是一个机遇,让我们重新审视和探讨之前的一些政策和计划。

  一美元可以住一晚酒店

  《望东方周刊》:之前有什么样的准备呢,现在和将来又有何种相关措施?

  刘安健:新加坡向来都有长远的计划。新加坡在金融危机开始之前,就已经开始建设两家综合娱乐城,即滨海湾金沙和圣淘沙名胜世界。这是针对不同目标群众的项目。

  金融危机来了,我们继续长远规划的同时,也进行了内部的一些微调,采取了相关的应对措施,主要针对一些最重要的市场,包括中国、印度、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地。在加强旅游业的措施方面,我们也在今年2月推出了一项多管齐下的配套措施,叫“旅游业抓紧机遇加强发展计划”(英文缩写为“BOOST”),共有9000万新元的投入。

  这项配套分成几块来推动旅游业,其中的一块是和酒店业、餐饮业,以及其他相关的旅游业者一起合作,推出特别的促销活动,刺激需求,以吸引更多旅客。

  另一块着重于培训,政府提供资金为旅游业界的员工进行培训,增进他们的技能。

  第三块是针对新加坡民众的活动,吸引国人参观国内的旅游景点,使之成为新加坡的“旅游大使”。

  第四部分,加强和新加坡旅游产业界的合作,比如和航空公司、酒店的合作等。其中,我们和新航与新加坡民航局合作的促销非常有吸引力。如果你搭乘新航的班机,不管从哪里上机下机,只要在新加坡逗留的话,就可以以一美元的价格在指定的3~4星级新加坡酒店内住宿第一晚。假如你从伦敦飞往澳大利亚,其间在新加坡逗留一晚,你就可以在指定的3~4星级酒店里住一晚,只花一美元。这只是我们制定的具体计划的一个例子。

  项目都会征求公众的意见

  《望东方周刊》:你刚才提到的计划里,基本是人造的风景,那如何吸引那些喜欢自然风光的游客呢?

  刘安健:其实新加坡有很多自然风光的。比如我们的新加坡植物园,保留了许多不同品种的花卉植物,是向公众开放的。再例如备受瞩目、创意独特的滨海湾花园,将引领新加坡从“花园城市”走向“花园中的城市”。

  新加坡国内还有很多自然保护区,其中武吉知马保护区里树木的种类比整个北美加起来还多。此外,还有新加坡动物园、飞禽公园、双溪布洛自然公园、乌敏岛上的仄爪哇湾以及遍布全岛的公园,都是自然景点,新加坡在追求发展的同时,也想在自然方面保持平衡。

  新加坡是一个小的岛国,天生资源并不丰富,但我们尽量利用好现有的资源,同时发展潜在的资源。刚才我提到的两大综合度假胜地,滨海湾金沙主要针对商务旅客,而圣淘沙名胜世界针对家庭旅客,都是在利用新加坡有限的资源做最大的发展。我们也正在寻找发展商,在富有热带雨林的万礼地区发展一个亚洲顶尖的自然风景区。新加坡旅游局积极向相关利益群体咨询,并与相关的政府机构如国家公园局和市区重建局紧密合作,以确保将该项目对周遭自然环境的负面影响减至最低。

  新加坡不是一个所谓的钢筋丛林都市。假如你来新加坡,你会发现我们对于自然的保护和环境的绿化下过很大工夫。因此,我们对2010年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特别感兴趣;而新加坡在达到自然与城市之间的平衡的努力,也会被展现在世博会新加坡馆中。

  在新加坡,到处都有树木花草,这也是人们称新加坡为“花园城市”的原因。新加坡有个国家公园局,专门负责环境的绿化和花卉植物的保护。

  《望东方周刊》:建这些大型旅游项目,有人批评吗?

  刘安健:在新加坡对此的批评很少,因为公众都看到了政府在绿化方面的措施。对水的保存和处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滨海堤坝那边本是大片的海水,我们正把它发展成一个位于市区内的淡水蓄水池。不久的将来,公众在那里可以从事水上活动,比如风帆和划船等。因此,滨海堤坝不仅提供了水源、防止了水灾,也是市中心的休闲活动中心。

  在新加坡相关项目很少受到公众质疑的另一主因,是政府在推行一些大型项目时候,会做很充分的准备,有许多相关的公众咨询和调研等等。比如,滨海湾花园和国家艺术画廊的项目,我们之前很早就公开了设计草图,让公众进行选择,看哪一个是自己喜欢的设计,做了这些调研后,我们才进行最后的决定。在我们的项目评估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就是这个项目是否能融入周围的环境,评估的参与者也不仅只有一个机构,而是有很多家机构结合不同的专长来做决定。

  我们对公众的要求很敏感,因为我们最大的目标是提高人们生活的质量。所以,项目都会征求公众的意见,他们都有反馈的机会。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利用有限的资源,尽量做更多的事情。

  没有重复建设

  《望东方周刊》:项目建设过程中,必然会影响到公众的日常生活,怎么协调他们对此的抱怨?只说“以后会更美好”,能奏效吗?

  刘安健:任何一项城市工程的建设,对于公众日常生活的干扰是肯定的,所以得非常小心非常敏感地处理,要尽量减少对他们生活带来的不便。

  按照新加坡的经验,我们在做各种建设的时候会注意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尽量在地下作业,不影响地面上的各种常规活动。另一个方面,我们尽量把项目安排在城市的某一边进行,尽量不影响市民的日常生活。

  对新加坡来说,做得最好的就是规划,我们有太多的规划,这是件好事,因为这样带来的结果比较好。比如,我们没有重复建设,一般来说,我们建设一个项目,就不会在其他地方有同样的项目进行,尽可能集中在一个地方,用最小的影响,最短的时间来完成。

  关键在于新加坡事事都有详细的规划,我们习惯于做细致的规划,规划好,就会有较好的结果。这是新加坡很重要的经验。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