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金砖四国减少依赖西方

16/06/09

作者/来源:译言网 http://finance.qq.com

当想到近几年最火热的脱钩理论死了并埋葬了,它却以一种新的更有争议的方式复活。

这是个吸引人的概念:新兴经济体以它们自己的方式持续增长即便是它们的主要出口市场西方世界处于困顿中,但那是在2008年经济危机展现一个更杂乱无章的世界之前。

现在,被衰退倦怠的世界期待的看着新兴的力量中心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在本周聚会讨论怎样应付从发达国家沉落的混乱,这次金砖四国的第一次峰会可能会带给全球贸易秩序一个新的标志,它明确的预示着金砖四国和发达国家经济力量的重新平衡,也是脱钩理论的第二次生命。

当金融海啸同样席卷富裕的和贫穷的国家并让它们像陷入沼泽一样时这个理论不被人相信,那时西方消费收缩,中国和巴西这样出口依赖型的国家受严重打击,人们再度意识到世界经济联系多么紧密。

而现在,伴随着脱钩理论再生的是金砖四国经济的绿芽萌发。这一次,脱钩2.0不是鼓吹新兴经济体有能力摆脱西方世界独立发展而是更狭窄的依赖最大的信用最好的发展中经济体,以金砖四国为例,它们的经济掌控着全球经济的15%,占有着全球贸易总量的13%拥有2.43亿美元(8.5万亿人民币)或者说41%的世界外汇储备。脱钩2.0理论建立在金砖四国的新的,更长期的贸易流量上。

该理论的一个坚定信奉者是高盛的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他预期未来20年,金砖四国将会赶上G6国家,即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很多人认为脱钩理论是疯狂的,“这个证据有力的证明它很有生命力,”他在最近的新闻杂志解释中写道。证明新脱钩理论的第一个受欢迎的就是股市,中国的股市反弹了45%。更欣喜的是巴西的股市疯涨了40%,印度50%俄罗斯令人眼羡的75%。这种反弹建立在投资者对金砖四国经济迅速复苏的乐观基础上,对比源于衰退恐慌的持续,美国证券市场仅仅象征性的咳出了0.25的增长。

大投资基金经理,包括欧洲基金公司安联的Michael Konstantinov都在打赌,金砖四国的经济已经开始与发达国家脱钩了。“衰退仅仅是发达世界的现象” Konstantinov说到,相反的是,金砖四国,靠这些因素,更高的国内需求和更低的外部依赖而继续增长。然后是金砖四国间贸易的巨大增长和对美元的依赖的脱钩,金砖四国的领导人们积极的呼吁世界减少对美元国际储备的依赖。

他们同时投入10多亿到IMF发行的储备货币中,这意味着他们渴望在储备基金中有更大的垫头,中国领导了这一行动,同时让“元”和其它新兴市场包括像与巴西和俄罗斯的交易变得更广泛使用。

资源荒的中国同时也在与新兴市场增加贸易,它的四万亿刺激计划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而需要大量的原材料进口。一些人认为中国经济的恢复很难代表与西方世界的持续脱钩,因为这仅仅是靠国家引导的刺激驱动,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种国家激进增加了与新兴市场的贸易动力,撇开西方。

从2003年到2007年中国仅仅是与其他金砖三国的贸易就像与美国的贸易那样迅速增长了两倍,中国从巴西获得钢铁,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把消费品出口到印度,正是这种靠新兴市场间的贸易增长的长期趋势而支撑着金砖四国的增长脱钩。UBS亚洲太平洋经济区的Jonathan Anderson指出,新兴市场的增长将会比发达国家高4到5个百分点,这种不平衡的增长就是脱钩的真实形式,他宣称到。

然而渣打银行的经济学家李维怀疑近期内中国和其他金砖三国很难独立而摆脱西方的出口市场。“脱钩很难发生除非中国和其他金砖三国伙伴能产生足够的对他们工业品的国内需求而取代他们竞争者的的西方出口胃口,”他解释到。但是新兴市场可能也不像普遍相信的那样对G6国家那么依赖,举例来说,中国的超过半数的出口是新兴市场,不足一半到了另外两个贸易伙伴那里:欧盟和美国。我们也不能否认金砖四国2.25百万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45%的世界人口。危机增加了这里市场启活的紧迫。

原有理论的大崩溃揭示全球化让经济体的运气完全没有联系成为可能。然而正如这次金砖四国峰会议程揭示的那样,领导人正在寻求“经济危机的可替代解决方案”这或许将会为脱钩2.0在后危机的世界铺平道路。(据新加坡《海峡时报》)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