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回顾庄竹林的南大发展计划

13/06/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09年5月的一份亚洲大学排名榜上香港中文大学名列第2。从香港中大的学术成就回头看看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历史,难免不会令人感叹南洋大学的命运是何许悲惨。香港中大成立于1963年是香港政府资助并获授权颁发学位的高等学府。回顾南大历史,1963年正是南大面临多事之秋的年代,大学领导和师生倍受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的百般刁难。探讨新加坡历史的学者必然会追究,为何香港的白人政府会让中大生存并成长,而华裔李光耀在新加坡却是反其道而行极力防止南大的正常发展?

中大创校校长李卓敏解释取名中文大学是意指传扬中国文化的大学。李校长在1978年的19届毕业典礼上发言时指出:凡是大学都不可能脱离本身民族的背景。因此,中国或海外华侨创办的大学都是中文大学…每一所大学都是沟通本国和外国文化的桥梁…那是理所当然的。在这一文化层面上,历史学者也必然会追究为何对香港中大是件理所当然之事,对南洋大学却是那么的有违常理?

近日新加坡华文媒体大篇幅报导王庚武的呼吁:让新加坡成为东南亚的中国以及华人研究的重镇。这一声音对熟悉南大历史的东南亚华人而言,不仅仅显得刺耳更是对历史的极大讽刺。回想当年要不是王庚武报告书剥夺了南大的学术自主权从而彻底摧毁了南大的自由成长契机,那么一个能够自力更生的南大,在庄竹林的办校计划下新加坡早已成为在东南亚的中国与华人历史的研究重镇。这是因为创办东南亚研究院以探讨中文古籍中的东南亚历史就是庄竹林的办校五大方针之一。

1963年李光耀剥夺南大创办人陈六使的公民权,进而逼使陈老辞去大学领导的职权。陈六使的罪名是南大毕业生与在籍学生涉及共产党与反政府活动。之后,新南大理事会同意按政府意向改组南大。1965年大学委任以王庚武为首的课程审查委员会进行全面改组南大。王庚武报告书是为李光耀的政治目的服务,其宗旨是剥夺大学的学术自主权以约束南大发展空间;其结果确是让南大很难长大。

在这场政治斗争中李光耀全面征服了华文知识分子的最高学府。回头看看历史,历史学者也难免要追问,李光耀又或者是人民行动党从这一政治过程中得到了些什么?而新加坡社会在这起摧毁文化教育的事件中又失去了些什么?这个问题并不难解答,因为从香港中大的学术成就中就可以体会到新加坡整体社会失去了些什么?新加坡失去的是一所可以和香港中大一般优秀的东南亚华人民办大学。

假如南大有和香港中大等同的学术自由机会,换言之,南大从来没有受到王庚武报告书的干扰和约束则庄竹林的南大办校计划得以施行,那么庄竹林办理的南洋大学应该是可以如香港中大一样成为一所成功的大学。

庄竹林博士在1960年2月出任南洋大学校长,之后于1964年7月8日被迫离职。庄竹林在1964年4月1日的一篇短文《日日新,又日新》是庄竹林针对南洋大学的未来办校而提出的5点发展意见。(详情见南洋大学史实之《庄竹林的新新计划》一文)

庄竹林的南洋大学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
1:一所中英并重的双语文文化大学
2:马来语文与文化学习中心
3:东南亚语言学习中心
4:文理商三院之外增设工学院(以及其他专业课程)
5:东南亚研究学院,是东南亚学之学术研究中心。

南洋大学,逝者已矣!这或许就是人民行动党政府清算传统华文教育所必须支付的社会成本。如今的南洋理工大学有意改名南洋大学,然而所谓的南大复名运动肯定是改变不了新加坡的这一段华文教育历史。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