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国使用樟宜海军基地的战略影响

29/11/07

美国使用樟宜海军基地的战略影响

作者:韩 锋 日期:未详 来源: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http://www.iapscass.cn/Bak/ddyt/0107-1.htm

【摘要】美军使用新加坡樟宜基地将使它更加接近东南亚的心脏并扼守两大洋的战略通道——马六甲海峡,使美军在东南亚的前沿部署理想化,使美国能向西增援驻波斯湾的美军,向东随时监控南海以及台湾海峡周围局势。美军在日本本土—韩国—冲绳—台湾—菲律宾—新加坡的链式结构更趋完整。但美国将新加坡完全“基地化”的可能性不大。

新加坡目前正在樟宜兴建军港,以取代使用中的布兰尼海军基地。樟宜新港占地86公顷,其中79公顷用于作战基地,7公顷用于训练基地。新的军港将分两个阶段完成:作战基地计划于2000年完工;训练基地2003年建成,包括运动场所和娱乐设施。

新加坡在建樟宜海军基地时就提出让美国军舰使用并与美国就使用樟宜基地问题签订了《谅解备忘录补充协定》。2000年4月20日,美国海军作战总指挥杰伊·约翰逊海军上将和新加坡海军总长吕德耀准将代表新美两国海军签署一项协议,以便履行让美国海军使用樟宜海军基地,所签署的履行协议,更详细地规定了美国海军舰艇停泊在樟宜海军基地的事项。新美两国海军的专业合作近年来明显增加。

两国海军的双边演习也在程度上和复杂性方面有所提高。美国海军将为新加坡海军潜艇提供救援服务。新美海军的互访和交流也得到增强(《新加坡与美国签协议允其海军使用樟宜基地》,http://jczs.sina.com.cn/2000年4月21日。)。

2001年3月23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所属的“小鹰”号航母战斗机群驶往新加坡,参加樟宜海军基地的航母码头落成庆典。至此,樟宜海军基地成为美国在东南亚地区的重要立脚点。美国使用樟宜海军基地不仅密切了新加坡与美国之间的战略关系,而且对整个亚太地区的战略影响也非同小可。

新加坡让美国使用樟宜海军基地的原因

1.旧基地落后但经济潜力大

布兰尼海军基地位于具有经济发展潜力的地区,对于新加坡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国家,建设樟宜港不仅可以替代设备老化、规模相对小的布兰尼基地,而且可以发挥布兰尼基地的区位经济优势,发展经济。

2.改善设施提高竞争能力

樟宜海军基地是规模较大的深水良港,包括6.2公里的码头、具有功能先进的自动储存和检索功能的仓库、基地自动监视和电子安全系统。它将成为新加坡海军21世纪的作战、训练和后勤中心。樟宜基地可以停靠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大型舰只。近来,经常有东南亚国家,如越南和菲律宾,愿意为美国军队提供基地的报道,新加坡虽然地理位置重要,但是布兰尼基地的设施和条件难与金兰湾和苏比克基地相比。

3.强调美国军事力量的存在

作为布兰尼基地的替代,新加坡积极“邀请”美军使用樟宜海军基地,明确地表明了新加坡希望美国军队留驻新加坡,为新加坡的安全和东南亚地区的安全发挥保障作用。

新加坡的战略考虑

新加坡的国家特性是其对安全有自己的诠释,加之地缘政治和国际形势的变化,新加坡的主要战略考虑有以下几项。

1.战略难题

国家层面

(1)新加坡是个国土面积仅有618平方公里、人口约300万的城市国家,又四面环海,资源匮乏,缺少战略防卫的空间、纵深和时间,因此,新加坡在加强自身防卫的同时,一直十分注重寻求大国的保护。

(2)新加坡是地处东南亚中心的小国,位于马来半岛的最南端,几乎四面都在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包围当中。马来西亚的面积是新加坡的530多倍,人口是新加坡的7倍;而印尼无论人口还是国土面积均属世界大国之列,人口2亿 (1997年) ,居世界第四,面积190多万平方公里。由于不同的宗教、文化,加之对华关系、华人问题和发展差距等问题,新加坡在安全心理上,始终不能抹去两大邻国的阴影。

新加坡既是以华人为主的国家,也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马来族是其第二大民族,此外还有泰米尔族和其他一些少数民族。东方的各主要文化和宗教背景的民族汇集于弹丸之地的新加坡。虽然新加坡国内民族问题并不严重,但也一直是一个敏感问题。

地区层面

(1)随着冷战的结束和东盟的扩大,东盟内部的凝聚力下降,成员国之间的新老矛盾开始显现,尤其是在1998年一些东盟国家提出在东盟内部进行“建设性干预”的建议后,引起了东盟内部的震动(1998年泰国和菲律宾提出。)。

(2)“五国联防”(英、澳、新西兰、马、新)成立于冷战时期,目的是对东盟中原英联邦成员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后来的文莱提供安全保证,但对马新之间不时出现的磨擦和矛盾则无能为力。尽管两国关系被喻为“夫妻关系”,但双方因供水、车站、码头、机场问题以及不断出现的政治问题而矛盾不断;雅加达对李光耀的言行仍然怀有戒心。又如,经济危机后,新加坡因允许印尼华人把大量资金存放在新加坡而受到印尼的指责。此外,李光耀被认为是住在海外的华裔领袖,他的见解可以影响东南亚华商的经济活动。而且,“新加坡优先考虑的是同中国的关系”,这在东盟国家中始终是值得质疑的话题(加尼·纳西:《新加坡应该重视邻国利益》,载[新加坡]《联合早报》2000年12月5日。)。

(3)1997年的经济危机表明东南亚地区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有限,地区合作脆弱。同时还表明,冷战后安全问题的内容、概念、范围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国际层面

(1)新加坡经济属高度外向型经济,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外贸出口额大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国家之一,新加坡经济的全方位开放使其安全要依赖地区和世界的安定。

(2)新加坡紧靠马六甲海峡这一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敏感国际战略通道,既给新加坡带来了经济和交通上的便利,同时,也由于严重依赖这条生命线使安全方便的风险过于集中。

(3)冷战后大国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地区大国的关系出现了不确定性。冷战之后,美苏两极争霸结束,世界开始向多极世界过渡。但伴随着地区国际关系的调整,这一过渡造成地区安全的不确定和不稳定,因而与区外大国尤其是与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加强战略关系,对新加坡显得十分重要。

2.战略选择

冷战后,新加坡提出了“毒虾”理论(即新加坡应成为能产生剧毒的“小虾”,有极强的威慑力,既能与“鱼群”共存,又不会被“大鱼”吞掉。据此,新加坡制定了“总体安全思想”,实行“全民防御”和“加强国防外交”的国防政策。),并制定了 “总体安全”的战略,实行“全民防御”和“国防外交”的政策。同时,与美国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允许美国使用新加坡的空军和海军设施。

新加坡的战略选择是对当时形势的被动反应。由于战略需求的下降和美国国内的反对以及菲律宾国内政治的要求,当时美军驻菲律宾的苏比克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遇到麻烦,被迫撤离。虽然新加坡担心美军离开亚洲,但并没有明确把通过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来加强自身安全作为战略考虑。美军使用新加坡的基地后,新加坡仍强调要建立独立自卫体系,并不断大规模增加军费,1990~1997年,新加坡平均每年军费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1995年的军费曾达到当年国民生产总值的5%,是东盟各国中比例最高的国家。

3.战略反思

然而,“毒虾”战略只能应付威胁,解决生存问题,并不能彻底解决安全问题。此外,大幅度增加军费,使东盟各国纷纷仿效,导致东南亚地区冷战之后出现了著名的“逆裁军”现象和相互之间的不信任,不仅破坏了东盟内部各成员国之间的团结,也背离了各国通过加强军事力量来维护安全的初衷。而且,地区军备竞赛形成客观上的新的“安全困境”,例如,马来西亚国防部长针对新加坡购买美国AIM-120C型导弹公开表示:“任何人如果对马(来西亚)怀有不良企图,他们将会晓得我们的军力……重要的是,马国必须凭着自己的能力,平衡地发展武装部队。”(《马外长认为李光耀对购导弹谈话“傲慢”》,http://www.jczs.com.cn/2000年10月8日。)

地区军备竞赛的结果对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最为不利。因此,新加坡逐渐将本国的防务战略和与美国的合作相联系。一方面,新加坡制定了海空军为重点、先进武器和现代化基础设施同步进行的目标。2000年新加坡购买了100枚美国AIM-120C型中程空对空导弹(《马外长认为李光耀对购导弹谈话“傲慢”》,http://www.jczs.com.cn/2000年10月8日。),除了采购美国的先进装备外,新加坡还从法国和瑞典购买了防空导弹和潜艇,并计划建造“隐形”军舰。另一方面,与美国进行定期和制度化的合作与交流。

从1995年起,新加坡海军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每年进行联合演习并定期举办论坛。新加坡还选送海空军军官到美国培训,美国军舰每年平均访问新加坡100多次,在新加坡有数百名美国军人长住。

新建的樟宜海军基地可以停靠大型舰只,必将使美国军舰和人员停靠时间增加,使美国加强其军事存在。这样的结果是:

第一,确保了新加坡海空军的基地安全。虽然新加坡的国防战略的重点是加强海空军力量,但因国土面积小,要在新加坡境内建立足够的大型海空军基地既不现实,也没有战略意义,其海空力量被迫分散在其他一些国家(地区)进行训练。美军驻扎新加坡弥补了新加坡国防空间和时间方面的先天不足,也解除了大型海空军基地在新加坡这样小的国家易受攻击的担心(因为在可预见的将来,在该地区没有可能有与美国相对抗的国家,且政治安全成本远比冷战时期低),为新加坡优先发展海空军的计划提供了可能。同时,新加坡的军队也可以学到美军先进的军事技术和管理经验。

第二,缓解了新加坡普遍存在的安全方面的心理压力,改善了国家安全环境。虽然新加坡没有现实的直接外敌入侵威胁,但在第二次大战中,新加坡两天被日军攻陷和1990年科威特被吞并的经历,使国防和安全在新加坡始终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第三,在新加坡看来,美国的存在有利于东南亚的安全以及世界的稳定。美军驻防和访问新加坡,保证了马六甲海峡的畅通,也为美军快速部署到海湾地区、印度洋、非洲和欧洲提供了方便,不仅可以保持地区大国关系的平衡,还可以为新加坡提供安全保证。

新加坡为美国提供更现代化的樟宜海军基地表明新加坡的国防战略的深化,今后新加坡将会更多地参加美国海空军在亚太地区非战斗性的演习、训练、培训等活动,从而缩短新加坡建成高素质的现代化军队的进程。

美国的战略考虑

根据冷战后世界形势的变化,美国调整了其在亚太地区的安全战略。

第一,将战略重点从对付全球性威胁转移到对付地区性威胁,开始执行“区域性防御战略”,提出维持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的战区战争的能力。但因冷战后,面对的主要对手和敌人在时间和空间上既不明确,也不确定,新战略要求战略威慑与防御能力相结合,前沿部署与迅速反应和高度机动相结合。把军事力量的作用分为“平时威慑”、“紧急威慑”和“作战行动”三部分(平时威慑是防止潜在威胁升级;紧急威慑是防止现实威胁变成现实侵略。详见王国强:《美国有限战争理论与实践》,国防大学出版社1995年8月版,第206页。),主张始终将平时威慑作为追求的第一目标。

第二,强调合作和有选择的干预。由于新孤立主义和美国的国力有限,美国只保卫“至关重要的利益”,并与美国的政治目标相配合,同时要得到国内政治和公众的支持。此外应尽可能地得到盟友和国家机构的支持。

第三,以加强双边安全机制为主,多边安全合作为辅。美国在亚太地区与日本、澳大利亚、韩国、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等国有双边安全或军事交流协议,以此作为亚太安全的基石。同时参与地区的多边安全合作,限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防止恐怖主义、难民、贩毒等非传统安全的威胁。

第四,前沿部署。改变过去针对重点冲突进行前沿部署,在重点地区实施前沿部署,并保持军事装备和设施,与盟国进行军事演习和交流,提高军事存在的功效。

美国使用新加坡的樟宜海军基地无疑是上述战略调整的具体体现。1975年美国在越南失败,丧失金兰湾,1992年美军又被迫撤出菲律宾苏比克湾,美国海军和空军在东南亚地区失去了可靠的战略依托。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基地只能主要集中在东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

冷战后的战略调整,使美国重新考虑美军在东南亚的基地问题。美国看上了新加坡的港口,除了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因素之外,地处战略要冲和拥有天然良港的优越条件使新加坡能够成为美国海军和空军部署海外核心基地的首选。樟宜基地是美国海军撤出菲律宾苏比克湾以来,在东南亚寻找到的第一个航母靠泊基地(倪文鑫:《短评:美军重返东南亚》,载《解放军报》2001年3月27日。)。

美国国防部早在90年代初期就已同新加坡政府签订协议,新方允许美国使用自己的军事设施。改建后的樟宜基地可供军用舰艇停泊的码头长6.2公里,可容纳包括航空母舰、巡洋舰等在内的大型舰艇编队进泊。同时,樟宜新基地还将建有举世无双的全自动地下弹药库。樟宜基地是美国海军自撤出菲律宾苏比克湾以来首次在东南亚开辟的固定的航母停泊基地(《美军舞剑意在中国 小鹰号航母穿过南海》2001年3月19日 12: 47:40,载东方网http://www.eastday.com)。

美国使用樟宜基地的地区影响

美军使用新加坡的樟宜基地使美军更加接近东南亚的心脏并扼守两大洋的战略通道——马六甲海峡。马六甲海峡不仅是地区国际海运交通中心,而且也是战略要地,素有“远东十字路口”之称。

美国海军使用樟宜基地,就可以方便地通过南海和安达曼海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从其海运航程看,从新加坡北上航行至千岛群岛或西进航行至阿拉伯海7天之内便可抵达,而航行至冲绳及台湾周边海域只需4天,航行至南海中部为2天,如果需要的话,部署在新加坡的美国舰只在24小时内即可控制整个马六甲海峡(同上)。

冷战后,美国一直强调保持美国军事力量的前沿部署。美军在新加坡的存在使美军在东南亚地区的前沿部署理想化。美国将能使部署于此的海军航空母舰编队向西可以驶往印度洋、阿拉伯海增援驻波斯湾的美军,向东则可以随时监控南海以及台海周围局势,并使亚太美军在日本本土—韩国—冲绳—台湾—菲律宾—新加坡一线构筑的链式结构更趋完整。按美国海军设想,新加坡的樟宜基地在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将成为美国海军监控南中国海局势和进出印度洋的“桥头堡”,其战略意义绝不亚于当年的金兰湾和苏比克湾(同上)。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军方的目光不仅仅局限于新加坡的樟宜基地。近年来,美国海军还先后和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以及澳大利亚达成协议,使美军舰机可以进入上述国家的基地和港口进行维修、补给,从而逐步完善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体系。与此同时,美国还积极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军事合作,谋求扩大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同盟体系。仅去年以来,就有包括美国总统、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在内的众多军政要员先后赴东南亚国家访问,商讨军事合作,构筑同盟。西太平洋美军更是频频与东南亚国家进行联合军事演习,诸如美菲“肩并肩”联合演习、美泰“对抗虎”合作演习(倪文鑫:《短评:美军重返东南亚》,载《解放军报》2001年3月27日。)等。2000年新加坡首次参加泰美两国每年进行一次的“金色眼镜蛇”联合军事演习,以观察员的身份参加的国家增加到8个。

另外,美军进驻新加坡可以确保新加坡的安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使地区的“军备竞赛”得到抑制。

从现实角度分析,美国要将新加坡完全“基地化”,变成新的苏比克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新加坡与美国签署的仅是“谅解备忘录”,而且新加坡并不准备提高与美国的协议规格,仍将使用“谅解备忘录”的形式,而不像菲律宾那样签署正式国家间协定。新加坡想借助美国保持安全与稳定,但并不想卷入大国之间的争斗,所以,把新加坡变成美国的海军基地,甚至将其卷入地区的战略冲突和对抗,不符合新加坡的国家利益,也不会被新加坡人所接受。加之新加坡本身地域狭小,可能提供的仓储面积及物资供应十分有限,机场设施及可用空间明显不足,限制了战役编队的使用,海军海上巡逻机和空军战斗机不得不交替飞往新加坡,难以形成作为海军基地的必需的海空协同支援。新加坡所处海域的水深不能满足核潜艇的需要,潜艇需要航行1天以上才能到达南海或安达曼海的深海区。

对中国的影响

中美关系  美军进驻新加坡无疑提高了美军前沿部署的能力,同时,美国也有遏制中国的意图。美国十分担心中国实力的不断壮大将会对美国的地区利益构成威胁,并对其全球霸权提出挑战。为了有效对中国进行遏制,美国近年来在继续强化美日、美韩军事同盟的同时,积极加强对东南亚地区的军事渗透,扩大军事同盟,以实现对中国的“合围”。

中国与东盟的关系  美国加强在东南亚地区的军事存在,不符合东盟限制和减少外部军事力量在东南亚存在的一贯方针。虽然东南亚诸国对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有所不满,但为了利用美国的军事实力,在南海争端等一系列问题上增加对华抗衡的筹码,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对美国的军事扩张仍持默许态度。

中国与新加坡的关系  新加坡担心与美加强军事合作会引起中国的误解,因为正值中美关系处在多事之秋;菲律宾在南沙问题上态度强硬,并与美国签订军事协定,还极力将新加坡拉入。新加坡此时允许美国使用新的海军基地有与中国对立之嫌。此外,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还受到意识形态和种族问题的牵制。在意识形态问题上,新加坡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一样对中国有所顾忌;在种族问题上,尽管新加坡是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可新加坡是要利用中华文化,提高在穆斯林文化包围之中的新加坡的国家凝聚力,从而塑造区别于华人的新加坡人的形象,同时新加坡需要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因此,新加坡十分关注中国对允许美国使用樟宜海军基地的反应,担心因此损害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

---

分类题材: 国防_defence , 地缘政治_g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