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

26/05/09

作者/来源:胡钰沛 解放网 http://cul.sohu.com

在金融圈里,谢国忠一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相信他的人,除了因为他敢说,也因为他不俗的背景“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曾任摩根士丹利亚洲董事总经理兼亚太区经济学家,因为评论准确和犀利而被评为亚洲第一经济分析师。其最为著名的是预测到了1997年香港金融危机”。不相信他的人,也因为他太敢说,类似“中国出现大房地产破产的消息,才是真正楼市见底的时候”论调让习惯谨言慎行国人觉得不那么可靠,何况他屡屡唱空股市和楼市,想赚快钱的人不免踏空,也给他戴上了一顶“悲观经济学家”的帽子。

  无论如何,他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一度连他的国籍也成为网络讨论热点。在2009陆家嘴金融论坛上,谢国忠出现在哪里,就有一群记者跟到哪里,短短中午用餐时间,在我们采访之前,已有四家媒体专访他,谢国忠连饭都来不及吃。

  和他聊,围绕着他博客的名字《说出心中的真相》。真相,有绝对和相对之分,有此时和彼时之别,有历史和经验的局限性,也有不可知的偶然因素制造的错觉,所谓真作假时假亦真。要说出心中的真相,除了有底气,有眼光,有直觉,有良心,还要有承担说错的勇气。

  说真话,因为没有吃过苦

  谢国忠是上海人,从小没有怎么吃过苦,他自己也争气,读书成绩无可挑剔,同济大学毕业后,顺利去了美国深造,1990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获得金字塔尖的学位后,以后的职业历程一帆风顺,无论是世界银行的经济分析员,还是新加坡的麦格理银的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摩根士丹利亚洲董事总经理兼亚太区经济学家,他都享受了优厚的报酬和备受尊敬的社会地位。“顺境不骄”的古话恰恰说明了人是会因为过于顺利的境遇而或多或少的迷失自己,这一点,谢国忠看得很清楚,他说:“我敢说,就因为我比较幸运,没有吃过太多的苦,所以自控能力比较差。哪怕在美国留学期间,我帮一家公司做事有薪水,也没有去餐厅打工受苦。中国很多人不敢说真话,因为曾经经历过物质短缺的时代,每个人都很怕事,说话、做事都要算一算,生怕因为说错话吃大亏。”

  他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时,当时的系主任是经济学权威,写了一本关于日本经济繁荣的著作。他为了写这方面的论文,利用假期去亲自去日本考察当地经济,结果“到了日本后,发现人们生活的非常有压力,一碗面要一百多人民币,房后产价格高到普通百姓无法承受的地步,我就预言日本经济繁荣是个泡沫。结果导师对我的论文结果很不满意,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事实证明我对了。”这段经历很好地反映了谢国忠性格中忠直的一面,很多中国学生都把导师奉为“老板 ”,得罪导师,万一不能如期毕业,这种后果即使是初生牛犊也要再三掂量,何况那一年,谢国忠已经近30岁。

  他还是很感激麻省理工学院的读书经历,“这所学校给了我眼界,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优秀的人我永远也赶不上。有一次,我经过机械制造系,那里正在展出世界上第一台高速摄影机,见我站在那里看,旁边一位老先生就问我:你喜欢吗?我说:很喜欢。他就很高兴,说:这是我发明的。还给我介绍了一通原理。我就觉得这样的人最幸福,能够创造自己和人类的梦想。还有一位统计学的老师,人有点奇怪,夏天还穿棉袄,但课讲得特别好,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随机微积分创始人……在这所学校,确实让我认识到,我不过就是一个会考试的人,比我聪明的人,悟性比我好的人比比皆是。所以,我不自傲,每天都停下来学习,想一想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在哪里。”

  一张乌鸦嘴,屡次“不幸言中”

  谢国忠认为自己最大的优点是“擅长观察非理性的泡沫”。擅长观察乃因为他看问题始终和别人有着不同的角度,除了经济学,还有不同国家的历史、文化传统以及国民心态等因素,“经济学的复杂性在于社会性,它和万事关联,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可以解释一个现象”。1997年初,他预测“印尼的财富是虚假的,里面都被掏空了,等外国热钱离场后,空架子就会倒”。当时,印尼的贸易顺差高,财政平衡,出口贸易增加20%,这番预测被视为奇谈,但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说“我在印尼研究这个国家的电力行业时发现,这个国家最大经济问题是腐败,国情也决定了它的经济命运”。

  谢国忠在1997年的另一个预测,让他名扬天下,那年,在香港看起来歌舞升平好光景时,他写了一份“关于香港房地产要下降50%”的报告,当时,他刚刚加入摩根士丹利,没有人相信一个菜鸟的妄言,只有他坚持自己的判断,“香港当时的制造业已经搬走了,不能创造金钱,就要靠吸引别人的钱,因此受制于人。连续汇率高位不下,而资产泡沫最害怕的就是利息高,反映了支撑层面的压力。还有,香港当时通过控制房地产供应量来提高价格,这是人为吹起一个资本泡沫”。此后,香港爆发了金融危机,楼市跌幅之惨痛至今令港人记忆犹新。

  这些预测成就了他成为一个传奇,自此,谢国忠成为亚洲地区排名第一的经济分析师。2003年,他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中国十大未来经济领袖”,同年还被国际权威财经杂志《机构投资者》选为亚太区最佳经济学家。这些虚名对他来说,不过尔尔,他兴奋的是自己的预测和市场的结果一致,好比一个玄学大师最乐意听到别人的命运被自己“不幸言中”。可对于预测的本身,他并不相信:“其实是没有办法预测未来的,好比今天一个企业的股票价格里都已经包括了未来的预期,如果要预测,只能假设今天的价格里有非理性的一面。那些泡沫的根源就是非理性的欲望,当年美国一家高科技公司市值高达1000亿美金,这意味着它应该有400亿的利润,但当时,美国只有微软有100亿的利润,所以,我觉得这个价格就是泡沫,泡沫这个东西,不一定当时就会破裂,它甚至会越吹越大,因为里面有人们梦想的成分,人们愿意相信那是真的。”

  敢说,让他一夜成名,也让他一夜卷起铺盖离开了“大摩”。2006年,谢国忠在公司内部邮件里对亚洲某国作了点评,表示“虽然该国被普遍认为是国际化的典范,但实际上该国的成功是由于成为贪污的印度尼西亚政府以及企业的洗钱中心,一旦印度尼西亚没钱了,该国的繁荣景象也将消失,出于维持财政现况的考虑,该国政府开始计划开设赌场,吸引来自中国内地的钱。”这份内部邮件被广泛流传,因为该国正是摩根士丹利亚洲投行业务的主要市场之一,因此,虽然谢国忠一直是“大摩”的王牌经济分析师,可他还是被迫“

  因个人原因而辞职”。对这件事,谢国忠对外的态度是“我确实有些措词不够妥当”。想来,他也默默体会到了“祸从口出”,说出心中的真相固然可贵,可是,如何说,用什么措词说,在什么时候说,说到什么程度是一个成熟的经济学家的涵养,更何况,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保护。

  吃了亏,还是一张“大嘴巴”

  从扮相上来看,谢国忠很像30年代的徐志摩,戴一副怀旧感超强的圆眼镜,说起话温吞吞的,却都是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话。他认为中国楼市恢复要到 2011年,何时见底的标准是“当市场出现大房地产商破产的消息,才是楼市真正见底之时”。此番高论,不知道令王石、潘石屹之流是仇视且鄙视还是仇视且仰视。他说的并非没有道理“目前楼市出现的小阳春,是因为积累刚性需求,但中国房价太高,很多购房者大多是举全家之力买房。从供需来看,目前全国房地产总面积达26亿平方米,折算成住房为3000万套,而中国住房需求才1600万套左右。判断房价是否合适,要看房价和房租之比。一般来说,房价如果是房租20 倍的水平,也就是说房价的市盈率为20倍,是老百姓可以承受的范围。”

  对于股市,他预言“已经涨得差不多了,最多还有10%左右的涨幅”,他一再提醒老百姓要谨慎“为什么人们买一件衣服要试穿要比较,但买股票却喜欢道听途说”。记者追问如果他投资股票,会投资什么类型,他说:“我看好纸黄金和石油股票,但近期这两样的资产价格虚高。要耐心等待机会如市,很多学巴菲特学不好,因为他们不懂得好东西需要好价格入手。”

  他自己的财富管理原则是“风险控制是首位,其次才是收益,保住本金比什么都重要。”而平时生活消费,他“比较节约,西装都是香港打折季去买,最贵一套3000多块人民币。

  身为经济学家,他平时最喜欢阅读的却是历史书,比如《罗马帝国的兴衰》,因为“懂得历史就是懂得今天。经济的背后就是人想要什么,体制游戏规则,比如罗马帝国之所以有所成就和最早的竞争机制,鼓励精英去创造财富然后分给百姓,盘活社会财富有关”。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