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東南亞國家爭取民主

26/05/09

作者/来源:張鐵志 中國時報 (2009-05-21) http://news.chinatimes.com

新加坡總是看起來光鮮亮麗,但總也是很炎熱。

在一棟高級百貨商場的角落咖啡座,我和友人正拜訪新加坡重要的異議分子、新加坡民主黨祕書長徐順全、及他們黨部(唯一)的工作人員 Seelan Palay(他所拍攝的紀錄片《李家王朝統治下的新加坡》剛在台北一個影展播放)。我們的談話雖然凝重,然而,經過的人看到的會是一片溫馨畫面:他溫婉美麗的台灣籍妻子,以及他三個可愛的小孩也在我們身旁。

為了爭取新加坡的民主,過去十幾年,徐順全不惜以身試法,未經申請就屢次公開演講、集會,因此多次入獄。政府並控告他誹謗,使他在二○○六年因為付不出罰款而破產,護照也被政府沒收。

當然不只是他。就在廿二年前的今天,一九八七年的五月廿一日,十六個年輕的律師、商人、劇場工作者、社會工作者等,被指控是一個要顛覆人民行動黨的左派組織,因此在沒有被審判的情況先是被祕密逮捕而後被拘禁─新加坡的《內安法令》允許國家可以不經審判就無限期拘禁。這些人遭到刑求,並被迫提供假自白。而就在今天,新加坡的異議人士在街頭抗議,要求廢除《內安法令》。

這個嚴重違反人權的《內安法令》,不是新加坡獨有,而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威權法律體系的主要支柱。因為其前身是英殖民政府用來對付馬來亞左翼分子的《一九四八年緊急條例》。馬來西亞以及同樣由英屬馬來亞獨立的新加坡在獨立後,持續沿用殖民體制留下的鎮壓武器來對付異議分子。去年,馬國政府動用此法逮捕多名記者、部落客與國會議員,引起了民眾廣大的不滿。

另一個場景是,在五月初,數十位留台馬來西亞青年及台灣聲援人士,身穿黑衣在自由廣場抗議。他們是響應馬來西亞國內進行的「一個黑色的馬來西亞」行動。因為今年五月七日前後,馬來西亞執政中央的國民陣線(簡稱國陣)政府,出動大批警力逮捕一百多人。這起因去年馬來西亞大選,人民聯盟首度突破長期由國陣控制的政治環境,於國會取得超過三分之一的席次,並於十三州中拿到五州的執政權。但國陣於今年二月初,在民聯執政的霹靂州發動政變,使其議會席次過半。而後在前後任首相權力交接之際,民間組織抗議行動要求解散霹靂州議會並重新選舉,卻有多人遭到逮捕。

同樣在五月,原本緬甸軍事政府應該在五月廿七日釋放反對黨領袖翁山蘇姬在過去的十九年裡,翁山蘇姬被軟禁長達十三年,而自二○○三年第三度遭到軟禁後,羈押令原本應於本月期滿六年而獲釋。但上周由於一名美國籍男子擅自潛入翁山蘇姬的軟禁居所,致使緬甸軍政府有藉口將其送往惡名昭彰的硬心監獄,並在這兩天對翁山蘇姬進行審判,企圖延長其拘禁。

這三個東南亞國家,經濟發展程度各自不同:極為富裕的新加坡、新興工業國家的馬來西亞,和較低度發展的緬甸,都還是被不同程度的威權陰影籠罩著。東南亞的民主道路確實走的艱辛,但人們仍然沒有放棄。

在本周二台北師大路的小公園,台灣自由緬甸聯盟和其他NGO在地上用蠟燭排出一個字:FREE;後面是翁山蘇姬美麗而堅定的照片。他們和全世界許多人權運動者站在一起,希望對緬甸政府施壓,並讓翁山蘇姬知道她不孤單。

而徐順全也曾在新加坡發起聲援翁山蘇姬的運動。他寫過一本關於亞洲民主的書,裡面談到翁山蘇姬,也談到鄭南榕和施明德。雖然他面臨極多的困難,但那晚,他還是一派樂觀地跟我們說,新加坡社會正在改變,尤其是網路的力量帶出更多年輕人。

我又問Seelan Palay這位年輕的行動主義者說,你的家裡支持你參與反對運動嗎?他說,我爸爸說,只要你不害怕,只要你自己願意堅定地去做。

是的,我想,大馬的黑衣年輕人、徐順全和翁山蘇姬,他們當然不會害怕。在這個東南亞的熱帶憂鬱中。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