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全球大型船隊閒在新加坡海岸

24/05/09

作者/来源:國際先驅論壇報,蕭麗君摘譯 工商時報 http://news.chinatimes.com

現在要在新加坡海岸搭乘小船出遊,就像是小老鼠躡手躡腳要穿梭無數頭昏昏欲睡的大象。

受到全球貿易浪潮消退的放逐,一支支大型船隊無所事事的聚集在全球最忙碌的港口之一。也許具體的經濟復甦跡象在全球不同角落出現,但在此地卻難以看出。

數百艘貨輪,部份甚至重達30萬噸,其中有些噸位更超過擁有130艘船艦的西班牙無敵艦隊,卻因為沒有裝載貨物,看來似乎棲息在水面上而非水中。

就貿易量來看 短期沒有復甦跡象

根據Lloyd’s Register- Fairplay的AIS Live追蹤服務的統計,由於有如此眾多貨船聚齊於此,約達735艘,這條海運線已經開始引起外界憂心,該條隔開印尼與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全球最擁擠水道之一麻六甲海峽,可能發生失蹤或碰撞的意外。Lloyd’s Register-Fairplay是總部位於瑞典古騰堡的船隻追蹤服務公司。

問題的根源在於全球貿易罕見的大幅萎縮,該情況由近來公佈的貿易數據可以證實。中國大陸表示,4月份出口較1年前銳減22.6%,菲律賓也說3月份出口年減30.9%。此外,美國宣布3月份出口下跌了2.4%。

美國貿易代表寇克表示,「2009年3月份貿易數據,重申我們全球經濟當前所面臨的挑戰」。

更令人憂心的是,雖然近來出現的部分正面跡象,像是華爾街反彈與美國失業情況趨緩,不過多位海運業人士卻認為,就當前的貿易量來看,並不見短期有復甦跡象。

大型物流公司Ryder System的貨櫃服務部門副總裁巫渥德表示,「針對零售季的許多訂單目前已經下訂,但是相較於往年,今年訂單量顯得疲弱」。

貿易要增加 需求必須先提升

國際貨幣基金亞太部門副主任佛曼認為,西方消費者依然還在適應股價與房價虧損的事實,讓他們無心開始再度採購非必要的進口品。他還指出,「要貿易增加,需求必須先提升」, 「要看到短期該情況發生實在很難」。

根據倫敦船隻仲介公司H.Clarkson & Company指出,海運業受到的打擊如此沉重,專門載運鐵礦砂的大型散裝貨輪的每日租賃費率,從去年夏季的近30萬美元,崩跌至今年初的1萬美元低價。

大型海運公司 今年至少破產一家

過去數週,費率已經反彈到近2萬5千美元,部分大型貨輪也離開新加坡。不過海運業者認為,這樣的復甦只是曇花一現,因為這多數反映中國大陸鋼鐵業者爭相要在下月費率調漲前進口鐵礦砂。

集裝箱海運市場也顯現部份微弱的復甦跡象,但整體而言依然不振,而且更多空的集裝箱貨輪又在此地出現。

倫敦Drewry海運顧問公司分析師戴克表示,裝滿40英尺集裝箱貨物的輪船,一年前從中國南部,運送到歐洲北部的海運成本為1,400美元,另外再加燃油費。不過今年稍早卻曾跌至150美元的低價,雖然最近彈升至約300美元,但還是低於提供該服務的成本。

他還補充,海運業8家規模較小的公司已在去年宣告破產,今年預估至少會有一家大型海運公司也可能跟進破產行列。

貨輪停靠在新加坡港口,是因為此地少見風暴、船隻修補團隊優秀、此地煉油廠的燃料便宜,以及更重要的是接近亞洲其他港口,最終可能有貨物可以運送。

Lloyd’s Register-Fairplay研究部門的資深顧問帕森表示,如此眾多貨輪聚集於此實在「難得一見」。他說,「自從1980年代初期以後,我們至今可能尚未目睹像此地的盛況」。1980年代初期是全球海運業前一波大型泡沫破滅的時期。

今春新加坡海域 船艦噸量創新高

他表示,全球船隊自1980年初已經增加近一倍,今春在新加坡海域內與附近的船艦噸量可能也是有史以來最高,不過他也語帶謹慎表示,有關追蹤全球船隻的細節資料只在5年前才開始進行統計。

根據AIS Live追蹤服務機構表示,這些貨輪噸位總計超過4,100萬噸,這幾乎等於一次世界大戰全球商業船隊的總和,並占今日全球船隊的近4%。

貨輪閒置暖水域 船底會長出花園

總部位於巴黎的顧問公司AXS Marine商業主任費萊雪表示,投資信託在過去5年斥資數十億美元買進船隻,並把他們對外出租一年。當租約到期,多數貨輪歸還後,這些信託的損失將相當龐大,而且多數是歐洲銀行把錢貸給信託基金。

在過去海運業景氣走空之際,貨輪多停泊在挪威峽灣與其他氣候寒冷地區數月。不過在寒冷國家的嚴苛環境法規,正迫使閒置的貨輪駛往暖和地區停靠。

不過這也引起安全疑慮。在暖水海域的船隻下側容易生長植物,香港的華光海運控股公司的行政總裁克士利表示,「最後你的船底長出巴比倫花園,並間接影響船速。」

克士利說,該公司一艘貨輪底下的植物因為長的過於龐大,讓它在最近幾乎無法逃過索馬利亞海盜的襲擊。該貨輪最後雖然脫逃,不過船身也中了91個彈孔。該公司另一艘接近新加坡的貨輪,則在去年12月被一艘化學油輪撞上。幸好這兩艘船都沒有受到嚴重損傷。

新加坡中央港口的集團總裁席加,在回覆問題的書面聲明中指出,許多船隻都停留在港口禁線外,他們在此不用支付任何港口費用。

席加還表示,新加坡已經向船隻註冊的國家通報,要求他們對過去兩週在海運航線停泊,已經違反國際規定的約10到15艘船隻採取行政措施。

停靠在全球其他港口的船隻也是一樣。根據AIS Live追蹤服務機構統計,週一在直布羅陀海峽附近停靠的約有150艘,在荷蘭鹿特丹港口停留的有300艘。

不過靠近亞洲市場的新加坡,吸引船隻停靠的數目遠超出其他港口。AIS的史托佛表示,「這是時代潮流」。他補充「一旦事情出現轉機,亞洲是你會想要駐足的地方」。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