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陆港金融合作新时代

21/05/09

作者/来源:顾蔚专栏 路透香港 http://cn.reuters.com

香港金融管理局位于中环国际金融中心,站在它55楼的办公室往外看去,整个维多利亚港湾尽在脚下。即将离任的“七点八先生”任志刚是这个机构的负责人,执掌香港金融监管牛耳16载,最大的功绩在于在亚洲金融风暴中锚定7.8的联系汇率不变,被誉为历史上最成功的央行行长之一。

任志刚的离职,将掀开香港金融监管的新时代。任总在任期间非常积极推动香港和大陆金融合作,不过因为他对大陆的立场了解不够深入,难以完全站在大陆立场思考香港的定位,有的时候难免事倍功半。以前香港金融要比大陆发达得多,大陆跟着香港学。现在形势改变了,大陆对香港变得更为重要。任志刚是香港从殖民地过度到自主管理时代的英雄,但新的时代会有新的英雄诞生。

香港政府没有宣布谁会接替任志刚,但外界传言由特首办主任,曾经多年担当任总副手的陈德霖接任。陈德霖是香港少有的出身于中文大学而非香港大学的高官,普通话水平可以和大陆人媲美。他在金管局任职的时候也一直和内地监管机构交流,在内地颇有人脉。据说政务官出身的陈德霖对中国历史的了解甚至于超过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大陆人,擅长从宏观角度来看问题。

对于香港这个金融中心的定位,他应该会有一些新的思维,以加强香港和大陆的合作,使得香港和中央圈定为未来国际金融中心的上海,能够比较妥善地分工合作。 虽然市场最关心的联系汇率短期内未必改变,但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大趋势之下,未来港元很有可能和人民币建立某种联系,最近曾荫权特首也表示有这种可能性。“ 七点八先生”离职,也意味着香港联系汇率不再是铁板一块。

知己知彼

陈德霖当初任职金管局的时候,就主张多招大陆背景的专业人士,现在大陆的影响日益渗透到香港,香港证监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部分职位招聘的时候有意向大陆倾斜。香港官员平时站在香港的立场上,为香港争取最大利益这一点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但很多人因为不了解大陆的立场,不知道什麽是大陆的底线,因此可能提出一些可能被大陆官员认为“过分“的要求。坊间传言,任总反对大陆红筹公司回归,表现过于武断,恐怕得罪了一些人。

任总的出发点是为了怕资金分流到大陆,但考虑到香港已经是中国企业“墙内开花墙外香“最大的既得利益者,香港也应该从大局出发,支持中国成为一个更为正常的市场。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把最大和最强的企业首先送到海外去上市,比如中国企业占纳斯达克所有外国上市公司的四分之一。北京现在已经意识到,21世纪的竞争不仅是财富的积累,争夺的是能够积累财富的公司,红筹回归应该也是大势所趋。

香港很多官员在和大陆合作的时候,香港官员习惯提“双赢“。不要说他们未必知道什麽对大陆来说是赢,这个提法本身就很有问题。双赢是中国参加世贸组织谈判的时候提出的一个概念,香港提双赢,岂不是把自己放在了大陆的对立面?世界公认香港人能干精明,任总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但精明人未必一定高明,任志刚因为薪水为世界央行行长中第一高(每年固定薪酬780万港元)和任职时间最长(16年),而遭到香港一些议员的诟病。

现在市场盛传任志刚退下来後将会给中国央行作顾问。香港高官给中国监管部门作顾问早有先例,前香港证监会主席沈联涛现在是中国银监会首席顾问,曾任香港证监会副主席的史美伦还曾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任志刚的离职是一个时代的结束。香港殖民地时代汇丰一直担任香港半央行角色,之後香港设立金融管理局,把权力从英国银行中夺回来,当年任副金融司的任志刚功不可没。

而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任志刚破除常规,从外汇基金中拿出150亿美元入市买股票,不仅稳定了市场,也为基金赚取了充分的回报。当时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批评任志刚这麽做违背自由经济市场的准则,之後改变立场,赞许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10年之後的今天,美国政府早已不顾自由市场的准则,美国财政部俨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主权基金,事实证明任总很有先见之明,他的国际实战经验相信会对中国监管者有很大帮助。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