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MAS金融危机的亚洲应对之策

15/05/09

作者/来源: 林纯洁 第一财经日报 http://finance.ifeng.com

过去一年多中,很多人见证了金融危机从一个虚幻的概念变得触手可及。作为新加坡金融监管领域的领导者,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局长王瑞杰日前接受了CBN记者的专访,他将与我们分享作为一个货币政策制定者对金融危机的看法,以及亚洲的应对之策。

亚洲经济将显著放缓

CBN:你如何评价本轮危机对于亚洲经济的影响? 什么样的经济体在这次危机中受到了最大的冲击,而什么样的经济体表现良好?亚洲经济的成长模式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王瑞杰:亚洲经济体的发展接下来将显著放缓,直到发达国家,也就是我们的出口贸易国经济复苏为止。在全球经济放缓的情况下,那些高度依赖外需的亚洲经济体将更大幅萎缩。

我们也看到了内需显著减少。工业体是和出口公司挂钩的,因此并不是只有直接有出口的领域会受到冲击。随着近期预计失业率攀高及收入减少的情况下,消费信心已呈不同的下滑趋势,消费也减弱了。在这个大环境下,借贷将因银行避险及有些外资银行退避而缩紧。

和亚洲金融危机不同的是,目前处于非常时期的亚洲金融体系及经济体的基本面是稳定的。银行的资本充足,对有毒资产的风险相对有限,企业及家庭营运也比上回危机时稳固。

然而,亚洲与发达国家并不是完全脱钩的,1997年的金融危机时,亚洲之所以能复苏,靠的是外需,而目前的危机对发达经济体的出口造成巨大的压力。在非常时期,基本面随时可能快速恶化,而目前并没有人知道全球三大经济体的衰退会拖至何时。如果外来环境长时期恶化将对亚洲企业及银行的资产素质造成影响。因此,保持警惕是重要的。

到目前为止,许多国家所作出的决策回应是果断及充裕的。央行已适当地放宽货币政策,各政府也在金融政策及其他方面下手,以扶持借贷及减低危机所带来的冲击。

在实施计划的同时,各国家机构应了解风险的变动可能不会与基本面的变化形成正比,而且可促成自我履行的金融市场变动。在不舍弃货币及金融自律管制的前提下,那些实施有利于就业创造及经济活动的针对性措施的国家,将最有机会走出危机且变得更强稳。

CBN:全球化是过去一轮经济繁荣的重要推动力, 你如何评判未来全球化的趋势?亚洲经济体将会如何受到影响?

王瑞杰:全球化为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带来了许多利益,各国也看到了继续开放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好处。自由贸易引发了个体化的形势,提高了效益、增加了生产力,是增长和增建新能量的催化剂。金融开放为信贷中介提供了更多的管道,也疏散了风险,为投资者和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目前的危机并没有打翻这些原理,反而,危机凸显了消除过剩现象、调整失衡,以及通过制定措施来捍卫金融稳健的重要性。

在发达国家,人们必须增加储蓄,这才能打下基础,在制造一个自给自足的消费形态后,才能转化成对新兴经济体出口的健康需求。资本流动也应该变得更广泛,在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两者之间更为频密。

CBN:在外围市场萎缩的时候, 亚洲国家开始将注意力转回到内需市场, 您认为这个市场有多大的潜力?

王瑞杰:就内需市场和外需课题,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国家主义和保护主义所带来的压力,这是相当令人担忧的。在许多国家,银行以不同眼光看待本国顾客和外国顾客,人们采取购买国货、抵制外国供应商的手段,以及员工和工会因排挤外国人和移民而展开示威抗议。如果我们不克制这些情绪,只会让情况加重。保护主义伤害的不只是亚洲国家的未来发展潜能,而是全世界的发展潜能。

这和打造国内增长引擎是不同的。制造更富强的国内企业、更强实的中小企业、让更高的收入刺激内需以推动国内生产总值,这是应该被鼓励的。较大的经济体将有更大能力这么做,而较小的经济体也会有空间,增加出口到亚洲这些较大的经济体。

央行须有决策权

CBN:中央银行在本轮危机中展现出了强大的能力, 特别是美联储, 他们所能够调动的资源远远超过其他政府部门,但也有人担心他们会过度运用自己的权力。你是否认为这些已经取得独立权的中央银行同样需要被监管?

王瑞杰:许多央行最近采取了坚硬而强有力的行动,但我们也不能忘记,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它所产生的压力不只影响了金融体系,也影响了实体经济。因此,我们必须以宏观的角度来看待各央行近日来的行动。

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机构性安排,适用于一个国家的政策并不一定适合另一个。不过,有些基本因素是必须具备的。其一,责任感;其二,决策权;第三,灵活性。

中央银行必须对其决策宗旨及达成目标持有责任感,这不仅是局限于央行,而是所有的公共服务机构。有人说,这次的危机可以说是把央行推到平常接触范围以外的领域,除了维持价格稳定外,确实还有许多要做的事。要承接这些任务,央行必须有决策权,同时要能够灵活变通。

换句话说,除了得具备法制权力及组织能力来应付棘手的问题外,央行必需能够面对风险,防止现有的问题扩大及新的问题的出现。由于所决定的事项具有深远的影响,央行的决策必须清楚且有效地传达给各界,包括公众。

CBN:在过去几年,发展金融业、成为金融中心是很多国家的目标, 而现在他们也看到了潜在的威胁,你如何看待这个行业对于整体经济的意义?

王瑞杰:虽然在美国及欧洲一些地区,金融业是危机的中心点,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把危机传到亚洲的管道并不是通过我们依然健全的金融领域,而是通过贸易渠道。这次的危机也实在说明了一个健全的金融体系对促进经济增长及社会稳定是多么重要的。

亚洲也从金融环球化中获益。跨国界的金融活动扶持了投资项目,工业的发展及出口的增长。债券及股市也给予企业更多融资的选择。因此,我们必须为资本市场定下扶持安排策略,尤其是在非常时期。再者,我们必须培育具有强劲营运报表的银行,以作为资本市场面对压力时的可靠借贷者。

对于亚洲能够从这次危机中更茁壮地走出来,我深感信心。发展银行体系,同时促进资本市场是合时宜的。

CBN:在提振本国经济方面, 新加坡金管局做了哪些努力?未来还会有什么样的措施出台?有没有什么成功和失败的经验分享?

王瑞杰:在这艰难时刻,新加坡在提振经济方面所作出的努力是全国性的。

今年1月,新加坡财政部推出了经济振兴配套帮助企业应付开支及加强资金流动,并提升它们的竞争力,以确保企业员工能继续受聘,其宗旨是为国内经济提供支援,增加信心。

新加坡金管局也一直紧密留意环球金融市场的发展,以及这些发展对新加坡市场和金融机构的影响。目前新加坡的金融机构操作正常。

过去几个月,各国采取了重大的决策以支持金融市场和主要金融机构。虽然新加坡的银行系统保持稳健,但政府还是决定采取一些防御措施,避免银行的存款基础被削弱,以及确保新加坡的银行能在国际市场上保有竞争力。

首先,新加坡政府决定担保所有个人和非银行客户的新元和外币存款,这包括所有拥有金管局经营执照的银行、金融公司和商人银行。这项担保即时生效,直至2010年12月31日。

其次,新加坡金管局和美国联储局也达成3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对新加坡来说,这是一项预防性措施,确保金融机构能继续取得美元流动性。同时,这也将加强亚洲美元市场在美元贷款和外汇市场方面的稳健性。这项协议的有效期至2009年10月30日。

从目前来看,新加坡还无需动用这笔款项,但随着全球金融局势的发展,新加坡将会对外汇需求进行持续评估。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