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上海定位國際金融中心

14/05/09

作者/来源:鉅亨網 http://news.cnyes.com

把上海建成國際金融中心,這個願景不是現在許下的,但卻是現在作為國家戰略明確的。於是,香港和上海的關係就再度成為熱議的話題。

  回頭看西方的經濟發展歷史,金融中心的出現,其實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經濟發展和城市發展的歷史結果。倫敦和紐約是如何變成國際金融中心的?要回答這個問題,就需要回答它們是怎麼變成國際大都會的?當今世界上有專門的學者在研究大都市的興起,相信應該可以給出答案。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大都會都成了金融中心:巴黎就不是金融中心。

  要解釋在西方為什麼只有紐約和倫敦成了國際金融中心,我們必須從美國的經濟崛起的歷史中尋找原因。毫無疑問,倫敦是最早的金融中心。但後來紐約的崛起取代了倫敦,成了世界的金融和貿易中心。可是,銀行、資本市場等金融的發展,英國人做出了最大的貢獻,因為那些規則、合約、監管以及法律,都是在英國形成的。在紐約崛起之後,世界金融中心轉移到了紐約,但基因卻是英國的。隨著美國經濟的崛起和強大,美元終於取代了英鎊,成為國際貨幣,紐約也隨之取代了倫敦,成為了國際金融中心。

  於是,當美國經濟取代英國成為世界頭號經濟的時候,構成紐約成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就三樣東西:英語、美元和盎格魯薩克森的法律。這三樣東西構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那些國際金融中心崛起的基本要素,也就是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的金融中心城市的基因。今天,倫敦再度成為與紐約一樣的國際金融中心,不是因為英鎊,而是因為美元在歐洲的擴張。是歐洲美元市場的發展,為倫敦再度成為金融中心提供了機遇。

  英語、美元和盎格魯薩克森的法律這三樣東西也是戰後亞洲能興起一些區域性的金融中心的原因。在倫敦金融城最近調查發現,除了紐約和倫敦之外,被認為是金融中心的城市當中,只有中國香港和新加坡的排名最靠前。在這些區域性的金融中心城市裡,為什麼是新加坡和香港而不是東京?很簡單,新加坡和香港具備這三樣東西,而東京幾乎一樣都沒有。也就是說,紐約和倫敦的金融中心與香港和新加坡的金融中心之所以是同一模式,就因為它們有相同的基因條件。而且由於基因的原因,這些金融中心地位不容易動搖。一旦金融的發展越來越依賴英語、美元和盎格魯薩克森的法律這三樣東西,金融中心就有了一個模樣,或者叫模式,不容易發生變異,這叫做「路徑依賴」。

  也許有人會說,除了我們看到的這類英美式的金融中心模式之外,最近十多年來,國際上也出現了一些小的離岸金融中心,如卡曼群島、冰島、愛爾蘭等。這些地方近年來成為國際金融資本非常活躍的離岸集散地,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他們的超國民待遇,過分自由的政策。所以,嚴格說來,他們不是真正的金融中心。而且,這樣的扭曲做法,正在受到譴責和打擊:G20倫敦會議曾把他們列入了未來的黑名單。

  那麼,上海未來能否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那要看我們希望定義的上海金融中心將是什麼模樣的。如果我們的目標是倫敦、紐約、新加坡和香港那樣的金融中心,那麼上海在未來要趕超或者取代香港和新加坡可能事倍功半,因為我們的基因缺損。英語、美元和盎格魯薩克森的法律這三樣東西,上海雖勝於東京,但抵不上香港和新加坡,以目前上海在中國內地的局限條件,這個基因不容易改變,但上海仍然可以在金融上有很大作為。所謂趕不上他們,只是說,即使我們盡了最大的努力和嘗試,上海在可預見的將來最多能在金融中心排行榜上的位置向前移動一些,比如從35位提高到30位或者25位而已。

  以我的看法,上海未來的金融中心地位的設想是一個頗有浪漫色彩和想像力的事件。站在歷史的坐標上,上海作為金融中心的崛起將是自倫敦和紐約之後世界經濟歷史的「大轉移」的必然結果。這就是說,上海的金融中心地位的興起可能與紐約的地位的興起非常類似,而且在歷史上同等重要,因為這可能是第一個來自亞洲的、真正可以在規模和重要性方面與紐約相提並論的國際金融中心。

  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經濟學家早就預測到,全球經濟重心在21世紀上半葉必定向亞洲轉移,並且中國必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和最發達的經濟體。對這樣的事件發生,現在學界幾乎沒有爭議。而只有這樣的大轉變,才能改變金融中心的基因,才能在亞洲出現與紐約、倫敦並駕齊驅的國際金融中心的機會。

  中國的世紀、亞洲經濟共同體的形成、人民幣的國際化和美元的衰落等等都將是上海出線的機會。所以,把上海打造成與中國經濟的國際地位和人民幣的地位相適應的金融中心這句話,看上去是謙虛和謹慎之辭,實際上則讓我們產生了豐富的聯想。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