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经济面临长期增长挑战

11/05/09

作者/来源:Andrew Batson http://chinese.wsj.com

中国大规模的刺激资金使其经济以快于大多数人预期的速度稳定了下来。但中国政府尚未启动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而为了在刺激资金用完后继续保持经济的增长,这样的改革是必需的。

中国在保持短期增长方面令人欣喜的成功可能令其忽视长期的挑战。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中国不能进一步解除其计划-市场混合型经济所受的条框束缚,其劳动生产率有可能无法继续显著提高。

在城市中,赢利丰厚的业务仍为国有企业保留着,私营企业在向这些领域扩展方面受到限制。在农村,市场化改革自上世纪90年代后就日渐式微,令农民缺乏投资土地的积极性。

政府官员不断说,金融危机并未改变中国的基本面优势,如庞大的国内市场和具有竞争力的劳动力。或许此言不谬,至少在人口老龄化改变这种状况前是如此。但中国所处的全球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过去几年里,出口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但今年全球贸易出现了几十年来的首次萎缩。随着美国消费者今后预计会将更多资金储蓄起来,他们将不再是中国产品无止境的需求来源。

因此,如果中国想要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就需要出现一个能替代其庞大出口的市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警告说,亚洲以出口带动的增长策略可能不会再获得过去那样的高回报了。

在美国,奥巴马总统在刺激措施之外还启动了医疗保健、教育和能源使用等方面的长期性改革。人们对他的批评是战线拉得太长。而对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的批评则是,他们做得太少了。在华研究公司龙洲经讯(Dragonomics)的董事总经理葛艺豪(Arthur Kroeber)说,刺激措施只是一种权宜之计,而非真正的解决办法。

在中国经济上一次明显放缓之际,即1997年至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政府采取了刺激措施与大规模经济改革双管齐下的做法:对城镇住房实行了私有化,重新谋求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这次,政府再次增加了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希望以此支持短期增长,但迄今为止还没有采取重大的自由化举措。

今年,政府推出了帮助农民购置车辆和电器的补贴计划,这是振兴在经济增长和居民收入方面均落后于城市的农村地区的措施之一。这样的临时性支持并不能替代消除农村居民在改变命运上遇到的障碍,比如为农民融资提供方便。总部位于巴黎的跨国研究机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的数据显示,乡镇企业占中国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以上,不过获得的银行贷款却只有5%左右。

贯彻实施政府近来作出的保护农民土地权利的承诺,向农民颁发书面土地权证,阻止地方官员没收房产,这些措施将鼓励农民投资长期性的改进工作。不过,农业只是中国经济的一小部分(去年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在其他国家农业也往往是增长相对较慢的行业。因此,提振中国未来增长和生产力的最大潜力在农业之外,或许是服务业。近年来制造业的飞速发展得益于政策的支持──外资从很大程度上可以自由进入中国,国内企业之间竞争激烈。

不过,国有企业仍在交通运输和通信等关键性服务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很多经济学家说,消除私营企业进入这些行业的障碍,将提高整体经济的效率,鼓励盈利行业涌现一波新的投资潮。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家张晓京说,我们不能把这块肥肉留给国营部门独享;我们需要向私人投资打开大门。张晓京等人将之与1998年的房改作对比,当时将住房从一项政府福利变成市场商品的做法引发了一波新的公司投资和消费支出。如今政府内部的一些因素正在催生类似的变化。

中国央行上周在季度报告中说,尽管稳定经济增长至关重要,更重要的是要加快经济重组、创新和改革的步伐。

不过这可能会与中国政府的另外一个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创建全国性龙头企业—发生冲突。尽管国有企业近年来积累了创纪录的收益,政府却一直不愿拿取它们的利润,或是引入更多的竞争。中国为数不多的几个独立智库之一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张曙光说,问题是政府直接或间接地控制着太多的资源;政府自身的利益与之息息相关。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