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高薪政策的社会代价

09/05/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的所谓高薪养廉政策在政治内涵上的实质性是高薪领养政策维护者。

新加坡资深报人余长年在littlespeck.com有多篇时事评论点出李光耀以高薪招揽人马加入人民行动党的各种弊病:‘他们不缺乏头脑但很缺少能夠和人民建立密切关系或者能夠同情体恤人民的政治属性’;‘吸引了不适当的人士从政,这些人士之所以会选择加入人民行动党是因为可以稳操胜券并确保前途光明;他们缺乏加入反对党面对挑战的勇气与精神’。

前海峡时报新闻编辑Yeo Toon Joo,2007年5月4日的一封致政府的公开信内也提及李光耀的高薪政策:‘李光耀的理由是除非你支付很高的薪金来吸引最好的头脑要不然是不可能招揽优质天份的人士成为国家领袖,留下他们或者使到他们不会去贪污。但是问题却出现在李光耀是往一个错的场所寻找领导人才,他也采用了一些错的政策防止那些有潜质领导人才的出现…若干年前有人说过:最佳的贪腐方法是让他丰衣足食使他成为你的奴隶(是李光耀说的吗?)讽刺性的是,李光耀在确保他的人马跨越贪污的同时也一并收买了他们的灵魂… 寻找未来领袖不应该只局限在优越学术成绩条件;优秀学术表现不等同有效率的领袖素质…寻找那些具有善良之心能夠体恤别人,尤其是对不幸的新加坡人有恻隐之心,他们必须有满腔的热忱去帮助自已的国人,意愿做出艰巨的个人牺牲和具有刚强的意志…’。

李光耀的高薪领养政治雇佣兵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政策,对新加坡社会民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天地不交为否,天水一方为讼,否讼皆凶险之兆。从政者不能体恤社会低层的水深火热更无能有效解决社会民生困境,那不论在政治或者在道义上也就失去了领导的资格以及做为领导的尊严,因为从政者的一项基本责任就是有效解决民生困境。从政者不愿或无能听取民意也就无从了解社会民生困难之处並从而给于适度的纾困:这就是政府与人民各执一词各说各话的当今现实状况。

从新加坡主流媒体看新加坡,情势依然是一片大好而人民行动党的江山还是如此多娇。然而,社会里的真实情况却是每况愈下而对于社会最低层的人民而言他们是否已近于民不聊生?

在现有的新加坡模式规范下今日的新加坡不只在经济上呈两极化:富者越富贫者更贫。在政治上政府政策和民生意愿的背道而驰也越离越远。在公司必须有赢余以确保供给不断的政经思维下人民的生活成本和政治精英的高薪一起日益高潮。

按余长年的说法来进一步推论:政治精英的薪金越高,其所吸引的从政者越可能是不适当的人选。这个推测看来是颇为正确的,因为开年以来就有多起这类实据反映出为官者不知民间疾苦的真实状况。

09年5月6日的一则时事新闻报导了一名有智障并且长期患病的17岁青年因破坏执政党议员接见居民办事处的玻璃门而遭警方逮捕。这是一个单亲的家庭靠母亲当清洁工过活,但母亲近日因工伤而停职所以向议员寻求财务帮助。据网上资讯,青年是因为不满母亲所遭遇的不礼貌对待而怒火中烧并因而破坏公物。事后,青年手写道歉书要求该选区的原有议员原谅错失,但却遭拒绝。一份网贴以‘一名低智商青年对抗两名低情商议员’为题撰写评论。诚然,低智商与低情商是颇为贴切与传神的体现了这起事件中两造的不同:青年虽然低智商但却能夠体现了关心爱护母亲的情商,而两名高智商的女议员却看来无能表现体恤贫苦家庭辛酸苦辣的情商。

09年5月8日的一则新闻报导了前新加坡乒乓教头刘国栋考虑对乒总采取法律行动。事缘乒总在给全国奥运理事会的信中指刘国栋缺乏专业,缺乏专业、道德规范和赢得球员尊重的能力。刘国栋回应说得不得(最佳教练)奖无所谓‘我被诬蔑!要找律帅讨回公道!’。新加坡民众在这起事件中是一面倒的同情刘国栋的遭遇:‘过去20年来,我们一直希望获得奥运奖牌,最后,奖牌来了。但是,说他没赢得球员尊敬,或者球员不喜欢他,是最没风度的说法’;‘既然乒总将刘国栋说得那么不堪,当初为何又愿意和刘国栋续约呢?’;‘如果这是因为个人恩怨而作出的决定,这是新加坡体育的最悲惨的一天’。事件的源头是在北京奥运,当时刚上任乒总会长的人民行动党女议员因为不满比赛过程中的一些安排而在现场开除了一名经理並否定了刘国栋续约乒总的可行性。这种大动作处理问题的手法是这起事端的基本原因。这也就是新加坡政治文化里的所谓小李光耀现象。

09年2月过后也先后有两起涉及人民不满人民行动党议员的事故。其一是一名年长者因为不满议员处理事情的态度而怒火中烧以易燃物火烧议员;而该名议员在前些时候也同样因为处理事情不当而刺激一名高龄者重拳攻击。为何这些本应该在家中安享晚年的乐龄人士会因为不堪刺激而动用暴力?另一个案则是一名捡破烂的汉子在投诉电话里表示恐怕自已因为不能容忍一名人民行动党女议员而会对她采取攻击行动的谈话而在电话恐吓罪名下被控上法庭並被判入狱。

或许许多人已经忘记了就在不久前当金融风暴还未吹袭时经济情况还算可以得过且过之际,一名正当壮年的失业汉不就因为向国会议员,市镇理事会等等官方渠道求救无门之后跳轨轻生。这家人长期以方便面过日子,失业汉在离家跳轨前把身上仅存的几块钱交给幼儿,吩咐儿子为家人买包鸡饭回家当晚餐。这是一名即将轻生的壮汉所能为自已的家人做到的最后一件事:一顿简单却亲情浓郁的最后晚餐。

与此同时,新加坡人也或许不会忘记一名政治精英如何在报章上炫耀自己的高尚生活品味,妻子是名高层商业精英儿子即将到美国长青藤大学念书等社会成就,夸夸其谈曰作为精英高层可以享有长期假日,以及一家三口如何花费巨额学费到巴黎学习烹饪高级法国料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荣枯咫尺异,惆帐难再述是描绘社会走向秩序崩溃的先兆。这种非常新加坡现象是否正常?是否应该理所当然?为何低层社会的民众不能容忍他们的国会代议士?是人民的素质因为教育失败而越变越差?又或者是李光耀高薪领养政策吸引了不适当的从政者?在半个世纪前有一套中国影片名为出卖影子的人,故事是说主角出卖自已的影子向财神爺换取财富。如今新加坡这些缺乏情商的从政者是否只是为了财富而成为李光耀政策的维护者?如今新加坡的从政者是否不再以解决社会问题为主要责任?这些或许就是高薪领养的必然社会代价。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