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日方台湾地位未定论

05/05/09

章鱼般的幽灵“台湾地位未定论”

作者/来源:联合报 http://orig.news.ifeng.com

日本驻台代表斋藤正树公开发表“台湾地位未定论”,这当然不是他事后所谓的“个人见解”能够缓解的;“外交部”的“表示遗憾及严正抗议”也是色厉内荏,若命其离境换人亦在情理之中。

台湾从来就不曾有地位问题。日本于一八九五年以马关条约强行割据台湾,但后来对日抗战,国民政府宣布废止对日一切条约;而后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以及日本签署降书,都一再确定台湾的归还。因此,所谓“台湾光复”无论就法律或历史而言,皆毫无任何疑义。

不过,当我们为了“台湾地位未定论”而谴责日本时,不能不知道战后的日本,在本质上只是美国的从属,真正的主宰则是美国;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原是美国一度想炮制的东西,后已知难而退,日本所扮演的只不过是美国的反舌鸟而已。

美国对台,溯自十九世纪起即念兹在兹,从未或忘,尽管它的许多图谋并未成真,但初衷不变,总是随着情势的发展而做着调整。战后台湾光复,但紧接着国民政府在大陆失败、韩战爆发,美国的企图遂又有了机会;杜鲁门在派遣第七舰队的文告中,即曾楬橥台湾地位未定的说法。美军驻日司令部更曾表示过要透过台湾地位未定这种说法,借着对日和约,而将台湾置于美国或联合国托管下;因而,美国为了炮制“台湾地位未定论”,以苏俄不承认“国府”为借口,将两岸排除在外,导演了一场“旧金山和约”。由于当时的国民党当局需要美国的支持,遂低调处理,但此后旧金山和约即屡屡成为 “未定论”的张本。

因此,当人们在谴责日本官员的“台湾地位未定论”时,不能只是选择性的拿日本当箭靶,而更应深入探讨它的时代脉络。归纳起来,我们可说:

一、就历史脉络而言:“台湾地位未定论”乃是美国介入中国内政,企图以“超法律”实力为后盾的“旧金山和约”,凌驾“开罗宣言”等一系列法律文件的炮制手法;企图透过“台湾地位未定论”,形成政治操作空间,故是一种帝国霸权主义的余绪。例如,后来美日“二加二会议”将台湾纳入“周边有事”之范围,即由此而延伸出来。

二、就时代意义而言:美国模糊化开罗宣言等一系列国际条约文件,炮制出“旧金山和约”,将台湾纳为保护,台湾内部也因而出现“台独”与“独台”这两种发展。斋藤风波后,蓝营还有“立委”表示“他其实是在帮台湾利益讲话”,所反映的即是国民党内不少人早已内化了的心态。

三、就意识形态而言:二战之后,美国始终将台湾视为是它的“战利品”,可以任意支配,美国自认拥有超法律的支配权,要把“战利品”给谁皆可;美国将琉球群岛连钓鱼台列屿一并“给”予日本即是例证。“台湾地位未定论”其实也是一方面牵制中国大陆,另方面又对 “国民政府”统治合法性故示模糊的某种操控;五○年代美国曾企图在台导演军事政变,以及宣扬“外来政权论”,都是“台湾地位未定论”的延长。

因此,斋藤代表在两岸开始良性互动、已渐有可能解决争端的此刻,再提“台湾地位未定论”,恐怕不是“个人意见”所能解释;难道想要倒拨时钟,挑激两岸之间的矛盾对立?

正基于此,当局不能只做一番表态即让事情过去,而是应该对整个“台湾地位未定论”重做回顾及严正驳斥。斋藤的发言只是插曲,那个萦绕台湾上空,始终企图干涉内政及炮制仇恨对立,有如章鱼般无所不在的幽灵,才是我们要警惕并防范的。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