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亚洲经济受流感冲击风险最大

05/05/09

作者/来源:Patrick Barta / Carlos Tejada http://chinese.wsj.com

甲型H1N1流感在亚洲的出现凸显了该地区经济极易受到传染性疾病损害的倾向,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这一特点尤其突出。

这种已导致墨西哥至少20多人死亡、美国1人死亡的神秘流感病毒目前尚未在亚洲地区大面积传播,各国政府最近数日也采取了大力度措施预防疾病扩散,人们由此希望,或许可以避免这种病毒在更大范围蔓延。

不过,虽然目前该地区只有数起确诊病例,经济学家已经开始评估疾病继续扩散可能带来的冲击。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亚洲可能比世界其他地区更易受到这种病毒的袭击,因为亚洲的经济增长对国际贸易和旅游业的依赖度要大得多。亚洲城市也比西方国家的城市人口更密集,这使疫情或者对疫情的恐慌在该地区更容易蔓延开来。这种恐慌可能具有同样的破坏性。许多亚洲国家在医疗保健方面的开支也更少,如果真的发生疫情,面对病患突然增加的情况,他们可能会因此手足无措,导致经济上付出更大的代价。

根据一份对90多个国家和地区按人口密度、贸易开放度和其他因素进行的排名,野村(Nomura)经济学家发现,全球20个最易受冲击的国家和地区中,有9个国家和地区分布在亚洲,其中,新加坡和香港目前的风险程度最大。在这份名单上,美国经济受冲击的风险最小,其他低风险国家还包括日本、挪威和法国。经济学家认为高风险的其他国家还包括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和非洲及拉丁美洲的部分地区。

野村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Robert Subbaraman说:我们对甲型H1N1流感可能带来的影响非常担忧。他说,他对今年亚洲地区的经济增长预期本来就比许多投资者更悲观,这些投资者越来越倾向于认为,亚洲地区的出口业在经历过去一年灾难性的下滑之后目前已经触底。Subbaraman说,按最早估计,在2010年之前,亚洲经济不会出现可持续的复苏,而且鉴于新发生的流感恐慌,我们认为没有理由改变这一预期。

截至目前,甲型H1N1流感对亚洲地区经济活动的影响还不明显。但有迹象显示,企业和消费者正在改变行为习惯,尽量避免公共集会,取消旅行和会议,这样有可能带来开支减少,发展下去将导致经济增长走软。

周一,总部位于北京的国有控股企业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 简称:中国铁建)取消了计划在香港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理由是香港出现了甲型H1N1流感病例。这家公司的股票在香港上市,召开新闻发布会是为了详细介绍公司2008年业绩。中国铁建的发言人说,公司还取消了与分析师的会议以及与投资者的见面会。中国的个人电脑生产巨头联想集团(Lenovo Group Ltd.)表示,它正在全球范围内尽量限制召开有多人参加的会议。

泰国会议展览局(Thailand Convention & Exhibition Bureau)表示,它将把本国会展业今年的收入目标下调20%至30%,原因是包括甲型H1N1流感疫情在内众多负面因素的影响。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 在香港的发言人说,这家在亚洲有大量业务的公司上周暂停了在全球范围内的商务旅行。

亚太地区目前只有为数不多的甲型H1N1流感诊病例。香港和韩国各一例,新西兰六例。许多科学家和经济学家认为,一定程度上拜政府对新型流感疫情的快速反应所赐,亚太地区有望避免受到此次疫情的更大影响。政府的这些应对措施包括对怀疑感染了甲型H1N1流感的人进行隔离,加快对来自疫区游客的医学筛查。医生们说,有证据显示,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毒性可能不如人们最初认为的大,此次流感疫情的发病高峰可能正在过去。

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 Ltd.)的经济学家罗伯特森(Rory Robertson)在周一致客户的报告中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猪流感”的危险性看来比人们早先担心的要小很多。他写道,对这种病毒的担忧越来越像是一场虚惊。其他经济学家认为,亚洲消费者将不会在意甲型H1N1流感,因为他们已经历过不少其他疫情,其中包括2004年以来不断出现的高致命性禽流感疫情。

但对传染性疾病的偏执性恐慌在亚洲一些地区尤其强烈,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亚洲人对传染性疾病能引发的经济问题有切身体会。瑞信 (Credit Suisse)说,2003年出现的非典(SARS)疫情曾导致香港、台湾和新加坡的经济一度大幅萎缩,并导致一些亚洲国家的海外游客量暴跌了80%之多。正是由于这种惨痛记忆,新加坡央行上周表示,它认为甲型H1N1流感是该国经济面临的一个新风险,并认为新加坡经济今年不大可能大幅反弹。

经济学家们说,最令人担忧的是消费者可能选择留在家中,而不是冒险外出看电影或就餐,即使在公共场合感染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可能微乎其微。

曼谷63岁的退休人士Nanthana Sangchai说,自从爆发新型流感的消息出来后,她就尽量避免出门。她说,自己宁愿呆在家里,也不愿置身于人群中或人员密集场所。她上周晚些时候曾出门就医。Nanthana Sangchai说,她如果坐公共汽车出门的话,也只乘坐那些人不多的车。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