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上海何时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04/05/09

作者/来源:Patti Waldmeir 《金融时报》http://www.ftchinese.com

今年多数时间里,上海股市是全球表现最佳的股市。但是,外国人很难进入这个股市,而中国内地人士除了上海股市以外没有什么其它投资渠道:中国金融市场仍是封闭、不透明和欠发达的。上海真能从这种初级的底子出发,奉北京之命,到2020年把自己转变成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吗?

很难在上海找到愿意为此押注的金融专业人士。“你都不能这个市场上卖空,”某家外国投资银行的一名分析师烦恼地表示。北京在去年末宣布,它将在有限基础上推出融资融券交易——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许多西方证交所正采取暂停或限制卖空的措施。但自那以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已成为一个规律:北京宣布它已准备好推出这样那样的金融创新,然后就没有了动静。

金融期货是最显眼的实例:虽然宣布这种创新时声势浩大,但迄今仍未落实。上海在近三年前就创建了金融期货交易所,但迄今仍未交易任何产品。官员们表示,他们预期交易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但是,以前也曾有人预计,上海股指期货交易即将启动,但此后并未成为现实。

当然,中国官员有理由觉得,一度被指责为过分胆小的改革步伐,已经变得听上去像是明智的审慎:“中国成功躲过了许多子弹,而这就是[改革]的酝酿期很长的原因,”上海咨奔商务咨询(Z-Ben Advisors)的彼得·亚历山大(Peter Alexander)表示。

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方星海辩称,谨慎带来了好的结果。他说:“在金融服务业的创新方面,中国在控制风险方面做得很好,因为每一项创新都必须经过一个监管审批过程,往往涉及多个监管机构。”他不需要指出的是,西方金融官员不能声称自己取得这样的成功。

那么,近几个月的磨难,是否已进一步推迟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和现代化进程?官员和分析师们微妙地指出,这种说法是傲慢的。“在中国,我们有 [五年计划这样的]计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的王建铆表示。“我们有自己的议程,不太可能因为国外发生的什么事加快或放慢脚步。”

“这些说法十分一致,五年来一直如此,”汇丰(HSBC)中国区行政总裁翁富泽(Richard Yorke)表示:“而且由于中国有望比其它任何大型经济体都更快从经济下滑中复苏……中国以及上海作为一个金融中心的重要性很可能将得到提升。”

但是,无论中国能从全球危机得到什么比较优势,要使上海转型为足以媲美香港和新加坡(且不提纽约和伦敦)的金融中心,没有人低估这其中的挑战之艰巨。新加坡自己也一直有意转型。

货币的可兑换性就是一个巨大的障碍。中国官员表示,目标是使人民币“在更大程度上可自由兑换”,但他们承认,在政府圈子内对这样的目标没有什么胃口,在这些圈子内,官员们仍在庆幸自己避免了金融开放程度过大所带来的风险。

法律体系也是一大障碍。专家们表示,一套粗浅的法律体系,也许对于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是充足的,但是,高度发达的金融服务业需要有一套更为透明、可预测以及公平的体系。“成为一个全球金融中心意味着,你的邻居把钱放到你的口袋里。目前不存在让人这么做的信心,”某外国投资机构的一名中国分析师表示。他说,一套不可预测的法律体系,在平等对待外国和本国诉讼当事人方面得不到信任,这是一大障碍。

上海官员承认,就经验丰富的金融专业人士而言,在供需方面存在着严重的人才缺口。

在上海金融区的中心浦东,地方政府正在建造有配套服务的低成本公寓,以试图吸引金融专业人士。上海正努力从海外招聘,利用美国目前的糟糕局面。

但是,中国惩罚性的45%所得税率,加上其医疗和教育方面的不足,可能使其难以招聘到有经验的专业人士。

无形的挑战将更难克服。中国需要一套更为健全的公司治理体系,还需要大幅提高透明度。

到2020年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这个最后期限现在看来也许还很遥远,但考虑到上海在这之前必须取得的成就,这个期限相当短。

译者/和风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