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瑞士芬兰小国的制胜之道

23/04/07

新加坡瑞士芬兰小国的制胜之道

作者:未详 日期:23-4-2007 来源:http://news.eastday.com/w/20070423/u1a2788368.html

这是一个属于大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属于小国的时代。

虽然在过去的500年里,英、法、俄、美等世界大国占据着世界舞台的主流,但在大国光辉的掩映下,小国并没有失去其特有的光彩。而近50年来,很多小国都创造了经济发展的奇迹,随着经济全球化,这些小国正在拥有可以和大国比拟的竞争力。

无论是欧洲的瑞士、芬兰,还是亚洲的新加坡,都在全球竞争力排行榜上位列前茅。对于这三个国土面积有限、人口相对较少、资源也略显匮乏的小国而言,能够创造这样的奇迹并非偶然。而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小国的崛起并没有通过战争和殖民,其财富和国力的积累都是依赖于国家完备的创新机制和政府的高效管理。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就认为地理概念上的小国也可以发展成为强国,象荷兰就曾经成为了一个经济上的大国,许多经济上的制度,包括股份公司、证券等都在荷兰采用,并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而当世界进入20世纪后期,地理的局限性已经越来越被忽略。60年前的霸权国家想要的是帝国,今天的大国所要的则是市场。占领市场的秘诀就是拥有这个时代最核心的竞争力,那就是科技创新的能力。无论一个国家是大是小,只要它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它就会必然崛起。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经济发展和资源配置都不甚均衡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既要借鉴大国之道,又要思考小国之路。德国慕尼黑应用政治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约瑟夫亚宁就曾表示:从长远来看,一个只能够提供廉价产品的国家不能成为强国。只有这个国家内部具有强大的创新能力,能够自主研发新产品,具有强大的人力资源,它的发展才是可持续的。

经济定位明确清晰

无论瑞士、芬兰还是新加坡,都缺乏能够带动国家发展的物质资源。新加坡虽然地处马六甲海峡的要冲,但在国土面积上不过是弹丸之地;芬兰和瑞士地理上都缺乏发展的空间。瑞士是一个山国,而芬兰地处北极附近,自然条件并不好。虽然先天条件不足,但三国政府都通过清晰的定位为自己的国家找到了在世界上的位置,形成了强大的国家竞争能力。

根据本国自然资源极度贫乏的特点,瑞士在19世纪中期将发展重点放在钟表制造和金融服务上,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又着重发展高端制造业。如今,标有“SWISS MADE”(瑞士制造) 的产品,如药品、精密机床、手表、军刀、巧克力等等,都已经成为高品质产品的代名词,甚至许多人以购买瑞士制造为时尚之举。“SWISS MADE”,作为瑞士国家形象的代表和国家产品质量的保障,已经成为一个“神圣”的标志通行全世界。

在日内瓦市郊技术最先进的中心地带聚集了众多的钟表名家,生产出世界上工艺最复杂并随时间不断增值的豪华珍贵钟表。而在日内瓦湖的左岸,鳞次栉比的银行大楼见证着瑞士这个世界上金融服务最周到的国家。接受专门职业教育的工作人员、严格的保密制度、始终为储户着想的信条,使得全球1/3的财富在这里聚集。和钟表一样,瑞士生产的精密机械也是世界一流,瑞士的化工和制药业也位居全球第一。

新加坡对于国家经济发展模式的定位也非常清晰和理性,同许多亚洲国家一样,新加坡的工业化也是从发展劳动密集型工业开始的,也曾大力发展出口加工业。但值得关注的是,新加坡政府从国家的特点出发,逐渐通过制定经济政策,实现了产业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信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和非资源约束型的转型。所有的传统产业都已经升级或者被替代,产业结构实现了完整的优化与重组,科技贡献率超过了70%,研究与开发的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也超过了2%。

进入20世纪90年代,面对经济全球化的新形势,新加坡政府认定高新技术产业在国际市场上可以获得更加明显的比较优势,因此,便致力于推进产业结构由轻工业向高新技术转变,逐步淘汰了低成本、高消耗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而加速发展软件工程、电子通讯、信息网络和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新加坡政府及时推出“经济重组计划”,想方设法控制劳动力成本,继续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大力加强外部经济联系。在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新加坡经济自2004年下半年起逐步走出低谷。

与瑞士和新加坡相比,芬兰的发展起步更晚,但却后发先至。上世纪80年代,信息技术在全球兴起。为了迎接信息时代的挑战,芬兰面临战略调整的关键时刻。当时,芬兰人面临着继续发展资源驱动型经济,还是发展知识经济的选择。芬兰政府和各界人士普遍认为,只靠芬兰仅有的自然资源—— 森林资源和木材加工及造纸工业等传统产业,不仅会使芬兰的资源枯竭,而且还会使环境进一步遭到破坏,因此芬兰必须选择发展知识型经济。

芬兰把握住这一历史契机,作出了正确的选择,确立了以科技开发为核心的“科技兴国”战略。同时,还制定了一系列扬长避短、发挥本国优势的科技及技术创新政策,并成立了以政府总理牵头的国家科技政策委员会,加大科研与开发的投入,逐步建立起适合本国经济发展的技术创新机制。

教育为先以人为本

在小国发展的过程中,人力资源的匮乏常常会成为其最难填补的一块短板。无论瑞士、芬兰还是新加坡,人口都不超过1000万,甚至还没有一个超大型的城市人口多。但他们却通过积极的教育和吸引人才政策弥补了自身人力资源的不足,实现了真正的以人为本。

像地处欧洲内陆的瑞士,其最重要的三大支柱产业——化工药品、精密机械和钟表,都起源于16世纪末。当时,欧洲发生了宗教改革运动,大批法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等出国寻求避难,开放、自由、安定的瑞士向他们敞开了怀抱。这批人中大部分是钟表工人、手工业者、学者和银行家,他们带来了钟表制造技术、科学知识和金融服务知识,为瑞士以后的经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随后,欧洲工业革命为瑞士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奢侈品的风靡使得瑞士生产的豪华名贵钟表大受欢迎,化学工业、机械工业更是蓬勃发展,瑞士在19世纪下半叶已经成为欧洲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瑞士《时代报》著名经济记者皮埃尔·维亚就认为,是瑞士人有容乃大、广纳人才的风格和自由开放、安定和平的环境带来了瑞士的崛起。

而芬兰人在总结本国发展的经验时特别强调的一点就是教育。芬兰之所以能具有世界一流的竞争力,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芬兰政府长期高度重视教育,以高质量的教育提高全民整体素质,并源源不断地培养造就出大批高素质具有创新精神的人才。

芬兰有句名言:“教育是芬兰的国际竞争力”。在芬兰,教育被看作是全体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芬兰的教育体系着力培养和强调的是创新意识和能力,其教育的目的不在于过多地要求学生去学知识,而是更注重对其能力的培养。

芬兰有关法律规定,每一个生活在芬兰的人 (包括生活在芬兰的外国人)都有权接受免费义务教育。为了确保所有儿童都能接受义务基础教育,在这个只有525万人口的国家里,共有4000多所基础学校分布在全国各地。目前,芬兰全国拥有20所大学和38所大专性质的理工学院。相对人口而言,芬兰的大学密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而多年来,新加坡政府一直采取内外并重的“两条腿”走路人才战略,积极培养人才和引进人才,把人才视为这个城市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唯一资源。

目前,在新加坡全国近450万人口之中,约有近100万是在这里长期工作和生活的外国人,其中相当多是拥有专业技术特长的外国专才和企业管理人才。在新加坡全岛3万多名信息与通信专业技术人员中,30%来自国外。高等院校中将近40%的教授和讲师为外国人。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曾表示:“新加坡必须到国外去招揽人才,新加坡人必须改变心态,不然,我们将在这场同世界其他城市的竞赛中被淘汰。新加坡需要顶尖的人才来保持我们的竞争力。”从其讲话中不难看出,新加坡政府拥有“揽天下英雄为我所用”的雄心大志。

持续求变坚决创新

而对于国家在21世纪的发展道路,芬兰、新加坡和瑞士都把创新视为发展的根本,都非常强调把形成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作为国家发展的重要目标。

瑞士人已经充分认识到科技和创新在当今经济发展中的关键作用,始终将创新发展高质量、高端产品放在首位。无论是全球食品业巨头雀巢公司,抗流感药物“达菲”的制造商罗氏制药公司,还是瑞士唯一没有加入任何钟表集团的家族钟表企业百达菲丽表厂,都增加了科研和高科技技术投入,力图在传统的工艺中融入更多的高科技元素。皮埃尔·维亚在谈到瑞士经济发展现在和将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时言简意赅地说:“发展高科技、高附加值的产业,继续在独创性、高质量上保持世界领先的地位”。

记者曾经在招待会上问百达菲丽总裁菲利普·斯特恩,豪华名贵手表就是以手工制作见长,那高科技在中间起着什么作用呢?斯特恩笑了:“可以说现在百达菲丽表的每一个环节都离不开科技,设计、零件制作、生产、组装,而人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自己的灵感和专门技能通过高科技得以体现”。

而多年来,芬兰政府在加强对教育投入的同时,不断加大对科研以及高新技术及产品研发的投入,为企业的技术创新创造良好的条件和环境。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芬兰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增长速度是世界上最快的,即使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芬兰经济大萧条时期也没有减少在科技研发方面的投入。

目前,芬兰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已从20世纪80年代初的0.8%增加到3.5%,超过日本和美国,在全球名列第三。而在芬兰每年的研发投入中,政府的投入保持在30%左右,企业占70%。政府还将重大科技发展项目纳入国家计划,与企业共同投资,成果归企业享用。这些举措不仅大大提高了芬兰的国际竞争能力,促进和扩大出口,还保证了芬兰经济的稳定和持续发展。

新加坡政府在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同时,大幅度增加研究与开发的经费支出,以帮助本国企业增强技术自主创新能力,减少对西方技术的依赖。政府的这一明智之举不仅巩固和强化了该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技术竞争力,也大大加速了其产业结构的调整与升级。

新加坡政府成立了一个下辖13个研究机构的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其研究内容包括生物、通讯、微电子、数据存储、信息网络、材料工程和环境技术等,差不多涵盖了高新技术的所有领域;同时,新加坡政府每年向新加坡国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等高等院校提供大量研发经费,鼓励相关机构充分发挥学术优势,从事科研项目的研究。

对于大的推崇,中国一向都不缺乏热度,但对于小的重视,却常常被国人忽略。其实,小国崛起的种种经验,也可以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另一种思路。瑞士、芬兰和新加坡已经成为小国发展的榜样,其发展模式已经受到了世界的重视。而在幅员广阔的中国,区域经济的发展非常不均衡,资源配置也不尽合理,如果能够从小国发展的经验中得到建设区域经济建设的借鉴,也不失为一种策略。

而无论大国还是小国,国家的崛起在本质上都只能是国民的崛起。只有有竞争力的国民,才能不断创新和发展,使国家成为时代的强者。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