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发展经济学研究的主要进展

19/06/06

发展经济学研究的主要进展

作者:马颖 日期:19-6-2006 来源:光明日报http://www.gmw.cn/01gmrb/2006-06/19/content_435752.htm

自20世纪40年代初诞生以来的60多年里,发展经济学的演进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 从20世纪40年代初到60年代中期的第一阶段,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的第二阶段,20世纪80年代初到现在的第三阶段。进入21世纪,发展经济学的国际文献中呈现出两种趋向,一是把第三阶段中已展开的研究进一步引向深入,二是把目光投向某些新的研究领域。

在进一步推进第三阶段的研究成果方面,发展经济学取得的进展主要体现在:

1、进一步探讨发展中国家的非正规市场制度及其政府的作用。不少发展经济学家曾在第三阶段对一些发展中国家采用非正规的市场制度 (如分成租制、要素联结、交易联结等) 替代正规市场制度的现象进行了探讨,认为在发展中国家广泛存在市场不完善、信息不对称及道德风险的环境中,这类非正规制度具有改进资源配置和收入分配的效应,并能将跨市场的外部性有效地内在化。21世纪,发展经济学家还把注意力转到发展中国家消费信贷中的信息不对称、合同约束和信贷约束等问题。他们在承认政府与市场具有互补性的前提下,主张发展中国家政府在应付新型市场失效 (动态外部性、多重均衡及路径依赖等) 及提供公共品、保护环境等方面发挥更多作用。

2、深化对发展中国家中家庭的经济作用的研究。由于市场不成熟或不完善,发展中国家的家庭远比发达国家的家庭承担了更多角色。不少发展经济学家试图以家庭作为分析微观层次经济行为的切入点,就家庭成员在家庭内资源或禀赋配置中扮演何种角色,营养状况对提高生产率的影响及家庭在形成人力资本过程中的作用等问题展开分析。

3、拓宽新增长理论的解释范围。发展经济学家将新增长理论拓展到两个新领域: 一是经济史领域。1998年卢卡斯发表了一篇从新增长理论视角审视产业革命的文章,由此掀起了用新增长理论分析工具重新考察经济史的热潮,大量论文将关注点放在重新解释产业革命起源、人力资本积累与人口转型的关系、人口流动、制度变迁、殖民主义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等方面。另一个是试图对经济增长的历史进行量化分析,包括把新增长理论的会计方法用于讨论健康对增长的效应、探寻专门分析经济增长的计量方法等。

4、将对制度与经济发展关系的研究引向深入。阐述经济发展过程中制度作用的文献集中在三方面: 其一是从一般制度当中区分出促进经济发展的制度;其二是讨论历史上曾起过促进或阻碍作用的具体制度;其三是与经济发展相伴随的金融制度的进化。

进入21世纪以来,发展经济学家们在新领域的理论研究动向有如下几方面:

1、探讨社会资本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有关此领域的文献自本世纪以来显著增加。

2、分析种族问题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著名学者巴丹指出,种族之间所展开的竞争乃至冲突多半与经济因素有关,种族冲突的发生并不总是同经济状况恶化相联系,有时却发生在经济状况改善时; 在一定条件下,市场力量会强化现有的种族不平等,并对某些民族的生存构成威胁。世界银行经济学家伊斯特里和莱文从种族隔离与经济政策之间的关联分析了“非洲的增长悲剧”。有的经济学家还就种族多样化与经济发展的效应进行了论证。

3、更加重视全球化问题。有些学者力主证明全球化切实可行,有助于阻止全球收入差距的扩大; 另一些学者则认为全球化通过贸易自由化及贸易政策使某些国家的贫困加剧。全球化对发展经济学的挑战,正如斯坦福大学的迈耶所言,将迫使发展经济学家把注意力放在确定国际资本流动、人口迁徙与技术转移的效应上,因此,开放经济模型将更通行; 此外,有关全球化是否会给穷国带来利益的争论将更趋激烈。

发展经济学曾被认为已经衰亡,但却在最近20多年的演进中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期,何以如此? 笔者认为有如下几方面的原因。

第一,主流经济学家的大量涌入。20世纪50至60年代,主流经济学家对发展经济学持冷眼旁观的态度,但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兴起“新古典主义复兴”运动以来,大批主流经济学家纷纷涌入发展经济学领域。一方面,在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不少偏离主流经济学理论的现象对该理论提出了挑战,突出实例是主流理论难以解释东亚“四小龙”的成功; 另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学理论自身发展的张力所致。“新古典主义复兴”的实质在于修正和完善新古典市场经济理论。随着产权理论、委托与代理理论、博弈论等理论及交易成本、道德风险、搭便车等概念被引入对发展问题的探讨,发展中国家的许多问题开始进入新古典经济学视野。一大批包括诺奖得主在内的主流经济学家纷纷涌入发展经济学领域,力图使他们的理论放到发展中国家来检验。

第二,新的分析工具的涌现和新的分析切入点的形成。一门学科取得迅猛发展往往得益于研究方法的改进,尤其是分析工具的改进。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收益递增和可计算一般均衡等分析工具的引入,发展经济学的分析范式发生了很大改变。规模收益递增分析工具的运用修正了边际收益递减和规模收益不变的传统假设,使许多过去无法涉足的发展问题现在也能被探讨; 而可计算一般均衡分析工具被引入发展领域使得第一阶段许多由结构主义发展经济学家所研究的现象也被纳入研究范围。此外,由卢卡斯倡导的对历史上的增长问题进行重新思考的热潮之所以能展开,也得益于新的分析工具。

第三,这门学科被寄予了更多的“人类关怀”。在所有经济学分支中,发展经济学展现出更多的“人类关怀”。这一点正是推动此学科近20年来突飞猛进的主要原因。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