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金融危机大视野

21/04/09

作者/来源: 孙中元 证券日报 http://stock.sohu.com

蓝天、碧海、和风,4月的海南宁静美丽,经过3天的高层对话与讨论之后,主题为“经济危机与亚洲:挑战与展望”的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在博鳌落下帷幕。经历了金融危机的亚洲渴望在这里洗去身上创伤,盘点金融风暴过境的损失。

  对于2008这一年,世界上大多数经济体都想要忘记。

  美国首当其冲,遭遇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以及长达一年的经济衰退。

  向来青睐灾难大片的好莱坞导演在这场危机前自愧不如,无论是《后天》《骇客帝国》还是《未来水世界》,都没有这场最终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来的逼真迅速,好莱坞导演不得不在华尔街大鳄前甘拜下风,原来威胁人类的不是病毒洪水或外星人,而是一场金融海啸!

  2008年1月,全球金融机构相继爆巨亏,3月贝尔斯登猝死。9月,房利美房贷美出现危机,美政府出手;同月,雷曼兄弟破产;AIG国有化,美五大投行均成历史。

  随后,华盛顿互惠银行倒闭,金融危机在全球蔓延,影响持续加······

  50万亿美元财富消弭

  我们似乎已经无法准确估计损失的具体数字,只知道这个数字会大的难以想象,而且随时在扩大。上个月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显示,全球金融资产价值的下降可能已达到逾50万亿美元,相当于一年的全球经济产出。

  金融机构的资产首当其冲。

  一年来,银行持有的抵押资产缩水5000多亿美元。在政府的帮助下,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在3月被廉价出售给摩根大通,但危机形势又在9月急转直下,迅速恶化。

  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促使那些一息尚存的金融机构都攥紧资金,停止借贷——无论是相互借贷还是借给消费者。

  信贷紧缩在更大范围内抑制了美国经济的消费活动,导致更多企业破产,比如申请破产的环城电器连锁店和摇摇欲坠的美国汽车工业。

  美国股市在2008年缩水四成左右,清空了许多退休账户。政府数据显示,美国今年可能损失多达200万个就业岗位。

  一份来自彭博社的报道表示,曾准确预言次贷风暴的纽约大学教授罗比尼估计,金融危机带给美国的损失可能高达3.6兆美元,其中的一半损失来自银行与交易商。如果这项预测属实,美国银行体系已经是资不抵债,因为总资金也只有1.4兆美元。银行体系可谓正面临系统性危机。

  3月17日-国际货币基金会负责西半球事务的主管辛赫称,全球信贷危机的不断升级料导致金融“传染”,可能会从美国和全球金融机构的账面上抹去8,000亿美元.。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则称,据不完全统计,全球金融机构到2009年3月30日累计亏损达到1.25万亿美元,涉及银行、保险公司、对冲(避险)基金和养老基金, 其中美国和欧洲的金融机构分别占到约六成七和三成,而部分分析师对亏损的预估值甚至大得多。

  急风骤雨般金融危机从美国金融业蔓延到美国实体经济,并进一步的祸害到全球经济,金融危机造成了美国、欧盟以及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成长放缓并伴随全球性的通货膨胀,对全球未来几年的经济前景形成了深远的影响。难怪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直言不讳指出,美国金融危机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失败,可像 100场飓风一样造成损失,并拉低原油和其他商品价格,危害全球经济。

  美国的动荡迅速传遍世界各地,人们因此普遍批评华尔街——更是批评资本主义——冒了不必要的风险。欧洲的银行因为参与美国抵押贷款市场而遭受重大损失,正举步维艰。发展中国家则因为出口需求减少而身陷困境,失去了美国等富裕国家的投资。

  世界头号经济体出现的问题已经殃及世界其他地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都预测2009年将出现全球性衰退。

  3月25日高盛公司估算欧元区银行因金融危机损失约9220亿欧元,这包括欧元区银行在中欧东欧以及美国的损失。依照这一估算数目,目前只有三分之一的损失被披露,这意味着欧元区银行尚有6000亿欧元的损失未被披露。美国银行的损失被估算在2万亿美元左右。

  东欧许多国家有大量外债,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韩国马来西亚泰国的情况类似,而且现在东欧国家的家庭与企业欠下大量以欧元和瑞士法郎计价的外债。高盛认为欧元区银行的损失与其它地区相比不是最糟糕的,但危机暴露出中东欧国家的脆弱性。

  乌克兰已经因千亿美元外债陷入水深火热,国际评级机构标准连续降低乌克兰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评级预测为负面。高盛认为,最近几个月因外部需求减少导致东欧国家货币贬值,欧元区银行的坏账增加导致其损失增大。

  在欧元区,受损最严重的是奥地利,损失占到GDP的5.1%,瑞典损失了2.6%,法国和德国损失较小均为0.2% 高盛估算的欧元区银行损失9220亿欧元这一数目,占到欧元区GDP的10.1%,已经有共计3460亿欧元的损失被披露,占欧元区GDP的3.8%。

  美丽而宁静的北欧小国冰岛成了金融危机下第一个告急的国家,这个曾是“世界最富裕”、“最具经济进取性”、“最和平国家”却几乎面临“国家破产”,严重的次贷危机,过度扩张的银行业等问题一一暴露出来,经济一夜之间崩溃。冰岛国民甚至悲观的准备重操旧业捕鱼为生。

  冰岛前年被联合国评为“最适合居住国家”,过去5年,在金融信贷和地产投资推动下,冰岛平均每户家庭的财富增长了45%,而一夜之间,这些财富急剧缩水,许多人还欠下银行一屁股债务。由于货币实际价值无法计算,冰岛克朗一度基本无法在外汇市场交易。冰岛居民现在只能凭有效海外旅游机票才能兑换外币。公司则必须向央行提出申请,证明他们需要外汇用来购买粮食、燃料、药品等生活必需物资。

  三大银行破产,冰岛克朗贬值,物价飞涨,失业率飙升,民众对哈尔德政府日益不满,要求政府下台和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的呼声越来越高,民众示威游行成家常便饭。冰岛总理哈尔德领导的联合政府不得不辞职,从而成为全球第一个因为金融危机而倒台的政府。

  英国成为首个陷入衰退发达经济体,英国去年三季度GDP环比下降0.5%,也成为第一个陷入衰退的主要发达经济体。他们正在为2012年的奥运会场馆建设的资金发愁,报道说,英国可能会削减奥运村和媒体中心建设的费用预算,从而省下一笔钱。

  英国一项调查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英国经济损失相当于平均每个家庭“蒸发”6万英镑(约合8.6万美元)资产。经济咨询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金融危机导致英国股价和房价暴跌,存款和资本价值缩水18%以上。金融危机导致的经济损失超过英国2008年经济总量。更糟糕的是,英国2008年家庭负债总值超过1.4万亿英镑(2万亿美元),创下历史纪录。

  盛产石油的阿拉伯地区也盛产最富有的国家,而危机中他们的损失也往往是最可观的。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使阿拉伯国家在去年4个月中损失了2.5万亿美元。阿拉伯国家在海外的2.5万亿美元投资已缩水了40%,股市损失了6000亿美元。此外,油价大幅下跌让阿拉伯国家财政收入锐减。

  坐拥7500亿美元的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局拥有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在去年它的损失也名列第一,美国对外关系理事会的报告称:阿布扎比投资局管理的主权基金资产从2007年的4530亿美元下降至2008年底的大约3280亿美元,一年已经损失了 1250亿美元。

  科威特投资局负责运作3000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主要投向美国和欧洲的金融证券和房地产领域。去年,该机构因投资花旗银行和美林证券而大幅亏损。2008年3月底到12月底,科威特主权财富基金因全球金融危机而损失310亿美元。

  伊朗石油保证基金主管卡马尔·赛伊德·阿里说,即使伊朗的经济相对孤立,然而,由于油价不断下跌以及将伤害非石油出口的全球经济低迷,伊朗将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打击。由于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伊朗的经济如今正在不断被孤立。

  亚洲主要经济体也付出了惨重代价,不得不告别快速增长。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在2008年的4月到11月的八个月时间内亏损390亿美元。其净投资组合的价值从1850亿新元降至1270亿新元,资产价值缩水达31%。新加坡内阁资政兼政府投资公司(GIC)主席李光耀也表示,由于 GIC太早进场注资花旗和瑞银,导致蒙受账面损失。目前GIC投资组合资产总值比去年高峰时期已缩水25%。

  新加坡《海峡时报》援引总理李显龙的话说,由于全球经济形势恶化,新加坡政府将进一步下调2009年国内经济预期。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年初前曾预测,受金融危机影响,新加坡今年经济将在负增长2%到增长1%之间徘徊,低于此前预期的负增长1%到增长2%这一区间。

  一向对国内市场和内向型经济充满自信的印度经济也难逃一劫。众多“ 坏消息”笼罩着印度,尤其是印度出口正在下滑,达三年半以来的同比最低额,下降了15%——这是印度出口额自2003以来的首次缩减。而像支柱型的出口产业,如服装、珠宝和纺织业等已经告急。裁员风潮从纺织业席卷至房地产行业。

  汽车销量继续减少,十月的汽车销量下降了6.6%,这是印度逾三年来的最大衰退。失业率的增加让经济学家下调了对印度经济增长率的预期。

  同时印度卢比也大幅下跌,印度股指下跌50%以上,卢比兑美元的汇率比下跌了17%,这导致了印度股市今年流失了近8500亿美元的资产。印度央行已经在降 息的同时还担心通货膨胀的走高,目前印度CPI涨幅已近11%。

  亿万富翁财富纷纷缩水

  实际上,在来势汹汹的金融危机面前,富豪,尤其是那些超级富豪,不但没有变得更富,其资产更是动辄上百亿美元地缩水。而面对这场超强度的“瘦身”行动,有人感慨万千,也有人日子不太好过。

  从钢铁大王米塔尔到赌王阿德尔森,从“股神”巴菲特到“亚洲股神”李兆基,从俄罗斯能源寡头到中国地产新贵,都亏损百亿美元以上,金钱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蒸发,而富豪们的腰包也在慢慢地瘪下去。

  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的一项调查显示,在金融危机中,两位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损失的资产都在百亿美元左右。

  巴菲特持有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价格大幅缩水,巴菲特个人账面损失将近百亿美元。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A类股票为例,该公司股价自今年年初以来已经下跌了20%。不过与同期的道琼斯指数近40%的跌幅相比,股神的财富还算是比较具有抗跌性的。

  由于没有巴菲特的理财天赋,比尔·盖茨的财富缩水幅度基本上与市场平均损失程度相近。他个人的账面损失达到120亿美元左右,其资产损失率高达40%。

  美国总统也没有豁免权,据媒体报道,奥巴马部分个人财务资料于近期对外公布,奥巴马保守的投资组合,让第一家庭免于陷入巨额亏损,不过自2008年初以来,其损失金额可能达24.8万美元,且过去15个月,奥巴马的基金投资,缩水幅度可能达38%。

  除奥巴马外,美国许多政治人物去年也难逃金融海啸,48名国会议员持有价值770万美元的花旗股票,然花旗股价自08年初重贬91%。

  在英国,不仅首富资产蒸发严重。《泰晤士报》最近援引分析师的观点,英国境内最有钱的1000名富豪去年4月财富总值达4128亿英镑(7158亿美元),到今年4月前将至少缩水三分之一。

  被英国《泰晤士报》列为英国首富、被《福布斯》列为世界第四富豪的钢铁大亨拉克希米·米塔尔在这次金融危机中的损失令人乍舌:从去年6月到10月已损失了200亿英镑,相当于每天蒸发近3亿美元。

  虽然这位居住在英国的印度大富豪在董事会上宣布集团盈利不会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有数据显示,他和家人持有的股票市值从6月的332.4亿英镑骤跌到10月9日的118.2亿英镑。英国媒体认为,现年58岁的米塔尔是本次金融危机中英国个人损失最大的富豪。其一半身家在这次危机中悄然蒸发。

  但米塔尔大可不必气馁,值得慰藉的是和他同病相怜的还有英国女王,截止去年10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投入证券市场的资金,已经因金融危机的影响损失了将近3700万英镑(约合4750万欧元)。由于伦敦股市大幅度缩水,导致女王的这部分投资损失了37%。伊丽莎白二世决定,将白金汉宫花园首次向公众开放,以便从中获得维修基金。即使是皇室也不能幸免于难,普通人大可隔岸观火了。

  但德国的亿万富翁阿道夫·默克勒就没有那么想的开,他不幸成了最没有承受能力的富翁,去年10月受金融危机和投资失手双重打击,默克勒不堪重负,自杀身亡。根据先前统计,默克勒名下资产超过90亿美元,是德国第五大富翁,位列美国《福布斯》杂志2008年评选的全球富翁榜第94名。

  而富可敌国的俄罗斯寡头们的财富,在短短5个月内蒸发了2300多亿美元,俄罗斯的巨富阶层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去年5月,俄罗斯还拥有87 位亿万富翁,这一数字仅次于美国亿万富翁数量。俄罗斯《福布斯》杂志的编辑马克西姆·卡卢什宁基称,至少有一半的俄罗斯亿万富翁在2009年将失去亿万富翁的头衔。

  亚洲的富豪也难逃此劫,有报道显示,李嘉诚资产损失超过1800亿港元,郭氏兄弟由于旗下的新鸿基地产跌30.9%,损失805亿港元,李兆基则因旗下的恒基地产跌34.9%,损失486亿元。

  李嘉诚这位向来光芒耀眼的亚洲首富以本人名义持有并控股的上市公司共计8家,其中和记黄埔、长江实业以及长江基建的市值最大。而港交所资料显示,长江实业从今年1月1日到11月跌幅已经超过四成,该股已经让首富浮亏500多亿港元。和记黄埔这只“箱底股”更是蚀掉了箱底——年初股价还有 88.5港元,迄今降幅已超过40%,浮亏高达808亿港元。

  身为2007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排名榜的榜眼,新鸿基地产的郭氏三兄弟也是2006年《蒙代尔》中国500富豪榜上“中国最有钱的兄弟”。

  在摘得香港富豪榜榜眼之后,郭氏三兄弟共同掌控的新鸿基地产开始公演比电视剧还精彩的真实“豪门恩怨”。,而就在家族内讧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大洋彼岸的另一“兄弟”雷曼兄弟的倒掉,直接导致雷曼迷你债券的“协议分销商”——新鸿基地产在港股从9月14日至10月14日的一轮暴跌中狂跌 30.9%,郭氏兄弟累计浮亏805亿港元。

  去年身价230亿美元,有“亚洲股神”之称的香港恒基兆业掌门人李兆基在港股市场素来高调,每出席公开场合,都会顺便推荐几只心仪个股。李兆基坚持看多恒指至33000点,在港股进入深度调整后,李兆基还斥资80亿至100亿港元逢低吸纳自己曾公开推荐过的中国神华、中石油等港股,可惜惨遭被套。或许觉得有负众望,李兆基在一次谈话中曾自拆“股神”招牌,称自己也不过是普通股民。

  澳元合约造成的巨亏,已经成为中信泰富挥不去的噩梦,到去年10月22日,中信泰富市值从597.93亿港元急剧缩水到108亿港元,规模仅相当于年初的18%。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受此连累,财富流失近百亿港元。

  去年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前20名的富豪中,房地产富豪资产缩水程度惊人。典型代表是杨惠妍,这位前年《福布斯》“中国第一人”个人净资产曾高达160亿美元,今年身家只剩下151亿元——请注意,这一次的货币单位是人民币。也就是说,这一年中杨惠妍有1060亿元、将近90%的财富蒸发殆尽。

  曾凭借544.3亿财富高居榜眼的世茂集团大当家许荣茂,今年不断增持自家的世茂房地产股票,但该股的价格仍然从一年以来最高的23.6港元劲跌至最低3港元,许荣茂的身家因此锐减到今年上榜的83.6亿元,排名也从三甲掉到了第18位。

  更广泛的危机蔓延

  总是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风暴席卷过后,有些人锒铛入狱,生活从此改变;有些人走上绝路,留下的只有高企的债务和伤心的亲人。

  纳斯达克交易所前主席、备受尊敬的华尔街明星经纪商、被人称道的慈善家,头顶这些光环的伯纳德·麦道夫却因涉嫌史上最大金融骗局面临150年的牢狱之灾。而那些投资了麦道夫而遭受巨额损失的受害人也一脸无助地出现在电视里,再重的刑罚也换不回他们的损失。

  连亚洲第一打工皇帝唐骏都成了“麦道夫500亿美元欺诈案”的受害者。据统计唐骏在国外的投资资金中,有20%涉及 “麦道夫欺诈案”中的理财产品,综合损失超过270万美元。如此精明的他,面对美国历史上金额最大的“庞氏骗局”欺诈案,同样未能幸免。对此,唐骏分析,自己只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其实不少将资金委托给国外投行的公司或个人,已或多或少受损,“可能有的受损了自己还不知情。虽是个案,但不管怎样,这样的教训表明,国外的理财产品同样风险很高”。

  而还有更多无辜的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损失该找谁问责。

  在美国洛杉矶,一名45岁的失业男子因遇到经济困难,用枪打死了自己的妻子、三个儿子和岳母后自杀。该男子在给警方的一封信中说,由于经济状况极为拮据,他迫于无奈实施了谋杀。他已失业多月,剩余资金因华尔街的暴跌已荡然无存。

  而此前不到一周,俄亥俄州一名90岁妇女自杀身亡,其自杀的直接原因是,人们将正式通知她要收回她已经居住了38年的房子。

  “这次危机的影响力绝对与9·11事件不相上下。重要的是,就我看来,这并非一场华尔街的危机,它影响到了整个消费经济,我所见到的每个人几乎都受到了影响。”心理学家南希·莫利托说。

  据CNN报道,由于美国申领失业福利金的人数不断增多,已使各州的失业补助基金穷于应付,2009年至少将有包括纽约在内的10个州面临基金用尽。

  据美劳工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8月全国失业率从2007年的4.7%上升到6.1%,达到约910万人。

  政府削减高校补助、学生付不起学费、贷款利息大增、银行冻结基金……美国高校因金融危机面临空前经费难题。

  美国高校主要靠政府资助、捐款和学费三大财源运转,但它们眼下均呈减流趋势。钱袋趋紧的家长难以再承担学费。

  金融危机危害加剧,直接影响到美国各州财政。在美国50个州中,有41个州将面临预算短缺。

  《终结者》中打不死的硬汉、加州州长施瓦辛格却没能成为这场金融危机的终结者,去年12月他正式宣布加州进入财政紧急状态,并要求推出经济刺激方案来解决该州入不敷出的窘境。

  9月份通过的2008-2009财年预算方案显示,加州本财年的预算赤字高达112亿美元。 预计未来18个月内,该数字将增至惊人的280亿美元。作为美国经济第一大州,加州在2007年以1.8万亿美元的GDP产值高居世界第八大经济体,排名仅次于印度。

  始发于华尔街的金融危机犹如一场大地震,其破坏力不仅殃及纽约,连远隔太平洋被人称为“天堂”的夏威夷也遭到波及。夏威夷大学教授安妮塔谈起这场危机给她个人以及夏威夷带来的影响:

  “动荡的股市以及原油价格改变了夏威夷,也改变了夏威夷大学。与以往这个时候不同,大家都不再谈论什么时候去拉斯维加斯度假、夏威夷大学的橄榄球队表现如何,每个人更关心的是自己的退休金、退休计划以及个人的理财组合。因为随着股市的暴跌,大家的财富严重缩水,没有人知道市场会怎样,很多教职员工已经要求推迟退休的时间。”

  受金融危机影响,全球的企业开始降薪、裁员和休假。去年金融危机以来受到严重影响,有的企业产值降低一半,个别企业甚至连一个订单都没有。“一周五天工作制”改为一周四天工作制“后,企业职工的收入受到一定影响,部分被轮岗职工收入减少两成甚至五成以上。

  北京万达广场是白领汇集区,2008年11月之前,在下班高峰时很难打到出租车,不得已,很多人都要跑很远的路去东边打车;如今,出租车却打着“空车灯”整齐划一地停在白领聚集区,相反,地铁却人满为患。

  开动印钞机解救危机嫁祸于人

  世界银行报告称,不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地区去年的资本损失为9.625万亿美元,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09%,,随着资本流动趋于枯竭,发展中国家面临着每年2700亿至7000亿美元的融资缺口,在容易受到冲击的国家中,只有约四分之一能够缓冲经济低迷的打击。

  2009年,新兴市场中有2.5万亿至3万亿美元的公共及私人债务需要展期,其中多数以外币计价。世行表示,这将给发展中国家政府造成压力,其中许多国家缺乏充足的外汇储备,难以帮助其银行和企业进行再融资。

  调查数据清楚地表明全球各个市场和经济体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在这场危机中,几乎很少有哪个经济体可以完全幸免于难。依目前情况预测,全球经济最早在今年底或者明年初开始复苏。此前,该行将今年亚洲地区经济增长率预测从6.9%下调至5.8%。

  亚洲银行行长黑田东彦警告说,金融危机对亚洲经济的影响可能会导致失业率攀升、经济增长变慢以及股市持续低迷。不过,他认为亚洲将是全球最先从低谷中走出来的地区之一。

  而更大的危机也许还在后面。就在3月19日,美国大举开动“印钞机”。联邦储备委员会决定宣布增购7500亿美元的房产抵押债券、1000亿美元的房贷机构债券和总额3000亿美元的长期国债,以支持房地产市场和改善信贷环境。经济学将这种赌博式救市比喻为直升机上撒钞票。中国等美国国债的购买者将会因为此举而使其外汇收益率下降,蒙受重大损失。

  有统计表明美国此次大举开动印钞机发行的债券相当于现行货币总流通量,简单的说就是使现行货币贬值一半。在这场危机中损失最小的中国却面临最大的潜在损失。截至2008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规模约为19460.30亿美元,如果贬值一半,1万亿美元的财富化为乌有,而我国去年的财政收入不过6万亿。国人辛苦积累的国民财富面临严重威胁!

  巨额损失甚至让人们联想到近代史上那些丧权辱国条约中的赔款:1895年甲午战争后的《马关条约》中清政府支付巨额战争赔款,加上后来“赎还” 辽东半岛的款项,总共2亿3千万两白银,相当于清政府全年财政收入的4倍。1901年同八国联军签订《辛丑条约》中国赔款白银4.5亿两,分39年还清,本息共计9.8亿两,虽然数额相当于当时清政府财政收入的12倍,但在今天我们的损失面前,却只是小巫见大巫。

  今天的美国人劫掠的更容易了,不动一枪一炮就轻易掠夺了大量财富。

  中国社科院资深经济专家徐逢贤粗略算了一笔账,他认为,美联储大举出资,这些钱如果美国真的无力购买而不得不靠印发钞票来解决的话,那么将会使美元贬值1.5个百分点,而在中国购买美国国债方面将至少损失130亿美元。平均到13亿人头上,就是每人损失10美元。

  中国政府一再要求美国保障中国对美投资的安全包括保值的安全,美国也对此一再作出承诺,美国政府须遵守诺言,勿滥用美国的国家信用。而曾经自诩最讲商业信用的国家,在事关重大的问题上却再一次让中国人失望了。

  危机留下的思考

  无数评论家在点评当下经济金融形势时,都不约而同的提到那个可怕的时代——1929至1941的金融危机。这是一段令人无法忘怀的历史。

  今天与过去,何曾相似?那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萧条期,道琼斯指数跌去90%,全球达5000万人失业,生产倒退20~30年,工业生产下降 37.2%,美国10万多家企业破产,美国6000家银行倒闭,失业率高达30%,物价暴跌33%,国际贸易缩减40%。整整萧条了12年,历任两届美国总统才把国家从萧条与倒退中拯救出来。

  现在,那个时代被频频提及,并不是凭空想象,今天与过去有何相似与不同,不需要猜测只需要了解那段大萧条时代的历史,就会比较会分析。?中金研究部副总经理沈建光:这次金融危机和大萧条相比,最大的不同是美联储的作为和政府不同的应对方式。金融动荡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将远小于大萧?条时?期。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次贷危机爆发的一年多时间里,工商企业贷款余额并未下降,因此对投资、产出及就业市场的影响远小于大萧条时期。

  危机不见得都是坏事。因为人们“得意”之时总是容易“忘形”,而往往只有在处于危机当中才回去深入思考个人、社会、国家以及全人类的过去和未来。随着危机的蔓延,舆论越来越多地开始进行深层次的反思,渐渐地关注到体制问题、文化问题、制度问题……

  早在一百多年前,世界无产阶级的导师马克思在其著作资本论中,对资本主义的特征有了最深刻的解折。资本主义社会走向垄断,帝国主义是最后阶段,其性质就是贪婪。而此次美国华尔街金融危机,并不是偶然的,是资本主义社会矛盾的实质表现,是资本主义世界的必然反映。

  连约克大主教、圣公会第二号人物约翰·森塔穆都不得不佩服起马克思,他在右倾的时事周刊《旁观者》中撰文指出:“马克思在很早以前就观察到了不受约束的资本主义如何变成一种神话。在这一点上他是正确的。”

  早在2005年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就准确预言,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迟早会破灭,但受损的不会是银行和房地产商,而是成千上万的美国普通房主。“布什总统的经济班子给克林顿时期审慎的金融政策画上了句号。布什给美国经济奉献了一个“双赤字”(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给美国经济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

  蒙代尔也警告过我们,如果布什政府不改变经济政策,“双赤字”问题将难以解决。从短期来看,巨大的“双赤字”对美国乃至世界经济有刺激作用,但从长远来看,“双赤字”的确是隐忧。

  一语成谶,当他们预言的一切真实发生,不知道这些先知是会痛心疾首?还是会轻吐烟圈淡淡一笑“我早告诉过你们”。

  历史不能假设,却可以反思,危机过后我们却不禁设想,假如雷曼兄弟濒死之际,保尔森伸出援手拉其一把,是不是会晚点堆到那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甚至此后悲剧不会发生?

  假如我们没有购买那些任何美国国债,今天我们能否高枕无忧?

  又或者从来没有格林斯潘,没有自由经济政策,没有资本主义,没有WTO?……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经过一年半的洗礼和抗争,中国幸运的挺过了第一波金融危机,对于即将来临的第二波冲击我们有了准备和经验,下一轮考验中我们能否化险为夷?我们无法大胆预言,所有这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