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博鳌智慧激发新兴力量

20/04/09

作者/来源: 周正平《瞭望》http://news.sohu.com

  金融危机开始改变全球金融力量的对比,现在是建立东西方更加平衡的金融关系的好机会

  暮春四月,一年一度群贤汇聚。海南博鳌小镇,再次吸引全球目光。

  以“经济危机与亚洲:挑战和展望”为主题的2009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4月17日至19日在博鳌举行,这是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亚洲地区政界、企业界、学界首次举行高层次会议。

  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介绍说,在当今世界经济呈现多极化趋势的重要历史时刻,新兴经济体作为一支不可忽视的经济力量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今年论坛首次将新兴经济体作为大会的一个重点关注和讨论的内容,重点探讨新兴经济体如何在国际金融体制改革中发挥作用。

  新兴经济体全面反思

  目前世界经济界将新兴经济体概括为金砖四国、希望五国、新钻十一国等多种。在金砖四国中,亚洲占两个。希望五国中,有越南、印度。在新钻十一国中,则有孟加拉国、印尼、伊朗、韩国、巴基斯坦、菲律宾、越南等。

  这些新兴经济体的共同点是:过去10年里,国家经济高速增长,显示了强劲的发展潜力,在世界经济版图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美国金融危机后,新兴经济体都遭遇了国际资本集体撤离、货币剧烈贬值、股市暴跌、外部需求减少出口萎缩的问题,新兴经济体受到人们的怀疑。

  在亚洲,新兴经济体实体经济受到激烈冲击,出现衰退迹象,新加坡、韩国和泰国、越南、印尼、印度等都面临着经济下行的威胁。

  亚洲之外,全球能源、粮食、铁矿石等初级产品价格剧烈波动,给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的产业、市场、贸易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这样的危机引起了人们思想上的巨大震动,动摇了人们长期信守的很多观念,迫使新兴经济体开始全面反思。

  曾经参加过多届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主题、议题设计的殷仲义分析说,过去二三十年,新兴经济体或利用廉价的劳动力和资源,为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市场生产消费品,赚取外汇,刺激了经济的快速增长,而欧美发达国家又利用金融杠杆回收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外汇储备,形成美欧发达国家的消费动力。

  因此,新兴经济体程度不同地形成了以出口拉动为基础、以紧密参与欧美经济循环为特点的经济发展模式,而亚洲内部及新兴经济体之间的经济循环需求不足。

  2008年,亚洲国家和地区间的对外贸易额,只占该地区全部对外贸易额的49.7%,而欧洲内部的对外贸易额,则占该地区全部对外贸易额的73.5%,显示了亚洲内部经济循环与欧洲内部经济循环的巨大差距。

  新兴经济体如何加强内部循环,摆脱发达国家依赖,成为这些国家的共同反思。

  亚洲合作促进内循环

  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一极,亚洲新兴经济体如何应对金融危机?经济发展前景如何?对世界经济的复苏,无疑将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博鳌亚洲论坛本届年会受到了亚洲国家,乃至世界关心亚洲事务的人士共同关注,出席本届年会的代表,无论从层次结构还是从人数规模来讲,都超过了以往。

  据论坛秘书处的数据,出席2009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外国政要团约600人,企业代表约750人,专家学者及媒体领导人约250人,媒体记者约460人。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代表中国政府出席本届年会,并在论坛开幕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多哥总统福雷、新西兰总理约翰·基、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索马雷、阿尔巴尼亚总理贝里沙、芬兰总理万哈宁、蒙古总理巴雅尔、越南总理阮晋勇、缅甸总理登盛以及泰国副总理高萨等政要,率团出席了会议。

  扎尔达里总统认为,博鳌亚洲论坛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让国际社会各方有机会相聚一起,探讨加强合作、共克时艰的方法。

  殷仲义指出,国际金融危机使新兴经济体遭受重创:出口锐减、失业率上升、经济发展速度放缓,农村、贫困、环境、资源等各种问题交织的社会矛盾更为凸显。这些问题表明,亚洲新兴经济体在反危机中采取新经济刺激对策的同时,需要反思传统经济发展模式的弊端,更积极主动地布局经济发展模式改革和社会改革,开创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他认为,面对金融危机挑战,亚洲新兴经济体严重依赖区域外市场的经济必须加快转型,形成依靠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发展模式。亚洲国家和地区扩大内需,既包括扩大亚洲各经济体内部的消费,也包括扩大亚洲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与投资。

  他分析说,在贸易方面,亚洲经济体之间存在很强的互补性,中国与东盟间在制造业领域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上下游产业互为补充,谁也离不开谁,西亚的能源和东亚的制造业,也有巨大的相互需求;此外,亚洲新兴经济体发展水平和制造业装备水平相近,贸易技术、人权、环保壁垒,不会像欧美发达国家那么强。因此,亚洲国家和地区可以通过完善“10+1”、“10+3”、“10+6”等区域合作机制,促进贸易便利化,开发出区内新的贸易需求。

  在相互投资方面,亚洲内部也存在提升空间。中国目前的资本比较丰厚,而受金融危机影响,亚洲新兴经济体来自欧美的投资大幅度减少,如果亚洲国家和地区之间能够进一步相互开放资本市场,将刺激亚洲内部的投资增长。

  他强调,亚洲扩大内需,一条重要途径是提高区内农村人口的消费能力。

  殷仲义分析说,中国与印度、越南、印尼、泰国等几个亚洲主要新兴经济体,城市化水平都不高,农村人口比例较大,目前,这些经济体的农村消费率都很低。

  究其原因,在于亚洲地区的农产品价格,既不能反映区内农业资源的稀缺程度,也不能体现亚洲区内的平均利润。此外,亚洲新兴经济体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占农民全部收入的比重还不高。

  因此,如何增加农民收入,撬动农村消费,是亚洲新兴经济体共同面对的课题。

  而更多的与会代表则在讨论中不约而同地指出,中国和亚洲经济体还可以通过博鳌亚洲论坛这个平台,协调立场,形成合力,推动世界经济秩序的变革,尤其是国际金融规则的重建,建立亚洲在世界经济版图上应有的地位,维护亚洲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中的权益。

  平衡东西方金融力量

  尽管亚洲经济发展前景面临着许多不确定因素,展望亚洲经济发展未来,龙永图认为:金融危机开始改变全球金融力量的对比,现在是建立东西方更加平衡的金融关系的好机会;此外,中国、印度以及亚洲其他新兴经济体,也可以利用全球产业大分化、大改组的时候,找到自己新的发展机会。

  本届年会上,人们对新兴经济体寄予厚望,对新兴经济体未来发展有足够的乐观和信心。

  据IMF的预测,2009年全球经济将出现0.5%至1.0%的负增长,这是世界经济自二战以来首次全年负增长。世界银行预测,今年东亚发展中经济体有望实现5.3%的增速。

  尽管新兴经济体也遇到程度不同的麻烦,但经济运行的表现要比发达国家好得多。2008年,“金砖四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继续超过50%。据世界银行预测,今年全球新兴经济体有望实现2.1%的增速。而IMF则认为,亚洲新兴经济体2009年仍将保持5.56%的增速。

  尤为突出的是,在金融危机造成全球性衰退之时,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仍能保持经济一定增速,为稳定世界经济和金融形势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新兴经济体发展迅速,成为世界经济中最具活力的力量。经过长期发展,形成了坚实的物质技术基础,具备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客观条件。

  在英国G20峰会上,与会者已达成共识:发达经济体不能依靠其自身的力量来应对这场危机。正如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所主张的,我们需要一种包容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灵活高效的“新多边主义”,与这个时代的需要相适应。

  曾经的G8变成G20就是一个证明。在G20的成员中,新兴经济体有11个。他们要求改革国际金融秩序,加强金融监管,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他们的经济计划逐步受到发达经济体的广泛关注,曾经“吝啬”的西方传媒,开始给予他们更多机会发表意见,而他们的发展模式也得到了西方世界的关注。

  此次博鳌亚洲论坛,新兴经济体将再一次让世界倾听自己的声音。与会的近2700位代表就新兴经济体如何在国际金融体制改革中发挥作用,如何面对国际贸易与投资以及能源、原材料的价格波动,提出了建议、对策,不仅有对现行国际金融体系变革的呼吁,有应对危机之路的抉择,更有对后危机时代新兴经济体的战略考量。

  危机也是转机,逆境孕育创新。对于新兴经济体来说,一方面要学习西方国家的经验,汲取他们的教训;另一方面要迈出改革创新的步伐,消除其经济内生性的弊端,积极参与国际竞争,走一条真正适合自己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博鳌亚洲论坛理事长拉莫斯在论坛年会上表示,全球经济下滑为各地区重新估价、重建和改革提供了一次独特的机会。新兴经济体之间需要更深层次的合作与协调,包括更多的地区内投资,以及加强跨国合作,提高共同安全。

  因此,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无疑具有特殊意义。会议既是集全球智慧为亚洲应对金融危机寻找对策,也是用亚洲的力量为全球解困提供帮助。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