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博鳌论坛 走出危机之道

20/04/09

作者/来源: 韩杨 罗小军 汪洋 花馨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finance.ifeng.com

海南博鳌 报道

“博鳌论坛已经更加国际化,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论坛。” 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在17日论坛发布会上说这番话时充满底气。

18日,全球1000余名最有影响力的各国政要、商界领袖、专家学者参加论坛大会开幕式。其中参会的企业家达到800余人,55%来自境外;450位参与新闻报道的记者中,有45%以上来自海外;而参加会议近50名部长当中,约有30人来自海外各国。

而论坛主题“经济危机与亚洲:挑战与展望”则体现了全球各界最大的关切。龙永图表示,本届年会将以危机中的新兴经济体为切入点,希望真正探索出走出危机的办法。

论坛官网17日下午宣布,本次论坛秘书处确认,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定于18日的开幕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曾荫权和澳门特区政府行政长官何厚铧、台湾金融界等也将分别率领代表团参加年会。

18日中午,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与中国前副总理、博鳌亚洲论坛中方首席代表曾培炎将发表主题演讲;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也将于晚上发表演讲。

与以往年会不同的是,本次年会新增了很多小型互动会议。17日的“青年领袖圆桌会议”及房地产市场、资本市场主题会议都有许多重量级人物到场。

对于自2001年起举办论坛的博鳌来说,本次年会是规模最大的一届。各界对在经济危机中召开的这次年会期望甚殷。

“发展中国家将在三个方面实现自己的诉求。”龙永图称:“第一是新兴经济体能够在新的金融体系重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其次在全球主要商品的定价机制上,发展中国家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第三,我们希望能够在此次博鳌论坛上寻找危机的解决办法,聚焦在新兴经济体在金融危机中发出自己声音的重要平台。”

龙永图表示,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将分别从金融、贸易、房地产、文化创意以及互联网等议题对新兴经济体如何在国际金融体制改革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如何扩大国际贸易与投资,如何应对能源、原材料的价格波动,亚洲经济何时出现拐点、走出衰退等热点问题进行开放式讨论,承担起加强亚洲各国对话合作,为亚洲在危机中谋求发展的重要使命。

对于此次全球性金融危机的爆发,龙永图表示,企业各界和民众开始的时候有些措手不及,主要是因为对亚洲经济的发展没有一个准确的把握。而在刚刚结束的伦敦G20峰会上,缓解经济危机的全球努力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甚至有媒体称中国经济的增长将对世界经济复苏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博鳌亚洲论坛当初创办的目的正是为了吸取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教训。而正在经历全球经济衰退的亚洲各国,目前似乎更需要一个机会,来提升亚洲各国合作空间,加强应对经济危机能力。

在全球联手共同应对危机的今天,关注亚洲如何面对经济危机挑战的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已不仅是亚洲范围内共商发展的重要平台,也是全球共同应对经济危机的一支重要力量。

新闻发布会上,龙永图强调本次年会将从新型经济体切入。就博鳌亚洲论坛在推进新兴经济体参与应对危机、改进全球治理方面,亚洲一体化以及中国未来的走向问题,本报记者提出了新闻发布会上六个问题中的四个,并在发布会后与论坛理事长拉莫斯做进一步沟通。

《21世纪》:龙秘书长提到博鳌亚洲论坛参与的中国官员和国外官员日益增多,国际化色彩日浓,并希望能够发出经济危机下亚洲和新兴经济体的声音。那么,在全球治理方面,如何看待博鳌亚洲论坛、G20和G8的作用?这三种类型的国际会议是否可以起到一个危机中全球治理方面的三角关系?

拉莫斯:对东亚国家来说,无论是东南亚国家还是包括中国、日本、俄罗斯在内的东北亚国家来说,有一个理念不容忽视,那就是必须努力帮助邻国实现繁荣富强。

在这一个地区,不仅仅有中日韩这样的国家,而且有很多比较贫困的国家,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同样的情况在世界上的其它国家和地区,比如东欧、南北美洲也是存在的。

如果我们可以帮助我们的邻国实现繁荣富强,那么从长期来看,无论受援国还是援助国都会从中受益。这样的话会让更多的市场更多的人群具有购买力,长远来说,我们会使每个人受益。我相信,将来中国也会继续让自己的邻国受益。

《21世纪》:中国目前同时推进区域合作以及全球合作,中国如何处理好这两方面的合作关系,应该把精力主要放在哪个方面呢?

龙永图:其实关于中国参与区域合作和全球合作问题,是并行不悖的进程,是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进程。有两点值得强调。

第一,关于区域的一体化过程,中国的参与是一个开放性的区域经济合作,不是排他性的区域合作进程。

第二,中国参与全球化的进程是有重点的。它的重点就是会加强中国的周边国家合作。

《21世纪》:当前的情势下,全球经济中,亚洲国家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但亚洲如何从一个债权大区变成一个金融强区?中国如何从一个债权大国变为一个金融强国?

龙永图: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它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进程。要达到这个目标,不妨从两个方面做起。

首先,我们要改变国际金融体系,改变单一国家(货币)变成主要储备货币的这样一种情况;

第二,我们要继续加快内部的结构性调整。由一个以依靠外需为主发展的经济,变成一个发展内需为主的经济模式。

我们必须不断地扩大内需,当然,仅仅推动国内经济改革也不能达成你所述的目标,所以,我们必须要两个改革同时进行。

《21世纪》:经济危机无疑加快了亚洲区域一体化的进程。但是上周预计在泰国举行的东盟系列峰会却因泰国国内政治的原因取消,似乎亚洲区域一体化过程中还是面临一系列政治、经济问题。您认为,在新一轮由经济危机推动的亚洲区域一体化过程中,谁才是真正的领导者?是中国、日本、东盟,还是其他国家呢?

拉莫斯:东盟原来预计在泰国举办首届东盟与世界对话论坛。预计参会的不仅有东盟国家,还有中日韩印,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16个国家。除此之外,来自IMF、亚洲开发银行、联合国的领导人也参与其中,共同商讨东亚国家与世界的合作与沟通。

然而,遗憾的是,由于泰国政治的一些原因,该次峰会取消了。但这个情况决不应该看作区域一体化遭到了挫折或者失败。事实上,这对于东盟于2015年实现经济共同体的目标没有丝毫改变。而且,这个过程也是在顺利地推进过程中。

这次是泰国作为峰会主办国,在一些内部问题的处理上,无法保证峰会参与者的安全,基于这种考虑,该峰会才取消了。现在我们已经看到无论在帕里亚还是曼谷,暴力示威的政治局面已经消失,而政府重新控制了局面。

谈到东盟,我很想谈一下与东盟有关的、对东南亚和东北亚最重要的发展,那就是中国和东盟自由贸易区的谈判。有关该协议的工作将于明年完成。一旦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成立,我们能为双方7000种以上的产品实施零关税,或者不超过5%的关税。这样不仅仅对东南亚有利,对东亚保持持续增长也将发挥很大作用。

同时,东盟—日本,东盟—韩国的贸易合作区协议也正在顺利进行。2年前,印度也向东盟表示了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兴趣。所有的这些自由贸易区的协议都在顺利进行中。千万不要因为上周的事件,就感到有任何的灰心和不安。

东盟的领导人仍然会在其他会议上跟众多东盟国家就有关金融、贫困、环境等各方面问题进行讨论,并通过讨论达成协议。

《21世纪》:回顾这次东盟峰会的情况,您是否认为政治不稳定会成为影响亚洲一体化的一个因素?

拉莫斯:其实,如果回顾东盟成立的历史你会发现,1967年,印尼和新加坡存在冲突,菲律宾的政局也不稳定,而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成立东盟这样一个超越各国政权的国际组织呢?因为东盟国家懂得抛开历史,一切朝前看。

政治合作是整个亚洲合作的长期目标。区域合作首先应该是经济的一体化整合,其次是社会文化的合作,最终也是最难完成的才是政治安全。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