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国的命运不在自己手中

17/04/09

作者/来源: 《金融时报》社评 http://www.ftchinese.com

黑暗之中,闪现着几丝光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说,他看到经济闪现出“希望的微光”。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称:“球从桌面坠落的感觉”正在消失。而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的言辞则更为平实,他本周表示:“我们最近看到了初步迹象,经济活动急剧减弱的势头可能正在放缓。”没错,衰退的速度确实没那么快了。但是,真正可持续的复苏仍遥遥无期。

去年秋天,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后,美国经济突然陷于停滞。2008年第四季度,家庭消费萎缩了1.1%;而截至2008年年中,家庭消费已连续增长了17年。产出下降1.6%,工业产值缩减5.6%,非农业就业人数减少200万。不过,最近的零售和信心指数显示,衰退的速度可能正在减缓。

这在意料之中。几个月来,日益下跌的能源价格一直在对美国经济产生强大的刺激作用。随着人们不再担忧会有更多在经济体系中举足轻重的机构出现破产,信贷状况也已不再吃紧。

再者,2008年末生产规模缩减的速度超过了最终需求下滑的速度。某些行业需要提高生产水平才能满足甚至在目前仍显疲软的需求。考虑到第四季度生产规模降幅之大,这种库存周期的反弹可能会相当强劲。

此外,美国政府采取了过度刺激的公共政策。一年前,美联储正确启动了庞大的放松货币政策的行动——现已全面铺开,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从3%的利率转向了定量宽松。尽管其效力渗透到经济中尚需时日,但美国国会也通过了一项财政刺激计划。

全球其它大部分地区的处境与美国类似。2008年末产量和需求的急剧下降是全球性的。随着库存重新得到补充,生产的反弹或许同样是全球性的。世界各国也都采取了刺激性政策措施,着手放宽货币政策,实施创纪录的财政扩张。各国政府正在努力遏止衰退。

问题在于,尽管这些力量有助于防止“大萧条”(Great Contraction,指1929年至1933年美国持续的经济崩溃)的重演,但现在仍不清楚,新的需求会从何处出现,以使可持续的长期复苏成为可能。

美国的家庭部门通常是一个可靠的需求来源,但现在已负债过高。美国家庭深陷债务泥潭,自2007年中以来,债务总额增加了2.5%,达到 14.242万亿美元。而他们资产的价值却下降了16%,至65.719万亿美元。在消费者准备应对衰退的逆境时,家庭储蓄率通常会飙升。但在他们削减债务时,美国消费者很可能会比平常花钱更少。

与此同时,全球需求依然疲软。除中国外,似乎很少有结构性盈余国家领悟到需要把自己从执着的重商主义者转变为广大的消费者。它们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如果美国“进口并消费”的商业模式灭亡了,德国和日本“出口并储蓄”的战略也会灭亡。

如果美国公民和外国客户都不迅速增加自己的最终需求,那么山姆大叔就需要继续通过扩张性政策来支撑需求。奥巴马政府承诺到首个总统任期届满前把预算赤字削减一半,说明他们认为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但是,如果这种局面真的出现,那他们的选择余地就将所剩无几。

尽管美国的最终命运不受自己的控制,但美国政府仍有许多必为之事。无论可持续的需求最终来自何处,一个运转正常的金融部门绝对是不可或缺的。该行业必须有充足的资本,并且必须让外界相信。在公布其“压力测试”结果之时,美国财政部必须提供足够的信息,让投资者相信:该过程并非一种受到操纵的、橡皮图章式的行动。

美国政府应全力支撑需求,让人们安居乐业。随着耗尽的库存得到补充,或许很快会出现间歇性的增长。但是,没有世界其它地区最终需求的增加和正常运转的银行体系,就不会有可持续的增长。似乎没有几个贸易盈余国家的政府认识到了这一现实。扩大需求并非繁重的责任,增加消费也算不上苦差。但尽管如此,我们却仍在等待。

译者/汪洋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